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器收藏家〕〔太虚禁区〕〔诡秘三千藏〕〔恐怖血种〕〔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灵剑尊〕〔都市极品医仙〕〔隐婚挚爱:前夫请〕〔至尊小神农〕〔最强狂兵〕〔都市圣医〕〔山河碎:素手复乾〕〔仙田牧场〕〔横推诸天万界〕〔顾少宠你没商量〕〔谁家府上泛轻舟〕〔侠女来袭:本王妃〕〔神级小村长〕〔鹏妖〕〔萌宠娇妻:厉少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616章这病,我能治
    脱了上衣的大夫姓邱,鲁地人士,有一味祖传治疗胃疼的药方,专治胃疾,几乎是药到病除,在鲁地颇有名气。

    顾轻舟请了他来。

    这位邱大夫叫邱迥,平日里爱憎分明。顾轻舟的挑战书,始终在他心中过不去。况且他犯病以来,也是把一切都看开了,故而直接询问。

    他也不怕死,顾轻舟再有权势,能耐他何?

    众人围过来。

    顾轻舟亦然。

    邱迥的心口,有一个类似桃子般的肿块,四周的肌肤发黑。

    “心瘕!”

    在沉默中,有人脱口而出,把这个可怕的病症说了出来。

    人群里沸腾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心瘕!”

    “老夫行医三十年,这是头一回见到真正的心瘕。”

    “心瘕啊,这”

    离得远处的,不知这边发生了什么,纷纷伸出脑袋,询问何事。

    有人就告诉他们,那边有个患了心瘕的大夫。

    “心瘕是必死之症,我也没见过,快快让我去看看!”

    “谁如此倒霉,居然患了心瘕?这可不是常见病。”

    “是山东的邱迥,治疗胃疾的那位。”

    大堂里嘈嘈切切。

    顾轻舟近距离看着邱迥,仔细看了他身上的心瘕。

    心瘕是中医里的必死病症。

    学医的开端,师父会教徒弟,医者不是神仙,要能接受自己的失败。遇到了必死之症,不能出手,否则病人死在自己手里,砸了招牌事小,被病人家属索命事大。

    招牌和命都没了,还怎么行医?

    所以,行医之时,也要保护好自己。为此,必死之症,医者没必要出手。

    心瘕在必死之症的首位。

    之所以排在第一,因为这种病,很容易被当做火疖子。

    大夫一瞧,哦,原来是心口生了个火疖子或者瘤,很简单嘛,依照火疖子的处理,给它割了。

    然后,病人就死了。

    这种心瘕,一碰必然会死人。

    一旦死人,病人家属是绝不会放过大夫的,大哭大闹让大夫赔的倾家荡产是轻的,遇到脾气火爆的,直接就把大夫打死。

    轻则赔上声誉和家当,重则没命,大夫们就学精了。

    只是,这种心瘕到底罕见,有的人从医十几年才会碰到一个病例,有的人一生未见。

    哪怕如此,却是人人都牢记心瘕的特征:其形若桃、皮下隐约可见流质,四周肌肤发黑,整个病人肌肤发黄。

    邱迥的病状,完全符合心瘕的描述,他就是患了心瘕。

    “这可如何是好?”有人很担心问邱迥,“邱大夫,你不去看看西医?”

    邱迥哈哈大笑:“生死,邱某早已看淡了。少夫人自称通晓天下难症,不知能否治好我这个病?”

    众人全部看着顾轻舟。

    他们心想:这位少夫人也是够倒霉的。

    她开医药大会,吹牛把众人都请过来,肯定是带着目的的。也许她要扬名,也许她想要搜罗天下值钱的药方。

    不管是哪一种,她都心怀叵测。

    众人明知道是钩,却不得不咬钩,纷纷被司顾轻舟给钓了上来。

    若是没有大事,顾轻舟会说几句好话安抚,花点钱让众人吃好玩好,然后再利用权势得到一点秘方,赢得盆满钵满。

    这么大的好事,做起来自然不费劲了。

    然而,邱迥得了心瘕,而且他是有意让顾轻舟不得收场,千里迢迢从山东赶过来,给顾轻舟添堵。

    “这个邱迥,实在是恩怨分明,太耿直了。”有人在心中笑。

    邱迥看着顾轻舟,脸上也有笑。

    他虽然笑着,心中却是情绪莫名。

    刚发现得了心瘕,是两个月之前。医案上记载,心瘕活不过半年,哪怕是挑破也是会死的,这是必死之症。

    当时,邱迥失魂落魄,烂醉如泥。

    他才五十岁,他的儿子们刚刚成家立业,他的声望正在上升,他即将是人人敬重的老大夫时,他却活不成了。

    操劳了半辈子,他想着颐养天年,结果却这样短命。

    有同行问邱迥,为什么不去看看西医,邱迥回答说什么看淡了,其实他早已把各大西医院跑遍了。

    他之前还去了趟上海。

    西医刚到中国的时候,听闻中医对心瘕敬畏如蛇蝎,一阵嘲笑。

    他们说,这就是肌肤上的瘤子,割了就能痊愈。

    西医们动手了。

    不出所料,他们和其他不信邪的中医们一样,割破了心瘕,导致病人没活过五个小时。

    再后来,西医们就承认:“这是我们未知的疾病,目前还没有攻克。”

    得知西医也无法救命时,邱迥曾经嚎啕大哭过。

    他实在不想死!

    到了现在,他也没有看淡生死,他只是在人前伪装罢了。

    说邱迥给顾轻舟找麻烦,其实他也是抱着渺茫的希望,希望顾轻舟可以救活他。

    “少夫人,这个病你能治吗?”邱迥再次问顾轻舟。

    旁边有大夫看不过眼,道:“此乃心瘕,是必死之症,少夫人可能会治疗?邱大夫,你这话分明就是为难。”

    顾轻舟也是轻狂了些,可不能这样对待她。

    逼迫她治疗必死之症来怀疑她的医术,对她不公平。

    对其他大夫而言,他们也被病患或者病患家属这样逼迫过,他们自己知道艰难,实在不忍心顾轻舟也遭受这样的刁难。

    大有兔死狐悲之感。

    “是啊,少夫人的医术,用正常的手段来证明即可。心瘕是什么病,大家都清楚。我们是医者,不是流氓土匪。”又有人道。

    这时候,就有不少人站到了顾轻舟这边。

    顾轻舟的善待,让有些人已经忘记了她寄信时候的张扬和羞辱。

    世人多半是善良的,心敏锐而慈善,会下意识站到弱势那一方去。

    “邱大夫,你应该在家里陪陪家里人。”

    “少夫人,不如请邱大夫先去休息吧,他已经有点不舒服了。”这是说邱迥故意挑衅。

    大家七嘴八舌的时候,顾轻舟突然开口对邱迥道:“让我把把脉。”

    众人微愣。

    这还需要把脉吗?

    明明是很确定的病例,顾轻舟为何不死心?

    不过,大家也不好打扰她,任由她给邱迥把脉。

    约莫过了五分钟,顾轻舟把脉结束,又看了眼邱迥的舌苔,她这才道:“这病,我能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