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美女老婆〕〔笑御清锋〕〔巡狩江山〕〔三界迅雷资源群〕〔洪荒之搏天命〕〔穿越变身大作战〕〔漫威之暴疯语〕〔帝灭苍穹〕〔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太上道祖〕〔帝仙妖娆:摄政王〕〔最强勇者与魔物娘〕〔我楼上的女神〕〔媳妇儿,今晚回家〕〔最强系统之超脑兵〕〔星临诸天〕〔乡野小农夫〕〔隐婚甜宠:大财阀〕〔误入狼室:老公手〕〔亮剑之最强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410章司行霈的馄饨
    顾轻舟的一番话让司慕通透了。

    司慕想,他要么变得更加强大,能让顾轻舟崇拜他;要么转移目标,去爱其他女人。

    今天这席话,看似是顾轻舟拒绝了他,实则也是指明了他的方向。

    “少帅,您的床铺要搬上楼吗?”女佣接过司慕手里的托盘,问道。

    司慕道:“不用。”

    然后他眉宇一凛,“你跟少夫人说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说。”女佣万嫂吓了一跳。

    司慕的情绪稍微平复,眼神也平淡下去,他道:“你先去忙吧。”

    女佣急忙退出去,再也不敢抖机灵。

    顾轻舟躺在床上,回想昨天的事,以及司慕今早这席话。

    她幡然醒悟。

    昨天陪着她的,并非木兰,也不是梦境,是司慕。

    她在迷糊中,把司慕当成了司行霈。

    而他居然将错就错!

    司慕不是应该很生气吗?

    什么时候开始,司慕的心态发生了如此可怕的变化?

    这变化让顾轻舟不安。

    早饭清淡,顾轻舟食欲不振,吃了两口就放下了。

    她没有下床。

    中午的时候,顾轻舟喝了药,仍是吃不下饭。

    女佣问她想吃什么,她道:“没什么想吃的。”

    可事实上,她很想吃鲜虾馄饨。

    情绪涌上来,让顾轻舟很失落。她不能动,一动小腹更疼。

    熬到了下午,顾轻舟出去散了一会儿步,没有去颜家。

    回来时候,顾轻舟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她身子发僵。

    鲜虾馄饨!

    餐厅的饭桌上,铺着亚麻色的桌布,风掀起了一角。

    桌上放着一只填白瓷的汤盆,汤盆里热气袅袅。

    鲜虾馄饨的香味,一点点散发出来。

    顾轻舟慢慢走了过去。

    馄饨的面上,撒了一小把葱花点缀着。

    “少夫人,您回来了?”万嫂出来,看到顾轻舟愣神,不免笑道,“您现在开饭吗?”

    顾轻舟倏然转眸,狠戾看着万嫂。

    万嫂被她这阴狠的眸光吓了一跳,后退半步。

    顾轻舟却紧紧盯着万嫂:“这是哪里来的?”

    “是颜太太派人送过来的。”万嫂吃惊道,“派了一位厨娘,说少夫人喜欢吃鲜虾馄饨。”

    司行霈记得顾轻舟小日子的日期,他也知道她最近为了司慕受苦,只怕会不舒服。

    她不舒服的那些日子,喜欢吃他做的鲜虾馄饨。

    万嫂不是奸细,而是司行霈派人,假托了颜家的厨娘送过来的。

    顾轻舟放松了警惕,眼底也不知不觉起了一层水光。

    “端下去,倒掉!”顾轻舟道。

    说罢,她疾步上楼。

    走得太快了,牵动了小腹处,一阵阵的发疼。

    女佣为难站在原地。

    今天是怎样了?

    这对小夫妻,怎么叫人捉摸不透?万嫂两次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说不出的心慌。

    只是这馄饨,她到底没敢倒,放在厨房的灶台上,让人用隔热水温着,万一少夫人想吃呢。

    送晚饭的时候,顾轻舟房间里没有开灯。

    万嫂准备以为她睡了,准备退出去,却听到顾轻舟轻声道:“馄饨倒了吗?”

    “没没呢。”万嫂揣着小心,“我这就去倒了。”

    “不用了,端上来吧。”顾轻舟坐起来,开了床头的灯。

    灯光是暖黄色的,她一双漂亮的眼睛有点浮肿,像是哭过了。

    万嫂愈发觉得她难以捉摸,更加谨慎小心。

    “幸好没倒。”万嫂不知不觉中透了一身的冷汗。

    馄饨端了上来。

    鲜虾的馄饨,用的是清汤,因为顾轻舟小日子里不喜欢油腻的。

    清汤透亮,馄饨的皮薄而软,有淡淡的麦香。和面的人,手上有力气,故而面皮劲道。

    馅儿是鲜虾的,放了点糖,又放了点盐,恰到好处的鲜美异常。

    顾轻舟吃了一个,就吃出了差别:不是司行霈做的。

    他还没有回来。

    这是他吩咐其他人做的吧?

    顾轻舟一连吃了两碗。

    剩下的,宵夜的时候又吃了。

    万嫂试探着问:“少夫人,原来您喜欢吃鲜虾馄饨啊?”

