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农民的逆袭〕〔道医天下〕〔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偷个宝宝:总裁娶〕〔汉皇刘备〕〔这穿越要命了〕〔带上洛神去诛妖〕〔王者荣耀与我的传〕〔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一个盗贼的自我修〕〔我养的宠物都成精〕〔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492章敬重
    顾轻舟的话,宋医生和太太其实是听不懂的。

    只知道顾轻舟说什么气机。

    气机什么鬼?

    “无妨,今晚喝了药,这病就能根除。”顾轻舟继续道。

    宋医生和宋太太都愕然。

    宋太太的话脱口而出:“就这么简单?”

    “对症下药嘛。药用对了,很简单的药就见效。我说过了,小孩子不是病变,只是气机被寒邪阻碍了。”顾轻舟笑道。

    宋太太的记忆中,每次家里人生病请医生,都是一大堆的药,迟迟好不了。

    如今这位少夫人,简单说一剂药就可以痊愈,她不是说笑吧?

    “多谢少夫人。”宋医生接话。不管信不信,人家出手了,都应该感谢。

    顾轻舟颔首。

    “你们照顾他一会儿,我去开了药方,叫人煎药来。”顾轻舟笑道,“给你们拿回去煎也行,我怕你们家没药炉子,新买的药炉也要喂养,不能拿起来就用。”

    这点体贴,倒是很有医德。

    宋医生点点头:“麻烦少夫人了。”

    顾轻舟起身出去了。

    宋太太摸着儿子的头发。

    孩子在顾轻舟针灸的作用下,好像不那么疼了,昏昏欲睡。

    “唉!”宋太太低声,声音已经哽咽了,“阿楠千万不能有事,否则”

    “不会的。”宋医生安慰妻子。

    孩子说疼,也不是一两天了。

    每次问他,他说不清楚;给他做了检查,又没什么大问题,宋医生也是费解,就下意识误会孩子在玩闹。

    直到今天早晨,小孩子突然倒地,面如金纸,冷汗直下。

    宋医生和太太瞎懵了,两个人抱着孩子去了医院。

    儿科的医生做了各种检查,跟宋医生的诊断一样:孩子没有问题。

    “他这个情况,倒像是中邪了。”儿科的医生也是华人。

    华人再怎么学西方的科学,都改不了骨子里的文化沉淀。

    医生这话,把宋一恒两口子吓得够呛。

    上前去问孩子,他到底哪里疼,小孩子却说不清楚,只知道是整个肚子都疼。反而,再三检查,还是没有任何疾病。

    “要不,你们转到肠胃科去瞧瞧?”儿科这边无能为力。

    宋医生抱着孩子,转了肠胃科。

    一系列的检查,时间就到了下午四点,还是一样的结论。

    医生看不出小孩子哪里病变。

    宋太太当时就哭了:“难道真的是中邪?”

    肠胃科的医生瞧了瞧,道:“从前我们乡下,有人走夜路中邪了,还真是这模样!”

    恐惧轻覆,将宋一恒夫妻俩淹没。

    不,他们已经夭折了一个孩子,上苍不会收走他们的第二个孩子的!

    宋太太不能接受,当场昏倒。

    护士们忙搀扶起宋太太。

    后来,是艾诺德医生到肠胃科借东西,看到了宋一恒。

    “艾医生!”宋一恒病急乱投医,把他儿子的病情,说给了一个烧伤科的医生听了。

    艾医生其实涉猎过西医的每一科。

    闻言,他又看了各种检查结果,才对宋一恒道:“器官上没有任何疾病,我也束手无策。你们中医说,人体除了器官血液等,还有气和经络。

    这两种东西,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西医也看不明白。你们说的中邪,也许就是气或者经络上的问题,何不去看看中医?”

    然后,艾医生又说起了顾轻舟。

    “司少夫人的医术,很精湛!”艾医生道。

    救子心切的宋一恒和宋太太,连忙把孩子抱到了何氏百草堂。

    他们还是懂人情世故的。

    若是直接把孩子抱到军政府去,只怕副官会把他们打出来,少夫人又不知坐镇的大夫;可是抱到何氏百草堂,就是很正常的求诊了。

    到时候,何掌柜治不了,自然会打电话给少夫人。

    不成想,少夫人居然在何家。

    宋医生就觉得自己的儿子有运气。

    只是,他也没把握顾轻舟真的能治好自己的儿子。

    宋医生和太太都有这样的考虑:“到底行不行?”

