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武神〕〔逍遥小神医〕〔临天传〕〔爆宠萌妃:这个王〕〔锦绣良田:山里汉〕〔我的美丽女上司〕〔超级红包群〕〔镯镂记〕〔浑沌记〕〔最强主播〕〔甜妻来袭:傲娇帝〕〔网游之天榜〕〔皇后在上:皇上请〕〔超神学院之虚空领〕〔吻安系列第二部:〕〔凰道吉日:夜帝,〕〔满满的都是爱〕〔宠妻如命:霸道老〕〔极道天魔〕〔女领导的贴身男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18章三个人的爱情
    第318章 三个人的爱情

    顾轻舟到了何氏药铺。

    那天和司行霈离开时,慕三娘脸色很惊惶。

    何家认识司慕,此事对他们颇为震撼,可能都吓坏了,胡乱猜测了一气。

    顾轻舟不想被世俗的流言蜚语所累,可李妈的教诲时刻都在耳边。

    李妈总说:女人要有声望,没有声望就无人敬重,再聪明漂亮也没有前途。

    可如今,顾轻舟的声望全被司行霈给败了。

    顾轻舟过来瞧莲儿,顺道解释此事。

    其实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顾轻舟在司慕面前可以问心无愧,因为他们是当事人,他们很清楚彼此的立场,以及是否牵涉背叛。

    司慕最明白。

    但跟第四个人说,就涉嫌为自己开脱、污蔑司慕了。

    到了何氏药铺,却碰到了上次那个病患,顾轻舟有点惊讶。

    一个人生得如此漂亮,不管男女,见过之后都很难忘记了,顾轻舟甚至记得他叫“长亭”,是个学生。

    长亭还是一袭黑衣,全黑色不带任何纹饰的西裤,黑色绸缎衬衫和马甲,一溜烟的黑。

    不过,他衣裳面料的质量极佳,哪怕是全黑的,也透出几分尊贵,更显得他肌肤白皙、鬓角鸦青。

    黑色将他衬托得更加特别。

    他也瞧见了顾轻舟,略微颔首:“顾小姐。”

    上次小伙计称呼顾轻舟为“顾小姐”,长亭也记住了。

    “您好。”顾轻舟道,“先生贵姓?”

    “姓长。”长亭道,然后又解释,“不是寻常的常,是长短的长。”

    顾轻舟疑惑:“百家姓里有这个姓吗?”

    长亭一笑,笑容绚丽,眼角眉梢似叠锦流云,顿时满室繁花盛开般的,他的笑容点亮了整间屋子。

    他真的很漂亮,漂亮到让人忽视他的性别,只感觉是这世上最美好的至宝,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要折服在他的华美之下。

    顾轻舟看到他,就会下意识将他和司行霈比较。

    没什么可比性,司行霈的英俊是硬朗而邪魅的,身材高大粗壮,胸前块垒分明,肌肤幽深,一看就是个威武的军官。

    顾轻舟恍惚了下,回神笑道:“长先生,您是看病,还是抓药?”

    “看病。”长亭道。

    顾轻舟颔首:“那您稍等,掌柜的一会儿就来了。”

    她说罢,绕开了长亭往屋子里走,长亭也继续和小伙计说话。

    何微开学了,慕三娘的小女儿何稚正在逗莲儿玩,两个小家伙玩得很开心。

    慕三娘在旁边裁药。

    满屋药香。

    “轻舟来了?”慕三娘尽量不漏端倪,笑盈盈接待了她。

    顾轻舟想要解释。

    话到了嘴边,最后都咽了下去,只是放了一百块钱在桌子上:“莲儿又要打扰您数日,这些钱是给她的生活费。”

    慕三娘笑:“你又来客气了,上次已经给了钱。再说了,一百块钱能够她吃半年的,用不着!”

    她起身将钱塞给顾轻舟。

    慕三娘沉吟了片刻,知晓顾轻舟的来意,也知道顾轻舟不好意思开口,她就先问了:“上次那位,是司家的大少爷吗?”

    “嗯。”顾轻舟尽量想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脸上的难堪之色,怎么也遮掩不住。

    她这个人很爱颜面,这是李妈从小教她的,所以她无法理所当然的承认。

    她又不得不认。

    记得刚开始还没有爱上司行霈,最恨他的,无非就是他让自己处境尴尬。那么尴尬的境地,她竟然陷了进去。

    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自找的。

    “他待你真心吗?”慕三娘又问。

    “嗯。”顾轻舟再次回答。

    慕三娘道:“我知道,阿木和魏清嘉是一对儿,他们总说你配不上阿木,不如魏清嘉。阿木非良人,这位大少爷疼你的话,你就好好跟他过日子啊。”

    连慕三娘都知道魏清嘉的事。

    魏清嘉和司慕的那点情缘,早已天下皆知。

    顾轻舟名不见经传,又是司慕的未婚妻。在所有的故事里,她都是那个阻拦男才女貌真挚爱情的罪魁祸首。

    慕三娘听说过,心中不平已经多时了。

    “您都知道这件事?”顾轻舟骇然。

    慕三娘道:“是微微说的。微微挺生气的,之前还跟同学吵了一架。”

    顾轻舟就忍不住笑了。

    何微将顾轻舟视为偶像,自己的偶像被人攻击,成为恶婆娘,何微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事情其实不是那样。

