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总裁霸道宠:〕〔无敌小刁民〕〔都市逍遥兵王〕〔万界西游〕〔网游之神王法则〕〔鬼片的世界〕〔掠夺诸天万界〕〔三国之武魂通天〕〔太古神尊〕〔修真聊天群〕〔文化入侵异世界〕〔绝世神通〕〔抗日之不败战神〕〔万世不朽〕〔驭鬼邪后〕〔隐婚甜宠:大财阀〕〔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师父又掉线了〕〔医妃惊天:王爷,〕〔择仙录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689章醉酒
    第689章 醉酒

    顾轻舟来到了平城之后,就一直住在司行霈的院子里。

    司行霈的官邸极大,他们新房的正院坐落在最靠西的地方,不是现在这院子。

    顾轻舟来了之后,朱嫂的女儿阿潇和女婿玉川就搬了出去。

    司行霈原本不同意的,可朱嫂说了:“顾小姐来了,少帅就要成家了。阿潇已经是玉家的人,他们两口子姓玉,不能住在官邸。”

    司行霈还是不太想同意。

    顾轻舟就道:“感情再好,也该让阿潇和玉川自立门户。破家值万贯,你这里再奢华,也是寄人篱下,他们未必开心。”

    朱嫂大喜:“正是正是,我一直不敢和你说,如今顾小姐的话,说到了我心里去。”

    司行霈笑起来,说顾轻舟越发像个当家做主的太太。

    玉川和阿潇带着孩子搬走了,顾轻舟整日在这大官邸里闲逛,带着木兰和暮山遛。

    司行霈在家的时候少。

    他白天更是罕见回来。

    “我要去趟南京了。”司行霈对顾轻舟道,“西南联军那边有了动静,我要把布防图亲手交给总司令。”

    顾轻舟颔首,为他整了整衣襟,柔声道:“路上要当心。”

    “飞机来回,很快的,我今晚就回来。”司行霈道。

    顾轻舟踮起脚尖亲吻他。

    她如今越发的温柔贤惠,对司行霈也很热情,让司行霈感动不已。

    司行霈回吻了她。

    缠绵半晌,司行霈从保险柜里拿出文件,去了机场。

    他到南京的时候,刚刚黄昏。

    司行霈乘坐汽车,到了三军总司令的官邸。

    一进门,他就听到了乐声,钢琴、小提琴汇聚,一看就是办舞会。

    司行霈蹙眉。

    他心想:“祖母尚未百日,他们就这样寻欢作乐。”

    不过,如今已经不守孝了,哪怕饮酒作乐,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反而真守孝的话,要被人笑话。

    世道变了。

    司行霈往里走,迎面与一个出来的人差点撞上。

    黄昏光线昏暗,司行霈看清楚了来人,来人却半晌才看见他。

    “大哥。”来人声音略微有点嘶哑,是司慕。

    司行霈颔首,态度不温不火:“你也到南京来了?”

    司慕喝了酒,身上的酒气浓烈,他的脚步也略微踉跄。

    “是我姆妈说想要看看玉藻,我带着孩子过来了。”司慕道。

    司行霈道:“那孩子才多大,都没有满月,你带着她乱跑,小心伤了她。好好的,你喝这么多酒做什么?”

    司慕笑起来。

    他拍了拍司行霈的肩膀,略微失态:“我姆妈骗我来的,她看都不看玉藻,而是给我安排了宴席,请了一群名媛淑女,哈哈”

    他说到这里,大笑起来,然而笑声似哭。

    司行霈不恨司慕,至少在司慕帮顾轻舟说话之后,他对这个弟弟是有点尊敬的。

    他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司慕,道:“别胡闹了。你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司慕随手指了个方向。

    正好有佣人跟出来,司行霈就问佣人,司慕在哪里落脚。

    “少帅,请跟我来,这边走。”佣人道。

    司行霈在佣人的带领之下,把喝醉了的司慕送回了他住的地方。

    司慕果然是带了玉藻来的。

    同行的,还有玉藻的乳娘。

    孩子不知缘故的啼哭,乳娘急得脸色煞白。

    看到司行霈和司慕进来,乳娘急忙解释:“大小姐不肯吃,吃了就吐,一直哭,要不然请个医生?”

