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场红颜〕〔神王无疆〕〔天武神帝〕〔惊魂快递〕〔先婚后爱:BOSS轻〕〔昏后再婚〕〔超维之道〕〔离婚后恋爱〕〔厉少,有场恋爱谈〕〔盗妃在上:皇叔,〕〔木叶之无声剑术〕〔国民影帝是女生:〕〔谁也不许拱我的白〕〔萌宝辣妈:总裁爹〕〔女权世界的真汉子〕〔地球在退化〕〔重生1980之强国崛〕〔不准吃狗肉〕〔反叛的大魔王〕〔五神天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238章无法改变的样子
    “司夫人和司慕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司慕离开之后,顾轻舟愣在原地,考虑了很久,最终得出结论。

    要不然,他们不会频繁找顾轻舟。

    司慕回家快一年了,何时和顾轻舟有过如此频繁的接触?

    以前他遇到顾轻舟,都是眼睛直直的看过去,装作瞧不见。

    魏清嘉回来,这个僵局就被打破。

    他突然的来,又突然的走,肯定是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这是司慕的话。

    什么误会?

    难道误会他不想退亲?

    顾轻舟没有这样的误会,而他很害怕顾轻舟如此误会。

    他迫不及待想要退亲。

    顾轻舟一时想不到他的计划,站在原地沉思片刻,就乘坐电车去了学校。

    下午放学,一辆汽车停在学校门口,车上是司行霈的副官。

    果然,早上司慕找顾轻舟,已经引起了司行霈的注意,甚至担心。

    顾轻舟乖乖上车。

    “少帅在书房。”副官说。

    书房在一楼的西侧,两边墙壁上各挂着浓墨重彩的油画,色泽繁盛斑斓。书房是花梨木的门,厚重古朴,带着黄澄澄的金属把手。

    金属把手在灯下,泛出金灿灿的光芒,柔和温暖。

    顾轻舟敲了门。

    “进来。”司行霈的声音传出来。

    顾轻舟推开书房的门,只管司行霈负手立在一张华夏全舆图前,仔细打量着舆图,夕照从窗口照进来,将他的影子拉得修长挺拔。

    他的目光,落在西南一角,还在打昆明飞机场的主意。

    风起,他鬓角的碎发微乱,斜照落在他的眸子里,他深邃的眼眸染了灿烂的橘红,似星辰大海。

    顾轻舟看着他,有点愣神。

    他很英俊,顾轻舟从未见识过哪个男人比他更英俊。

    就连颜洛水都承认,司慕哪怕再养尊处优,亦不及司行霈的气质出众。

    天生的,谁也比不下去。

    司行霈没有转头,眼睛盯着全舆图,却喊她:“轻舟?”

    “啊?”顾轻舟回神。

    “别这样看男人,看得男人心花怒放,真想要你!”司行霈道。

    女人崇拜的眼神,是对男人最崇高的奖赏。

    顾轻舟这么盯着司行霈,司行霈心念欲动。

    顾轻舟啐他:“流氓德行!”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司行霈理所当然道,“我只对轻舟流氓。”

    顾轻舟抿唇不语。

    他站了片刻,看完之后坐在藤椅里,习惯性拿出了雪茄。

    顾轻舟夺过来,将雪茄重新装回去,道:“胡军医说了,两个月之内不要抽烟。”

    “没事,有次我受枪伤,差点打中心脏,我第二天就抽烟了。雪茄是好东西,能解百病。”司行霈来夺。

    顾轻舟不给:“没有这种说法!”

    她往后躲。

    司行霈就顺势压住了她。

    “你给我吃,我就不抽烟了。”司行霈轻轻咬她的耳垂,低声道,“轻舟,今天是个黄道吉日,适合行房。”

    顾轻舟的耳朵火烧火燎,从耳根一直红到了双颊。

    她心中有潮涌动,慢慢涌上来,几乎要让她昏厥。

    “你又无理取闹。”顾轻舟道,“今天什么也没有,雪茄没有,别的也没有!”

    司行霈吻她。

    吻着,手就沿着她的衣襟滑了进去。她的肌肤很好,像一段最上等的绸子,柔软细腻,甚至有点凉。

    冰肌玉骨,大概就是顾轻舟这样的。

    司行霈的手,节节攀升,、、。

    短短一年,司行霈掌心的柔软已经长大了很多。

    他的小女孩儿,终于成了小女人,女人味很足。

    生得真好,每一样都好。

    “轻舟,你长大了。”司行霈凑在她唇边低喃,“我想要你!”

    顾轻舟按住他的手,说:“还是伤患,怎么一点自觉也没有?”

    司行霈还是没有放过她。

    他玩出了新的花样。

    他身上有枪伤,顾轻舟不怎么敢挣扎,怕弄裂了他的伤口。而他不在乎的,他根本没把生死放在眼里。

    事后,顾轻舟背对着他,将他弄在自己胸口的东西一点点擦拭干净。擦着,眼泪就下来了。

    每次这种事结束,她都好难过,她不喜欢这样。

    一年了,她仍是恶心。

    司行霈慌了,将她抱过来,用布满伤疤和薄茧的手,轻轻擦她的眼泪:“别哭,轻舟,是我不好。”

    当然是他不好,他从来就没好过。

    顾轻舟抽噎:“真讨厌这样,你为何非要这样?男人和女人,就不能光说说话、散散步、聊聊天吗?你非要把关系弄得这么肮脏,把我弄得这么脏!”

