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地狱归来的男子〕〔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我老婆是冰山女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冰冷少帅荒唐妻〕〔偷个宝宝:总裁娶〕〔神运武医〕〔入骨情债共缠绵〕〔稻香王小根〕〔冥娇〕〔千亿甜心万亿宠〕〔朝唐之上〕〔我是英雄导师〕〔仙临大秦〕〔重生之异界红警〕〔嘿,大侠!〕〔凡子真神〕〔我不是大仙尊啊〕〔超品仙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545章顾轻舟的诊断
    梅家父子思前想后,此事若是处理不善,真把顾轻舟得罪了,他们在老爷子跟前就失了体面。

    偷鸡不成蚀把米,整个家族都会笑话他们。

    “为今之计,还是要让梅清去。”大老爷说。

    梅泓挺不甘心的:“这样便宜他?”

    好似梅清占了他们的好处。

    他已经忘了,这件事原本就是梅清的,是他们想要抢梅清的功劳。

    “没办法,贵人性格古怪,咱们伺候不了。”大老爷叹气,也心疼到手的风头要交出去。

    于是,他们去找了梅清。

    “还是你去请吧。”大伯对梅清道,“此事,是你夸下的海口。”

    梅清一头雾水。

    到了新宅,见到了顾轻舟,顾轻舟才把事情,告诉了梅清。

    梅清震惊不已。

    短短半日,居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

    “怪不得了。”梅清恍然,又跟顾轻舟道谢,“少夫人,多谢您维护我。”

    顾轻舟摆摆手。

    去的路上,顾轻舟和梅清闲聊。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像我,绝不会把机会白白送给别人。梅清,你既想上进,就应该更聪明谨慎一点。你回家去说这件事之前,就没想到叔伯或者堂兄弟会争抢你的功劳?”顾轻舟低声问。

    梅清低垂了头:“想过。”

    “既然想过,又为何心存侥幸,而不是积极去防备?”顾轻舟又问。

    虽然她的声音柔婉,表情含笑,可她的话,落在梅清心里,就像刀子一样的锋利。

    梅清也感觉自己太无能了。

    “我”梅清声音更低,几乎要把自己的头埋到土里去。

    顾轻舟笑了笑:“以后记住就是了。五步一算,你才能扭转逆境。”

    她自己就是。

    顾轻舟从不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地步。

    “多谢少夫人教导我,我谨记在心!”梅清无比认真。

    顾轻舟的话,他能听进去,也能听懂,她很欣慰。

    想想她自己以前的处境,比梅清可差多了。

    顾轻舟不由想起了往事。

    车子也很快到了梅家。

    梅家不是花园洋房,而是临街的房子。儿孙们虽然住在一起,却也是各自开门,只是内部有角门相通。

    “这是老式的。”顾轻舟心道。

    一进门,是一方天井,阳光从天井的上方照进来。

    天井的四周,摆满了盆栽,这个时节的金桔黄了,似一个个黄金的灯笼。

    “这房子不错。”顾轻舟对领他们进门的管事道。

    管事笑道:“少夫人谬赞了。”

    这位少夫人,没什么架子,很亲切。

    绕过了天井,走上一处逼仄楼梯,到了三楼。

    顾轻舟见到了梅家的老爷子。

    梅家的老爷子面色很白,看上去单薄苍白到了极致。

    彼此寒暄。

    屋子里的人不多。

    顾轻舟一边与他说着见面的客气话,一边看他的面色。

    “你的虫子呢?”张辛眉突然开口。

    众人都看着他。

    顾轻舟微笑,冲张辛眉摇摇头。

    可张辛眉的话,已经说出口了,他又不能收回来。

    “这位是张少爷。”顾轻舟笑着介绍。

    张是大姓,姓张的权贵多不胜数,顾轻舟就任由他们去猜张辛眉的身份,也不点破。

    “张少,需得等发病的时候,才能看到虫子。”梅老太爷道。

    张辛眉大失所望。

    顾轻舟也顺便开始了治病的话题:“我先给您把把脉吧。”

    梅家的闲杂人等,就暂时退避出去,屋子里只留下梅清,顾轻舟张辛眉和梅老太爷。

    梅老太爷仔细看梅清,难得,这次终于把梅清给记住了。

    梅清是一双凤眼,眼睛斜长,只是遗传了他母亲的,并非梅家人特有。如此一来,梅老太爷就不会再把他和其他孙子混淆了。

    顾轻舟花了半个小时诊脉。

    诊脉之后,她问老爷子:“您能自己说一下,虫爬的感觉是如何的吗?”

    梅老太爷先叹了口气,脸上立马有了几分惊悚:“一般是从左脚开始,一直爬到头上,我都能听到爬行的声音,肌肤上也一鼓一鼓的。”

    说罢,梅老太爷想把身上虫行的痕迹给顾轻舟看。

    可顾轻舟是年轻女人,他也抹不开面子,就撸起了袖子。

    顾轻舟和张辛眉、梅清都看过来。

    果然,老爷子的胳膊上,有很清晰的痕迹。

    梅清更加骇然。

    其实,梅清没亲眼见过老太爷发病,他之所以说亲眼所见,是指其他人亲眼所见,并非梅清自己。

    “真的有虫子啊!”张辛眉道,然后他又问梅老太爷,“它爬的时候,您怎么不捉住它?”

