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师座的三世情人顾〕〔十三局密档〕〔招魂先生〕〔异能少女重生:帝〕〔草根医生混都市〕〔甜妻宠上天:总裁〕〔第一逆妃:将军,〕〔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不良帝后〕〔悍夫想吃窝边草〕〔圣灵天道〕〔神眸创世〕〔不朽帝尊〕〔睥睨后宫:小皇帝〕〔弃女生存手册〕〔重生之媚妃倾城〕〔剑道通神〕〔神仙啊神仙〕〔神级狂医在花都〕〔逆世大小姐:魔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176章有钱就赚
    司行霈说,他们俩以后不过生日了,每次生日的时候,就他们彼此在一起。

    一辈子都要这样下去。

    顾轻舟不觉得自己跟他有一辈子。

    但是那个瞬间,她想了下自己将来离开之后,会嫁给什么样子的男人。

    想来想去,始终觉得她哥哥顾绍那样才是最好的。

    他干净、温软,和司行霈完全相反。

    “我要回家了。”顾轻舟道。

    中午的时候,她就回去了,没有让司行霈送她。

    另外,顾轻舟不许司行霈再动她的保险箱。

    司行霈答应了。

    晴朗了一个周末,周日的夜里,岳城又下雨了。

    这次刮起了大风,虬枝呜咽着,海浪拍打着海堤,远远都能听到咆哮声。

    夜里喧嚣,处处都是诡异的呼啸声。

    一辆豪华轿车,稳稳停在顾公馆的门口。

    副官冒雨下车,风势太大,雨往身上乱洒,弄湿了满身,他敲着顾公馆的大门。

    已经是晚上八点半,顾公馆的人几乎都回房休息了。突然来客,大家避免好奇,没有脱衣上床的人纷纷下楼。

    “顾老爷,我是督军府司夫人的副官,夫人想见轻舟小姐。”副官的帽子被吹斜了,他敬礼的时候偷偷扶正,对顾圭璋道。

    顾圭璋往门口望了一眼,果然瞧见了一辆汽车。

    “快请夫人进来坐。”顾圭璋热情道。

    秦筝筝也下楼了,急忙对佣人道:“快快快,拿伞给我。”

    她要去见司夫人。

    副官一律拦住,说:“顾老爷,这么晚了,夫人说不好打扰,就是请轻舟小姐,说几句话。”

    秦筝筝还是想去的,她和司夫人也算旧识了。

    副官没拦住,秦筝筝撑伞出门,刚刚走到大门口,一阵狂风就把伞给吹折了,她只得退回来,弄了满身的水。

    顾轻舟也听到了楼下的动静,她故意磨磨蹭蹭的,挨了片刻才下楼,穿着一件家常的夹棉斜襟衫和长裙。

    “怎么了?”她问。

    顾圭璋把事情说给她听,然后指了指门口:“夫人来了,想要见你。”

    “为何不进来呢?”顾轻舟问。

    顾圭璋就瞪了她一眼。

    顾轻舟继续道:“难道是我们家门第太低,夫人嫌弃,才不进门的吗?”

    顾圭璋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此刻满心不快,被顾轻舟点破,更是难堪。

    副官则解释:“顾小姐,夫人是有几句私密话想跟您说。”

    “那到我家里来说吧,这么大的雨,我不想出去,弄了一身的湿。”顾轻舟道。

    秦筝筝微怒:“你不想弄湿,难道要夫人弄湿吗?”

    副官也是这么想的,尴尬看着顾轻舟,心想这位小姐太不懂礼貌了,那位是督军夫人啊。

    “是夫人来找我的,又不是我去找夫人的。”顾轻舟道。

    顾圭璋脸色也微变,虽然司夫人目下无尘,顾轻舟也太傲气了,将来会得罪人。

    她就不能为了娘家,巴结司夫人,低声下气一点吗?

