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女特助〕〔天黑请吻我〕〔哈利波特之血猎者〕〔重生商女:少将,〕〔武极狂神〕〔会长心尖宠:小冤〕〔请回答火影〕〔九龙玄帝〕〔盛宠医品夫人〕〔神级全能高手〕〔不负荣光,不负你〕〔狼牙兵王〕〔天生不是好医生〕〔一块板砖行天下〕〔无敌真寂寞〕〔斗罗大陆权利的游〕〔万古神帝之无限源〕〔舰娘侵入现实〕〔万界之最强奶爸〕〔中国式主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227章旧相识
    霍钺是特意来找顾轻舟的。

    专门跑到司行霈的别馆找

    顾轻舟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她努力想要当做无所谓,心里的尴尬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收敛情绪:“霍爷,您找我何事?”

    顾轻舟对霍钺始终心存敬重,大概是觉得霍钺像个长辈。

    他总是斯文端正,偏偏又是杀人不眨眼,顾轻舟从心底很怵这样的人,总感觉他发起火来,威慑力更大,下意识很尊重他,不敢惹恼他。

    “我有个朋友生病了,跟我一样的病,也是请医用药无数,越拖越重,正好我听说了。”霍钺道,“既然你能治我的,也许能治她,所以请你去看看。”

    司行霈不乐意了,将瓷勺丢在碗里,一声清脆的碰撞声,他说:“我的女人是医生吗,你随便就来请?”

    “我记人情。”霍钺笑道,“你知道我的人情不能白给,而且说话算数。”

    司行霈略微有点松动。

    霍钺跟司行霈,是势均力敌的两个人,他的能耐不比司行霈小,有时候司行霈也需要帮助。

    能帮到他的,大概只有霍钺。

    而霍钺向来是不肯吃亏的,求他帮忙比登天都难,除非许下重利。

    能得他一个人情,自然不错。

    司行霈就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抿唇笑。

    对于看病,顾轻舟是不矫情的,谁请都去。她知道生病的痛苦,也挺师父说过,要救世人,这是医者的本分。

    “那你要给两个人情,一个是我的,一个是轻舟的。”司行霈道。

    霍钺点燃一根雪茄,橘黄色的火光亮起,他的笑容和煦温暖:“凭什么要给你一个?怎么,轻舟卖给你了?”

    顾轻舟脸色一落。

    “你还挑拨离间?”司行霈欲怒。

    霍钺笑道:“你不胡搅蛮缠,我倒也可以考虑卖给你一个人情,不过你将来要求不能太过分。”

    “什么算过分?”顾轻舟在旁边插嘴,“是指违背正义,还是其他的?”

    霍钺轻轻将雪茄的烟灰顿在青色官窑烟灰缸里,笑了笑:“青帮的人,不靠正义吃饭。在我这里,不凌辱妇人、不杀虐幼童、不欺师灭祖,其他都不算过分。”

    他的话,中了顾轻舟的心思,顾轻舟忍不住笑了:“霍爷,您还挺有江湖道义!”

    言语之中,不乏有点敬重和欣赏之意。

    司行霈看在眼里,从桌子底下捏她的腿,眼神酸溜溜的。

    顾轻舟吃痛,轻呼一声。

    “不许当着我的面,夸其他男人,知道吗?”司行霈道。

    霍钺含笑,眉宇间略带挑衅,司行霈气个半死。

    “轻舟,这个人如此霸道,你何必忍他?”霍钺继续道。

    顾轻舟低下头笑。

    事情说清楚了,司行霈也同意,顾轻舟就去准备。

    顾轻舟上楼更衣,下来时司行霈也准备妥当。

    “我送你过去。”司行霈道。

    霍钺笑:“你这么不自信?”

    司行霈薄唇微抿。

    顾轻舟也道:“司行霈,我去给人看病,这是救死扶伤的大事,你不要跟着了。你今天没事吗?”

    当然有事了。

    司行霈将她捞过来,想要吻她。

    顾轻舟大窘,霍钺还在旁边看着呢,顾轻舟没有堕落到不顾一切的地步。

    她从他身子底下猫了出去。

    从别馆出来,顾轻舟乘坐霍钺的汽车,霍钺突然道:“轻舟,他是很喜欢你的。”

    顾轻舟沉默。

    “阿静在家里干嘛?”她寻了个话题。

    “快要开学了,她在温习国文。除了国文,其他的功课她也看不懂。”霍钺道,“她念书是最不上心的。”

    顾轻舟失笑。

    霍拢静是非常不喜欢读书的。

    见霍钺不再提司行霈,顾轻舟的心就平稳了些,她问霍钺:“病家是谁?”

    “是法国参赞兰波特大使的夫人。”霍钺道。

    “法国人啊?”顾轻舟吃惊。

    “她是中国人,十五岁才跟她父母移居法国,会说中国话,和我是同乡。”霍钺道。

    顾轻舟哦了声。

    “她也是发热吗?”顾轻舟又问。

    “她是发冷,特别怕冷。哪怕是盛夏,她也不出半滴汗,一直用暖被裹紧。她住在南京,这次是路过岳城去法国,想去法国求医。我去看她,向她引荐了你。”霍钺道。

    顾轻舟略有所思。

    霍钺又问:“轻舟,这种病你见过吗?”

