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乡〕〔我的姐姐是六道仙〕〔血里鸢〕〔华娱特效大亨〕〔替嫁小妻有点甜〕〔欢喜记事〕〔最速救护车司机传〕〔婚途有坑:爹地,〕〔符瑶天下〕〔霸宠娇妻〕〔三个人的末世〕〔天才得分手〕〔时间色〕〔宠物天王〕〔都市之万界至尊〕〔法武封圣〕〔暖婚似火:顾少,〕〔造化之王〕〔暴虎〕〔我家学生能改变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23章大仇得报
    第323章 大仇得报

    顾轻舟利诱顾圭璋说实话,她做到了;她提前通知了正在市政厅办事的司督军过来,她也办到了。最新最快更新,免费阅读

    她应该痛哭指责,博取司督军同情的时候,她昏倒了。

    顾轻舟不想晕倒,她实在受不住。

    当她知道自己的外公,是被顾圭璋活活饿死的,那种旷日持久的痛苦折磨时,顾轻舟喉间发苦,气血沸腾而翻滚着,她眼前一圈圈发黑。

    司督军快步过来,将她扶了起来。

    “督军,不是这样的督军,我只是骗轻舟的!”顾圭璋也知大事不妙,不顾断腿,上前准备去阻拦司督军。

    他腿脚不便,猛然从病榻上摔下来。

    两名高大威严的副官,站在了顾圭璋面前,挡住了他。

    司督军把顾轻舟安置在另一个病房。

    她头晕眼花,半晌都无法说话,眼泪却是禁不住的流。

    李妈说外公是被顾圭璋害死的,具体是怎么害死的,李妈也不太清楚。

    谁能想到是如此的酷刑?

    活活饿死是什么滋味?

    顾轻舟偶然跟师父去问诊,要走一天的山路,饿得挠心挠肺的难受。

    顾轻舟要是早知道这样,她就该一刀捅死顾圭璋的!

    李妈也许知道,但是她怕顾轻舟太过于激动,会不顾一切脏了手,所以没告诉她。

    “轻舟啊”司督军坐在旁边,想要安抚几句,却觉得千言万语都没什么意义。

    司督军心中,同样万蚁吞噬般的疼。

    顾轻舟哭了。

    她一开始小心啜泣,后来放声大哭,哭得几乎肝肠寸断。

    司督军的眼睛都被她哭红了。

    “轻舟,你别难过。”司督军声音不由自主有点哽咽。

    征战多年的司督军,早已心如铁石,这个瞬间却再也忍不住难过。最新最快更新,免费阅读

    一想到孙老爷子一生睿智,却得了那么个下场,司督军眼泪就模糊了视线。他忍了再忍,才把这点眼泪给忍回去。

    司督军骂人信手拈来,可安慰人却是多年没有做过了,他总不能扔根雪茄给顾轻舟,让她自己抽着烟把痛苦咽下去吧?

    他平素就是这样安抚自己的儿子和下属的。

    一时间,司督军手足无措,顾轻舟却是哭得声嘶力竭。

    好半晌,她这边都无法停下来。

    司督军自己抽了烟。

    烟雾缭绕中,司督军道:“轻舟,你放心吧,这件事有我呢,我会替你做主!”

    顾轻舟太过于伤心,无法站起身,当天就住在了医院。

    司督军的人,倒是把顾圭璋给带走了。

    顾圭璋说,他是为了哄骗顾轻舟,才故意说那些话的。

    “督军,您听我解释啊。”顾圭璋快要给司督军跪下,“我真是只是骗轻舟,胡乱说话的。我怎么会害死我岳丈,他对我有恩啊!”

    司督军道:“我们是亲家,我不会诬陷你,你是要解释清楚的。医院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说。”

    顾圭璋大喜,知晓有了转机,司督军愿意和他谈。

    他一口气终于放下了。

    司督军上了前面的汽车,顾圭璋上了后面一辆。

    一路上,顾圭璋就开始在心中默默编造谎言。他的确是活活饿死了孙端己,还说他是得了怪病,突然像抽干了水分一样死去,跟顾圭璋无关。

    那时候,司督军正在外地打仗,两三年都没怎么回家,孙家没有厉害的亲戚朋友,孙老爷子死的时候,看上去油尽灯枯,实在是病死的模样。

    孙家没人了,其他亲戚朋友都没有立场去报官。

    顾圭璋是女婿,他说老爷子病死了,老爷子就是病死了。

    等司督军回到岳城的时候,孙老爷子都下葬一年了,司督军也许怀疑过,却不会去挖坟验尸。

    如今,事情过去十几年了,老爷子的尸骨都烂透了,而且被送到了乡下,司督军再也找不到证据。

    顾圭璋随便编个谎言,事情就能说圆满,他根本不担心。

    “我还要哭诉一番,说姨太太骗了我的钱,司督军应该会把剩下的钱都给我吧。”顾圭璋甚至做起了美梦。

    “那点钱,对督军府应该不算什么。督军一声令下,还能让**把钱吐给我。”顾圭璋又想。

    他愉快想着,汽车就停了下来。

    一下车,顾圭璋有点懵:这不是督军府,也不是某个饭店,而是一座破旧高大的院墙,门很小,墙上站满了扛的侍卫。

    顾圭璋愣住:“这是哪儿?”

