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农女好种田〕〔大戏骨〕〔报告妈咪:傲娇前〕〔盗墓笔记九回天〕〔婚然星动〕〔星辰邪君〕〔重生之逐鹿三国〕〔好孩子小明去哪了〕〔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玄灵惊世〕〔摄政王爷欺上门〕〔通天神捕〕〔元狩〕〔藏锋〕〔纵猎天下〕〔红豆几度〕〔美漫之圣骑士崛起〕〔重生警花军嫂〕〔天启风云〕〔氪无不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42章看戏的司慕
    第342章 看戏的司慕

    魏清雪哭得可怜。

    众人也彻底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在顾轻舟不管顾缨的死活时,魏清雪伸以援手,照顾了顾缨。

    不成想顾缨恩将仇报,不仅不感激魏清雪,还勾搭魏清雪的未婚夫私奔。

    身为督军府的少夫人,顾轻舟对妹妹的缺德行为默许,甚至帮衬他们买好了船票,这就是帮凶。

    “这是报复魏家吧?”

    “这位少夫人挺有能耐的。”

    这个能耐,不是夸赞顾轻舟的,语气深含贬义。

    “心胸狭窄!魏清嘉怎么可能还惦记旧情,她洒脱又才华横溢,倒是这位少夫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众人的议论声很低很轻,这种话除了大胆不要命的,也不敢当着老太太和司夫人说。

    老太太和司夫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司夫人在心中咒骂顾轻舟:“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一家子娼妇!这点主见都没有,还叫人抓住了把柄,慕儿的名声都要被她败光了!”

    顾轻舟从前很机灵的,怎么做了少夫人反而失去了灵气?

    瞧魏清雪的模样,是故意设计好的,具体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顾轻舟落网了,司夫人就觉得她没用!

    魏清嘉那边则是面红耳赤:“雪儿,快别哭了,是有什么误会吧,咱们回去说!”

    这等场合,如此闹腾,魏清雪没什么,反而是将魏清嘉推到了风口浪尖。可魏清嘉也委屈啊,她没有跟魏清雪合谋。

    这件事,魏清嘉到现在才知道。当然,她早已发现她妹妹不太对劲,只是她们姊妹俩素来不和睦,她也没闲心上前去问。

    魏市长也跟着司督军进了花厅,将魏清雪的哭诉听得清清楚楚的。他看了眼司督军,再瞥了眼宋七,犹豫着没有上前。

    “你走开,还不都是你!”魏清雪大声,推开了魏清嘉,差点把魏清嘉推了个踉跄,她哭道,“若是没有你,少夫人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要害我?”

    字字句句顾轻舟害她!

    若不知情的,还以为顾轻舟抢了她的未婚夫呢。

    魏清嘉的脸色由红转白。

    这下子,魏清嘉更加难堪了,整个人像被架在火架上烤。

    侧眸中,魏清嘉看到了远处的司慕,他正依靠着花厅的大柱子,悠闲抽起了雪茄,一副好整以暇。

    魏清嘉向他投去了求助般的眼神。

    她这个眼神,更加肯定了魏清雪的控诉:顾轻舟是故意迫害魏家,最终目的是魏清嘉。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到了司慕。

    “有好戏看了。”有人低笑。

    “少帅会心疼的吧?这少夫人太蠢了,刚过门就找魏家的茬儿,实在不明智。”

    司慕则没有动。

    祖母在场,司慕不敢胡乱添堵,怕气坏了老人家。若是没有祖母,司慕今天非要站在魏家这边,看看顾轻舟在千夫所指之下如何翻身。

    看着她痛苦,司慕觉得挺爽。

    当然,看着她在重压之下反杀,司慕觉得更爽。

    可惜了,祖母还在呢。若是他今天敢接下魏清嘉的求助,祖母非要拔了他的皮不可。

    司慕转开了目光,没有和魏清嘉对视。

    魏清嘉求助司慕无果,四周人却投来更异样的目光,让她的脸色更白了。

    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引来了无数男人的同情,以及女人的鄙夷。

    “不得了,少帅将来惧内。”

    那边,魏清雪继续哭诉:“老太太,您若是不信,让顾缨过来对峙。少夫人替她买了两张船票,她拎着行李,宋泓也能作证!”

    宋泓就是魏清嘉的未婚夫宋七少。

    这件事是真的。

    魏清雪去探望顾缃,警备厅的人不给她进,她就在门口遇到了灰头土脸的顾缨。

    顾缨一见到魏清雪就大哭起来,说自己被顾轻舟抛弃,送到了乡下去,结果乡下的亲戚百般盘剥她,甚至要卖了她。 )

