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魔王,小狂妃!〕〔闪婚老公花样撩〕〔我爷爷的抗战生涯〕〔巡山记〕〔王者荣耀之创界〕〔星河灵帝〕〔三国之蜀汉中兴〕〔重生之我是神君〕〔衍世日记〕〔全道称尊〕〔重生之斩破天下〕〔宠妻108式:恶魔总〕〔最强妖孽保镖〕〔军王猎妻之魔眼小〕〔妙手偷香〕〔隋风飞扬〕〔天价妈咪:爹地闪〕〔随身带着王者峡谷〕〔末日不正经〕〔老衲要还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16章相互打一枪
    第316章 相互打一枪

    司慕心中有一团火。

    这火烧灼着他的理智。

    他一只眼睛被打得肿起,视力不佳,而另一只也簇拥着火苗。

    火越烧越旺,司慕攥紧了手枪,只想趁着顾轻舟进门时,一枪毙了她。

    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既然要斗,他就索性和司行霈鱼死网破。

    司慕绝不忍受这样的屈辱。

    顾轻舟刚踏进来,冰凉黑漆漆的枪管就对准了她。

    司慕的手指,快要开动扳机。

    顾轻舟猛然趴下。

    一声巨响,子弹从她头顶飞过,重重打在大门上,把雕花木门打了个洞。

    之前所有的犹豫,在看到顾轻舟的瞬间化为乌有。司慕看到她,立马就开枪了,他想要她死!

    手枪的后座力、枪的响动,好似让司慕稍微回神。

    顾轻舟趴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

    司慕只感觉憎恶无比。他居然喜欢过这么个肮脏、淫,荡的女人!

    他恨不能把自己的心,也全部挖出来洗涤一遍,将那些痕迹全部抹去。

    司慕从小就记恨司行霈。他爱过魏清嘉,也想过给魏清嘉一个前途。自从他知道魏清嘉试图勾引司行霈,他就再也没想过娶魏清嘉做姨太太。

    司行霈的女人,他绝对不沾,哪怕是仅仅对司行霈有个好感的女人。

    他觉得脏。

    这世上没有比司行霈更脏的人,被他沾过的女人,更是脏得离谱,比最烂的腐肉还要烂。

    令人作呕!

    “来做什么?”司慕口吻中,那种厌恶到了极点的恶心感,从字句里不加掩饰流露。

    他把手枪重重丢在茶几上。

    杀她?

    脏了他司少帅的手!

    她是个什么东西?司行霈的玩物罢了,肮脏下流,也值得他司慕动怒吗?

    杀了她容易,解释起来却很麻烦,甚至还要承受流言蜚语。

    “司少帅杀了自己的未婚妻。”不管是在社会上还是军中,司慕的威望会一落千丈,这些传言会毁了他的声誉。

    司慕觉得不划算,顾轻舟没这样的资格。

    “我来和你谈个条件。”顾轻舟半晌爬起来,见他手边没了武器,便拍了拍身上的灰,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她身姿端正,从上到下没有半分惧色,眼波似一泓清泉,清湛而幽静。

    她胆子很大!

    司慕笑。

    一笑,眼睛的肿胀就剧痛。他丝毫感受不到肌肤上的疼痛,笑不可抑:“谈条件?想让我退亲?”

    司慕觉得滑稽。

    真他妈的滑稽可笑!

    这女人以为,自己得知了她和司行霈的事,为了报复他们,不肯让他们在一起,死也不退亲,是吗?

    就好像遇到了一滩狗屎,恶心到了自己,还非要较劲把狗屎吃下去?

    司慕恨得深入骨髓,可他不会做如此恶心的事。

    司慕会报复,会把这些侮辱还给他们,但是他绝不会拒绝退亲。

    顾轻舟顶着他未婚妻的名头一分钟,司慕就感觉恶心感涌上来一分钟。

    他当然不想这对奸,夫,淫,妇如愿以偿,他的退亲不是懦弱,而是他还有尊严。

    报复的方法有千万种,司慕绝不会用顾轻舟想的那种。

    “不。”顾轻舟却定定瞧着他,她美丽的眼睛里,浮动一层霜华,似有严霜轻覆,冷冽而孤傲,“朱晟如的小妾周烟,就是我父亲现任的五姨太,这件事我希望到此为止,你替我保守秘密。”

    司慕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顾轻舟要求的,居然是这等细枝末节。

    她不在乎!

    司慕一直觉得,她不爱他。她拒绝他,和他保持距离,他明白她心中无他。

    直到现在,司慕才明白,顾轻舟不仅不在乎他,她甚至对他都谈不上尊重。

    她和司行霈的奸,情,丝毫没有令她惭愧和内疚。

    她不是哭哭啼啼来认错,不是要求退亲,而是说了件跟现在毫无关系的事。

    司慕的牙关发紧,笑声消弭。

    “我凭什么要替你保守秘密?”司慕从狂躁中,逐渐有了三分平静,再也不笑了,声音冷漠问她。

    “因为这个。”顾轻舟从手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司慕。

    司慕不解,接了过来。

    这是一张旧纸,看上去颇有年头了。为了保存,好像做过特殊的处理,有股子防腐的干燥剂气息。

    司慕看了几眼,从愤怒疑惑,到目光微讶,继而露出震惊。

    他读完之后,倏然抓起了茶几上的枪,重新对准了顾轻舟:“这是谁伪造的信?”

