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龙挂了〕〔至尊弃少〕〔重生柯南当侦探〕〔烽火盛唐〕〔制霸三国之最强系〕〔采个娘子来养家〕〔后手〕〔穿越之宛启天下〕〔游修〕〔锦衣镇山河〕〔华娱大时代〕〔我的绝色美女房东〕〔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天下豪商〕〔晋颜血〕〔天生就会跑〕〔大明海图志〕〔全能透视仙医〕〔神道酬何〕〔以炮灰之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738章故意试探
    高桥荀有点小孩子脾气。

    顾轻舟叫他做事,他觉得这是对他表示亲近,故而欢天喜地答应了。

    “你去趟金家,如何?”顾轻舟道,“你是军火专家的儿子,去拜访金太太也是名正言顺。”

    “啊?”

    高桥荀略感踌躇。

    金家地位很高,这点他知道的,来的路上他父亲就叮嘱过。

    跟这样的人家结交,需得小心翼翼,说话也要客套,礼数周全,高桥荀有点胆怯,他很害怕应酬。

    可他又很想跟顾轻舟做朋友。

    高桥荀是独子,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去世了,父亲的工作周转各地,就他们父子相依为命。

    他很想要朋友

    像顾轻舟这样的,他就很愿意结交,况且顾轻舟还有医药秘方。

    他似乎在顾轻舟身上,找到了一个目标,他想要攻克她,得到秘方。而他不愿意哄骗,不愿意威胁。

    他希望和顾轻舟做真正的朋友,这样彼此信任,顾轻舟可以对他和盘托出。

    以真心换真心,高桥荀才下定决定要和顾轻舟相处,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秘方来做什么。

    但,总得有个方向不是吗?

    “很麻烦?”顾轻舟见他犹豫不决,眸光从他脸上横掠而过,转向了他处,“很麻烦就算了。”

    “不是!”高桥荀道,“你让我去,那么我去就是了。”

    顾轻舟微笑。

    高桥荀道:“你笑得好假啊”

    顾轻舟立马冷了脸。

    高桥荀舒了口气,道:“这才像你嘛。”

    “难道我凶神恶煞?”顾轻舟问他。

    高桥荀想起她两匹狼狗,又想起她老谋深算,觉得她离凶神恶煞也不远了。

    “反正你挺凶的。”高桥荀如实道。

    “我挺凶的,你还过来找我玩?你是不是无聊?”顾轻舟无奈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高桥荀深感这女人了解他。

    他都无聊得冒烟了。

    顾轻舟:“……”

    高桥荀言出必行,他答应了顾轻舟,就不会反悔。

    顾轻舟让他回去更衣,然后再来一趟她这里,让她看看他衣着是否得体。

    高桥荀觉得很麻烦,却还是听从了。

    主要是他也没其他事可以做。

    高桥荀来了之后,顾轻舟略微在他西装的装饰上做了点改变。

    “没有这样的。”高桥荀不高兴。

    “你听我的,没有错。”顾轻舟道,“现在这样打扮很新潮。况且,你是从南京过来的,他们只会模仿你的装扮,而不是评价它。”

    高桥荀撇撇嘴。

    他总感觉自己会被顾轻舟卖了的。

    然而,这趟买卖还是他自己送上门的,他也无处可以说理去。

    经过一番修饰,高桥荀准备出发。

    这时候,蔡长亭过来了。

    蔡长亭总是一袭黑衣,然后在领口扎枚红色的领结或者上衣口袋里别一朵新鲜的玫瑰花。

    鲜花也只是陪衬。

    任何东西在蔡长亭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高桥荀不喜欢这样漂亮的男人,总感觉所有的风头会都会被夺了去。

    男人之间也会比较魅力,从而会吃醋,只是他们很少表露出来,不似女人争风头那么明目张胆。

    “你要去哪里,高桥?”蔡长亭用日本话问高桥荀。

    他的日语很流畅。

    高桥荀很久不说日本话了,反而要扭转下口音:“不用你管。”

    他态度不善。

    “这里可是平野将军府,你来了也不跟主人家打声招呼?”蔡长亭继续道。

    高桥荀就怒了:“你是主人吗?我来见平野小姐的,她才是主人吧?”

    “她是平野小姐吗?”蔡长亭笑起来,笑容极其的绚烂,灼目,能把世间所有的繁华都逼退。

    他转而用中文问顾轻舟,“你是平野小姐吗?”

    “高桥,你快去吧,别耽误了。”顾轻舟笑容不变,却不看蔡长亭,也不回答他的问题。

    高桥荀颔首,转身出门了。

    蔡长亭望着他的背影,良久没有收回视线,而顾轻舟就准备进屋了。

    “轻舟?”蔡长亭叫住了她。

    顾轻舟略微停顿。一阵风过,屋檐下的风铃簌簌,铃声正好盖住了蔡长亭说话的声音。

    她就问:“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别叫高桥荀掺和重要的事。他心智不足,除了赌马玩乐,难成大器。小心他毁了你的计划。”蔡长亭道。

    他这番劝告,充满了善意。

    顾轻舟却只是微笑:“我相信高桥荀。”

    比起蔡长亭,她更加相信高桥荀。

    她转身要往回走,突然想起什么,顾轻舟眼珠子一转,笑着对蔡长亭道:“我觉得,高桥荀好像喜欢我。”

    蔡长亭眼神一紧。

    旋即,他又恢复了温柔的常态。

    “他这次可能是去关东,也可能去日本。假如我跟了他走的话,是不是对我隐藏身份更有利?”顾轻舟笑着问蔡长亭。

    “夫人需要你。”蔡长亭道。

    “夫人有阿蘅,还有你啊。”顾轻舟笑眯眯的。

    她很少这样笑。

    蔡长亭就觉得,她的笑容不怀好意。

    此刻的蔡长亭,甚至无法判断顾轻舟这席话的真假。

    他只得先把自己稳定住,道:“轻舟,一家人在一起不好吗?”

    “假如我结婚了,我的丈夫就是我的家里人啊。”顾轻舟略有所思,“也许,我真应该再结一次婚,这次希望能有个好结果。”

    蔡长亭眼底的神色更紧。

    他认真看着顾轻舟的脸。

    “高桥荀太年轻了,而且风流花心,未必就是良缘。”蔡长亭道。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顾轻舟道,“我又不爱高桥荀,哪怕他再花心又与我何干呢?”

    蔡长亭笑了笑,道:“轻舟,你可以做任何的决定。”

    顾轻舟就嗯了声。

    她转身回房了。

    蔡长亭在院子里站了一下,似乎想把顾轻舟的话前后连起来思考一番。

    然而他又觉得,应该先从这里离开。

    蔡长亭看了眼屋子,顾轻舟已经回到了里卧,坐在窗台上翻开了书。

    屋檐下缀着几个铃铛,都是平野夫人从日本带过来的。

    一阵风,铃声清脆。

    顾轻舟的眼睛,透出明媚又狡狯的光芒。

    对她而言,和蔡长亭真真假假的斗智,根本没什么意义。

    然而,她居然在做这件事。

    也许,她跟高桥荀一样,生活太无聊了吧?

    顾轻舟在等待。

    她知道成大事不能急促,她需要她的计划慢慢发酵。

    可等待的过程,实在有些无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灵狐妖妃:邪性鬼〕〔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偷香(杨羽)〕〔小村韵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