    司慕要去抱孩子:“我来,我来!”

    “你算了吧,坐下。”司行霈一推搡,就把司慕推到了沙发上,他半晌爬不起来。

    司行霈看玉藻哭得面红耳赤,中气十足,也不太像生病了。司行霈也没什么经验,就是下意识觉得他可以抱抱这孩子。

    于是他道:“给我看看。”

    他从乳娘手里接过了玉藻。

    玉藻在司行霈怀里,颠簸了几下之后,真的不哭了。

    乳娘大为惊讶。

    司行霈抱着玉藻,没敢放下,见领路的佣人还在,问她:“你是哪边的佣人?”

    “我在夫人那边做事。”佣人道。

    司行霈又问她:“今天是怎么回事?”

    佣人笑道:“夫人说,要给二少帅相位少夫人,所以请了要好人家的小姐们,大家都愿意捧场。”

    司行霈这时候就明白了,原来司慕和顾轻舟离婚,最高兴的是司夫人。

    司夫人迫不及待为儿子令娶新妇。

    司行霈沉吟片刻:如果司慕真的再娶,不管是对他自己、对顾轻舟甚至对司家,都是不错的。

    看着昏昏沉沉的司慕,司行霈当机立断:“去,让厨房煮些醒酒汤来。”

    佣人笑着道是。

    能把少帅再次拉回宴席上,夫人肯定高兴,佣人也有功劳,就急急忙忙去了。

    司行霈哄了玉藻片刻,见她哭累了也睡着了,重新交给了乳娘。

    他自己则去了司督军那边。

    司督军和下属、幕僚们在外书房开会,他今天也接到了消息,云南督军程稚鸿半个月前就遇刺身亡了。

    程稚鸿是中流砥柱的,他死了之后,其他人能否维持大局?

    一旦大局没有维持稳定,南方自相残杀,乱得更快。

    这是司督军最害怕的局面。

    他需要一个人。

    司行霈进来了,把布防图交给了司督军。

    “程稚鸿遇刺的事,你可知道?”司督军问。

    司行霈点点头:“我不仅知道,还知道程稚鸿的长子程艋失踪了,程家已经分崩离析了。”

    有人惊呼:“那云南要遭殃了。”

    “程稚鸿的次子呢,他能否独当一面?”

    “不行,那个孩子才十来岁。”

    司行霈的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

    他很想知道程艋。

    程艋到底是遇害,还是自己跑了,司行霈现在还不知道。

    他在云南的那些日子,程艋待他如亲兄弟,他亦把程艋当至交。哪怕他偷了程稚鸿的飞机,程艋亦时常给他送信。

    司行霈从不丢下自己的兄弟。

    这也是他为什么急匆匆来南京了。他想要借助维稳的军队,去找程艋。

    “你去趟南边,如何?”司督军突然转脸问司行霈。

    南边一团乱,大概只有司行霈这种愣种能收拾,其他人没这样的魄力。

    司行霈道:“可以,不过要等一个多月后。”

    “胡闹,军机紧急,等一个月,这是开玩笑吗?”司督军低斥。

    司行霈道:“那我去不了,可以派其他人去。我在准备婚礼,要结了婚才能去忙这件事。”

    书房里顿时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网恋么,我98K消音〕〔萌妻甜甜圈:亿万〕〔进击的王子〕〔重生校园之逆天丹〕〔人生若能两相忘〕〔暗恋对象被盗号之〕〔乱伦大杂烩〕〔林氏水浒〕〔我的魔法时代〕〔荒岛原始生存〕〔便利店大叔的日常〕〔试婚总裁一宠到底〕〔一见终婚:宠妻大〕〔乱世之王朝战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