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农民的逆袭〕〔道医天下〕〔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偷个宝宝:总裁娶〕〔汉皇刘备〕〔这穿越要命了〕〔带上洛神去诛妖〕〔王者荣耀与我的传〕〔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一个盗贼的自我修〕〔我养的宠物都成精〕〔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229章痊愈
    霍钺将聂嫣抱上来,压出她肺里的水,聂嫣半晌才有了意识。

    她大哭大叫:“杀人犯,魔鬼!滚开,你们俩都滚开!”

    她跄踉着要跑,生怕霍鉞帮顾轻舟杀她。这个时候,她吓坏了,完全不考虑动机。

    若是平常,想想也知道蹊跷!

    霍钺拉住了她:“嫣姐,方才轻舟在给你治病呢!”

    “你撒谎,滚开!”聂嫣魂魄早已吓得离体,使劲掴了霍钺一巴掌,又抓又挠,有一下碰到了霍钺的眼睛。

    霍钺吃痛,手上的力气一松,聂嫣挣脱开来就跑。

    她很有力气。

    跑起来飞快,瞬间就消失在回廊的回头,霍鉞和顾轻舟都没有反应过来。

    聂嫣这是在逃命。

    她从后院逃出来,立马摇铃把佣人都叫到跟前,同时给巡捕房打了电话。

    很快,法租界巡捕房的人就到了。

    等顾轻舟和霍钺到了大厅时,听到聂嫣正在打电话,用很圆润流畅的法语冲着电话那头又哭又喊。

    这大概是打给她丈夫的。

    聂嫣和她丈夫兰波特大使是去法国治病,他们的孩子还留在南京,家里只有几个随行的佣人。

    这几天兰波特顺带处理点政务,在家的时候不多。

    “霍爷,您瞧瞧这是怎么回事?”法租界巡捕房的人,都认识霍钺,而且受过霍钺的恩惠,让他们抓人,他们是不敢的。

    这可是青帮龙头。

    法国佬会走的,青帮永远在华夏,这些华人小巡捕也有亲戚朋友,得罪青帮,以后日子不过了吗?

    法国人再厉害,也抵不过青帮。

    巡捕站在旁边,没敢造次。

    “没事。”霍钺淡然,轻轻撩起衣摆,坐在了沙发上。

    几位巡捕面面相觑,他们都是中国人,都害怕霍钺。霍鉞摆明了不想解释,他们愣是不敢问。

    岳城的阎王,霍鉞就是其一。

    聂嫣打完电话,紧紧裹着佣人递过来的羊毛毯子,头发一直在滴水,她脸上的妆容全花了,眼线晕开,眼睛乌黑,配上她苍白的面孔,鬼气森森的。

    几个巡捕下意识低了头,不敢看她,瘆得慌!

    “愣着做什么,将他们抓起来啊!将那个女人抓起来,她要谋杀我,要谋杀参赞夫人!”聂嫣歇斯底里大喊。

    霍钺坐着不动:“嫣姐,你得信我,轻舟是给你治病。”

    “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些轻巧话?我都快要死了,我信你?”聂嫣又想哭又想笑,面目狰狞。

    她是被顾轻舟吓疯了。

    她的头发丝一个劲在滴水,脸上也湿濡着,不是游泳池的,而是一头一脸的大汗。

    聂嫣很久没出这么多汗了。

    她在游泳池里挣扎的时候,那是求生般的挣扎,可见力气用得多狠;然后从后院跑出来,一路狂奔,从未跑这么快过。

    “阿钺,我哪里对不起你,你用这等毒计害我?”说着,聂嫣悲从心中来,面容一改,哽咽着哭了。

    兰波特大使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这位参赞个子并不高,生得却很胖,约莫五十来岁,一脸的浓胡子,蓝眼睛。

    聂嫣扑到他怀里哭。

    他安慰娇妻。

    聂嫣的情绪一直不能平复,用法语噼里啪啦说个不停,像竹筒到豆子,顾轻舟和霍鉞都听不懂。

    兰波特大使就对霍钺道:“霍龙头,请您出去,以后我们不欢迎你。”

    他的中文算是比较流畅的,口音不佳,表达却没有问题。

    他虽然是法国领事,却也懂得时局,强龙不压地头蛇,霍钺这等人,掌控岳城的三教九流,最好不要太得罪他。

    他们路过而已,不想结仇。

    霍钺就站起身:“鄙人先告辞了。”

    顾轻舟跟在霍钺身后,出了兰波特家的大门。

    上了汽车之后,霍钺先跟顾轻舟道歉:“今天实在是对不起你”

    “没把咱们关到巡捕房,就是看着您霍爷的面子。再说了,我做了什么,我心里没数吗?”顾轻舟笑道。

    霍钺舒了口气。

    “轻舟,你为什么那么做?”霍钺这时候才问道。

    为什么?治病呗。

    顾轻舟就把她的治病方法,告诉了霍钺。

    霍钺听罢,问:“真的有效吗?”