    “这是真信。”顾轻舟眼睛直视司慕,好似没有看到冰凉冷酷的枪管,语气平和安静,“第一封信,我已经交给了司夫人,让她被迫承认我的身份,要不然前年我们就退亲了。

    这是第二封,我交给了你,希望你能对周烟的事守口如瓶。剩下的,还有十五封信,我会在恰当的时间,全部还给你们母子。”

    司慕手里的枪,握得更紧,他眼神凌厉,似只捕猎的豹子,浑身毛发调动,等着扑过来将他的猎物咬死。

    他手指再稍微弯一下,子弹就要冲出手枪,打破顾轻舟的脑袋。

    顾轻舟神色却没有半分慌乱,仿佛不知这枪的危险。

    “我以前就告诉过司夫人,我不是单独一个人。只要我死了,我的人就会将信公布于众。到时候什么结果,少帅想要试试看吗?”顾轻舟问。

    司慕的另一只眼睛,能看清楚顾轻舟,她浑身上下带着悠然而娴雅,丝毫没有把司慕的杀意看在眼里。

    这些信

    司慕非常清楚,这些信对他母亲来说意味着什么!

    怪不得母亲会妥协!

    司慕用力,他手里的枪顿时四分五裂,他拆了枪,子弹丢在顾轻舟脚边。

    “信全部给我!”司慕道,“否则我就告你谋杀亲生父亲!”

    “第一,没人清楚周烟的真实来历,哪怕是在香港,甚至在朱家,都没几个人见过她女装的模样,她几乎没有照片留下,通缉令上都没有照片。第二,我父亲活得好好的,没人谋杀他。”顾轻舟道,“少帅,你犯不着和我斗智斗勇,我是一条烂命,你可是尊贵的权贵少帅。”

    司慕牙关紧合,他用力想要说句话,偏偏无法撬动自己的唇齿。

    他身子有点僵硬。

    顾轻舟说得对,通缉令上,的确没有周烟的照片。

    “信全部给我,周烟的事我保密,而且我会立马退亲。”良久之后,司慕才重新道。

    他的声音,突然间就低沉而嘶哑。

    “信,我会给的。”顾轻舟道,“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会给你。你母亲尝试了两年,还是没有寻到信的下落,我劝少帅莫要枉费心机。”

    司慕攥紧了拳头。

    “至于退亲。”顾轻舟轻柔婀娜站了起来,“我没有卖身给司家,不仅少帅可以退亲,我也可以。你同不同意,我根本不在乎。”

    订婚,依照如今的新规矩和新法律,一点意义也没有。

    现在结婚的婚书,需要政府盖章。没有婚书,就没有法律效用。

    若不是这样,顾轻舟也不会拿信去威胁司夫人了。

    顾轻舟只需要支会司督军一声,就可以退亲。哪怕司督军不同意,还能逼迫她签下婚书吗?

    顾轻舟甚至可以单方面登报,宣布她和司慕退亲。就像男女朋友分手,一方非要纠缠,就能阻止另一方不分手吗?

    顾轻舟一直没有退,从前是想要对付秦筝筝,需要军政府的虚名来立足;后来是害怕司行霈逼她做妾。

    现在,顾轻舟已经不需要了。

    “再见,少帅。”顾轻舟施然转身。

    她走到了门口,突然又站住了,“少帅,我希望您能明白一件事:承诺婚姻的不是我,我那时候才满月,我没有背叛你。

    我为司夫人保守秘密,司夫人承认我是你的未婚妻,这是我们俩的交易,此事跟你无关,你的耻辱也不是我给的。

    况且你跟我说,你想要娶魏清嘉,你约会魏清嘉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过我就是你的未婚妻,也没有考虑过我的体面。不管站在什么立场上,你都没有资格骂我是淫,妇而我对你,没有半分愧疚。”

    她倏然举起手。

    顾轻舟纤瘦嫩白的掌心,落了一把勃朗宁。

    她话音一落,手指就扣动扳机。

    司慕大惊,慌忙扑倒在地,顾轻舟的手也没有弯、没有下移,子弹平平稳稳,从司慕方才站立的上空滑过。

    这是司慕打顾轻舟的那一枪,顾轻舟要还给他。

    一声巨响,子弹落在对面的墙壁上,将墙壁打出一个大洞。

    “请你下次不要试图威胁我的生命。”顾轻舟淡淡道,“我与司家,从来都是平等的。我借助你们的势,我也帮你们救回了老太太的命。我不欠你们的,你们也不欠我的。”

    她走了出去。

    司慕半晌才从地上爬起来。

    浑身都痛。

    他看了眼背后的墙壁,倏然大怒,将面前的茶几、沙发全部踹倒。

    司慕的双目,已经赤红了。

    他从顾轻舟身上,没有讨得半分便宜。哪怕是受尽了凌辱,她也只是把他和魏清嘉做的事,还给了他。

    司慕恼怒中开了一枪,她就要还一枪。

    他想要咆哮。

    “我应该多开几枪,把她打成筛子的!”司慕愤怒的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山村透视兵王〕〔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权路迷局〕〔萌宝当道:妈咪要〕〔穿越之兽世种田记〕〔重生国民男神:九〕〔权少的挚爱娇宠〕〔总裁爹地,放开我〕〔因为爱你而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