    司行霈耐心劝导她:“轻舟,你所说的脏,是人类传宗接代的最基本行为。人类为了延续,就需要它。它跟吃饭、喝水一样,是很正常的需要,不能用任何的道德来评价它。难道你也觉得吃饭脏吗?”

    “你胡说八道!”顾轻舟骂他,“你恶心死了,还扯一大堆道理。”

    “我没有胡扯,我在跟你讨论千百年来的陋习。”司行霈道,“道德一边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将子嗣视为宗族大计,却又一边批判传宗接代的行为,你觉得合理吗?

    这不就是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轻舟,这件事从来都不脏,说它脏的人,只是想用它来约束人性。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我没有在外头勾三搭四,我喜欢你,和我喜欢上你,这两件事是一样的,没有高低贵贱。”

    顾轻舟抓过书案上的文件打他:“恶心,还扯一堆废话!你走开!”

    她还想着他的伤口,也没有狠打,到底气难消,哽咽着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咬出很深的牙印。

    司行霈一点痛感都没有,顾轻舟反而牙酸了。

    顾轻舟心情很不好。

    每次觉得司行霈还不错,他转身就要做一件事来恶心她。

    真是从未消停过。

    “他一直都只是司行霈,不会变成我想要的样子。”顾轻舟抹着眼泪想。

    司行霈就在那里,想要靠近他,就要接受他,而不是改变他。

    也改变不了。

    洗澡的时候,顾轻舟一直在想,假如没有遇到司行霈,她会喜欢什么样子的男人?

    她认识的男人不多,在乡下的时候没有男孩子给她献过殷勤,因为李妈这方面管得很严格,谁家男孩子敢围着顾轻舟打转,李妈就要去找他的父母,甚至告诉族长。

    到了岳城,认识的同龄男孩子屈指可数。

    掂过来掂过去的算,顾轻舟觉得自己会喜欢顾绍那种性格的。

    顾维温柔,他像一朵白玉兰,高高在枝头,素雅洁净,哪怕是伤心了,也是低下头默默流眼泪。

    最不喜欢的,大概是司行霈这种兵痞,粗鲁恶俗,而且下流。

    可是现在,被司行霈一路胁迫,走到了这一步。

    顾轻舟洗好澡出来,坐在沙发里擦头发,司行霈没有雪茄可以抽,烦躁的将书页撕下来卷成圈圈,衔在嘴里。

    他这幅哀怨的模样,顾轻舟哭笑不得。

    “司慕找你做什么?”司行霈问。

    顾轻舟就把昨天司夫人相约的事,告诉了司行霈。

    “还是想提退亲吧,可惜他没钱。”顾轻舟道,“所以磨磨蹭蹭的,不知道是想赊账,还是想延后。”

    “去退掉,钱我给你。”司行霈道。

    顾轻舟蹙眉:“你又来了,我要的不是你的钱,是司家退亲给的赔偿费,这完全不同,你懂吗?”

    司行霈当然懂,他只是不想顾轻舟和司慕再有接触。

    每次司慕去见顾轻舟,司行霈都有拿枪将他打成窟窿的冲动。

    “下次见他,就是他给钱,不准私下里和他接触。”司行霈抬起她的下巴,“轻舟,你要知道,你给他治病这件事,我已经很宽容了。”

    顾轻舟不想和他吵。

    她迭眸擦干了头发,换衣裳回家。

    回到顾公馆的时候,众人已经吃过晚饭了,问顾轻舟怎这么晚回来,顾轻舟随意找了个借口。

    “轻舟小姐。”顾轻舟回房之后,二姨太过来敲她的房门。

    顾轻舟开了门。

    二姨太主要是想说司家的事。

    顾轻舟拒绝了司夫人,在二姨太看来是很愚蠢的,甚至会失去她立足的根本。

    “轻舟小姐,我知道您现在很有信心,可是没有了司家的关系,老爷是不会像这样听您的话。”二姨太道。

    她也是好心。

    这个家里,顾轻舟能拿捏得住顾圭璋,而顾轻舟聪明,性格上却也有女人柔婉的一面,只要不惹她、不和她作对,她很好说话。

    二姨太像找到了依靠,她不想这个依靠倒下。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顾轻舟道,“我和司家接触的时间长,更加了解司夫人,我不会贸然行事的。”

    二姨太就放心了。

    她说:“轻舟小姐,你素来是聪明的,既然你心中有数,我就放心了。”

    二姨太离开之后,顾轻舟更衣准备睡觉。

    睡到了半夜,突然听到楼下一声尖锐的惨叫声。

    顾轻舟被这声惨叫声吓到了,从睡梦中醒过来,大惊失色。

    而后,惨叫声又传了上来,顾轻舟急忙披衣下楼去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都市之造假天王〕〔我在万界送外卖〕〔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