    “您若是有怀疑,就等着看看嘛。”顾轻舟笑道,“最迟后天,我们就会知道结果。”

    兰波特家那边,聂嫣洗了个热水澡。

    壁炉烧了起来,她坐在壁炉前擦头发,脸上泪痕犹存。

    她丈夫安慰她。

    聂嫣却忍不住伤心。

    “我真是生死里走了一遭。那个女孩子,不过十七八岁,心肠却如此狠毒。她明知道我生病,明知道我怕冷,却将我推到泳池里。”聂嫣哭道,“这不是害命吗?”

    她丈夫握住了她的手。

    聂嫣又哭道:“我是太信任老朋友了,又念着霍钺是一方龙头,稍微能帮您几分,就和叙旧情。哪里知道,他心存歹念!”

    她丈夫是个蛮有智慧的老头子。

    沉吟了片刻,她丈夫兰波特先生说:“此事有点蹊跷。在我们家的院子里杀你、害你,这是算哪门子事?”

    “也怪我,说了些不中听的话。”聂嫣道。

    她极力证明,顾轻舟就是想杀死她。

    她丈夫摇摇头:“那也不至于!霍钺不可能眼瞧着不管,我觉得这中间有点蹊跷,是我们忽略了。”

    聂嫣觉得她丈夫跟她不是一条心,顿时就心灰意冷。

    佣人煮了粥,聂嫣一口气吃了两碗热腾腾的,出了一脑子汗,她就去睡觉了。

    她屋子里烧了地龙和壁炉,暖流徜徉。

    她丈夫肥胖怕热,临时歇在楼上,不跟她一起住。

    聂嫣躺在床上,想起今天的事,心情很低落。

    她难得的身子发暖。

    太累了,又深受打击,聂嫣迷迷糊糊就睡熟了。

    半夜的时候,她热醒了,一抹后背,全是汗。

    “来人,把窗户开开,怎么这么热?”聂嫣热得心烦气躁。

    佣人一直在门口摆个小榻,夜里照顾她,闻言进了卧室,却看到聂嫣在发愣。

    聂嫣正在使劲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又摸了摸后背,然后盯着双手发愣,脸上有种喜极而狂的表情。

    “热,热!”聂嫣声音诡异,重复着说道,既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

    佣人低声问:“太太,您怎么了?”

    “我出汗了,我睡出了满身的汗!”聂嫣哽咽着大笑,“我身上发热!”

    自从生病以来,她酷暑盛夏盖被子,醒过来身上都是干燥微凉,从未睡得这么全身发燥过。

    如今,在春寒料峭的岳城,她第一次全身冒汗。

    她站在窗口,风吹在脸上,是凉寒的,舒服的寒凉,不再是刺骨的冰冷。

    聂嫣就像疯了似的,笑着流泪。

    “快,电话拿给我!”聂嫣道。

    她坐在床上,给霍钺打电话。

    这会儿已经半夜了两点了,霍钺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睡得迷糊。

    电话那头的声音太过于诡异,霍钺一下子就清醒了。

    “我好了阿钺!”聂嫣声音带哭腔,又带笑意,“我流了很多汗!”

    正常人来说,流汗很平常,对聂嫣来说,却是痊愈的开端。

    “别冻了,好不容易好转,还是赶紧去床上躺着,捂紧了。”霍钺道,“明日一早,我带轻舟去给你复诊。”

    提到顾轻舟,聂嫣有点不好意思。

    她现在终于明白,顾轻舟将她按在水里,不是想要杀她,而是给她治病。

    霍钺没有说错。

    想到自己那么刻薄,聂嫣非常不好意思,她尴尬咳了咳:“阿钺,那位顾小姐会不会怪我?昨天我”

    “不会的,别多想。”霍钺道,“赶紧捂好被子,再出些汗,病就早日康复。”

    聂嫣挂了电话,她丈夫也从楼下拖着肥胖的身子下楼。

    屋子里很热,兰波特先生透不过气,耐心听妻子说自己好转的状况,他也是非常吃惊。

    “那我明天也要见见那位顾小姐。”兰波特先生道,“你快躺好吧!”

    早上七点半,兰波特先生亲自给霍钺打了电话。

    在电话里,兰波特先生给霍钺道歉:“昨天太无礼了。”

    然后又问霍钺,“那位神医,今天她会来吧?”

    “会去的,还要复诊嘛。”霍钺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兰波特先生松了口气,“华医真的有巫术,他们随手就能治好疾病,简直是神奇!”

    这位法国领事,对顾轻舟赞服不已。

    只是,这到底是什么原理,为何将生病的人推到游泳池里,病情就能好转?兰波特先生想听顾轻舟亲口解释。

    聂嫣也起床了。

    她洗了个热水澡,将全身的汗味冲掉,然后穿戴整齐。

    五分钟之后,她的身子仍是暖和的,甚至有汗。

    从前,她每次洗完澡,最多暖和五分钟,后面又是冷得发抖,这次却不同了,她知道 自己的病情减轻了,心情极好。

    “我给霍龙头打过了电话,他很快就会来,还会带着那位神医。”兰波特对聂嫣道。

    聂嫣点点头。

    她想,她应该认认真真给顾轻舟道歉,昨天她实在傲慢、无礼、甚至粗鲁没有家教。

    而顾轻舟,就凭她受辱之后依旧帮聂嫣治病,而不是负气一走了之,聂嫣应该尊重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