    魏清雪这个人,最喜欢用弱者来证明自己的高高在上,故而她对弱者都会伸以援手。

    她心中并非怜悯,而是喜欢做高人一等的救世主。只是,她的帮助是实实在在的,对顾缨也是雪中送炭。

    她把顾缨托付给了她的同学江萌,江萌也是顾缃的同学。

    魏清雪知道江家巴结她父亲,而且很有钱,就把顾缨安排在江家,指望着将来还能用她。

    毕竟顾缨是顾轻舟的妹妹嘛,总有用处。

    魏清雪带着自己的未婚夫去看望顾缨。她的未婚夫宋七少为人温和,对顾缨笑了笑,不成想顾缨却以为对方钟情她。

    顾缨不思回报,反而暗中给宋七少打电话,甚至给宋七少送了礼物。

    宋七少对未婚妻魏清雪忠心耿耿,顿时就把顾缨的恶行,告诉了魏清雪。

    魏清雪听闻此话,当时就气得半死,整个人都在打颤。

    她的愤怒,从顾缨牵扯到了整个顾家。

    也正好是这时候,她家里接到了司夫人的请柬,让他们去热闹热闹。

    “也许,这就是顾轻舟的阴谋,故意让她妹妹来接近我,破坏我的婚姻!”魏清雪这样猜测。

    她当然也知道这个猜测勉强。

    可是,顾轻舟算是顾缨唯一的亲人,嫁得又好,就是顾缨的家长。孩子犯了错,魏清雪不仅要打孩子,连家长也要一起抽。

    魏清雪报复心极强,顾缨的错实在让她难以忍受,她要让顾缨死的难看,以后谁也不敢娶她。

    魏清雪教她的未婚夫和顾缨虚与委蛇,提出私奔,甚至教唆顾缨来找顾轻舟。

    宋七少当时对顾缨道:“我很想跟你走,可惜我买不起船票。”

    顾缨脑子已经昏头了,她身上的钱,只够买一张的,当时就哭着问:“那怎么办?”

    “你姐姐不是嫁给了司少帅吗?”宋七少提醒她。

    “可是我们跟她有仇啊。”顾缨急哭了。

    宋七少就在魏清雪的授意之下,让顾缨上门求助。

    这些,都是魏清雪教的。

    顾缨与人私奔,自然不敢告诉顾轻舟实话。而顾轻舟很讨厌顾缨,她在眼前会给顾轻舟抹黑。

    为了清净,顾轻舟会给顾缨买船票的。

    顾缨在宋七少的撺掇之下,已经买了一张船票;顾轻舟再给她一张,正巧又是宴会,魏清雪当场闹出来。

    司家为了证明清白,给少夫人洗脱污名,一定会搜查顾缨的箱子。

    顾缨出来赴宴,箱子还在客房,岂不是一查一个准。再说了,还有宋七少作证呢。

    一个人买两张船票,拎着行李,不是诱拐人家未婚夫又是什么?

    哪怕船票被撕了,开往法国的邮轮船舱登记了旅客的姓名,派个人去查一查,也就能查到两个“顾缨”,这么一来,仍是坐实了顾轻舟帮妹妹抢魏清雪的未婚夫罪名。

    这原本只是顾缨的错,魏清雪却恨到了顾轻舟头上!

    她要在顾轻舟乔迁的好日子,让岳城上下看看顾轻舟到底什么品行!

    “老太太,您帮帮我啊!”魏清雪抱住老太太的腿,仍是不肯起身,哭得十分凄惨。

    四周的人都在窃窃私语。

    “轻舟,你带你妹妹过来!”老太太声音猛然一提,盖过了所有的嘈嘈切切。

    老太太也生气了。她不气顾轻舟,而是气顾缨。

    若是真的,顾缨也太不懂事了!

    花厅里顿时一静。

    司督军、司夫人和魏市长、魏清嘉,此刻全部沉默,看着这一幕。

    司慕更是看戏不怕台高。

    众人都猜测顾轻舟会很狼狈,只有司慕知道,她即将大杀四方。

    看一条毒蛇獠牙撕咬,过程还是满痛快的,司慕也不打算找茬,安静等着。

    “是。”顾轻舟应了声。已经入了夜,花厅灯火辉煌。穹顶枝盏繁复的水晶灯,照在她金线旗袍上,映衬得她浑身金碧辉煌。

    她现在是嫁了人的妇人,故而浓刘海被梳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眸子,璀璨明媚,又带着几分稚气。

    “缨缨,你跟老太太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顾轻舟面色平淡。

    顾缨则战战兢兢的,好似很心虚。

    “老太太,我阿姐顾缃和魏家有点仇,我在警备厅门口遇到了魏家三小姐,她好心将我送到江家。”顾缨更加害怕了,哭出声道, “可是,江家三小姐欺负我!”

    众人哗然。

    风向顿时就变了。

    事情的真相,顿时就变得扑所迷离起来。

    到底是魏清雪撒谎,还是顾缨撒谎?

    “我住不下去了,就来求阿姐帮忙,让我离开江家。我不认识宋家少爷,清雪姐姐诬陷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今天只是来送礼的。”顾缨啜泣道。

    众人又开始窃窃私语。

    司夫人这时候站了出来,道:“我来做个公正吧。魏小姐是原告,那么我就先听魏小姐的。”

    众人纷纷道:“的确如此。”

    “魏小姐应该有人证和物证吧?”

    司夫人道:“来人,去把顾缨的行李提过来。”

    很快,副官就从客房,拎出顾缨的行李箱。

    魏清雪小声抽泣,心中却冷笑:“哪怕撕了船票,这箱子里的衣服和用度,都是准备离开的。以后,岁言碎语会喷死顾轻舟!”

    不成想,等顾缨的行李被打开时,众人全部愣住。

    场面有点尴尬。

    魏清雪感觉不对劲,也伸头望过去。

    这一看,魏清雪差点一口血涌上心头:怎么会这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山村透视兵王〕〔灵狐妖妃:邪性鬼〕〔权路迷局〕〔萌宝当道:妈咪要〕〔永夜君王〕〔重生渔家有财女〕〔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因为爱你而疼〕〔首席爹地饶了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