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器收藏家〕〔太虚禁区〕〔诡秘三千藏〕〔恐怖血种〕〔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灵剑尊〕〔都市极品医仙〕〔隐婚挚爱:前夫请〕〔至尊小神农〕〔最强狂兵〕〔都市圣医〕〔山河碎:素手复乾〕〔仙田牧场〕〔横推诸天万界〕〔顾少宠你没商量〕〔谁家府上泛轻舟〕〔侠女来袭:本王妃〕〔神级小村长〕〔鹏妖〕〔萌宠娇妻:厉少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588章你没有良心
    第588章 你没有良心

    两辆汽车,从海堤驶出,霍钺的车子在前,顾轻舟的车子在后。

    最后,车子停靠在一家很古老的酒肆。

    顾轻舟走下车。

    夜幕已降,酒肆门口的灯笼幽淡。里面虽然是电灯,外头却照着美人醉酒的灯罩,十分旖旎。

    淡红色的光线里,似有酒香萦绕。

    岳城有上好的黄酒。

    “这么晚了,到底不太方便。”顾轻舟眼帘微扬,始终有些抬不起兴趣,索然无味道。

    霍钺笑道:“进来吧,阿静在这里等你。”

    顾轻舟诧异。

    霍钺再次微笑,自己进了酒肆。

    他刚进去,霍拢静就走了出来,笑着拉顾轻舟的手:“快来,这是我哥哥的铺子,没什么人的。”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预备不醉不归,踏入了酒肆。

    黄酒加了冰糖和姜片热过,再放到温,香醇被放大了数倍。

    顾轻舟端起酒盏,大饮一口。

    “慢点。”霍拢静笑道。

    顾轻舟道:“很痛快。”

    霍钺道:“是应该痛快痛快的!轻舟,我敬你!”

    顾轻舟举杯。

    盛黄酒的杯子,是汝窑填白瓷的,浅口温润,不似水晶杯那样奢华剔透。

    捧在掌心,是踏踏实实的安稳。

    顾轻舟道:“我们都是没有念过新时代的书,都算旧人。”

    霍钺道:“你们俩好歹在圣玛利亚念过,应该算新时代的。”

    顾轻舟却摇摇头。

    她和霍钺碰杯,然后一饮而尽。辛辣温暖的感触,从喉间一直滑到了胃里。火辣的暖意四下里流窜,入侵心脉。

    “我错了霍爷,酒在胃里,也能浇上心头。”顾轻舟笑了起来。

    霍拢静看着她。

    又看着霍钺。

    最终,霍拢静叹了口气,轻轻按住了顾轻舟的手:“还没开始呢,你就醉了。”

    “是的,醉了。”顾轻舟低喃,“我说话都颠三倒四的。”

    霍拢静就拿她没办法。

    顾轻舟又倒了一杯。

    霍拢静陪她,道:“喝完这杯,就倾诉心事,可好?光喝闷酒,越喝越沉,全白费了。”

    “好。”顾轻舟乖巧颔首。

    霍拢静又把花生米推给她:“吃点东西。”

    顾轻舟伸手去抓。

    丢在口中,慢慢嚼了,然后用酒送下去,像个顽童。

    霍拢静看她,只感觉她眉眼秾艳,酒上了脸,酡红双颊给她添了俏丽,越发艳得逼人,像个妖精。

    “说说话。”霍拢静道。

    顾轻舟坐正了身姿。

    她端起酒杯,一双手捧着,贪恋那点温热。

    她的语速很慢。

    “我和司行霈。”顾轻舟言简意赅,“我只有他,他只有我。现在我却发现,他不止有我。”

    霍钺和霍拢静看着她。

    顾轻舟无奈笑了笑:“我知道我错了,我知道!将来霍爷娶亲,霍太太非容不下阿静这么个相依为命的妹妹,我都会义愤填膺。

    我不能说,因为这种话不对,说出来徒添笑料。

    贺晨景调戏我,我虽然想好了对付他,没有吃亏,可我真的很无助。这个时候,芳菲摔断了腿,真是老天爷都看我不顺眼。”

    霍钺张口,想要说什么。

    顾轻舟忙道:“不必说!”

    “轻舟”

    “不必说,真的!哪怕你告诉我,我现在发这种无名醋是正确的,我也觉得你在敷衍我。我没有道理,心里难过却不能说,我全知道的。”顾轻舟道。

    屋子里安静下来。

    霍拢静还想说什么,霍钺暗中踢了她一脚,冲她摇摇头。

    顾轻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也知道自己要什么。

    开导她,还不如顺从她。

    霍拢静果然沉默了。

    霍钺重新添了酒。

    三个人碰杯,顾轻舟一饮而尽,霍钺和霍拢静只是喝了半盏。

    “轻舟,你没有和司行霈结婚。”霍钺突然道。

    顾轻舟微愣。

    霍拢静紧张看着她兄长。

    霍钺外表儒雅,此刻的他,却露出一点锋芒。这点锋芒,他从未展现给顾轻舟瞧过。

    顾轻舟望着他。

    霍钺很想说点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转了个弯。

    “所以,你还不是司行霈的太太,该怎么吃醋,就怎么吃醋!等你真的结婚了,再装贤良淑德。”霍钺道。

    霍拢静暗中舒了口气。

    顾轻舟就笑了。她可能是喝醉了,笑得很甜,露出细糯的小牙齿,娇憨纯真,却又遮掩不住妩媚。

    她这副迷蒙的醉态,有种勾魂的潋滟。

    霍钺挪开了目光。

    “轻舟,你素来敏锐。当你觉得事情不对劲,就是有错的。”霍拢静道,“你不用谴责自己。”

    顾轻舟轻叹一声。

    张辛眉也是这样说的。

    她的确可以告诉司行霈,她也打算这次和他谈谈。

    可司芳菲摔断了腿。

    将心比心,她只是被贺晨景调戏,都想司行霈陪伴给予安慰,何况司芳菲是重伤?