    不过,不行也没办法了。

    直到疼晕,小孩子也说不清到底是如何痛、哪里痛的。

    “和乡下的神婆相比,中医稍微靠谱点。况且,艾医生和反对中医的王起都信任她,我们就给她一点信心吧。”宋一恒对他太太说,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

    两口子心中还在打鼓。

    这种煎熬是痛苦不堪的。

    一个小时之后,顾轻舟的药才熬好。

    宋一恒又想:“熬药真是一件费劲的事,西药就无需这样麻烦,增加病人痛苦的时间。”

    他不敢说什么,抱起孩子,哄着他喝药。

    药很苦,小孩子闹腾着不肯喝。

    最后,是药铺的伙计们,熟练按住了孩子,把药硬灌了下去。

    顾轻舟对宋医生和太太道:“你们可以带孩子回去养病,反正离得这么近,有什么突发情况立马过来就是了。”

    宋医生点点头。

    他还是觉得中医诊所的床单不够卫生,怕小孩子病上添病。

    于是,他们两口子把孩子抱回去了。

    回去之后,小孩子就睡着了。

    宋一恒两口子却毫无睡意,两人在旁边嘀咕。

    “真的有用吗?”宋太太问,“万一不行的话,我们赶紧把阿楠送回英国。”

    “有用!”宋一恒道,这话不知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妻子。

    宋一恒听到了艾诺德医生喊顾轻舟叫“老师”,这种震撼,宋一恒只怕一辈子也忘不了。

    既然艾诺德如此推崇顾轻舟,顾轻舟又说无碍,宋一恒决定抱以希望。

    宋太太却不敢,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还是要再做准备。如果不行,就送孩子去香港”

    说着,就哭了。

    宋太太想起了长女。

    孩子那么可爱,一床车祸就香消玉殒,生命竟是这般脆弱。

    他们夫妻饱受痛苦折磨,远离了曾经生活的地方,回到了祖国。

    若是再夭折一个孩子,让他们还躲到哪里去?

    天大地大,哪里才是他们的家?

    “不会的,你别多想了。”宋医生安慰妻子,却也想起了爱女,眼泪控制不住。

    两个人彻夜未眠。

    孩子倒是睡得香甜。

    凌晨五点时,小孩子醒过来了,揉了揉眼睛,嘀咕道:“上厕所。”

    宋医生一下子惊醒,问他:“阿楠,还疼吗?”

    小孩子茫然,问:“爹哋,什么疼?”

    宋医生大喜。

    不知道什么疼,说明不疼了吧?

    不成想,小孩子又道,“肚子疼!”

    宋医生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心想:“中医果然是没用的。”

    他抱着儿子去了厕所。

    小孩子有点拉肚子。

    拉完之后,回去倒头又睡。

    宋医生和宋太太见孩子睡得香甜,在梦中很安稳,心也慢慢落下,两个人依靠着睡着了。

    睁开眼时,小孩子不见了。

    “阿楠呢?”宋太太大惊。

    急忙出去问了护士,护士指了指后院的大槐树:“那儿呢。”

    原来,阿楠又跟他哥哥爬树去了。

    宋太太又惊又喜,扬起脸问:“阿楠,你还疼不疼啊?”

    小孩子爬得老高,像只猴儿似的,道:“不疼!”

    声音响亮而肯定。

    想到昨天他冷汗直下,又见他今天活泼如猴,宋太太捂住唇,呜呜哭了。

    这是喜极而泣。

    “他没事了!”她转身对晚一步出来的宋医生道,“阿楠好了,少夫人治好了他!”

    宋医生也愣在那里。

    凌晨的时候阿楠腹泻,把寒邪清泄出去了,睡饱了的孩子精神抖擞。

    他那活泼的劲头,洪亮的声音,像极了在英国的时候,而不是回国之后发病的那段日子。

    阿楠真的好了!

    “怪不得艾诺德喊少夫人叫老师了!”宋医生感叹,“我也要去叫声老师!”

    宋太太则道:“准备重礼,赶紧去谢谢人家!”

    两口子把阿楠从树上哄了下来。

    仔细看他,的确是痊愈了。

    西医院检查不出来,少夫人说是小病,居然真的只是小病!

    “我看看。”宋太太瞧着孩子,又按了按他的小腹和胸腔,“还疼不疼?”

    以前,小孩子不知道哪里疼,按了之后他不知道,要么不回答,要么乱点头。

    这次,他咯咯笑,被宋太太按得有点痒,大声道:“不疼!”

    宋太太的眼眶又红了。

    他们夫妻俩准备了礼物,去了趟何氏百草堂,正好顾轻舟也在。

    她今天是特意过来,给宋家的小孩子复诊的。

    “少夫人,多谢您!”宋一恒看着顾轻舟,感觉全变了。

    他心中对中医的认知,也彻底被颠覆。

    他知道,华夏文化里存在千年的医术,它是合理的。

    中医哪怕在遭遇抨击,它是千年传统,它有自己的沉淀,有自身的精华。

    这位少夫人,将中医的精华全部发挥了出来,让它闪闪发光。

    学了一辈子西医的宋一恒,心服口服了。

    “不必客气,救死扶伤而已。”顾轻舟笑道,然后看了眼旁边的何梦德。

    何梦德也笑。

    宋医生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曾经言语很刻薄,然而何梦德在他求诊的时候,半句刁难也没有,把病人放在首位。

    他们和他一样,有医术,有医德,他们也是合格的医者。

    从前自己对他们的羞辱,成了件没有道德的事。

    “何掌柜,多谢了!”宋医生站直了身子,再深深弯腰给何梦德鞠躬。

    何梦德一愣。

    行医挨骂是正常,被西医瞧不起也是正常的。

    突然之间,那倨傲的人居然弯腰行礼,何梦德眼眶一热,差点落泪。

    他感受到了尊重。

    这是顾轻舟给他的,这是医术带来的!

    “无妨无妨,快别这样!”何梦德去搀扶宋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