刚刚更新: 〔猫性总裁:恋爱不〕〔权婚蜜爱:娇养鲜〕〔变身之武侠到神话〕〔重生七零末之幸福〕〔狂拽小妻:总裁大〕〔盛世医妃:吾皇掌〕〔苍穹九变〕〔崩坏世界来了一位〕〔九幽洛图说〕〔幸福农家妇〕〔网游之月球战争〕〔魔临二次元〕〔大劫主〕〔孬魔邪圣〕〔幻想次元掠夺记〕〔都市之我为宗师〕〔蔡徐坤:iKun心尖〕〔玄门小神医〕〔灰姑娘的逆袭之路〕〔恶魔就在身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777章各怀鬼胎
    第777章 各怀鬼胎

    清脆的一耳光。

    阿蘅被打懵了。

    顾轻舟略微后退了两步,和她们保持距离。

    “夫人!”蔡长亭搀扶住了阿蘅,生怕平野夫人打第二下。

    他护住了阿蘅。

    阿蘅只感觉疼痛感,席卷了整个左边面颊,然后一点点攀爬,脸连同脑壳,都火辣辣的疼。

    平野夫人这一下,用了十成的力气。

    “额娘”阿蘅顿时眼泪婆娑。

    “住口!”平野夫人厉喝,“你这样愚蠢又恶毒,没资格叫我额娘!你把我栽培你的心血,全部作贱了!”

    阿蘅眼泪滚落,楚楚可怜。

    这个时候的阿蘅,格外柔软,没了在外人面前的倨傲,也没了在顾轻舟面前的高高姿态。

    她很害怕平野夫人。

    “残害同胞,如此行径放在任何一个组织或者家庭里,都是死罪!”平野夫人继续道。

    她说话的时候,没了往日的从容,多了些凛然怒意。

    “我没有,不是我”阿蘅似网里的鱼儿,做着徒劳无功的挣扎。

    她收买杀手,又没有十足的证据,杀手不是没有被抓到吗?

    没有证据,阿蘅是不会认的。

    “不是你?”平野夫人冷笑,“是不是要我把人从军政府的大牢里请过出来,跟你对峙?”

    阿蘅的身子发僵。

    若不是蔡长亭扶住了她,她根本站不住。

    杀手已经关进了军政府的大牢?

    “你安排好了枪手,然后跟你妹妹换位置,再躲到了桌子底下,难道也是我让你做的?”平野夫人继续厉斥。

    哪怕没有人证,阿蘅的那些行为,也是板上钉钉的铁证,平野夫人都看见了。

    阿蘅表现得很明显,而且很惜命。

    “额娘”阿蘅失声痛哭,“我是被冤枉的,额娘。”

    这种时候,阿蘅不是认错而是狡辩。

    一旦认错,这就是阿蘅的一个污点,她不会背负。

    她咬死是旁人诬陷她。

    哪怕是有了人证,也是被收买的,跟阿蘅自己无关。

    “好,好!你是被冤枉的,好!”平野夫人气极反笑,甚至有点语无伦次,“来人,拿鞭子给我。”

    顾轻舟看了眼平野夫人。

    蔡长亭则是大惊:“夫人,这样使不得!阿蘅她也许真的是被冤枉的,夫人。”

    “她不冤枉!”平野夫人笃定道。

    佣人很快就拿了一根马鞭进来。

    这种马鞭,是用桐油浸泡过的,非常有韧性,抽打在身上,几乎要皮开肉绽。

    顾轻舟看着,没言语。

    平野夫人的余光,也看到了顾轻舟。

    这个瞬间,平野夫人希望顾轻舟能站出来,给阿蘅求个情,表明一下她的态度,以及她对平野夫人的忠心。

    然而,顾轻舟没有动。

    两个女儿互相残杀,而且彼此都没有任何善意,平野夫人这个瞬间有点心灰意冷。

    只有蔡长亭。

    他从中苦苦周旋。

    “我今天不打她,以后就是害了她。”平野夫人面有哀容,却没打算把此事揭过去。

    阿蘅今天的罪过,不可饶恕。

    她毁掉的,不仅仅是她妹妹,还有与叶督军的关系,甚至会毁掉太原府其他可能争取到的助力。

    幸而康家的人抓到了刺客。

    “额娘,不是我做的。”阿蘅哭道。她推开了蔡长亭,爬到了平野夫人跟前。

    蔡长亭就对顾轻舟道:“阿蔷,你也帮着求个情吧,阿蘅到底是你姐姐啊!”

