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魏文魁〕〔精灵之最强玩家〕〔特战医王〕〔造梦天师〕〔我得拯救世界〕〔传奇之超级法师〕〔回到八零当女兵〕〔强宠蜜爱:BOSS,〕〔韩娱重生之月光〕〔道界天下〕〔重生之冷情狂妃〕〔极品神医奶爸〕〔听说我死后超凶的〕〔带条锦鲤打篮球〕〔轮回从僵尸先生开〕〔造反成功后〕〔我与女友是鬼差〕〔羽化浮〕〔重生医仙归来〕〔妖妃要出逃:陛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181章寻访
    周日也是下了一整天的雨。

    雨丝细薄,宛如游丝飘荡,到处雾蒙蒙的。顾公馆的院墙上,那些绿藤也落光了宽阔翠绿的叶子,光秃秃依附着墙壁,毫无生机。

    落在乳白色栏杆上的雨滴,积少成多,随着一阵微风,晶莹剔透雨珠的滚落下去,摔在青石小径上,溅起一朵水晶般的花。

    顾轻舟坐在窗前,认真写写算算。

    她把学校里的功课都做完,这是主业,顾轻舟不能荒废。

    功课并不是那么容易,她一坐就是六个小时,一动不动的,全部认真写完。

    写完了功课,顾轻舟伸了个懒腰,在衣柜里翻出一件沉香色十样锦的斜襟夹棉上衫,墨绿色长裙。

    怕将鞋子弄湿,她特意换了双皮鞋。

    皮鞋也是墨绿色的,和她的裙摆连成一线,藏在裙摆里面,一点也不突兀。

    穿戴整齐之后,顾轻舟去敲了二姨太的房门。

    “二太太,我要去趟书局,学校让买两本英文,下个月要做赏析,我现在才想起来。”顾轻舟道。

    二姨太正在房间里看杂志,闻言道:“可要我陪你去?”

    “不必了,外头下雨,弄得一身湿,怪难受的。”顾轻舟道。

    二姨太也慵懒,不太想动,就说:“那好,你去吧。”

    说罢,她起身取了两块钱给顾轻舟。

    顾轻舟道:“能让司机老孙送我吗?”

    顾家有两辆汽车,除了顾圭璋上班那一辆,剩下的一辆是送孩子上学、送秦筝筝出门等。

    司机老孙是准备送太太和孩子们的。

    “行。”二姨太痛快道。

    顾轻舟下楼,先去了下人住的倒座里,让老孙去准备开车。

    “轻舟小姐,这么个下雨天,您还要出去?”佣人陈嫂和顾轻舟闲聊。

    “是啊,去买几本书。”顾轻舟道。

    陈嫂就说,女孩子家要多读书,现在不比从前了。

    絮絮叨叨的,顾轻舟毫无架子跟他们说着话,老孙把车子停在门口。

    顾轻舟上了汽车。

    坐稳了,老孙问顾轻舟:“轻舟小姐,您要去哪里?”

    顾轻舟却沉默了下。

    “先去圣母路南边的书局。”顾轻舟道。

    圣母路就在顾公馆隔壁,临近两条街,走过去不到十五分钟。

    顾家不显赫,这么近的距离,老爷是不让送的。

    浪费油!

    可对方是顾轻舟小姐,将来要嫁到督军府去的。佣人也会察言观色,老孙又最是聪明谨慎,他二话不说,将车子开到了圣母路南边的那家书局。

    老孙开得比较慢,也不过五分钟就到了。

    书局不大,下雨天宾客寥寥,玻璃门后面,开着电灯。灯火橘黄,暖暖的,有种平淡的温馨。

    隐约可以闻到书局里的墨香。

    “轻舟小姐,到了。”老孙道。

    顾轻舟却不下车。

    她坐在后面,一动不动。

    老孙有点奇怪,他是顾家的司机,拿着微薄的薪水,最是不敢得罪小姐太太们的,故而他也不敢回头。

    车厢里安静,有玫瑰清淡的香味,潆绕不散。

    老孙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

    约莫过了两分钟,老孙又说:“轻舟小姐,到了。”

