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欲超市〕〔海贼之忍者降临〕〔大城时代〕〔位面之金榜题名〕〔超级抗战系统〕〔公主快到我怀里来〕〔重生狂少归来〕〔武林纪元〕〔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圣杯战场〕〔随身带着个世界〕〔一夜情深:杜少的〕〔文娱之我来也〕〔诸天之主〕〔重塑基因〕〔他是言灵少女〕〔我可能是一只假的〕〔灰姑娘进化计划〕〔暗失之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10章撒网捕鱼
    第310章 撒网捕鱼

    顾轻舟问清楚了宝来的事,就开始着手准备。

    “你按兵不动,其他事全部交给我。”顾轻舟叮嘱她,“切记,不要贸然行动,否则是帮倒忙,明白吗?”

    三姨太急忙点头。

    顾轻舟满意,唇角有淡淡的笑意,似浅荷初绽般清丽。

    三姨太素来敬佩顾轻舟的智慧,果然不敢插手,甚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着顾轻舟为她谋划。

    女佣妙儿则很关心:“轻舟小姐说了何时能问到宝来的下落吗?”

    这几年,苏苏和妙儿到处打听,还是没找到宝来的踪迹,她们都快要绝望了,只得将单薄的希望寄托在顾轻舟身上。

    “她没说。”三姨太道,“轻舟聪明,她能做好的。”

    “旁人我不信,轻舟小姐的话,我深信不疑。”妙儿连忙点头,“她说能找到宝来,就一定可以的。”

    三姨太则有点沉默。

    妙儿问她:“姐姐,你怎么了?”

    “我在想二姨太的事。”三姨太回神道,“真没想到,她居然敢跑。你说,轻舟为何要安排二姨太逃走呢?”

    妙儿想了想:“也许是不想二姨太碍眼?”

    “二姨太对轻舟言听计从,她能碍什么眼?况且,此事从一开始就不合常理!”三姨太沉思。

    妙儿信口道:“也许,这就是轻舟小姐想要的结果?不合常理,才不引人注目和怀疑,更加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三姨太微怔。

    虽然荒谬,三姨太觉得妙儿的话,可能真说到了点子上。

    “妙儿,没想到你竟有大才!”三姨太惊喜。

    这么一喜,心中的郁结又去了三分,心情终于好转了些。

    妙儿脸微红:“我乱猜的,谁知道轻舟小姐的打算呢?我要是有她的能耐,就不做佣人了。”

    主仆两人笑起来。

    三姨太越想,越觉得妙儿言之有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结果会事半功倍。

    顾轻舟说,用点老办法,就能让顾圭璋说出秘密,她没有夸张。

    “你知道为何半点消息也查不出来吗?”顾轻舟分析给三姨太听,“此事肯定只有老爷一个人经手,所有的事他都藏住了。”

    三姨太流眼泪,痛得几乎要滴出血来。

    “是我害了宝来。”三姨太压抑着嗓子痛哭。

    顾轻舟拍了下她的肩膀:“明明是凶手的罪过,你为何要牵扯到自己身上去?”

    八月初,夜里下了一场暴雨。大雨倾盆,几乎要冲垮路面,庭院的树木被风雨打得七零八落。

    气温降了下来,再也没了酷热。

    刮风下雨的时候,顾轻舟还没有睡。她心中默默筹划着什么。

    凌晨三点多,雨渐渐停歇之后,顾轻舟出去了一趟。

    她没有离开顾公馆,而是去了趟后院。

    “后院墙被风吹倒了一处,应该修缮。”早起的时候,管事告诉顾圭璋。

    是顾轻舟自己去推的。

    顾圭璋想吩咐二姨太去办,转眼却发现二姨太已经走了很多天。他恼怒已经过去了,只剩下无尽的落寞。

    这件事对顾圭璋还是很有打击的。

    二姨太抛弃了他,毁了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没了这点尊严,他顿时就萎靡不振起来。

    “阿爸,我来处理吧,您还是去衙门。”顾轻舟说。

    她愿意承担家务。

    顾圭璋道:“也好。”

    剩下的几个姨太太,都不成气候,只有顾轻舟稍有能耐。

    等顾圭璋走后,顾轻舟安排人修葺后院。

    她请了一位泥瓦匠。

    结果,第二天泥瓦匠来了,却砸伤了手。

    顾轻舟一筹莫展。

    “最近家里是犯什么事吧?”顾轻舟借题发挥,对顾圭璋道,“工匠好好的做事,居然把手给砸了,至少得休息半个月才能好。”

    顾圭璋听着,深感这话晦气,不悦道:“做工伤了手,不是寻常事吗?换个工人就是了!”

    顾轻舟立马噤言。

    几位姨太太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去了趟后门,给了泥瓦匠五十块钱。

    “小姐,您太慷慨了!”工人喜极,这是他做一年工也赚不回来的。

    顾轻舟面孔净白,双颊红润,似盛绽的桃蕊,看似温柔,说话却带着干脆肃然:“你的手只是轻伤,休息半个月就能痊愈。切记了,这半个月不动重活,要不然以后会落下病根。我可是给了你一年的工钱,又给你接好了手,你若是不听叮嘱,以后不能做事了,就跟我无关。”

    “不敢不敢!”工人道。

    将这人打发离开之后,顾轻舟让管事重新去寻位工匠,把后院修好。

    同时,顾轻舟去了趟烟馆,依旧找锡九爷。

    她给了锡九钱,让锡九爷去帮她办一件事。

    这件事安排好了之后,顾轻舟就回家了。

    回来之后,顾轻舟对家里人道:“大家小心些,老爷可能心情不顺,特别是莲儿和顾纭,就别下楼了。”

    四姨太吃惊:“老爷怎么了?”