    “同病不同源,哪怕是一样的状况,也有可能是不同的病因。我还没有见过她,没有给她把脉,不敢说是否见过她的病例。”顾轻舟道。

    霍钺颔首。

    法国参赞不住在岳城,却在岳城有两处产业,家里的佣人常年打扫。

    这次路过岳城,准备船票去法国,正巧参赞有点事,他夫人就见见老朋友。

    霍钺是她的老友之一。

    兰波特大使的房子在法租界,车子进去之后,远远就瞧见了黛瓦红墙,坐落在梧桐树的后面。

    梧桐树批了层薄薄新妆,脆嫩的青芽在枝头瑟瑟。

    “霍爷。”兰波特家的佣人认识霍爷,恭恭敬敬把霍爷往里请。

    “夫人呢?”霍爷问。

    佣人道:“夫人在玻璃房里。”

    家里新添了玻璃顶的房子,四周不通风,阳光照进来,暖融融的。

    兰波特夫人坐在其中,身上裹着毛毯。

    佣人说霍爷来了,兰波特夫人急忙站起来,转过头来。

    她化了妆,脸上涂了厚厚的香粉,两颊是桃粉色的胭脂,唇上是红色的唇膏,让她看上去很美丽。

    顾轻舟从她脸上看不出她的气色,只知道她的眼神很虚,没什么力气。

    “嫣姐。”霍钺叫她的名字,像朋友那样,而不是叫她兰波特夫人。

    兰波特夫人十五岁之前,都叫聂嫣,她和霍钺不仅是同乡,早年就认识了,两家交情还不错。

    聂嫣比霍钺大五岁,小时候只觉得是个小弟弟,机灵调皮。没想到十几年后再见,他竟有如此卓越的成就,且生得英俊不凡。

    “你来了?”聂嫣说话没什么力气,软软道。

    霍钺半蹲在她身边,问:“今天感觉如何?”

    “不还是那样?”聂嫣笑道,“冷,周身都冷,我这可能是中了诅咒。”

    她说话的功夫,已经看到了顾轻舟。

    女人天生有种敏锐,喜欢谁、不喜欢谁,都靠第一眼的感觉。

    聂嫣看到了顾轻舟,顿时就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个女孩子。

    她是谁,她为何会跟着霍钺?

    聂嫣上下打量顾轻舟。

    霍钺介绍道:“嫣姐,这位是顾小姐,她就是我说的神医。上次我的病,也是顾小姐治好的。”

    聂嫣吃惊。

    她看着霍钺:“你开什么玩笑?”

    一个女孩子,一个少女,说她是神医?

    “没有说笑,她就是神医。”霍钺坚定道,“嫣姐,你不相信我?”

    “当然相信。”聂嫣温柔道。

    霍钺笑了笑,冲顾轻舟使了个眼色。

    顾轻舟一直沉默,含笑听他们寒暄,直到霍钺递眼色给她,她才上前道:“夫人,我略通点医术,给您请脉,可以么?”

    聂嫣眼眸透出寒光。

    不信任、憎恶,一览无遗。

    “试试吧,嫣姐。”霍钺在旁边道。

    聂嫣脾气很大,只有在霍钺面前,才略微收敛。

    她犹豫了下,道:“那好吧。我怀疑任何人,也不能怀疑你。”

    说罢,聂嫣将手伸出来。

    聂嫣并不算太瘦,只是生病之后,双手的肌肤没有半分光泽,皱巴巴的。

    顾轻舟的手按上去,聂嫣的肌肤冰凉。

    把脉的过程挺漫长无聊。

    聂嫣盯着顾轻舟看,总想从顾轻舟脸上看出端倪。

    越看,聂嫣就越生气:这个女孩子好年轻!

    聂嫣今年三十四了,她再怎么保养,肌肤也不会像十八岁那样有弹性,眼神也不会那么清澈,双颊亦不会如此红润,嘴唇更不会那么莹润饱满。

    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她们哪怕庸俗,也能用天真来遮掩。

    聂嫣很憎恨这样的少女出现在霍钺身边,她随时随地提醒聂嫣,自己老了!

    老了,不服不行,岁月对任何人都公平。

    “好了。”顾轻舟不疾不徐把脉完毕,将手收了回来。

    站起身,顾轻舟对霍钺道:“霍爷,能借一步说话吗?”

    霍钺颔首。

    他们俩站在玻璃房外的屋檐下,顾轻舟压低了声音。

    “霍爷,我知道我们不算特别亲近,您可能还不够了解我,我想向您介绍两点我自己。”顾轻舟说。

    霍钺讶然,不明所以看着顾轻舟。

    迎上他惊讶的目光,顾轻舟笑了一下,继续说:“第一,我在祖师爷跟前发过誓,对待我的病家,会用尽全力,绝不敢懈怠松弛,更不敢故意伤害病家,否则就是欺师灭祖,不得好死的。

    第二,我这个不容易被激怒。不管旁人说什么,我都能保持我的理性,除非我做事有目的。这两点,我希望您能随时随地记住。”

    霍钺还是不太懂。

    “好,这两点我都相信。”霍钺道。

    如愿以偿的,霍钺看到顾轻舟露出了笑容。笑容很甜,像早春的话,璀璨明媚,一层层的盛绽。

    霍钺能看到这样的笑脸,让他相信什么都心甘情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