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性总裁:恋爱不〕〔权婚蜜爱:娇养鲜〕〔变身之武侠到神话〕〔重生七零末之幸福〕〔狂拽小妻:总裁大〕〔盛世医妃:吾皇掌〕〔苍穹九变〕〔崩坏世界来了一位〕〔九幽洛图说〕〔幸福农家妇〕〔网游之月球战争〕〔魔临二次元〕〔大劫主〕〔孬魔邪圣〕〔幻想次元掠夺记〕〔都市之我为宗师〕〔蔡徐坤:iKun心尖〕〔玄门小神医〕〔灰姑娘的逆袭之路〕〔恶魔就在身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215章司慕的打趣
    顾轻舟醒过来,已经是早上九点。

    洛水的订婚宴在晚上六点半,现在还来得及。

    顾轻舟先下楼吃饭。

    全家都吃过了,厨房留了点米粥。

    二姨太在楼下,笑着对顾轻舟道:“我特意吩咐佣人别喊你,说你昨晚准备给颜小姐的订婚宴礼物,肯定很劳神了,老爷也没说什么。”

    顾轻舟道谢:“多谢你替我遮掩。”

    她随意喝了几口,就上楼换衣裳。

    这次的礼服,是颜家送的,颜洛水亲自去挑选的。

    颜洛水给顾轻舟选了条雪白色卡夫绸的无袖礼服裙。裙子很长,在地板上拖出逶迤的弧度,绸布又柔又软,似水纹在周身荡漾,掀起雪色涟漪。

    裙子里面,是一双很高的高跟皮鞋,也是颜洛水选的,这样衬托得顾轻舟更加高挑成熟。

    “这鞋子太高了,我只怕穿不了!”顾轻舟道。

    “一定要换啊,我给阿静也是这样的,要不然不一样。”颜洛水反复叮嘱过。

    顾轻舟没办法,将裙子换上了,还在里面穿了件玻璃丝袜。

    下楼的时候,她将裙摆拉起来,提在手里,怕在地上拖脏了。

    顾绍看到了她。

    她的鞋跟太高了,走路不稳,下楼梯的时候,很怕一跤摔下去,正茫然看着楼梯。

    顾轻舟想扶住栏杆下路的,可惜一双手抓住了裙摆,腾不出手来扶栏杆,她整个人都有点抓狂,不能理解这件衣裳的美丽,只感觉累赘极了。

    顾绍走过来,很想帮忙,说道:“我我抱你下去吧。”

    顾轻舟正在为难,闻言点点头。

    顾绍试了下。

    虽然顾轻舟很轻,可顾绍文弱单薄,他抱得很吃力,可能会两个人一起摔下去。

    “还是背着吧,稳妥些。”顾绍道。

    顾轻舟说:“没事,你扶住我的胳膊,我们慢慢走下去。”

    “快上来。”顾绍温柔道,坚持要背着她下去。

    顾轻舟跟顾绍是不客气的,就趴在他身上。

    顾绍将她背到了大门口。

    上了汽车,顾轻舟才舒了口气。

    摇下车窗,顾轻舟对顾绍道:“谢谢阿哥。”

    寒风中,她淡施脂粉的双颊,仍是泛出一抹鲜艳嫩红;鸦青色的长发斜垂在左边的侧脸,墨发红颜,美得能逼退世间所有的繁华。

    顾绍觉得她好看,比去年刚回家的时候更好看。

    原来女孩子可以长得这么快,短短一年就能破茧成蝶。

    “玩得开心点,舟舟。”顾绍道。

    顾轻舟点点头,重新摇上车窗,司机老孙将车子开了出去。

    颜洛水的订婚宴,是设在颜公馆的舞厅--偌大的舞厅,远胜过五国饭店的大堂,地龙烧得暖暖的,屋子里暖流徜徉。

    白俄人的乐队早已准备就绪,钢琴声、小提琴和大提琴的声音,交汇飘渺,飘荡在颜公馆的上空。

    “若是两家都在岳城,那订婚宴设在男家家里也不好,设在女方家里也不好,索性就设在饭店;可谢家在南京,既然在岳城摆订婚宴,宴席肯定是设在我们家了。”这是颜太太告诉顾轻舟的。

    订婚宴是最近几年时新的。

    从前也有订婚,可礼俗不是这样的,宴席到底摆在哪里,没有俗成的讲究,方便或者高兴就行。

    顾轻舟踩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的去了后院。

    “轻舟,你看上去像踩了高跷!”颜洛水心情极好,从窗口看到顾轻舟,走路滑稽,双手抓住裙摆,颜洛水笑个不停。

    顾轻舟瞪她:“还不是你!选了这长裙和鞋子,我能不跌倒就不错了!你这鞋子太高了,我从来没穿过这么高的高跟鞋。”