    三姨太则不动声色,知道顾轻舟开始折腾了。

    “也没什么,他早上走的时候就不太高兴。”顾轻舟笑道。

    四姨太腹诽:还不是您惹的?您非要说什么晦气的话,惹恼了老爷。

    四姨太觉得,顾轻舟那股子机灵劲不见了,居然说那等蠢话。她要不是故意惹恼老爷,就是昏头了。

    养育孩子需得很大的精力,四姨太也不想管顾圭璋了,立马把孩子哄好,不许莲儿下楼。

    黄昏时分,夕阳金灿灿落在窗帘上,庭院的狼藉已经被收拾干净,只是满地落英,似铺了一层锦缎。

    天气凉爽宜人,大家心情都不错。

    顾轻舟在客厅里摆弄一瓶玫瑰花,这是她新买回来的。

    顾圭璋气冲冲的回来了。

    一回来,他就大发脾气。

    家里所有人敛声屏气。

    顾轻舟也悻悻站在旁边,不敢开口

    “轻舟小姐快要赛神仙了!”四姨太惊诧又担心,抱紧了孩子们,没有出声。

    三姨太也好奇。

    虽然知道是顾轻舟惹了顾圭璋,三姨太却不知道顾轻舟到底做了什么,让顾圭璋一回来就满腹怒火。

    三姨太知道是计策,好奇心重,又很想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女佣妙儿也很八卦:“姐姐,您说轻舟小姐是怎么激怒老爷的?”

    三姨太不知道。

    “她不停的激怒老爷,有什么用吗?”妙儿又问。

    三姨太再次摇头。

    这件事跟三姨太和妙儿都有关系,但是她们云里雾里的。

    “轻舟说,她要用一个很老套的办法。”三姨太想了想,“这到底是什么办法?”

    妙儿就突然开始怀疑人生了:“难道轻舟小姐认为很没用的方法,我们都想不到了吗?我们脑子是不是生锈了?”

    三姨太应该难过和担心的,却愣是被妙儿这句话逗乐:“旁人的不好说,你的脑子肯定是生锈的。”

    话虽如此,三姨太和四姨太仍是好奇,为何老爷今天气这么大。

    现在得宠的是五姨太。

    很快,五姨太传下来消息:“老爷今天犯小人。”

    具体是这样的:自从顾圭璋的死对头陈桁离开了海关衙门之后,又有新的次长进去,姓胡。

    那位胡次长年轻有为,三十来岁死了太太,目前交了位女朋友。

    胡次长的女朋友去衙门给胡次长送午饭,穿着软绸旗袍,长腿酥胸,大家都在看。

    顾圭璋从外头吃饭回来,门口遇到了这位小姐。

    她粲然微笑,顾圭璋也不知她怎么对自己略有好感,也就跟着笑了。

    胡次长在后面瞧着呢,脸色就不好。

    衙门里今天有群学生来调研,说什么要写篇文章,一群人呼啦啦的出去,有说有笑,顾圭璋往后让让,就撞到了这位小姐身上。

    当时,这位小姐离顾圭璋八仗远,他也不知她是怎么凑过来的。

    一不小心,胳膊肘碰到了她的胸。

    这位小姐微愣,继而嚎啕大哭起来,说:“你怎能轻薄我?”

    胡次长顿时就炸了。

    女人的啼哭辱骂、胡次长的愤怒咆哮,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那群学生里有人还带着相机,准备拍照。

    顾圭璋大怒。

    胡次长抓着要揍他,胡次长的女朋友撕拉说他占了便宜,学生们指指点点。

    最后闹腾了一通,把总长也惊动了。

    “老顾啊,你也一把年纪了,家里大大小小女人好几位,犯不着这样!”总长语重心长,言语中对顾圭璋失望透顶。

    顾圭璋使劲解释:“不是我撞的她。”

    “行了行了。”总长不耐烦,“你也是衙门的老人,我就不多说了,回去吧老顾,给你放三天假。”

    顾圭璋此人,第一好面子,第二重前途。

    这么一闹,他面子全丢光了,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同事的女友,他成了什么东西?第二是上司批评,以后升迁就没了他的机会。

    “肯定是姓胡的的诡计,弄个风尘女过来,陷害我的声誉!”顾圭璋回去之后,才感觉被胡次长算计了。

    总之,他是丢尽了颜面。

    三姨太听完了此事,偷偷去找顾轻舟。

    “轻舟,这件事你参与了吗?”三姨太问。

    顾轻舟颔首:“嗯。”

    “可是,这跟宝来的事,有什么关系啊?”三姨太又问。

    顾轻舟笑道:“我在撒网呢,等我捕鱼的时候,你就知道有用没用了。”

    她格外笃定。

    三姨太怀着几分信任,又揣着几分不安,先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