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甜蜜军婚〕〔蜀山世界笑傲行〕〔每秒都在升级〕〔史上最强手机地图〕〔掌家小农女〕〔高冷老公,小娇妻〕〔万界代购系统〕〔亲兵是女娃〕〔毒妇不从良〕〔网游之星剑传奇〕〔终极雇佣兵〕〔极品兵王〕〔大剑光环〕〔美漫之灵魂主宰〕〔护国公〕〔绝品邪少〕〔绝品逍遥神医〕〔网游之锦衣卫〕〔废材逆天:独宠妖〕〔蜜爱100分:不良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534章你高兴就好
    司行霈的脚,在底下极其不规矩。

    顾轻舟恍若不觉。

    她脸上的表情,没有隐忍,没有不悦,反而是一派坦然的温柔。

    司行霈自觉没趣,也收回了脚,心里则狐惑:“这小东西,又想出什么馊主意了吗?”

    他想着,又伸脚勾她的膝盖。

    顾轻舟依旧没动,只是看了下她,略微颔首。

    这轻轻的颔首,似对他递交文件的赞许。

    司行霈心知反常则妖,还是静观其变吧,于是真的把脚收回来,放在军靴里。

    司行霈的文件,顾轻舟很快看完了。

    颜新侬觉得,可以同意司行霈的申请,再拨下军需。

    顾轻舟也同意,故而拿出印章,交给了颜新侬。

    颜新侬写了批复和手谕,盖了公章。

    “难得回来,去喝一杯如何?”颜新侬和其他将领邀请司行霈。

    司行霈道:“还要去见祖母。我这次会多留几天,改日再叙。”

    他长腿阔步,走了出去,在督军府的大门口遇到了顾轻舟。

    他轻轻咳嗽。

    顾轻舟没理会。

    “跟我走。”司行霈道。

    顾轻舟说:“印章还在手里,我要先放回去。”

    司行霈没阻拦。

    顾轻舟回到了新宅,放下印章时,司行霈的电话又来催了。

    “轻舟,到别馆来。”司行霈道。

    顾轻舟就去了。

    一见面,他就迫不及待将她推在大门上,用力亲吻了她。

    顾轻舟推搡他:“你走开”

    他太粗鲁了。

    司行霈看到她蹙眉矜持的模样,心口微舒,这才像她。

    他的轻舟是很矜贵的,绝不会允许他胡来!

    在督军府那一幕,十分反常。

    他将顾轻舟抱到了楼上。

    房间是副官们打扫的,纤尘不染,被褥上有阳光的清香。

    顾轻舟的身子,就落入凉软的枕席间。

    司行霈轻覆而上,吻着她的唇。不知为何,这次的吻却是浅浅的,慢慢啄着。

    “在军政府的时候,你为何那般听话?”司行霈轻轻咬她的耳垂,用唇描绘着她耳朵的轮廓,问道。

    顾轻舟就怒了起来,重重捶打他:“你还好意思说!真混蛋,那么多人在场,你还要不要我活了!”

    司行霈笑。

    一开始是低声笑,后来笑不可抑。

    其实没什么可笑的,就是高兴罢了。

    “说说。”司行霈道,“你当时怎么没发火?”

    “我能发火吗?”顾轻舟气道,“那么多眼睛看着呢,我露出半分端倪,我都活不成了!你好意思,堂堂师座,就会欺负女人!”

    司行霈张口,咬着她的唇。

    好个小女子,嘴巴还是这么毒辣!

    “哪里欺负你了?”司行霈暧昧道,又追问她,“今天怎么了?”

    顾轻舟就是不答。

    她三缄其口的样子,反而叫司行霈好奇不已。

    他总感觉自己被她算计了,却又不知她到底在算计什么。

    他的手,沿着她旗袍的底下滑了进去,触及她凉软细腻的肌肤,他的吻倏然加深了。

    手一路上游。

    顾轻舟忸怩着想躲,早已被他攀附而上。

    他握紧了她的柔软,低声道:“轻舟,你长大了!”

    顾轻舟的脸,不由自主的发烫。她尴尬这样的话题,使劲踢他:“混账,变态!”

    久违的话!

    她很久没这样骂他了。

    司行霈也感觉自己犯贱,他就喜欢她如此,好似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他下手稍微用力。

    力度加大,顾轻舟的气就喘不匀了。

    她抱紧了他的脖子,几乎把自己贴在他身上,骂道:“够了混蛋,别闹了!”

    声音早已失控,慌乱从微颤的尾音里透出来。

    司行霈岂会放过她?

