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农女好种田〕〔大戏骨〕〔报告妈咪:傲娇前〕〔盗墓笔记九回天〕〔婚然星动〕〔星辰邪君〕〔重生之逐鹿三国〕〔好孩子小明去哪了〕〔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玄灵惊世〕〔摄政王爷欺上门〕〔通天神捕〕〔元狩〕〔藏锋〕〔纵猎天下〕〔红豆几度〕〔美漫之圣骑士崛起〕〔重生警花军嫂〕〔天启风云〕〔氪无不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265章你是不是喜欢我?
    顾轻舟心中略带疑惑。

    司慕最近的表现,加上他之前说过的话,好似都在暗示,他有点喜欢她。

    这就神奇了。

    一个人看惯了魏清嘉的美艳,怎么会喜欢顾轻舟这等青涩稚嫩的小女孩子?

    除了司行霈。

    司行霈的品位一向变态。

    况且司行霈也不是因为顾轻舟的外貌而喜欢她,而是因为她第一次救过他的命,从此视她不同。

    那司慕又是为什么?

    因为顾轻舟治好了他的病?

    这更不可思议。

    “明天跟他谈谈。”顾轻舟想。

    若是自己误会,大不了略微尴尬;若是没有误会,就要趁机把顾轻舟敲诈司夫人,答应今年冬月一定会退亲的话,告诉司慕。

    他没必要投入感情,迟早是要退亲的。

    顾轻舟周末出去交际,已经成了必备。

    “司督军未必肯帮忙,我想去见见老太太,能否说动老太太求情。”顾轻舟对顾圭璋道。

    故而,顾圭璋更加不会阻拦她的出入。

    吃过早饭,差不多到了八点,顾轻舟喊了司机老李,让他开车送自己去司公馆。

    司公馆门口一株梨树,斜枝旁逸,晶莹如雪的梨花落了满地,似雪锻般精致漂亮。

    顾轻舟敲开了大门。

    老太太这两天心情很好,正在带着儿媳妇和孙女们打麻将,见顾轻舟来,更是高兴。

    “今早两只喜鹊落在窗棂上,我就说有好事,原来是轻舟要来!”老太太高兴,让顾轻舟坐到了她的下手边,帮她看着牌。

    顾轻舟见状,老太太根本不知晓顾轻舟要来。

    什么邀请,是司慕编造的,他想带顾轻舟过来看老太太。

    顾轻舟必须和他聊聊。

    他这样下去,对自己和顾轻舟没好处,甚至会惹恼司行霈。

    约莫过了五分钟,司慕就到了。

    今天天气晴朗,顾轻舟换了月白色的中袖斜襟衫,翠绿色澜裙,俨然是单薄的春装打扮,司慕也脱了风氅。

    他穿着一件灰色马甲,同色条纹西裤,雪色的衬衫挽起袖子,露出精壮有力的胳膊,袖口的黑曜石纽扣,泛出温润的光。

    他鬓角整齐,双眸深邃,迎着阳光走进来,身上像带着几分灿烂的暖金色。

    司慕和司行霈是不同的,司慕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带着几分养尊处优的明媚,不像司行霈,外表漂亮华贵,内心阴暗复杂。

    “慕儿也来了,你们俩一定是约好的!”老太太更高兴了。

    司慕道:“是啊,很久没有过来看祖母了。”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丝毫没有谎言被戳穿的尴尬,也不想解释。

    “知道你们都是孝顺孩子。”老太太笑呵呵的,“你也坐下。”

    二太太已经起身,把位置让给了顾轻舟,她下去吩咐置办午膳。

    司慕就坐在老太太和顾轻舟中间的桌角,不时看看老太太的牌,再看看顾轻舟的牌。

    顾轻舟算数学得不怎样,不代表她不擅长心算,相反她心算和记忆很厉害,牌桌上打过什么她都记得。

    每次老太太缺什么牌,都是顾轻舟放冲。

    司慕忍不住笑了下。

    哄得老太太更开心了。

    吃了午饭,老太太有点累了,想去睡一会儿。

    “你们俩先去看看电影,再回来吃晚饭,吃了晚饭回去。”老太太打着哈欠道。

    顾轻舟和司慕道是。

    两个人从司公馆离开,中午的阳光将他们的影子缩的很短,身上暖融融的。

    顾轻舟道:“我们寻个僻静的咖啡店,去说说话,好吗?”

    司慕点头:“嗯。”

    他素来不会反对什么。

    他开车,顾轻舟坐到了后座。

    中途司慕也没有打算和她聊天。跟顾轻舟相比,司慕有点拘谨,他有事情和顾轻舟谈,在心中打好草稿。

    选了咖啡店僻静角落坐下,顾轻舟的位置靠窗,阳光暖暖照进来,桌上一支白玫瑰,开得封神凛冽,幽香馥郁。透明玻璃瓶里的水,被阳光照透,在桌上落下小小淡淡的虹。

    司慕端着骨瓷咖啡杯,修长手指沿着咖啡杯的描金牡丹的纹路来回摩挲着,没有开口,也没有看顾轻舟。

    “少帅,我有件事想问你。”顾轻舟开门见山,说了她的问题。

    她打破了沉默,对司慕来说是稍微有点轻松。

    他道:“你问。”

