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心尖怂妻〕〔完美系统之至尊巅〕〔位面游轮〕〔快穿:女主不当炮〕〔女神的特种保镖〕〔诸界末日在线〕〔随身带着王者峡谷〕〔惊天剑帝〕〔行走阴阳〕〔快穿之不是炮灰的〕〔汉祚高门〕〔天域神座〕〔抗战之还我河山〕〔修真狂医在都市〕〔咸鱼的自救攻略〕〔我的拖鞋成精了〕〔都市神医〕〔我的叔叔重生了〕〔唯一法神〕〔前任遍仙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703章这个好甜
    顾轻舟推开了房门,看到了屋子里挂着大红龙凤帐幔,床上铺着金线鸳鸯的大红被褥。

    到处都是红绸覆盖。

    顾轻舟好似到了另一个新房。

    她很诧异,也很惊喜。

    “你安排的?”顾轻舟回眸问,眼底引入了红色,格外潋滟。

    司行霈放下了皮箱,道:“不是。”

    他们结婚的消息,邓伯和邓婶是知晓的,这些东西肯定是早早就准备好了,知道司行霈最近要带着媳妇过来住。

    邓高打了电话过来。

    不过短短一小时,邓伯就把这些都收拾妥当了。

    “他们真的很不错。”顾轻舟道,“可以让他们去咱们家做个管事的。”

    “邓伯若是再年轻二十岁,我就要重用他。他老了,让他们两口子享享清福,方是仁厚。”司行霈道。

    顾轻舟深以为然:“还是你想的透彻。”

    她换了一整天的衣裳。

    屋子里还有个暖炉,上面搭了竹条架子,可以烤火、烘衣裳,驱散这屋子里的湿气。

    顾轻舟亲自加入银炭,把火盆拨开,让火点燃。

    司行霈也换了套衣裳。

    顾轻舟看着他穿石青色长衫,目瞪口呆。

    司行霈道:“没记性,这是你帮我做的,还记得吗?”

    顾轻舟回想了下。

    那是一三年的时候,她跟顾绍出去玩,看到霍钺穿着长衫,她就想给顾绍做。

    结果,被司行霈给破坏了。

    司行霈打扰了顾轻舟和顾绍的裁缝店之行。

    他听到顾轻舟和顾绍的谈话,然后就让裁缝做了几套顾轻舟喜欢的衣裳。

    “很多年了。”顾轻舟感叹,“你还留着呢?”

    “都没穿过。”司行霈道,“这是依照你的喜好做的,我哪怕把命丢了,也不会丢了它们的。”

    顾轻舟立马跳起来,捂住了他的唇。

    什么把命丢了,真的很不吉利。

    司行霈就是顺势吻她的掌心。

    顾轻舟缩回手,在他肩上打了几下:“不要乱说话。”

    “听太太的。”司行霈笑道。

    顾轻舟和司行霈换了干净的衣裳,一起下楼。

    她穿着月白色的上衣,深蓝色的长裙,头发完成了低髻,刘海也往后梳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就格外的明媚。

    司行霈一袭青色长衫,和顾轻舟的衣裳很般配。

    邓婶和邓伯看得有点呆了,没想到他们俩是这身打扮。

    司行霈下了楼,对邓伯道:“你们先回去吧,后天再来,这里不用你们服侍了。”

    “是。”邓伯两口子没有多言,恭敬退了出去。

    他们从后门离开了。

    在这条街的街尾,有一栋小楼是他们私有的,也是司行霈送的。

    顾轻舟问他:“没人了,我们怎么吃饭?”

    司行霈就捏她的脸:“跟我在一起,还能饿着你?”

    到处还在下雨,司行霈就领着顾轻舟,把这房子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

    他说:“这是我外祖母的故居,我母亲小时候就在这里长大。”

    “你母亲是平城人?”顾轻舟问。

    “要不然,我为何会选中平城?”司行霈笑道,“当然,也是因为平城的战略位置不错。”

    顾轻舟感叹:“我竟然不知道!”

    她一直没有仔细关心过司行霈,对他很多事都是一知半解的。

    “以后就知道了。”司行霈搂住了她的肩头。

    他根据外祖母和老佣人的记忆,一遍遍重复他母亲生长的痕迹。

    他还带顾轻舟去看了他母亲的闺房。

    “过来。”他很神秘道。

    顾轻舟难得见他这幅神态,当即凑了过去。

    顾轻舟瞧见一个玻璃盒子中,摆放着一张发黄的旧照片。

    旧照片上是一位穿着旧式衣裳的女子,她笑靥如花。

    顾轻舟光看照片,也觉得她和司行霈很像,而且的确是倾城容貌。

    “你姆妈好美。”顾轻舟道。

    这个瞬间,她想到自己还没有见过她的姆妈——她想的是孙绮罗。

    当然,她现在知道了,孙绮罗根本不是她的母亲;而她,压根儿就不是跟司慕订婚过的顾轻舟。

    她原本就是棋子,没有面目。

    阿蘅和蔡长亭说她是公主,她不信。

    “将来我们的孩子都像你就好了。”顾轻舟低声道,“这样就很漂亮。”

    “像轻舟也会很漂亮!”司行霈道,“顾轻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

    “撒谎。”顾轻舟失笑,明知他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心中仍是温暖。

    “不撒谎。”司行霈道,“你能到我心上,自然是最好的,没人比你更好。”

    顾轻舟羞赧而垂眸。

    她也想说,她觉得司行霈是世上最好的男人。

    可惜,她无法这么自然说出来。

    她略感羞涩。

    参观完毕,他们俩回到了楼上休息。

    司行霈去厨房,找了一些番薯和山芋。

    他拎了一小筐上楼。

    “烤番薯!”顾轻舟惊喜,“这个好吃!”

    “来,你来弄。”司行霈道。

    顾轻舟就兴致勃勃的,把番薯放到了炭火中。

    司行霈又找来一些新鲜的蚕豆,都是刚刚从地里摘下来的,连壳一起烤了,烤熟了无比的鲜嫩。添`加`小`说`迷`个`人`微`信`号:x  s9  0  0  1  0 免费更多精选热门小说!

    他拨开,送到顾轻舟的唇边。

    “好吃。”顾轻舟眯起眼睛,任由鲜嫩的、温暖的豆肉填补胃。

    司行霈自己也剥了一颗,道:“的确好吃。”

    两个人都开心了起来。

    司行霈跟她说起他小时候到外祖母家玩的趣事。

    他母亲去世,他被接到父亲身边之前的那段日子,他是跟着祖母一起生活的,外祖母也时常派人去接他。

    顾轻舟被他的趣事逗得哈哈大笑。

    她伏在他怀里,乐得花枝乱颤。

    窗外的雨声逐渐小了,屋子里全是食物的香味,以及温暖的气流。

    番薯好了之后,顾轻舟和司行霈分食一只。

    “这个好甜。”顾轻舟道,“怎么比岳城的番薯甜?”

    “土质不同吧,平城有山地,山地种出来的比较好吃。”司行霈道。

    顾轻舟调侃他:“你连这个都知道哇?”

    “你丈夫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司行霈得意洋洋。

    顾轻舟哈哈大笑起来。

    他臭屁的样子,竟是那般可爱,仿佛他也变成了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他的吻好甜〕〔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