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野小神医〕〔权掌汉庭〕〔物流人生〕〔极拳暴君〕〔极品阵法师〕〔神之墓地天地浩劫〕〔弃女惊华〕〔婚情告急〕〔原始兽世:兽夫,〕〔孽宠妖后:魔帝,〕〔魅王邪妃:草痴三〕〔爆萌狐宝:神医娘〕〔电影世界大赢家〕〔双魂武神〕〔鬼帝毒宠:惊世狂〕〔盛宠医妃:极品驸〕〔都市极品神龙〕〔绿茵风暴〕〔校花的兵王武帝〕〔绝色女总裁的全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48章无赖
    第348章 无赖

    顾轻舟落后两分钟才到颜公馆。最新最快更新

    颜公馆门口一排整齐高大的法国梧桐树,冬日里枝桠舒展,没了翠叶的点缀,反而虬结有力般。

    正午的日光明媚,筛过树影落在门口的两个人身上。

    司慕已经敲了大门,等待开门的过程中,他矗立静默,不发一言。

    而他身边,居然还站着一位大姑娘。

    这大姑娘很苍白,看上去比顾轻舟大一两岁,衣着陈旧单薄,颇为穷苦的模样,眉宇间倒也清秀。

    顾轻舟不认识她,细细看了她两眼。

    这姑娘很害羞,不敢和顾轻舟对视,目光就落在顾轻舟的狼身上。

    顾轻舟的两条狼个子高大威猛,这大姑娘瞧着了,吓得往后躲。

    这一躲,就躲到了司慕身后。

    她似乎也是故意往司慕身后藏,只有司慕能保护她。

    司慕没有推开她,似乎对她并不讨厌。

    “没事,没事,它们不咬人。”顾轻舟安抚她道。

    大姑娘还是吓到了,瑟瑟发抖,蜷缩着肩膀,恨不能把自己缩成个圆球,远远滚开些。

    “真没事。”顾轻舟又道,刻意放缓了声音。

    这姑娘缩了片刻,见这两只狗也不叫唤,况且主人手里牵了绳子,才伸出头来。

    “这狗好大个子。”她怯生生道,声音颇为清脆悦耳。

    顾轻舟笑了下。

    司慕则脸色阴沉。

    他看着这两条狼,恨不能拿枪毙了他们,才能出心头的恶气。

    然而,毙了这两条狼,就等于彻底和顾轻舟宣战。

    顾轻舟看似无权无势,实则阴险狠毒,况且督军很器重她。真的和她斗起来,司慕担心自己败得一无所有。

    他现在还没有拿到顾轻舟的软肋,也不知怎么收拾她。

    “这不是狗,是狼!”司慕恶趣味般,提醒这位惊魂未歇的大姑娘。

    大姑娘失控般尖叫,低下身子去抱紧了司慕的腿,手里的书包滚落在旁边,露出一双棉布鞋。

    是女式的棉布鞋,绯红色绸布鞋面,绣了几朵精致的梅花。

    顾轻舟瞥了眼司慕。

    司慕则瞥了眼抱紧他的女孩子。她的头发真好看,又软又有淡墨色的光泽。

    他没有动。

    颜家的佣人终于开了大门,笑盈盈对顾轻舟道:“轻舟小姐回来了?太太念叨了好一会儿。”

    顾轻舟和她的狼先进了门。

    至于那个女孩子,她是被司慕吓的,而不是被顾轻舟的狼吓的,任由司慕去安抚吧。

    顾轻舟往里走,心想:“家里要添第一位姨太太了。”

    司慕看那姑娘的眼神,有碎芒微动。他的目光流连在她身上,难以自拔。顾轻舟知道,司慕有点动心了。

    那姑娘虽然瘦弱苍白,五官却也精致,不乏是位佳人儿。

    顾轻舟先进了正院,颜太太、颜洛水、颜一源和霍拢静都在。

    这些日子,霍拢静常在颜家。

    看颜太太的意思,这儿媳妇只怕是认下了。

    “木兰!”颜洛水和霍拢静立马扑过来,揉搓木兰的脑袋。

    顾轻舟在身边时,木兰特别乖,真像条狗,任由众人又摸又抱,就连颜一源摸她的脑袋,她都温顺乖巧。

    而旁边的暮山,别说其他人了,就是顾轻舟摸摸它,它都要龇牙咧嘴,故而无人敢碰。

    暮山冷漠趴在旁边,不理睬这边的喧闹,却很警惕。若是有人对顾轻舟不利,它会立马冲过来将那人的喉咙咬断。

    就在孩子们嬉闹着玩起了木兰时,颜太太问顾轻舟:“少帅呢?”

    “在后面。”顾轻舟道,“方才在门口遇到一个女孩子,她好像被我的两匹狼吓坏了,少帅正在安慰她。”

    屋子里倏然静了下。

    颜太太也微微蹙眉。

    顾轻舟这是默许司慕纳妾吗?

    “哪家的小姐?”霍拢静先开口了,问顾轻舟。

    “不认识。她穿得挺寒酸,站在门口等人,不知是不是找你们的。”顾轻舟道。

    颜家众人面面相觑。

    颜洛水却想起什么似的:“不会是她又来了吧?”