    “是啊。就是因为喜欢,就格外苛刻,一般人做的我不爱吃。”顾轻舟淡淡道。

    她希望佣人不要擅自碰这个吃食。

    万嫂背后又惊出一身汗,喏喏应了:“知道了,少夫人。”

    三天过后,顾轻舟就不怎么疼了,人也从郁结的情绪里好转过来。

    她接到了南京司督军亲自打过来的电话。

    “董铭的事,你办得不错。”司督军对顾轻舟道。

    司芳菲怎么想的,顾轻舟不知道,可司督军很满意。

    司督军是看不上董铭的,他还担心女儿跟董铭藕断丝连。

    如今董铭去世,解决了司督军的心头隐患。当初同意司芳菲与董铭订婚,第一是看着董晋轩的面子,第二是司芳菲自己喜欢。

    如今呢,面子和喜欢都没了,董铭这个人,存在实在毫无价值。

    “你也受苦了!董铭这厮敢绑架你,他死有余辜!”司督军又道。

    “阿爸,南京方面会不会深究不放?”顾轻舟道,“此事,也并非没有痕迹。”

    越是精心设计过的,越是会落下把柄。

    司督军笑道:“放心,你阿爸不是吃素的。”

    其他事,司督军会帮顾轻舟拦下。

    顾轻舟欣慰舒了口气。

    放下电话,顾轻舟接到了一封信。

    信上的邮戳是南京,她以为是司督军或者司芳菲给她寄过来的,打开才知道,里面还有一封信,是从云南寄到南京的。

    熟悉的字迹摊开,司行霈的字历历在目。

    “轻舟,很想你!”

    信的开头,就不拘一格。

    顾轻舟慢慢看完。

    看完了,放在抽屉里。

    她又枯坐了半天。

    一旦跟司行霈有关,顾轻舟就会陷入迷茫中。

    她去祭拜了师父和乳娘。

    她在墓地,一直坐到了黄昏。

    夕照笼罩在墓地,有种诡异的阴晦,顾轻舟站起身,准备离开。

    往前走,正有新坟要下葬,挖开了土,不少人在施工。

    顾轻舟就绕了个弯。

    新的路不熟悉,顾轻舟的高跟鞋不小心陷入泥里,她急促扶住了一块墓碑,才稳住身形。

    这样扶住墓碑,看上去很不礼貌,顾轻舟站稳之后,对着墓碑施礼:“对不起,叨扰您了。”

    她弯下了身子,就看到了墓碑上的照片。

    顾轻舟微愣。

    这照片

    顾轻舟太意外,身不由己低下身子,再仔细看了墓碑上的姓名,对照着照片,顾轻舟露出惊讶。

    她实在有点吃惊。

    “你什么时候去世的?”顾轻舟吃惊,却也不至于悲伤。

    岳城这么大,认识的人死了她不知道,倒也很平常。

    毕竟很多人只是过客。

    “真没想到”顾轻舟又低喃了一句。

    这墓是被打扫过的,有人摆了很新鲜的水果和鲜花。

    顾轻舟沉思,她将事情串起来想,脑子里总有点东西要呼之欲出,偏偏隔了一层,就模模糊糊的,探不清楚。

    她再三沉思。

    直到副官提醒她:“少夫人?”

    回神间,顾轻舟见四周已经天黑了。

    她站起身,跟着副官出了墓地。

    回到家中,顾轻舟还在想那墓碑,真是造化无常。

    电话响起,打断了顾轻舟的思路。

    “姐,我拿到了通知书,我要去伦敦读医科了!”何微在电话里,惊喜对顾轻舟道。

    还没等顾轻舟问什么,何微继续道,“姐,我考到了公费生!我才复习了一个月,居然考到了公费生,我是不是太厉害?”

    “哪里的公费生?”顾轻舟吃惊。

    “是南京政府教育部资助的公费生,一共就四个名额,我考取了。”何微惊喜不已。

    顾轻舟却沉吟了下。

    这点念头一闪而过,顾轻舟没有丝毫的停顿,笑道:“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微微!我们选个黄道吉日,摆几桌酒席。”

    “阿爸也是这么说的。”何微笑道。

    跟何微寒暄了半天,分享了她的喜悦之后,才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顾轻舟想起给霍钺打个电话。

    “微微公费生的事,您帮忙了吗?”顾轻舟问。

    霍钺道:“没有。”

    他顿了下,补充道,“轻舟,我不骗你,我没有帮忙。”

    自从不与何微接触,霍钺的心思就不在那个女孩子身上。

    顾轻舟打这个电话,霍钺倒是挺吃惊的。

    她以为自己会为了何微?

    霍钺不太懂顾轻舟的想法,假如是顾轻舟要去考的话,霍钺大概会帮忙的。

    至于何微

    “哦,那太好了!”顾轻舟反而笑了,“那就是微微自己凭本事考上的!她真了不起!”

    霍钺也承认何微很厉害,对功课极其认真。

    “轻舟?”快要挂电话的时候,霍钺突然又强调,“我对何微,只是有点念头,没有太深的感情。这点念头,早就没有了,所以现在连稀薄的男女之情也没有。”

    “不好意思。”顾轻舟低声。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咱们见面说,如何?”霍钺又道。

    顾轻舟问:“跟司行霈的事有关,还是跟我乳娘和师父有关?”

    “跟你师父。”霍钺道,“如果你师父是慕宗河的话。”

    他查到了慕宗河的事。

    慕宗河就是慕宗河,顾轻舟觉得没什么隐秘的。

    “好,什么时候?”顾轻舟问。

    霍钺道:“明天有空吗?”

    顾轻舟颔首。

    霍钺笑道:“每次你找我,不是到家里,就是到烟馆。这次,咱们也换个地方,去咖啡店如何?”

    顾轻舟说好。

    晚上去颜公馆吃饭,顾轻舟的注意力,没有在霍钺和何微身上,而是始终想着那块墓碑。

    顾轻舟忍不住对颜洛水道:“你猜我今天看到了谁的墓碑?”

    满桌的人都看着顾轻舟。

    好好的,说谁死了?

    颜洛水打量顾轻舟的态度,不是难过,而是饶有兴趣的,说明死者跟她没什么交情。

    “谁的?”颜洛水应和着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