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颤抖吧南唐〕〔木叶之大娱乐家〕〔次元学园〕〔红警之超级爆兵王〕〔媳妇儿,今晚回家〕〔向暖牧野〕〔回到八零当女兵〕〔武灭阴阳〕〔向往的生活之逍遥〕〔万界自由佣兵〕〔无上崛起〕〔武侠见闻录〕〔一术镇天〕〔一世兵王〕〔腹黑老公请节制〕〔生死突击〕〔天地至圣〕〔升官指南〕〔影帝成双:天后,〕〔绝品妖孽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207章顾轻舟的搞鬼
    司行霈离开之后,顾轻舟伸在外面的手有点冷,她缩回了被窝,久久没有动。

    人有时候存在惰性,特别是没有睡醒的时候。

    惰性一上来,就会告诉自己说抛弃所谓的尊严,辛辛苦苦要自尊做什么,做司行霈的猫,将来养在外室,有什么不妥吗?

    可一想到外室,就会想到秦筝筝。

    自己那么恨秦筝筝,难道也要变成她一样的人?

    顾轻舟不寒而栗。

    这点惰性,顿时化为乌有。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梳头更衣,回到了顾公馆。

    哪怕再艰难,顾公馆也是她的战场。自己的一切,都要靠自己赚。

    到了顾公馆,发现家里的餐厅换了崭新的亚麻色桌布,沙发也换了新的坐垫,整个屋子重新打扫,焕然如新。

    “我是才隔了一天没回来吗?”顾轻舟微愣。

    顾家的楼梯,一直都是光秃秃的,现在铺上了深棕色的羊绒地毯,柔软蓬松,一直延伸到了三楼。

    “地毯都拿出来了!”顾轻舟更是吃惊。

    佣人正在清洗三楼的洗澡间,把放了多时的旧浴桶抬下去丢了,换上新的红木浴桶。

    顾轻舟愣了又愣。

    “舟舟?”顾绍在身后叫她。

    顾轻舟回神,指了指改头换面的屋子:“这是要干嘛?”

    “不知道,阿爸吩咐的,特意叮嘱二太太,要把整个屋子弄得干净。”顾绍道,“明天还要收拾花圃,听说买了好些花树。家里七八年没有添置新的东西了。”

    顾轻舟就想起,前些日子二姨太说,恭喜轻舟小姐,顾家要双喜临门了。

    “双喜”,能跟顾轻舟的婚事连在一起的,自然是另一桩婚事了。

    “是不是阿爸要娶新的太太了?”顾轻舟问顾绍。

    顾绍骇然。

    其实,顾绍也是这么猜测的,但是从顾轻舟口中说出来,好像就成了事实一样,有点惊悚。

    家里添一个人,会打破现有的平衡,让所有人短时间内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心生莫名其妙的恐慌。

    “若不是新的太太要登门,不会这么大张旗鼓收拾家里的。”顾轻舟道。

    退一万步说,顾圭璋知道顾维换头换面成了政府高官的姨太太,他也不会这么隆重迎接顾维。

    顾圭璋最会哭穷,若是顾维回来,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卖惨,从顾维那里得到同情和好处。

    只有一个解释,能让顾圭璋这么大下血本,就是他要再娶了。

    女方估计不是岳城人。

    “你知道新的太太是谁吗?”顾绍问。

    顾轻舟摇摇头。

    见顾绍脸色微变的样子,顾轻舟笑道:“阿哥,你紧张什么?你三月份就要去法国了,根本不会和新太太打交道。”

    顾绍脸色又是一变。

    他脸色这点变化,被顾轻舟捕捉到了,顾轻舟不解看了他一眼。

    “怎么,你留学的事有了意外?”顾轻舟愕然。

    顾绍遮掩般咳了咳:“没有。”

    说罢,他就回房了。

    顾轻舟疑惑看着他的背影,心想顾绍的心思,她也是捉摸不透。

    晚上,顾圭璋回来了,心情特别好,他主动说起了为何装修顾公馆的事。

    “我在太仓有门亲戚,倪家的人初十要登门做客。那是我的贵客,大家切莫要轻待了他们。”顾圭璋喜上眉梢。

    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包括顾缃和顾缨。

    原来,新的太太姓倪。

    倪并不是大姓,顾轻舟没听说过对方的身份。

    大家都沉默了。

    几个姨太太,心里都不太好受,家里轻松散漫的日子,又要结束了。

    “应该趁着新太太进门时,先给她一个下马威。”二姨太心想,“她立不起来,以后家里还是我的。”

    三姨太则想:“我是不是应该把事情办完,离开顾家?再来个新太太,我可不想伺候了。”

    四姨太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是满腹忧愁。她既没有二姨太的本事,也没有三姨太的洒脱,不能压倒新太太,又走不了。

    此事,唯一高兴的,是顾圭璋而已。

    所有人不舒服,却不说话了,默默吃着饭,能清晰听到象牙箸碰到瓷碗的声音,轻微,小心翼翼。

    顾缃不能忍了,她声音激动而仓促:“阿爸,您是不是要相亲了?我姆妈走了都没过百日,阿爸您这样对得起她吗?”