    他很有本分,就是不回头。从后视镜里瞥了眼,顾轻舟抱臂而坐,神态安静,似乎在看老孙。

    老孙咯噔。

    “我一向光明磊落,也不怕太太小姐们查。”老孙安慰自己。

    这种心理战持续了五分钟,老孙这会儿满腹疑惑,甚至精神紧绷,心里的防线最容易踩过去,顾轻舟才开口。

    “老孙,你总是送太太出门,最近太太有没有到某个地方让你停车,然后她另外坐黄包车离开的?”顾轻舟问。

    老孙头皮发麻。

    还真有几次。

    但是,这种事能说吗?司机送主人出门,最清楚主人家的动向,若是不可靠,早就被辞退了。

    老孙非常清楚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他还要靠这份薪水,养活一家老小。

    “没有啊,轻舟小姐。”老孙想很笃定的说,可声音不由自主发颤。

    “老孙,你不老实!”顾轻舟纤薄细嫩的小手,轻轻撩过她浓密覆盖的浓刘海,露出光洁如玉的额头,以及那双冰魄般明亮清冷的眼睛。

    眼睛越过汽车的座椅,钉在老孙身上。

    “现在主人家辞工,都不会说自己不喜欢佣人,只说佣人不干净,免得落下个刻薄名声,以后招不到佣人。”顾轻舟斜倚椅背,静静说道。

    这是实话。

    佣人地位低下。请得起佣人的人家,都是有头有脸的,辞工会落个刻薄难容人的名声,索性说佣人不干净,这样就名正言顺。

    做佣人的都知道,但是这碗饭还是要吃的。

    被辞退的佣人,以后基本上就没人敢要了。

    老孙只是个司机,司机更考验人品,他要是被顾家辞退,以后就难找到事做了,除非去码头做苦力。

    可码头做苦力的钱,养不活全家老小啊。

    老孙吓得半死,不知道怎么惹了这位大小姐。

    “轻舟小姐,您菩萨心肠,您别跟我一个下人过不去啊。”老孙着急,几乎要哭了。

    万一他被辞了,他一家老小怎么办?难道看着全家饿死吗?

    “我不会跟你过不去,除非是带着我去太太停车换车的地方。”顾轻舟道,“老孙,你这么聪明,以后做我的耳目,我不会亏待你。”

    老孙沉吟想了想。

    顾轻舟回家不到一年,她聪明能干,老爷很喜欢她。

    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顾公馆表面上还是那些人,暗地里却早已偷天换日。

    和轻舟小姐相比,太太现在着实不成气候。

    要不是老太太来了,太太只怕连上桌吃饭的资格也没有。

    而轻舟小姐将来是要嫁到督军府去的,也许到时候她会带着自己用惯了的佣人去。

    司机是很重要的,一般都要用亲信。万一得到了顾轻舟小姐的青睐,她将老孙视为心腹,老孙就能去督军府做事。

    老孙没什么大理想,就是想薪水高一点,能把六个孩子都供养大。

    老孙是万万不敢得罪顾轻舟的。

    “轻舟小姐,我只是个做下人的。”老孙仍是蹙眉,紧张道,“我今天带了您去,改日也会带别人去您过去的地方。这样做下人,老孙也缺德。”

    “老孙,我知道你谨慎,你放心,将来你做我的耳目时,我绝不疑你。我素来用人不疑,说到做到。”顾轻舟道。

    话到了这个份上,老孙也没办法了。

    顾轻舟威逼利诱,老孙再三衡量,道:“那轻舟小姐,您坐稳了。”

    老孙把顾轻舟带到了城南。

    城南这一代是老城区,旧式的房子,木门木窗,偶然路过的人,都是穿着长褂,冷不丁像回到了前朝。

    老孙对顾轻舟道:“太太每次都是在这个路口下车,让我不用接,然后她乘坐黄包车,往东南方向而去。”

    具体去哪里,老孙就不知道了。

    顾轻舟颔首。

    “好了,辛苦你了老孙,咱们回去吧。”顾轻舟说。

    回到圣母路时,顾轻舟去钟表行给司行霈的别馆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司行霈的副官。

    “帮我查个人。”顾轻舟道。

    她告诉副官,秦筝筝在城南的老城区,繁琐的居民楼里,藏了一个婴儿,约莫一岁半,女婴,最近半年才来的。

    “附近都是老邻居,突然来了人,还带着个一岁半的孩子,是会有动静的,毕竟孩子会哭。”顾轻舟道,“一天内能帮我查到消息,然后让朱嫂打电话给我吗?”

    “可以,顾小姐。”副官道。

    顾轻舟就挂了电话。

    然后,她又去了趟书局,买了两本英文书。

    她回来的时候,客厅里没有人,自然也无人问她到底去了哪里。

    吃晚饭的前夕,顾轻舟接到了电话。

    是朱嫂打过来的。

    “顾小姐,有个地址,您记一下。”朱嫂笑道。

    “这么快啊?”顾轻舟心中吃惊,前后还不到两个小时。

    南城区那么大,人口又多

    “好,您说。”顾轻舟道。

    朱嫂就报了个地址。

    同时,朱嫂告诉顾轻舟道:“是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有个男人偶然来送吃的,副官已经进门了,可要把人带走?”

    “不必了,我明天去看看。”顾轻舟道。

    她接这个电话的时候,二姨太下楼了。

    二姨太没问是谁的电话,顾轻舟也就没解释。

    晚饭的时候,四姨太突然又说:“昨日的鸡汤还有剩下的吗?”

    “还剩了半碗。”厨娘道。

    “回头送到我房里做宵夜。”四姨太说。

    厨娘道是。

    秦筝筝关切说:“你想吃的话,叫他们做新鲜的,一天一只鸡也不是难事,可别剩下的,对孩子不好。”

    “不妨事的,现在天气凉,放一天不会坏。”四姨太笑道。

    她们这席话,居然是当着全家人的面说的。

    秦筝筝言语温柔,态度和蔼,很关心四姨太的样子。

    二姨太看在眼里,莫名有点担忧:“她们是不是在搞鬼啊?最近怎么一个个的,都透着奇怪?”

    可二姨太想不通,她的眸子在众人脸上打转,实在没头绪,只得丢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