    “阿静和你一样的鞋子,她走路就很稳啊。”颜洛水道。

    霍拢静也调皮了,故意气顾轻舟,站起来麻溜走了几圈。

    顾轻舟就先扑倒了霍拢静,再去捏颜洛水的脸。

    颜家的大嫂进来,笑着对她们道:“别闹别闹,洛水的妆还没有上好。”

    她们在颜洛水的院子里,吃了午饭,大嫂重新给顾轻舟和霍拢静也上了一层薄妆,到了下午四点,她们俩就先去了前头。

    顾轻舟一直挽住霍拢静的胳膊,整个人贴在她身上。

    “轻舟,难得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霍拢静和颜洛水一样,都是坏透的,看到顾轻舟手足无措的样子,特别开心。

    大概只有这个时候,顾轻舟才表现得像个小孩子,而不是持重沉稳。

    “你还说!”顾轻舟想抽出手打霍拢静一下的,怎奈实在腾不出手来。

    到了舞厅时,顾轻舟远远闻到了美酒的香醇。

    舞厅很大,是将两间花厅中间的屏风撤去,合并成了一间。

    屋子里很暖和,进门的时候,众人都脱了外套,交给门口的印度侍者。

    环顾四周,宾客如云。

    舞曲早已响起,舞池里不少人在跳舞,旁边的长条桌子上,摆满了酒水。

    高跟鞋不怕平坦光滑,就怕坑坑洼洼。一进舞厅,顾轻舟终于能顺利走路了。

    “我先去坐会儿,这鞋穿得我的脚好疼。”顾轻舟道。

    霍拢静点点头,将她送到西南墙角的椅子上坐稳。

    “我去端酒,你想要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霍拢静问。

    “红的。”顾轻舟道。

    霍拢静就去了。

    她刚到桌子那边,颜一源就凑了上去,不知说什么,很兴奋拉着霍拢静去了舞池。

    顾轻舟没得酒喝。

    她坐了下,脚稍微舒服了点,准备起身时,突然有个人坐到了她的旁边椅子上,长腿往前一伸,挡住了她的去路。

    顾轻舟侧眸,看到了司慕。

    司慕头发梳得整齐,穿着一套深蓝色的燕尾礼服,雪白的衬衫,领口松开两粒纽扣,既雍容倜傥,又风流不羁。

    顾轻舟看着他,他也看着顾轻舟。

    顿了下,他伸出手,道:“顾小姐你好,我叫司慕,我看你的样子,好像不认识我!”

    顾轻舟就忍不住笑了。

    没想到他还有点幽默。

    大概是他从前不能说话,哪怕逗趣也说不出来,故而特别高冷。

    “少帅,您好。”顾轻舟回握了他的手,“很荣幸认识您。”

    简单的握手,彼此抽回了手掌,司慕问她:“你一个人来的?带了舞伴吗?”

    顾轻舟摇摇头。

    司慕就有点为难,他今天是给他妹妹司琼枝做舞伴的,没办法照顾顾轻舟。况且,司慕也不是很想跟顾轻舟接触太多,怕给顾轻舟希望。

    “没事,回头宾客会照顾我的。”顾轻舟道。

    司慕看到司琼枝在跟一个男孩子说话,就对顾轻舟说:“跳支舞吗?”

    先跟她跳支舞,算是尽了他的义务。

    “不不,我脚疼。”顾轻舟拒绝他。

    顾轻舟治好了司慕,又是司慕的未婚妻,他看到了她独坐,过来打声招呼,这是场面上的客气。

    司慕是个很有礼数和风度的人。

    客气到了,他也不勉强,道:“那我先过去了。”

    顾轻舟点头。

    独坐了片刻,顾轻舟起身去拿酒。

    而后,有双大手握住了她的腰。

    顾轻舟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一时间头皮都麻了,差点炸起来时,身子倏然一动,她就被人推到了帘幕的后面。

    司行霈稳稳抵住了她。

    “我方才,瞧见你和司慕有说有笑。”司行霈神色阴郁,眸子里带着炙热的怒焰,“轻舟,你这样不守妇道,胆子是长毛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权路迷局〕〔后娘[穿越]〕〔山村透视兵王〕〔永夜君王〕〔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渔家有财女〕〔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