    她说着,就哽咽哭了起来。

    她的声音,在寂静的饭厅格外突兀。

    顾圭璋这边是喜事,还不一定能成功,他自己挺忐忑的,突然被顾缃这么兜头泼了冷水,顾圭璋大怒。

    他重重将筷子拍在桌子上:“你姆妈?那是你姆妈吗,那是杀人犯!”

    顾缃想到,自己和姆妈一起杀老太太的证据,还在顾轻舟手里,又有顾轻舟在场,她当时就软了,不敢和顾圭璋争。

    顾圭璋脾气上来了,顾缃勾起了他所有的怒火,他把顾缃狠狠骂了一顿,甚至说:“从明天起,不许大小姐吃饭,饿她三天,让她长点记性!”

    这顿晚饭,被顾缃全部给毁了。

    顾缃哭着上楼,伏在枕席之间,心里乱转。

    “我要完了!”顾缃嫩白的双手攥住了被角,“阿爸不爱我了,顾轻舟手里有我的罪证,新的太太还要进门,这个家里无立锥之地。”

    她想要改变。

    顾缃死死握住被角,几乎要将被子捏得变形。

    “我要再次破釜沉舟!”顾缃双眸冷锐,紧紧盯着空荡的墙壁,“我都快二十了,成了老姑娘,阿爸却不操心我的婚事,居然要再婚!

    他靠不住了,我没了姆妈,没有祖母,剩下的是弟弟妹妹,没人能帮我!破而后立,不破不立!”

    顾缃觉得,她这么拖下去,会老死家中。

    新来的太太,肯定不会喜欢她的,到时候还不知道把她嫁给什么腌臜东西,她不能忍。

    长久以来在她心中的某个计划,慢慢抬头。

    顾缃不能阻止她父亲再婚,但是她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新来的太太!

    特别是她的婚姻大事。

    “缃缃,不要怕,你一定会成功了!”顾缃反反复复宽慰自己。

    顾轻舟不知顾缃的打算,她只是有点好奇,顾圭璋即将要娶的,是什么样子的女人。

    “肯定有钱,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装修。”顾轻舟猜测。

    太仓倪家

    也许该去打听打听。

    可顾轻舟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她随便一句话,就可以让顾圭璋的婚期拖到年底,或者明年,因为他母亲去世了,他还没有守孝。

    顾圭璋不在乎,司督军在乎啊。

    司督军最是在乎这些旧式的规矩,顾轻舟随便说几句话,顾圭璋绝不敢触怒司督军。

    “顾圭璋的婚事拖到年底的话,那时候我都走了,他娶谁不与我相干。”顾轻舟想。

    这么想着,她还有很多的计划没有做完,暂时无心去打听太仓倪家。

    正月里,顾轻舟做了很多的研究,也拜访了一些同学朋友,看似是拜年,实则是打探消息。

    终于,顾轻舟打听出一些蛛丝马迹。

    “洛水,你订婚宴的时候,会邀请宛敏吧?”顾轻舟问。

    “你想邀请她啊?”颜洛水微讶。

    宛敏是顾轻舟班上的同学,对顾轻舟没有善意,甚至因为合唱团的事,跟顾轻舟有轻微的交恶。

    顾轻舟这般提议,颜洛水不太明白。

    “对啊,我想跟她化解矛盾。”顾轻舟道,“同学之间,干嘛你死我活的啊?”

    颜洛水诧异。

    顾轻舟这是怎么了?

    “要不,你今天给她家打个电话?”顾轻舟又道。

    颜洛水稀里糊涂的。

    不过,她邀请了全班的女同学,昨天还在考虑是否邀请宛敏,后来她念及顾轻舟,将宛敏排除在外,总感觉这样太过于明显。

    顾轻舟这些话,颜洛水想了想,就同意了。

    她果然给宛敏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宛敏很吃惊。

    宛敏知晓颜洛水正月十八定亲的,也知道她邀请了所有的同学,明白她和顾轻舟要好,肯定不会请她的,正有点尴尬之际,颜洛水突然打了电话,宛敏很高兴。

    一高兴,宛敏就不计前嫌,对颜洛水道:“那好啊,我一定会去的,恭喜你啊洛水。我家初八的宴席,你们也来吧!”

    作为礼尚往来,颜洛水先给了台阶,宛敏也不好意思不下,她家初八的宴席,她就给颜洛水、顾轻舟和霍拢静下了邀请。

    拿到宛家的邀请函,一切都很顺理成章,顾轻舟唇角微翘。

    霍拢静则不明白:“你们搞什么鬼?”

    “不是我,是轻舟。”颜洛水笑道,“是她让我邀请宛敏的。宛敏这个人要面子,你给她脸,她就会还礼。”

    “宛家是学术界的名流,她家的宴席,肯定有很多的文人墨客,我倒是对几个学者有点仰慕,去看看也无妨。”颜洛水又道。

    就这样,顾轻舟得到了去宛家宴席的资格。

    她对宛家没兴趣。

    只是,顾轻舟知道有个人,他一定会去宛家。

    顾轻舟对这个人比较感兴趣。她需要一个很恰当、遮人耳目的机会接近这个人。

    还有什么比宴会更适合呢?

    顾轻舟早早就把所有的事都推了,准备好新的衣裳,正月初八一早就起床,薄粉淡施,去了宛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他的吻好甜〕〔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