    这个当前,是要他选择亲情还是爱情?

    司行霈让顾轻舟选择过,他甚至要和她的乳娘、师父比较,那么顾轻舟也可以吗?

    她没那么强势。

    “以前是想过谈一谈的。”顾轻舟道,“现在,已经没意义了。”

    她跟霍拢静碰杯。

    这天晚上,顾轻舟的确是烂醉如泥。她喝了很多的酒,说了很多的话。

    她还记得自己哭了。

    肯定很尴尬。

    她还记得自己遇到了司行霈,她抱着他的脖子又啃又咬,还亲吻了他的唇。

    顾轻舟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她口渴得紧,哼了几声:“要喝水。”

    有人下床,然后开灯。

    顾轻舟用手背遮住眼睛,这光线让她双目发疼。

    然后

    她猛然坐了起来。

    不对劲!

    她睁开眼,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正在弯腰给她倒水。

    转过身,司行霈的脸印入眼帘。

    顾轻舟震惊。

    喝酒的前后,发生了什么事?

    “你”她嗓子里冒烟,话全部堵塞在嗓子眼里。

    司行霈把温热的水递到她的手里,道:“喝点水。”

    顾轻舟渴极了,端起来一口气喝完。

    司行霈接过了杯子,重新给她倒了一杯。

    顾轻舟这时候,才有空环顾四周。

    她偷偷掐了下自己,到底哪个才是梦境?

    很疼,似乎不是做梦。

    这是司行霈的别馆,而顾轻舟的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睡衣。

    哪怕是梳洗干净了,她身上仍有酒气。

    她拿起床头的手表,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

    司行霈折了回来,重新把一杯水递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端起来喝。

    她咬住水杯,看着司行霈。

    司行霈也在看她,眉目阴沉,似乎能滴出水来。

    顾轻舟装作不知。

    她放下水杯,刚想转过脸时,司行霈捏住了她的下巴。

    “胆子越来越肥了?”司行霈语气冰凉,手下用力。

    顾轻舟吃痛,用力掐他的手背。

    司行霈看着她,不肯松开。

    顾轻舟就怒了起来。不知是囤积太久的心酸,还是酒精麻醉了理智,她任由他箍住下巴,却伸手使劲打他。

    打在他的胸口和肩头,她一下比一下用力,几乎想要把手骨捶断。

    “放开!”她从齿缝间骂道,然后使劲挣扎。

    司行霈顺势就压住了她。

    “轻舟。”他低低喊她。

    顾轻舟倏然就安静下来。

    她大颗大颗掉眼泪,抱住司行霈的脖子,哭道:“你说过会有良心的,都是放屁,你根本没有良心!”

    她哭得呜呜的,说话也口齿不清,像个嚎啕大哭的幼童。

    司行霈没听清她的话,只听到了“放屁”,就知道她在骂他。

    他心疼极了,却又想笑。

    “司行霈,你不能这样没良心!”顾轻舟哽咽着。

    她哭得很用力,似乎要把体内的郁结,全部清泄而出。

    司行霈搂着她,将她抱在怀里,任由她发泄情绪。

    良久之后,顾轻舟才停下来。

    司行霈为她擦了眼泪。

    “喝口水吗?”他问。

    顾轻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点点头。

    司行霈端了一杯水,一口一口喂她。

    像喂鸟似的。

    他又下床,拧了个帕子给她擦脸。

    “哭好了?”他含笑看着她,又感觉她像当初遇到的小姑娘,那么娇憨可爱,有点纯真。

    那时候把她压在床上,她每次都哭。

    司行霈身不由己摸了下她的头发。

    顾轻舟道:“嗯。”

    司行霈失笑。

    将她抱在怀里,他修长结实的双臂,环住了她。

    “轻舟,我这次去南京,处理好了芳菲的事。我告诉芳菲,我这个人不会玩花哨,我对一个人真心实意的好,只有那么几招。

    从前我没有爱情,我把亲情放在第一位,她和祖母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对她们很好,极尽所能。

    但是,我现在有了心上人。我还是我,没有改变,我满心的感情,都只有那么几种方式表达出来。

    我不会一心二用,故而我以后不会再照顾她。我们就像亲戚一样,遵循基本的礼数往来,不再是亲密无间的兄妹。”司行霈道。

    顾轻舟错愕。

    继而,她明白了过来。

    他什么都懂!

    从她一开始不高兴,司行霈就知道。他也是人,人都会迷茫。

    他的亲妹妹让顾轻舟有了危机感,司行霈若说一下子就能斩断,他也做不到,毕竟是从小疼到大的亲妹。

    他花时间,不仅仅是处理好亲情的尺度,也是要处理好自己的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