    “夫人赏罚分明,方才是做大事的姿态。”顾轻舟道,“我不会毁了夫人的心血。”

    蔡长亭顿时气得吐血。

    顾轻舟继续道:“况且,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求情都说不清。”

    “不许求情。”平野夫人呵斥。

    她眼眸凛冽,狠狠刮了蔡长亭一眼。

    蔡长亭眼神发怯。

    “阿蔷,你出去。”平野夫人道。

    顾轻舟道是。

    她从里屋出来,走到了屋檐下。

    很快,她听到了里屋传出来鞭子打在皮肉伤的声音,还有一声闷哼。

    阿蘅咬出了唇。

    但是,三鞭子之后,阿蘅再也忍不住了,惨叫出声,同时道:“额娘,我错了额娘,我不该买凶害人的。”

    平野夫人又抽了一鞭子。

    阿蘅的叫声凄厉:“额娘,我没有想过害死阿蔷,我只是气不过,她把叶督军的联姻推给了我。”

    屋子里的鞭子就停了。

    平野夫人又骂了阿蘅几句,也知道顾轻舟还没有走远,就道:“阿蔷,你进来。”

    顾轻舟推开门,重新进了屋子。

    阿蘅趴在蔡长亭怀里,鬓角凌乱,薄薄的洋裙后面破了,一条条的痕迹,鲜血沁了出来,十分狼狈。

    平野夫人放下了鞭子,坐在旁边对顾轻舟道:“你姐姐有错,额娘已经教训了她,此事就揭过去了。”

    顾轻舟道:“是,听您的安排。”

    “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吗?”平野夫人问。

    顾轻舟道:“没有了。”

    平野夫人就看了眼蔡长亭。

    蔡长亭打横将阿蘅抱起,带着她先出去了。

    阿蘅蜷缩在蔡长亭的怀里,瑟瑟发抖,像只受惊的猫儿,可怜极了。

    屋子里只有顾轻舟和平野夫人。

    平野夫人一直叹气。

    顾轻舟不为阿蘅求情半句,平野夫人也是伤心。

    这个女儿,连场面话都不会说,一点虚伪的应酬也不懂。

    “阿蔷,现在就咱们娘俩,你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告诉额娘。”平野夫人道。

    她微微抬手,指了指旁边的茶盏。

    顾轻舟这回难得机灵,给她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她手里。

    “我有件事,想跟您说说。”顾轻舟坐到了她旁边,才道。

    平野夫人颔首。

    “我知道您很信任蔡长亭,可他跟咱们非亲非故,他是否真的同您一条心呢?”顾轻舟问。

    平野夫人看了眼顾轻舟:不仅不善良,还来挑拨离间了。

    蔡长亭是平野夫人养大的孩子,她自然很信任他。

    “你说的,额娘会留心。”平野夫人道。

    顾轻舟神色端正:“我是说真的。假如我是蔡长亭,我就会有所图。将来事业成功了,您自己做皇帝容易,还是他截取了您的成功做了皇帝更容易?我觉得是后者。”

    平野夫人只感觉一口茶呛在喉咙里,有点烫。

    她心中莫名发紧。

    顾轻舟继续道:“一直以来,最想我到北方来的,是蔡长亭;最会挑拨阿蘅的,也是蔡长亭;最得您信任的,还是蔡长亭。若是我跟阿蘅两败俱伤,谁最得益?”

    平野夫人的眼神发紧。

    顾轻舟说完这句,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她做了片刻,站起身道:“夫人,我先走了。”

    平野夫人这次没有挽留她。

    顾轻舟出了院子,已经是傍晚了。她的眼睛在阳光下,褶褶生辉,似乎有什么明亮的光闪耀着。

    “阿蘅自己作死,彻底为我打开了一条路,真不错。”顾轻舟想。

    平野夫人、阿蘅和蔡长亭三个人之间的裂缝,今天就敲开了,他们再也没办法似从前那般铜墙铁壁的团结。

    对顾轻舟而言,是极好的事。

    她一直蛰伏、一直隐忍,不到三个月,她就快要打开局面了。

    而蔡长亭呢?

    顾轻舟不是单纯的挑拨离间,她是真的怀疑蔡长亭的动机了。

    她总感觉,蔡长亭并不喜欢阿蘅,否则他就不会任由阿蘅出这么愚蠢的主意。他所作的一切,都在遮掩他真正的目的。

    也许,蔡长亭才是那个在后面的黄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权路迷局〕〔后娘[穿越]〕〔山村透视兵王〕〔永夜君王〕〔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渔家有财女〕〔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