    “在肌肤之下,没办法捉住啊。”梅老太爷道。

    张辛眉不以为意:“可以用刀子把皮肤割开嘛。”

    梅老太爷和梅清悚然看着这孩子。

    顾轻舟咳了咳。

    “少夫人,您看我这病,可有良方?”梅老太爷问。

    顾轻舟眼睛微转。

    病情、病因,顾轻舟全部弄清楚了,可想要解决这病,就需得摸清楚梅老太爷的心思。

    她不回答老太爷的问题,只是问他:“老太爷,您还看过西医吗?”

    梅老太爷颔首,又紧张问:“怎么,是西医把我治坏了?我当时也不想去的。”

    顾轻舟道:“不会的,西医不会治坏您。只是,我也想知道西医怎么说,毕竟他们有仪器。”

    一提到这个,老太爷就恼火了。

    “都是庸医,他们非要说是我自己的幻想,根本没有虫病,还说虫子不可能在肌肤之下爬行。”梅老太爷压抑不住愤怒,“可您瞧瞧我这皮肤!”

    皮肤上的痕迹,是很清楚的。

    顾轻舟笑道:“您别生气了,洋医生的说法,我们听着陌生,其实他们也是一样的好心为您着想。”

    西医说,梅老太爷这是心理疾病,而梅老太爷对此很抵触。

    顾轻舟此刻,就差不多摸清楚了。

    病情病因,以及这老爷子的心态,顾轻舟都懂了。

    她笑道:“是一种虫病。这种虫子呢,专门寄在肌肤之下,靠吃肌肤下的皮油为生。

    不过这种虫病很罕见,上百年也遇不到一次。西医没见过,有些中医也没看过,所以他们不懂。”

    梅老爷子惊喜看着顾轻舟。

    都说这位少夫人医术高超,果然不假!

    梅老太爷道:“少夫人,您是第一个看出这病的人!”

    又问,“这叫什么病?”

    “这种虫,叫肤虫,早在先秦时期的医经里就有过记载,治疗更是麻烦。”顾轻舟道。

    “如何治疗?”梅老太爷急忙问。

    顾轻舟道:“要发汗,这种虫病只能通过汗气蒸死,其他的都不行。我看您平时汗也不多”

    梅老太爷一听这话,顿时精神一正,大喜道:“少夫人,您快赶上华佗了!我体瘦虚弱,哪怕是剩下的日子也不怎么发汗,怪不得这虫能在我身上存活了。”

    他已经完全相信了,而且对顾轻舟的说辞心服口服。

    顾轻舟唇角微翘。

    梅老太爷相信,这比什么都强。

    “我给您开一个方子,您吃上一个月,一天一剂。我这药是补气的,气血充足了,汗能达阳,这虫就能自己被杀死,否则其他药物无用的。”顾轻舟道。

    然后她又道,“老太爷,每个人的身体,都有相生相克的东西。您觉得这汗气无用,可它就是能杀虫。”

    梅老太爷想到,童子尿也能入药。

    人自身的东西,往往比外界的更好用。

    万物相生相克,这话不假。

    “是,少夫人高见。”梅老太爷道。

    顾轻舟笑了笑,给他开了个药方,开的是补中益气汤:黄芪、党参、甘草、白术等。

    然后,顾轻舟添了一味“酒炒黄柏”,提高这汤药的功效。

    开好之后,顾轻舟交给佣人,让他们去抓药。

    “老爷子,您多休息,我去跟家属交代,如何给您煎药服药。”顾轻舟笑道,“梅清,你在这里照顾你祖父啊。”

    梅清道是。

    梅老太爷又看了眼梅清。

    是梅清把顾轻舟请了过来,而顾轻舟的诊断,和梅老太爷自己认为的病情完全一样,所以梅老太爷深知她看准了,很相信她的医术。

    既然能出问题,说明即将可以痊愈,梅老太爷从未这般轻松过。

    顾轻舟出了房间,果然见梅家一大群人等在客厅里。

    “我有几句话要交待家属”顾轻舟道。

    大老爷等兄弟四五人,还有家中重要的子侄,纷纷起身,领着顾轻舟去旁边的偏厅。

    一进门,大老爷就问:“如何了,少夫人?”

    “无大碍的,认真吃药即可。”顾轻舟道,“我也没什么要交待的,就是告诉您几位:你们可以请其他医生再来看,但是,我的药方不要给任何人瞧,也不能轻易删减我的药。给老太爷吃上一个月,他的病情才有希望。”

    梅家众人面面相觑。

    不给看?『加`微`信`号: 可在 手机上 免费看更多 精品热门小说!』

    是秘方吗?

    顾轻舟的名声在外,他们很相信她的医术,如今闻言,只当是她的药方精贵。

    “是,少夫人放心。”众人道。

    顾轻舟吩咐完了,也看好了,确定他们不敢阳奉阴违,故而起身回家。

    梅清送顾轻舟,路上很好奇问:“少夫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虫,可以被汗蒸死?”

    “根本没有虫,我瞎编的。”顾轻舟笑道。

    梅清错愕。

    “那我祖父身上虫爬,是怎么回事?”梅清道。

    “你亲眼见过吗?”顾轻舟反问他。

    梅清一想,的确没有,他摇摇头。

    “可他的肌肤”梅清觉得,那些都是虫爬过的痕迹啊。

    顾轻舟笑道:“这个呢,就一言难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总裁太坏,娇妻要〕〔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妻入囚:霸宠重〕〔英雄?我早就不当〕〔洪荒之凤族圣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