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神始末〕〔假婚真爱,总裁的〕〔无限之信仰诸天〕〔超级仙农〕〔王小双的传奇世界〕〔火影之团藏同志〕〔早安,霸道老公!〕〔冥王的坑货女仆〕〔暖婚:一胎两宝〕〔予你半生〕〔魔君恋〕〔异世生存手记〕〔变身之进击的佐助〕〔邪皇霸宠:腹黑儿〕〔我真是山贼王〕〔武炼仙尊〕〔忘夫所以〕〔无光之月〕〔甜妻难追:总裁老〕〔娇宠小农女:将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27章消失
    第327章 消失

    司行霈将刺杀未遂的顾轻舟按在床上。

    顾轻舟没有动。

    她浑身无气息般,任由司行霈压住。

    司行霈这才轻轻叹了口气,吻了下她的面颊:“轻舟,对不起。”

    顾轻舟徐徐开了口:“你看,你的警惕性永远都是这么高。哪怕你说我是你最爱的人,你对我都保持着警惕”

    司行霈心中一凛。

    “你警惕性这么高,你的专列怎么可能会被人打成那样?我师父和乳娘,怎可能轻易死在你的车上?”顾轻舟声音幽幽,像只幽灵般询问。

    司行霈心中大恸。

    顾轻舟与其说在试探,还不如说她在恳求。

    她求司行霈解释。

    司行霈若是能为自己开脱,顾轻舟就愿意相信他。

    顾轻舟已经失去了至亲,她只剩下司行霈了。

    她不能失去全部。

    司行霈却只言不漏,坚称是意外,简直把顾轻舟当傻子。

    “你告诉我,发生了一些事对吗?”顾轻舟声音更轻,好像稍微用力,她的眼泪就要被震下来,“你不是故意害他们的,是出事了对吗?”

    她像个饥饿的孩子,望着一勺米粥,等着救命般长大了嘴巴,嗷嗷待哺。

    她希望司行霈能把原本的生活还给她,更希望司行霈能给她一个理由,让她说服自己继续留在他身边。

    否则,她真的一无所有,她一下子失去了全部!

    她可怜兮兮哀求着,奢望着!

    顾轻舟那一刀没有扎进司行霈的脖子,却像扎入了他的心窝,疼得他险些落泪。

    “轻舟,我只是想把他们接过来享福,路上出了意外”

    他还没有说完,顾轻舟就咆哮了起来:“我不相信!”

    她使劲捶打司行霈:“你害死了他们了!你知道什么让我最难过吗?就是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害死他们!李妈和师父死得不明不白,我却连动机都不知道!”

    她疯了一样拉住司行霈的衣领:“告诉我,你告诉我!”

    司行霈任由她揉打。

    在黑暗中,顾轻舟一边打一边骂,倏然司行霈又感受到了利器滑过空气轻微的响动,他一把攥住了顾轻舟的左手。

    精准无比,顾轻舟左手的袖子里藏了一根银针。

    这银针无毒,是她平常行医针灸用的,她要刺向司行霈,司行霈就下意识挡住了。

    司行霈攥住她的手,她又大哭起来:“你的警惕到了如此程度,除非你动手的,他们绝不会死在你车上!你为何要杀我的亲人?”

    她哭得凄厉,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司行霈抱紧了她。

    “轻舟,我当时不在车上,才发生了意外。”司行霈道。

    司行霈始终不肯松口。

    是李文柱的人要杀司行霈,结果错杀了顾轻舟的乳娘和师父,这是司行霈的说辞,不管轻舟怎么闹,他都不改口。

    顾轻舟却坚持认为是司行霈的谋杀。司行霈算准了时机,把乳娘和师父放到了车子上,借助李文柱的手杀了他们。

    等事情结束,他咬紧牙关声称是意外。顾轻舟没了一切,只剩下他,她不得不相信,她会说服自己的。

    他慢慢磨着她,总有一天她自己也会承认:只是意外,是李文柱害死了他们,跟司行霈没关系。

    想当初,顾轻舟对司行霈是又憎恨又害怕,后来她不也爱上了司行霈吗?

    司行霈需要的是时间,拥有的是耐心。

    顾轻舟明白他的阴谋,却始终不知动机:为什么要杀他们?

    为什么!

    “你想要的不是他们死,而是他们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消失。”顾轻舟哭道,“若是单纯让他们死,你明明可以在深山里杀了他们。你把他们给我看,就是想让他们永远离开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这几乎要将她折磨疯。

    她大哭大叫。

    从出事到现在,不过五天,顾轻舟已经消瘦了一大圈,整个人近乎疯狂。

    司行霈将她从云端推下来,摔入烂泥坑里。

    她很痛苦,浑身的血脉都要沸腾而咆哮,想要刺破血管,奔流而出,将她五马分尸般。

    顾轻舟都没有跟李妈和师父告别,都不知他们最后的遗言。

    她从小在乡下长大,没有朋友,只有师父和李妈,那是她全部的生活,那是她的至亲!

    司行霈把她的生活一把推倒了,他结束了她的过去。

    “告诉我,你编个理由骗我!”她拉住他大哭,“求你了司行霈,求你!”