    他将她的旗袍撕开,玉扣在他手下宛如脆壳,应声而裂,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泠泠声。

    那一声声,几乎预告着什么。

    他将她从旗袍里剥出来。

    没了衣物的遮蔽,她像个出生的婴儿,干干净净,属于第一个接住她的男人。

    司行霈的呼吸,粗重而炙热。

    他掌心的温度也升高了,触及顾轻舟的肌肤时,几乎能烫伤她。

    “不行!”顾轻舟蓦然清醒了一样,“不能是今天!”

    司行霈哪里肯依?

    “我知道,我知道!”他的头,却埋在她的颈项间。

    而后,他埋在她的胸前。

    顾轻舟无力像后仰头,流瀑一样的黑发,在素白枕席间蜿蜒而动。

    她用力抓紧了被单。

    后来,司行霈越发过分,顾轻舟的手就抓住了他的后背。

    他的肌肉结实,顾轻舟的指甲攀附上去,有点吃力。

    “不行!”顾轻舟屡次挣扎,屡次被司行霈按倒。

    他没有进入她的身体,却让她溃不成军。

    最后,他俯身下去,唇落在她平坦的小腹,再缓缓下滑

    顾轻舟的喉间,顿时泛出难以自控的呜咽。

    这一场纠缠,比以往更持久,更疲倦。

    顾轻舟浑身薄汗。

    司行霈亦然。

    她四肢酸软,手脚都在轻轻打颤。

    还没有真正进入她,她都这样了

    司行霈感觉,她还是被他疼爱得太少了,一个月才见两次,有时候还没有!

    “轻舟。”他抱起她去浴室洗澡,又低低吻了她的面颊,“轻舟,你今天在军政府,为什么不生气?”

    他还是好奇。

    顾轻舟太累了。

    后来她一直沉默。

    他帮她洗澡,然后帮她擦头发,仔仔细细照顾她。

    顾轻舟一边尴尬一边想:“哪怕是跟这个人隐居到山村里,他也不会让我吃半点苦头。”

    他有很多的不好,他又有很多的好,让人无可奈何。

    顾轻舟从前很理想化。

    她觉得,自己爱上的男人,一定是完美的,没有任何缺陷的。

    可她遇到了司行霈。

    司行霈的缺点那么多,多得鲜明,根本遮不住;而他的好处更多,多得叫顾轻舟无法忽略抹杀。

    他似乎重新定义了顾轻舟心中的幻想。

    再后来,司行霈睡着了,顾轻舟却没睡。

    他的侧颜线条很坚毅,下颌有青青的胡茬。

    他问她:为什么在军政府的时候不生气?

    若是从前,她会生气的。

    可那个瞬间,她没有。

    她的心中,一直记得萧参谋去世那个晚上,司行霈一动不动枯坐。

    那天,她亲吻他时,他推开了她。

    在那个瞬间,顾轻舟可以体会到他有多难受。

    她也惊觉,从前那个没皮没脸的司行霈,是多么难得!

    她宁愿他无赖又厚脸皮,也不想看到他那副哀痛的模样。

    故而,当他在军政府胆大包天勾她时,她似乎看到他又活过来了。

    她心中高兴,就冲他微笑。

    司行霈大概不知道,这样的他,对顾轻舟有多重要!

    原来,他难过的时候,她会更难过。

    顾轻舟第一次觉得:“司行霈无法无天的样子,才是最好的样子。”

    故而,他那么嚣张放肆勾她的时候,她没有生气。但是这点实情,她也不打算告诉他。

    一来是不好意思,其次是怕助长了他的气焰。

    司行霈可是会顺杆爬的!

    “轻舟”睡熟的司行霈,倏然出声。

    顾轻舟吓一跳。

    他没有睁开眼,唇角却微微翘起,有个淡淡的弧度。

    “怎么?”顾轻舟问。

    他没答。

    顾轻舟摸了下他的脸,他也没继续说什么,而是睡觉。

    只是梦话。

    在梦里,偷偷喊一句她的名字,居然能露出笑容来。

    顾轻舟沉默良久。

    她俯身,亲吻了他的唇。

    动作很轻,还是惊醒了警惕性极高的司行霈。

    司行霈一下子把她压倒。『加微信号: 可在手机上免费看更多精品热门小说!』

    “乖,好好睡觉。”司行霈困意很足,“轻舟,让我睡一会儿,你乖。”

    顾轻舟没动。

    她整个人蜷缩在他怀里。

    半夜的时候,顾轻舟醒过来,发现司行霈不见了。

    她愣了愣。

    “人呢?”她心里发憷,难道是自己做梦了吗?

    那这个梦,也未免太清晰了。

    她稀里糊涂的,侧耳听到了楼下的动静。

    顾轻舟愣了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果然一边摆满了匕首,一边摆满了枪。

    顾轻舟拿了把勃朗宁,子弹上膛,悄无声息下楼去了。

    结果,楼下的场景,让她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