    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顾轻舟问。

    司慕那口咖啡,顿时就梗在喉咙上,上下不得。有点香醇,也有点甜,再细细品位,还带点咖啡的苦涩。

    各种味道混合,复杂浸润着他的味蕾。

    司慕似乎很用力,才将这口咖啡咽下去,唇齿间有醇香。

    “为何如此问?”司慕反问她。

    顾轻舟就把自己的理解,一一解释给他听。

    她是背着窗户坐下,背光的地方,她的面容有点暗淡,反而是那头长发,有淡墨色的清辉,映衬着她的眸子,眸光格外清透。

    “你若不是稍微喜欢我,就是别有所图。”顾轻舟道,“我其实可以装傻,接受你对我的好,但是对你不公平,我要问清楚。”

    司慕从她的话风里,听出了一个信号。

    她想要拒绝他。

    若是他说喜欢她,她一定会回绝。所以她不装傻充楞,不接受他的追求。

    她如此干脆利落,司慕是很欣赏的。顾轻舟不跟他玩暧昧,是个负责任的女孩子,她有种大丈夫般的智慧和心气。

    “你误会了。”司慕道。

    他否认了, 不想把这条路堵死。

    他和顾轻舟是从小定下的娃娃亲,明明是上苍眷顾的一对,不可能是以退亲收场,他需得留条后路。

    他不愿意听到她拒绝的话。

    “我母亲不惜陷害我们,她希望我多跟你接触。我以为,你不会讨厌多个朋友,没想到给你造成了困扰。”司慕道。

    顾轻舟双颊微红。

    她尴尬的时候,喉间发紧,果然是自作多情了。

    问清楚了,总比稀里糊涂的要好,顾轻舟对司慕的答案,有种松口气的轻松。

    “对不起,我有这样的误解,也是挺不要脸的。”顾轻舟自嘲。

    “不,是我没有说清楚。”司慕道。

    顾轻舟埋头喝咖啡。

    一杯咖啡喝完了,她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司慕放下咖啡杯,沉吟良久问她:“若是我愿意了解,试图去喜欢你,你愿意回应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尖微微发颤,只是面上看不出半分。

    “我不会!”顾轻舟道,“我希望我的丈夫从头到尾只爱过我。”

    司慕感觉一瓢冷水,兜头泼下。

    她很介意他和魏清嘉的过往。

    他曾热恋过魏清嘉,整个岳城的人都记得,他不可能简单说他会忘记,让顾轻舟也忘记。

    忘不掉的,哪怕到了他们七老八十,都会有人提起。

    魏清嘉实在太惹眼了,司慕又是权贵之子,一段风流佳话,是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况且,我到岳城的时候,拜托夫人承认我的身份,是有条件的。我答应她,两年之后会去退亲,就是今年冬月,我不会失言。”顾轻舟道。

    她很想解释,不是她不喜欢司慕,而是配不上他。

    可这种假惺惺的安慰,没什么作用。

    在司慕看来,她就是拿他前女友说事、拒绝他好感的人。

    顾轻舟的任何安慰语,对司慕来说都没有意义。

    “原来是这样。”司慕良久开口,声音冷得像寒冰。

    他开始了,顾轻舟拒绝了,司慕的心就阖上了。

    他对顾轻舟,只是有很懵懂的好感,还没有发展到爱情的地步。他以为他们会结婚,所以试图去培养。

    况且他见到了魏清嘉,发现自己曾经的爱情,早已远离,他心中有点孤寂,想要另一段爱情的慰藉,所以他对顾轻舟略有好感。

    这点好感很薄弱,很快就能消散。

    他倒是很感谢顾轻舟,把事情掰开来说清楚。

    虽然他不高兴。

    回到司公馆的时候,司慕借口军政府还有点事,提前离开了。

    顾轻舟笑盈盈的,老太太自然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只当司慕是真的很忙。

    在司公馆吃了晚饭,顾轻舟乘车回家。

    路过一家电影院门口时,发现镁光灯几乎要把整个夜空照亮。

    “这是拍谁啊?”顾轻舟疑惑,“记者们这么用力?”

    她还没有看清楚,车子就开走了。

    顾轻舟略带好奇,又回头看了几眼,隐约瞧见了红毯上,一个聘婷身影缓步而行,具体是谁,顾轻舟不认识。

    “可能是某个电影女明星吧?”顾轻舟想。

    和司慕聊过之后,很长时间,顾轻舟都没有再见过司慕。

    转眼就到了三月底。

    三月的小考,顾轻舟成绩很不错,到了班上的第十一名,算数课到了中等,她毕业应该不成问题,顾轻舟暗暗松了口气。

    这段日子没有白辛苦。

    小考结束是周四,学校放一天假,连同周末,就是三天休息。

    “我带你们去南京玩吧,我的新房快要准备好了,我带你们去看看!”颜洛水高兴道。

    顾轻舟和霍拢静不忍心拂了她的好意,都答应了。

    她们往外走,突然有人喊顾轻舟:“顾轻舟小姐?”

    这声音很陌生,顾轻舟微讶。

    她回头,看到了一张既陌生又略感熟悉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山村透视兵王〕〔灵狐妖妃:邪性鬼〕〔权路迷局〕〔萌宝当道:妈咪要〕〔永夜君王〕〔重生渔家有财女〕〔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因为爱你而疼〕〔首席爹地饶了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