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炼气士〕〔当我们深深爱上一〕〔天神鬼差〕〔历史科代表〕〔神御九天〕〔作死的侧妃〕〔万古无敌天帝系统〕〔祖宗显灵啦〕〔娱乐那个圈〕〔2058〕〔超级微商〕〔危险的边缘〕〔权谋有道〕〔学霸女神超给力〕〔炮灰女的生存法则〕〔情深不负遇见〕〔电影彩蛋收集者〕〔夏小姐,暖你一千〕〔强宠,娇妻给我生〕〔早安,霸道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610章挑战书
    顾轻舟和高桥荀接触次数不多。

    看人的眼光顾轻舟还是有的,她看得出,高桥荀就是和颜一源差不多的性格:说得好听叫天真善良,说得难听叫纨绔败家子。

    若背后有什么阴谋诡计,肯定不是高桥荀操控的,他只是被人当枪使。

    “是大仓叔叔说的,他也是最近才对中国的医药有兴趣,他说岳城有位名医,就是军政府的少夫人。”高桥荀道。

    顾轻舟问:“你那位大仓叔叔,他在南京与什么接触?”

    高桥荀摇摇头。

    那是他父亲的朋友,他哪里知道?

    顾轻舟换了个方式问:“他跟三军总司令府,熟悉吗?”

    这点,高桥荀倒是知道:“不熟悉,他哪里结交得上?就是有大使馆的介绍也不行。”

    然后他笑道,“那不就是你的夫家吗?”

    顾轻舟颔首。

    高桥荀想拉近关系,道:“我很喜欢司小姐。”

    “哪位司小姐?”顾轻舟问。

    高桥荀道:“司芳菲司小姐,她的气质高华,是难得一见的名门淑媛。”

    “司琼枝小姐呢?”顾轻舟故意笑道,“她难道不是难得一见的淑媛?”

    高桥荀回想,似乎想不到司琼枝。

    大概是司芳菲在场的时候,高桥荀的目光就不会追随其他女人,独独落在芳菲身上。

    司芳菲非常出众,远胜过比她容貌更加谲滟的司琼枝。

    “琼枝小姐嘛”高桥荀回想,“她很漂亮啊。”

    这就是说,司琼枝徒有其表。

    世人评价“淑媛”这个身份时,多半会考虑女孩子的身世,以及她的个人魅力,容貌只占一小部分。

    就像当初的魏清嘉,她也许不是岳城最漂亮的女孩子,也不是出身最高贵,可她才华横溢,被高捧为第一名媛。

    “你想追求司芳菲啊?”颜一源在旁边问。

    高桥荀忙摇头,道:“没有,我还是得娶个日本女人,这样我父亲才高兴。”

    “你在日本有女朋友吗?”颜一源问。

    话题围绕着高桥荀展开。

    顾轻舟站起身,跟颜太太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了。

    她去了趟何氏药铺。

    最近,她都是隔三差五抽空才来,并非天天守在这里。

    药铺里生意还不错。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毕竟生病不舒服了才拿药。

    最近秋冬换季,天气的变化让很多人染了风寒,故而抓药的人不少。

    顾轻舟走到了问诊间。

    何梦德正在给人看病。

    瞧见了顾轻舟,他站起身。

    “姑父,您先忙,我去后面坐坐。”顾轻舟道。

    何梦德就道:“那我等会儿再来。”

    他继续问诊,顾轻舟去见了慕三娘,跟慕三娘说些家长里短。

    她也帮着慕三娘裁药。

    到了中午,何梦德终于把上午的病家看完了,抽空过来喝杯茶、吃些饭。

    顾轻舟问:“姑父,这几天看病的人很多?”

    “是啊,这两天忙,多半是季节病,不妨事的。”何梦德道。

    顾轻舟点点头。

    她又问何梦德:“您邀请的同行,可有回信?”

    何梦德道:“回了五个人,其中三个人推辞说来不了,其他人可能没那么熟,就没回。”

    跟顾轻舟那边差不多。

    顾轻舟沉默。

    何梦德怕她难过,安慰她:“轻舟,做事都是开头难的。咱们药行几千年来,都是各自捂好自家的秘方过日子,一味治疗咳嗽的秘方,就足以撑起一家药铺。

    你说医药大会,就像西医一样交流切磋,这是逼迫旁人把自家的手艺交出来吗?你又是权贵,你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们如此一想,此事滑稽不可信,而且对你的权势很惧怕,再加上家里的老人宁愿守旧,谁会来?”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

    她也想到了。

    在发出邀请函的时候,顾轻舟也想到了种种困难。

    墨守成规很容易,想要革新就很难了,大家都怕,就连顾轻舟也怕,怕什么都交出去了,最后也没能为中医中药做出什么样子的贡献来。

    她想到了各种困难,却没想到困难成这样,几乎是寸步难行。

    顾轻舟咬了下唇。

    出师不利!

    “姑父,请不到人,干脆激将!”顾轻舟道,“我来做那个恶人。”

    何梦德道:“怎么做恶人?”

    顾轻舟笑了笑:“邀请函请不到,我就给他们每个人下战书!”

    何梦德骇然:“这样不好吧?咱们自己打起来,岂不是叫人看笑话吗?”

    “我就想做那个笑话。”顾轻舟道,“姑父,没有特殊的手段,根本打不破他们心中的陈规。

    就把我自己当个筏子,试试医药这行,是彻底落寞到销声匿迹,还是能发出新芽,都要尝试下。”

    何梦德胆战心惊:“轻舟,你如今背后靠着司家,若是办砸了,成了笑柄,只怕你公婆跟前交代不了。”

    顾轻舟沉吟。

    她看得到中医中药的落寞,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它滑向深渊,让西医西药逼得它走投无路吗?

    政府已经有了风声,即将颁布诏令,不许中医开办学校,不会给中医办公立的医院。

    然而,中医从古至今,都是家族传承,都是小药铺,学校、医院原本就是他们从未想过的发展,所以政府的禁令,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放在心上,也没有危机感。

    可西医会逐渐发展,学校会让西医拥有更多的人才,政府资助的医院会让看病更加便宜,而中医没有这两样,到时候中医才是真的死路一条!

    顾轻舟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试试吧。”顾轻舟深深吸了口气,“成败都看这次的了。把医药大会推迟十日,定在十月二十,我要重新给他们下战书。”

    说罢,顾轻舟站起身。

    她回到了新宅。

    一边写自己的战书,一边斟酌用词,越是狂妄越是妥善。

    写着写着,顾轻舟也会考虑后果。她知道这行能人无数,一旦她被打脸,只怕会全天下皆知,到时候她声誉扫地。

    她目前拥有极好的名声,岳城的百姓尊重她,她等于有了威望,难道要全部推翻吗?

    失去了这些,顾轻舟还配得上司行霈吗?她可是没有家世的。

    说不担心是假的。

    她放下笔,紧紧捂住了脸。

    “若是不这么做的话,谁来做这件事呢?”顾轻舟道,“谁来为中医中药出头?”

    她想着,起身打了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诱妻入怀:帝少大〕〔特品圣医〕〔首席大人,战不休〕〔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念情深,万念婚〕〔一胎二宝:冷血总〕〔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