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农女好种田〕〔大戏骨〕〔报告妈咪:傲娇前〕〔盗墓笔记九回天〕〔婚然星动〕〔星辰邪君〕〔重生之逐鹿三国〕〔好孩子小明去哪了〕〔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玄灵惊世〕〔摄政王爷欺上门〕〔通天神捕〕〔元狩〕〔藏锋〕〔纵猎天下〕〔红豆几度〕〔美漫之圣骑士崛起〕〔重生警花军嫂〕〔天启风云〕〔氪无不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582章小三是可恨的
    早上的雨,到了八点钟就停了。

    停了之后,乌云散去,骄阳露出了笑容。

    碧穹万里无云,阳光温暖而明媚,洒在墙角的秋菊上。黄的、白的秋菊,递次而绽,沐浴着暖阳,颜色更加秾艳。

    顾轻舟伸了个懒腰。

    雨后有泥土的芬芳。

    “你家的三鲜粥不好吃。”张辛眉挑刺。

    顾轻舟扬眉:“那你还吃?”

    回眸又问二宝,“粥好吃吗?”

    二宝忙不迭点头。

    顾轻舟笑:“看,我就喜欢二宝这样的!”

    张辛眉气结。

    到了岳城之后,张九爷似被拔了利齿的老虎,顿时变成了一只无可奈何的猫,任由顾轻舟捏扁搓圆。

    顾轻舟望着雨后洗过的远景,到处都露出崭新的模样,哪怕是枯黄的叶子,也被洗得黄澄澄的,颜色鲜艳。

    晚秋的空气,清淡而微凉。

    顾轻舟最近的坏心情,随着这高远的天空,都轻盈了起来。

    张辛眉派去给贺晨景送“战书”的人,很快回来了。

    贺晨景也派了个佣人,亲口传达他的话。

    “四少说,他有一处庄园很好。这个时节水塘的鱼肥美,莲藕鲜嫩,山林里还有肥美的野鸡野鸭野兔,不知张九爷可敢一会?”佣人道。

    张辛眉冷哼:“少来这套,把爷骗到荒郊野外,爷还能有好吗?你哄孩子呢?”

    贺晨景可不就是把张九少当孩子吗?

    况且,张九爷刚满十岁,不是孩子又是什么?

    “四少不敢哄骗九爷,只是地方很好,又能吃又能玩,还有个很大的场地可以比试。”佣人急忙道。

    张辛眉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眼波微动,不着痕迹点了下头。

    庄园?

    她倒是很想看看。

    “齐师父去了趟上海找贺家父子,然后就没了踪迹。假如他被贺家绑架了,那么藏在哪里更好呢?”顾轻舟想。

    她想着,更想去贺晨景所谓的庄园看看了。

    “敢请辛眉去,自然就是请我。既然是请我,少不得要显摆。这个庄园,一定要去探究。”顾轻舟拿定了主意。

    她笑盈盈看着张辛眉,没什么表示。

    张辛眉却看懂了。

    回过头,张辛眉对贺家的佣人道:“去告诉那个狗屁贺四,九爷应他的邀约!什么时候动身?”

    “今天可能有点晚了,明日一大清早,四少亲自过来接您,如何?”佣人笑着对张辛眉道。

    张辛眉满意点点头。

    看到这个佣人一脸的谄媚,张辛眉想起自己随从被贺晨景打,当即不平衡了。

    张辛眉指了指这个佣人,对唐平道:“去,把这个人给我打一顿。上次贺四敢打我的随从,我也要打打他的。”

    贺家的佣人吓得慌忙跪下:“九爷饶命啊。”

    唐平为难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笑道:“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你若是真有本事,也该拿他主子撒气,跟一个佣人计较,算不得真本事。”

    她的话,张辛眉还是很听的。

    “好吧,我饶过你,我不像你家主子那么卑鄙!”张辛眉道。

    等佣人走了之后,顾轻舟立马叫了唐平。

    她把任务布置下去。

    张辛眉跟着她,看着她如此大张旗鼓,顿时就明白了。

    他问顾轻舟:“那个姓贺的喜欢你,是不是?”

    顾轻舟道:“很多人会打着喜欢的名义,做些不知所谓的事。贺四喜欢的,大概是他内心幻想的那个人。”

    张辛眉一点就通:“他把幻想强加在你身上?”

    顾轻舟欣慰,摸了摸他的小脸:“正是。”

    张辛眉对顾轻舟这种动作非常不满意,因为这是大人逗孩子的。

    看着顾轻舟,张辛眉又问:“他要你做老婆吗?”

    “不是的。”顾轻舟欲解释。

    她是司慕的妻子,虽然他们俩已经离婚了,可外人不知道。

    “你是之前那个人的老婆,我知道。”张辛眉道。

    他见过司慕的,还把司慕的枪给下了,当时司慕气得半死。

    “你不能同时做两个人的老婆,那他要做你的姨太太吗?”张辛眉又问。

    顾轻舟哈哈大笑。

    笑完了,她突然又不想笑了。

    她换了个思路,假如贺晨景是女人,而顾轻舟是男人的话,贺晨景的纠缠,肯定会有作用的。

    放在司慕身上,某位漂亮高冷的女人,拒绝了无数人的追求,偏偏青睐司慕。她出身高贵,明知司慕不能给她婚姻,还主动提出愿意做“姨太太”,只求相爱,不求名分,男人一定会感激涕零的。

    然而,那个男人的妻子呢?