    “这是军政府的监牢。”司督军表情平静,淡淡道。

    顾圭璋心知大事不妙,他大腿发颤:“督军,您这是怀疑我吗?我是乱说的督军,我有证据,老爷子真的是病死的,我手里还有病历啊督军。轻舟认定我害了她外祖父,我顺着她的话说,是想骗钱!”

    “如此,我们就再仔细谈谈。”司督军道。

    司督军大手一挥,副官将顾圭璋推进了军政府的监牢。

    这座监牢是司督军所建,却被司行霈完善,里面算是人间炼狱了,各种刑罚应有尽有。

    司行霈是个很**的人,这点连司督军都不否认。司行霈的刑讯手段,整个江南都闻风丧胆。

    铜皮铁骨的人到了这里,都要被剥皮拆骨。

    司督军自负有点仁慈,就把顾圭璋交给手下的人:“给我审!传我的话,审不出我要的证据,你们都等着挨子!”

    这就是要放开手脚的审。

    审讯的过程很残酷,这些人都是司行霈训练出来的,司督军看不下去。

    他坐在外间的骑楼上喝茶。

    约莫一个小时,审讯官拿了供词给司督军。

    已经审问清楚了。

    顾圭璋和秦筝筝合谋杀孙绮罗,此事千真万确;顾圭璋饿死孙老爷子,细节都审问出来了。

    不仅如此,司督军还审到了另外一件事。

    司督军知道顾轻舟的乳娘为何带着顾轻舟去乡下,是因为秦筝筝给顾轻舟也下了轻毒,让她夭折。

    孩子大病,城里的医院说救不了,已经快没气了,乳娘就把孩子送到乡下,说她的家乡有巫婆,可以救顾轻舟。

    “现在看来,乡下没什么巫婆,应该是有位名医,他救活了轻舟,还教了轻舟医术。”司督军想。

    顾轻舟那时候才一岁多,没有夭折真是福大命大,幸好她乳娘及时将她送走了。

    审出这些证据时,司督军长长叹了口气:“孙绮罗真是引狼入室,害死了自己和父亲,还差点害死了刚出生的女儿!”

    而这匹中山狼,司督军就不打算放过了。

    况且这些消息传出去,会毁了顾轻舟娘家的声誉,司督军还是想要这个儿媳妇的,就没打算再给顾圭璋活命的机会。

    他给副官递了个眼色:“知道怎么做吧?”

    副官会意:“是,督军!”

    当天夜里,司行霈悄无声息去了医院,看望顾轻舟。

    顾轻舟换了病服,她没有睡,坐在窗前愣神。

    新月弯弯的,将清澈的月华洒在她脸上,琼华清凉如霜。

    司行霈进来,脱下自己的风氅,盖在她身上。

    顾轻舟似回神般,看到了他。

    她漂亮的眼睛浮肿。

    “督军让人杀了你父亲。明面上会给他安排一个去向,没人知道他死了,他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你放心。”司行霈柔声握住她的手,半蹲在她面前。

    顾轻舟轻轻点头。

    司行霈问她:“还难过?”

    “当然难过。”顾轻舟道,“任谁听到如此惨事,都会很难过的。”

    顾轻舟很难过,却没有她表现出来的这么严重。

    当时听到顾圭璋的话,她太过于意外,怒极攻心而晕倒。后来,她慢慢理清楚了思绪,难过是有的,伤痛欲绝倒也不至于。

    顾轻舟没有见过她外祖父,她对顾家的仇恨,都是李妈言传身教的。从来没见过的人,哪怕是至亲的血脉,对他的感情也是有限。

    只是她晕倒之后,司督军的表现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司督军对孙家的感情,甚至比顾轻舟深。

    顾轻舟的悲痛,会更加重司督军的内疚,她就做了。

    她哭得惨烈。

    现在,她成功了。

    司家不会怀疑她,哪怕司慕把周烟的事告诉司督军,也没什么用。

    司行霈揽住了她的肩膀:“别难过了,你还有我。”

    顾轻舟点点头。

    司行霈却略有所思。

    顾轻舟在医院住了两天,姨太太们急坏了,还以为顾轻舟是被她父亲打了。

    同时,顾家收到了顾圭璋的信,是他的亲笔书信。

    “轻舟小姐,老爷留信了,说他要带着五姨太去南洋旅行。”四姨太焦虑道,“老爷什么时候回来啊?”

    顾轻舟面上不动声色。

    旅行,这是很不错的借口。

    这样,顾圭璋既不会死,顾轻舟不需要为他守孝三年,年底照样可以跟司慕结婚;同时,顾圭璋在旅行中,可以十年八年都没消息。

    更让顾轻舟高兴的是,司督军让顾圭璋的信里,带上了五姨太。

    这样,五姨太消无声息,就再也没人知道她的去向,包括司慕。

    “老爷怎么会突然去旅行呢?”四姨太又追问。

    很快,四姨太就知道了答案。

    整个岳城都知道了答案。

    顾圭璋输光了整个家底,带着他的姨太太跑了。

    就连顾公馆这座房子,都被顾圭璋给输了出去。

    “他不是去旅行,而是跑了!”众人纷纷猜测,家里的姨太太们也纷纷猜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