    司慕如果想跟魏清嘉好,顾轻舟也拦不住,不存在她破坏爱情。

    “姑姑,您真疼我。”顾轻舟低声,眼中浮动盈盈水光。

    慕三娘心疼不已:这孩子没娘,谁稍微对她好点,她就恨不能掏心掏肺,真是可怜巴巴的,太招人疼了。

    “轻舟,我们是你的家里人,旁人怎么说都没关系,我们站在你这边的。”慕三娘道。

    顾轻舟心中的郁结和阴霾,一扫而空。

    司慕怎样、顾公馆如何,她顿时全看开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顾圭璋的事失败,自然是天意,顾轻舟也用不着担心。

    没人能规划所有的事,生活里总有意外和失败,顾轻舟也能接受。

    她们这边说着话,那边何梦德站在门口,高声喊:“轻舟,轻舟!”

    顾轻舟走出来。

    何梦德招招手:“你来你来,给这位先生把脉。”

    慕三娘慈祥微笑:“快去吧。”

    顾轻舟就走到了前头的大堂。

    大堂左侧有个小小梢间,低垂着印花帘布,是一个诊断间。

    长亭坐在暗处,黑衣黑裤的他,似乎只剩下那张脸,越发的白净好看。

    何梦德道:“这位先生常常两臂发麻,不是风邪导致的痹症,就是萎弱不用的萎症。可他这点年纪,不会有痹症,也不会有萎症,你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痹症和萎症,多出现在老年人身上,这位长亭不过二十出头,年轻健朗。

    顾轻舟安慰何梦德:“您别急,我来瞧瞧。”

    她又看了眼长亭。

    长亭会意,伸出手给顾轻舟把脉。

    顾轻舟就坐下了。

    长亭手腕的肌肤很白,隐约可以瞧见青色的血管。

    顾轻舟认真把脉,却感觉总有目光落在她的面上。

    她抬头看了眼长亭,见对方正认真瞧着她的手,并没有看她的脸,顾轻舟就收回了心思。

    诊脉半晌,顾轻舟收回了手指。

    “姑父,我们到后面去说话吧。”顾轻舟道。

    何梦德颔首。

    长亭却阻拦道:“我知道顾小姐有神医之称,并非虚名。上次何掌柜也提过了。我诊金仍是会给的,顾小姐不必请何掌柜传话,您的诊断直接告诉我吧。”

    顾轻舟是怕砸了何梦德的生意。

    长亭将此话直接说了出来。

    何梦德老实忠厚,道:“轻舟,你直接告诉这位先生吧。病家的身体要紧,我医术平庸,大家都知道的。”

    “何掌柜医德高尚。”长亭道。

    这么老实的掌柜,医术又普通,难怪生意不太好了。

    顾轻舟微笑。

    既然说开了,就没必要遮遮掩掩。

    “长先生,您这个病,不是痹症,也不是萎症。我师父说过,若双臂发麻,除去痹症、萎症,另外就是脾胃虚弱。

    脾胃乃天生之本,主四肢。长先生的病情复杂在于,您应该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船舶旅途,回到了华夏。在船上旷日持久,脾胃虚弱导致湿邪滞留、运化无权,所以两边胳膊时常发痛。

    您上岸也有些日子,脾胃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气机阻塞。就是说,您的脾胃逐渐恢复,双臂的气机还没有跟上。

    您想要早点好,可以针灸推拿;若是您不想花钱,平素多锻炼筋骨,左不过十天半个月,也能慢慢痊愈。”

    “哦!”何梦德在旁边听了,顿时就通透了。

    怪不得顾轻舟的医术好,她的学艺实在是精湛。

    “那我针灸推拿,多久可以痊愈?”长亭问顾轻舟。

    “也是十天半个月吧。”顾轻舟道,“所以我建议您,没必要花这个钱了。如今快要入秋了,岳城气候不那么湿润,好起来很快的。”

    长亭沉思。

    犹豫了下,他道:“我这个人怕死。任由它自己恢复,我心中不安。不如这样吧,我给一笔诊金,顾小姐替我针灸半个月,如何?”

    “针灸不需要半个月,一连三天就可以了,剩下的是等。”顾轻舟道,“其实真没必要。”

    “我还是坚持要针灸。”长亭道。

    顾轻舟心中有些念头微闪。

    长亭的行为,其实挑不出毛病:有钱的病人都愿意花钱买个安心。

    明知可以自己康复,长亭却坚持要针灸,也是常见的。顾轻舟从小跟着她师父从医,见识过很多次。

    可不知为何,她心中对这个人总有点莫名之感。

    好像一切都很凑巧。

    “是不是他太漂亮了,所以我会多想?”顾轻舟问自己,“若是个很丑的男人,我心中会不会起警惕?人家又不是主动找我看病,而是直接来药铺的,应该没什么可疑的。”

    这些念头在心中滑过。

    顾轻舟的第六感还是告诉她,离这个长亭远一点。

    第六感,就是莫名其妙的警惕,顾轻舟也觉得毫无理性和根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原来爱情回来过〕〔顾轻舟司行霈〕〔幸得相爱,陆少深〕〔山村透视兵王〕〔权少的挚爱娇宠〕〔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国民男神:九〕〔总裁爹地,放开我〕〔权路迷局〕〔一品娇宠,丞相大〕〔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桃运小农民〕〔萌宝当道:妈咪要〕〔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