    “谁?”顾轻舟问。

    此事,颜家众人和霍拢静显然是知道了,只有顾轻舟还不知情。

    “是聂嫣。之前在街上,几个青帮的小流氓调戏聂嫣,还划伤了她的胳膊,我上前去给她解围了。”颜洛水道,“我送她去了教会医院,她很害怕碧眼睛的洋医生,我就陪了她一会儿,跟她聊天,也说起我的姓名。

    半个月前,我回家的时候,她就站在我门口,说不确定我是不是颜公馆的,就等着我。她非要把我当天垫付的医药费给我。她看上去蛮瘦的,没什么血色,长得还行。

    几天前,她又来找我,还是站在门口不敢敲门,是小五把她带了进来,她给我织了条围巾,还说过几日再给我做双鞋。我跟她说了不用,她显然是没听进去。”

    颜洛水不爱多管闲事。

    聂嫣眉眼清秀,长发似流瀑,那天她披散着头发,从背后看很像顾轻舟。

    颜洛水远远望过去,当时吓一跳,还以为是顾轻舟遇到事呢,就上前去解围。发现不是,她也不好意思当场丢了人家,毕竟聂嫣看上去很可怜。

    送到医院,颜洛水仁至义尽了,没想到聂嫣找到了颜公馆。

    颜洛水就觉得有点麻烦,她根本不在乎那点医药费。

    聂嫣第一次来,颜洛水没有生气,感觉她这个人懂得礼数,还不错。虽然她并没有告诉过聂嫣地址。

    不成想,聂嫣还来了第二次,非要感谢颜洛水,送了她一条毛线围巾。颜洛水就感觉不妙了。

    礼数太多,看上去就别有用心!

    不成想,聂嫣又来了,这是第三次了。

    “那应该是她,她刚才害怕的时候,书包滚在地上,露出一双棉布鞋。”顾轻舟道。

    颜洛水和颜太太都拧眉。

    “怎么着,帮她还帮出责任来了?她是要我负责她的终身,还是怎么的?”颜洛水非常不快。

    聂嫣三番五次登门,分明是有所图谋,远远超过了感谢的范畴。

    连对人不设防的颜五少,都听出了不妙,道:“叫你逞能!”

    颜洛水重重打了下他的手背,才道:“不是的,她那天披散着头发,背后看上去,身段模样有点像轻舟,要不然我才不管呢”

    顾轻舟摸了下自己的腰。

    她也那么单薄吗?

    “她干嘛不敲门,非要守在门口?”颜五少又问。

    “楚楚可怜,惹人同情呗。这幅做派,也不知要给谁看!”颜洛水恨得不轻,起身要出去处理此事。

    司慕则带着聂嫣进来了。

    聂嫣眼泪汪汪的,一看到颜洛水就露出几分欣喜,同时看到了木兰和暮山,又缩着肩膀道:“狼”

    众人看着她,都不言语。

    聂嫣一身寒酸气,是挺可怜的。

    可她三番五次登门,颜家又是有权有势的,怎么都感觉她别有用心,叫人无法心生怜悯。

    就连一向慈悲的颜太太,都不经意蹙了眉头。

    “没事,不咬人的。”顾轻舟对她道,仍是笑容温和。

    司慕跟着顾轻舟,喊颜太太叫“姆妈”,打了招呼就坐到了旁边。

    颜洛水问聂嫣:“你怎么来了?”

    聂嫣低声哭了:“我想给你送双鞋子。”

    “不用这样!”

    “不,你救了我的命!”聂嫣坚持道,“要不是你,那些小混混就要把我卖到堂子里去!你还给我医药费。我我想到你身边照顾你。”

    颜洛水诧异。

    就连颜一源都道:“你念过书的,应该是中学了吧?既然有文化,怎么要做女佣啊?”

    “要不然,我报答不了颜小姐的救命之恩!”聂嫣泪眼婆娑道。

    她字字句句报答救命之恩,简直是叫人打骂不得。

    可她这样子,分明就是个无赖,而且是软弱的无赖。

    颜一源被她说得哑然,半晌不知该怎么办。

    顾轻舟看了眼聂嫣,再看了眼颜洛水眼珠子滴溜溜转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洛水”顾轻舟冲颜洛水招招手。

    颜洛水俯身过来。

    顾轻舟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话。她们俩低语的时候,丝毫没有避开聂嫣。

    霍拢静和颜一源也好奇她们说了啥。特别是霍拢静,直接凑上去听。

    司慕知道,顾轻舟在出鬼主意。

    聂嫣单薄细长的手指,也微微有点发紧,她挺忌惮顾轻舟的。一个养狼的女人,看上去温良无害,可绝非善类吧?

    交头接耳完毕,颜洛水对聂嫣笑了:“这年头,像你这般有情有义的人还真不多!你执意报恩的话,那就留在颜公馆吧!”

    众人一愣。

    颜一源不解看着他姐姐和顾轻舟。

    她们商量了半晌,就没商量出个正经主意?

    这个叫聂嫣的女孩子分明是不怀好意的,洛水看不出来吗?

    聂嫣是讹诈上了颜公馆,想做个姨太太之流,谋个出身吧?

    聂嫣那楚楚可怜的眸子也微微一动。说心里话,她莫名有点胆寒。她不是怕颜洛水,而是怕顾轻舟。

    现在留下来,不仅没有让聂嫣得偿所愿,反而让她毛骨悚然,感觉自己踏入了不知名的深井里。

    聂嫣偷偷去看顾轻舟,却见顾轻舟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聂嫣心中更加忐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品娇宠,丞相大〕〔原来爱情回来过〕〔总裁爹地,放开我〕〔掳爱成婚:陆先生〕〔职场秘事:我的火〕〔权路迷局〕〔偷香(杨羽)〕〔豪门隐婚AA制〕〔倾城时光〕〔都市之全职抽奖系〕〔神级龙卫〕〔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请婚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