    司行霈痛苦抱住了她,他嘴唇微动。

    等顾轻舟以为他会说出什么的时候,他艰难而痛苦道:“轻舟,真的是意外,我会杀了李文柱给你报仇的。”

    顾轻舟不信这种鬼话,她半个字都不相信!

    “上次有个女人,顾维说她是我的乳娘李娟,结果你查出来,她只是我乳娘的妹妹。可我乳娘从来没说过她有妹妹,后来你送她离开,回来时身上有血迹,你出去的时候没有,你是不是杀了她?”顾轻舟又问。

    那件事,顾轻舟一直放在心上。

    她说,她相信司行霈,是她宁愿装聋作哑,不代表她愚笨。

    顾轻舟始终心存疑虑。

    她觉得司行霈杀了那个女人。

    这就意味着,那个女人的话全是假的,顾维的话才可能是真的。

    那个自称李红的女人,很有可能就是顾轻舟的乳娘。

    那么,和顾轻舟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人,又是谁?

    司行霈是不是知道?

    “你告诉我,你解释给我听!”她死死搂住他。

    司行霈轻轻拍她的后背:“轻舟,我爱你!我哪怕自己死,也不会伤害你,更不会伤害爱你的人!”

    不会伤害爱她的人?他是在暗示,李妈和师父不爱她吗?

    顾轻舟以为自己抓到了什么时,司行霈继续道:“真的只是意外!”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意外!

    “轻舟,这个世上每天都有意外,汽车、火车翻车的事,时常发生。有时候一条渡船好好的过江,也能无缘无故翻了。意外就是意外,是天意,我们都无法避免。

    我知道你难过,但是你要接受意外。我在你身边,轻舟,我爱你,我会弥补你生活里的缺失。将来我们会有孩子,会有我们的家庭!”司行霈道。

    他字字句句劝顾轻舟要看开。

    意外,的确是无法避免。

    顾轻舟在乡下的时候,有位勤劳忠厚的大叔,暴风雨天气在田埂里做活,被雷劈死了。这种意外,顾轻舟也见识过。

    毫无道理可讲!

    若是意外,顾轻舟也只能任命接受。

    再过两年,或者三年,她内心就会平静下来;等她有了孩子,她想起师父和李妈,大概只会心头滑过一缕痕迹。

    她会有自己的生活。

    “我知道,是你杀了师父和李妈。哪怕是意外,也是你的意外转移到了他们身上,他们是为你而死。”顾轻舟倏然沉了双目,眸光似一汪寒潭水,“我要杀了你!”

    随后的半个月,顾轻舟对司行霈进行了三次谋杀。

    她已经绝望了。

    她从司行霈身上,问不到半点消息。而她师父为了躲避保皇党,藏匿得很深,除了司行霈,只怕连霍钺也不清楚他的底细。

    师父和李妈的死因,只有司行霈知道。

    要么是被司行霈所杀,要么是做了司行霈的替死鬼。

    不管是哪种,司行霈都是杀了顾轻舟师父和李妈的仇人。

    她和他从此不共戴天。

    顾轻舟到了这个时候才明白:“我想要的,不是他们的死因,而是司行霈的无辜。”

    经过了漫长的追问,顾轻舟明白,司行霈不无辜。

    意外也好,谋杀也罢,都是司行霈的责任。

    退一万步说,哪怕真的只是意外,若司行霈不将他们从深山里找出来,根本就不会有这种意外;司行霈不招惹李文柱,更不会有这种意外。

    这种意外,是司行霈造成的。

    李妈和师父不是翻车、翻船而死,他们是被人打成了筛子。子弹是有主人的,它的主人不是老天爷!

    所以,顾轻舟想要逃避,想要为司行霈开脱,是她的软弱。她在这件事上,无能又不孝!

    司行霈就是仇敌。

    她的双亲死了,她爱的男人成了杀害她全家的凶手!

    就在顾轻舟第三次用枪打司行霈的时候,司行霈避闪不及,子弹一下子就打穿了他的肩膀。

    血如泉涌。

    军医来取子弹的时候,司行霈的亲信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只有一位叫邓高的副官,愤愤不平对顾轻舟道:“顾小姐,您不能这样对少帅,您要知道,少帅他全是为了”

    “闭嘴!”司行霈猛然起身,狠狠掴了邓高一个耳光。

    邓高的门牙被打断了,鲜血不由自主从唇边溢出。

    顾轻舟瞬间血液微凝,邓高知道隐情,司行霈不肯让他说。

    “为了什么?”顾轻舟追问。

    邓高满口的血,耳边嗡嗡的,眼睛发花,再也说不出话来。

    司行霈狠戾,对自己的亲信却很好,这是他第一次动手打人。

    “出去!”司行霈厉喝。

    邓高捂住口,转身走了出去。

    司行霈挥手打邓高,太过于用力,自己的伤口又崩开了,血流如注。

    顾轻舟想要去找邓高,从他口中套话,她却再也没见过邓高。

    有了邓高的事杀鸡儆猴,其他亲信对此事讳莫如深,没人敢泄露半个字,顾轻舟什么也问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诱妻入怀:帝少大〕〔特品圣医〕〔首席大人,战不休〕〔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