    “我很讨厌别人用爱情的幌子却插足旁人的婚姻,不管男女,都让我极其痛恨。”顾轻舟对张辛眉道,“所以,我特别恶心贺晨景。”

    话题起来了,顾轻舟身边没有旁人,只有张辛眉。

    明知张辛眉不懂,她还是倾诉了:“现在有不少读过几天洋书的女人,口口声声称为了爱情,抢别人的男人,却把老派的妻子至于最尴尬的境地。”

    张辛眉道:“你是老派的妻子吗?”

    三年前,顾轻舟是个精通医术,学了个西学皮毛的乡下女孩子。若说老派,她一定是最老派的那个了。

    “我是。”顾轻舟笑道。

    张辛眉伸手,摸了下她的脸,就像她抚摸他那样,道:“不要难过。如果别人对你不好,爷疼你。”

    他的手很小,软软的,甚至有点孩子的乳香。

    顾轻舟险些落泪。

    张辛眉又问她:“上次那个铁疙瘩,他还欺负你吗?”

    顾轻舟微愣。

    好好的,怎么又说起了那桩事?

    “你不是喜欢铁疙瘩吗?张辛眉问道,“你还生气吗?”

    “嗯,还生气。”顾轻舟深吸一口气,“等这次的事情结束,我会告诉他。”

    张辛眉哦了声。

    顾轻舟倏然想起什么,惊悚问张辛眉:“你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姆妈?”

    “我为什么要告诉?”张辛眉不解。

    顾轻舟暗暗松了口气。

    “以后也不要说,知道吗?”顾轻舟握住了他的手。

    张辛眉道:“你放心,我最疼你的。你不让我说,我绝不说。”

    顾轻舟使劲点头。

    翌日,顾轻舟早起,安排了二宝和张辛眉吃早饭,然后对二宝道:“二宝,你今天跟师姐去玩。”

    “好。”二宝很高兴。

    顾轻舟派人给二宝换了套西装和皮鞋,把他打扮得像个小克洛,十分的时髦派。二宝不漂亮,这么一装扮,也挺有少爷的派头。

    果然是人靠衣裳马靠鞍。

    二宝仍在眼馋副官们的军装。摸着自己西装的软绸布料,二宝高兴不起来。

    出了门,汽车在门口等候着。

    天色尚未大亮,东边的天际升起一轮金魄,初升的骄阳驱散了阴暗,将光铺撒,光线落在身上也有了点暖意。

    贺晨景的汽车已经到了。

    他下了车,看着顾轻舟,明知故问:“你也去?”

    他用“你”来指顾轻舟,似乎是他们关系密切。

    没有其他重要人物在场,贺晨景是绝不会称呼顾轻舟为“少夫人”的。

    顾轻舟神态柔婉,看上去娴雅文弱,若是被她这幅样子欺骗,以为她只是个内秀的女流之辈,就会死无全尸。

    贺晨景自负了解顾轻舟。

    “张九少爷是我的客人,又是小孩子,我应该陪同他。”顾轻舟说话时,声音里没什么善意,也没什么恶意,就是不带感情的平铺直叙。

    贺晨景自然是知道的,要不然他也不会邀请张辛眉。

    “原来如此。”贺晨景道。他神态冷峻,却有一抹笑容,从唇角稍纵即逝。

    他不爱笑,却独独对顾轻舟能露出愉悦来。

    顾轻舟的表情不变。

    “贺四少,一起出门不太方便,不如你先走,留个地址给我们。”顾轻舟道。

    “从南边出城,到了朱家桥的桥头小镇,你们停下来,我家的佣人会带路,接下来就是小路了。”贺晨景道。

    他如此好说话,只是不想惹恼了顾轻舟,毁了今天的邀约。

    他要大展身手,让她瞧瞧他的能耐。

    和那个空有出身的司慕相比,贺晨景更配顾轻舟的。他和顾轻舟一样有本事,一样靠自己建功立业。

    贺晨景缺一个机会,要不然,他也可以像顾轻舟那般扬名立万了。

    顾轻舟的运气不错。

    “四少先请。”顾轻舟明眸安静,似墨色宝石的眸子里,全是温柔。

    贺晨景颔首。

    他又看了眼张辛眉。

    张辛眉冷哼:“丑八怪,爷今天就让你长点见识。”

    贺晨景表情不变,没有笑容也没有恼怒,略微颔首。

    张辛眉扬脸。

    顾轻舟笑了下,摸了摸张辛眉的头。

    等贺晨景走后,顾轻舟才让副官们把车子全部开出来。

    她一共带了八名副官。

    每个副官身上,都是带着四枚手雷,顾轻舟自己也带着两枚。

    “轻舟,我们要怎么收拾他?”张辛眉转身问。

    顾轻舟错愕。

    他一直叫她“丑女人”“臭女人”的,怎么今天叫轻舟了?

    “你怎么叫我的名字?”顾轻舟笑问。

    “你不是叫轻舟吗?”张辛眉不解,“我为什么不能叫?”

    张太太一直喊轻舟、轻舟的,张辛眉早已记住了,只是没说过而已。

    “能叫。”顾轻舟道。

    张辛眉就问:“我们要怎么收拾姓贺的丑八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山村透视兵王〕〔灵狐妖妃:邪性鬼〕〔权路迷局〕〔萌宝当道:妈咪要〕〔永夜君王〕〔重生渔家有财女〕〔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因为爱你而疼〕〔首席爹地饶了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