    顾圭璋要发火时,车子的车门推开,司夫人在司机撑伞的保护之下,进了顾公馆的大门。

    她旗袍的下摆,全部被雨淋湿。

    “顾老爷,深夜打搅,实在失礼了。”司夫人态度冷傲,客气话也不多话。

    顾圭璋却非常感动:“夫人登门,寒舍蓬荜生辉,哪怕有打搅一说?”

    他叫秦筝筝去寻衣裳给司夫人换,又叫夫人去沏茶。

    司夫人摆摆手,精致的眉眼全是不耐烦,她道:“我有几句要紧话和轻舟说,不必沏茶了。”

    众人也不太敢打扰。

    顾轻舟把司夫人请到偏厅坐下,问她何事。

    其他人都上楼了。

    “轻舟,你听说了吧,督军要送琼枝去英国。”司夫人开门见山。

    顾轻舟摇摇头:“我没听说啊。”

    司夫人就道:“督军想让琼枝出去,学习几年再回来。想必你也懂,上次你们胡闹,督军生气了。”

    “我没有胡闹。”顾轻舟道。

    她声音柔婉,却是句句都在堵司夫人。

    司夫人高贵娴雅,却也气得想扇她几个耳光。

    偏偏司夫人现在有求于她,忍着不能发作。

    “是琼枝胡闹。”司夫人压抑着怒火,“督军怕你不高兴,送琼枝出去,其实是为了你。”

    顾轻舟露出一个吃惊的表情。

    司夫人终于满意了点,她就是想利用顾轻舟的负罪感。

    “轻舟,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将来也是琼枝的嫂子,你忍心琼枝为了你,远走他乡吗?”司夫人道。

    顾轻舟眼眸微动,眼底的碎芒盈盈。

    司夫人见她有点松动了,继续道:“轻舟,你去求求督军,让督军收回成命。我和琼枝都会感激你的。”

    顾轻舟修长的羽睫微微煽动,似乎很过意不去。

    她柔软开口:“这样啊,我的确是不忍心。既然夫人想让我去说情,那么我可以去的”

    司夫人松了口气。

    这几天,她是百般计谋用尽,甚至去求了老太太,都无法让司督军回心转意。

    司琼枝犯的错太大了,司督军无法原谅她。

    这个女儿,他需得教养她!

    让远离家庭,过几年苦日子,学学世道的艰难,对她更好。她现在处于成长期,她的心智可以磨炼。

    “不过,我办事不便宜的,夫人给我二十根大黄鱼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顾轻舟道。

    “什么?”司夫人陡然失控,声音又尖又锐,几乎要拍桌子怒骂。

    这个小贱人,她知道二十根大黄鱼是多少钱吗?

    顾轻舟这条小命,都不值两根大黄鱼,她凭什么要这么多!

    她以为她是谁!

    “怎么,太多了吗?”顾轻舟眸光纯净澄澈,很天真般的问,“我以为琼枝小姐值这个钱呢!”

    司夫人大怒。

    “顾轻舟,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司夫人怒喝。

    “夫人,我还以为你是来求我的。”顾轻舟笑道。

    她表情娴静,有种稳坐钓鱼台的沉着,司夫人像她钩上的鱼儿,明明已经咬钩了,还在挣扎。

    顾轻舟淡笑。

    司夫人气急。

    敢跟司夫人叫板的,顾轻舟算是头一个。

    司夫人想替司慕退亲,只因顾轻舟是乡下人,从那时候开始,顾轻舟就没想过和司夫人和解。

    她能敲诈的时候,当然是狮子大开口。

    二十根大黄鱼,足够顾轻舟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她甚至还能买一栋不错的房子,请几个佣人照顾李妈。

    有钱赚,干嘛不赚?

    顾轻舟原本就觉得,司琼枝是否离开,跟她没关系,她又不在乎。

    如今司夫人来求顾轻舟了,当然也不能放过机会。再说了,司琼枝留在任何地方,顾轻舟都不介意。

    这世上的人除了司行霈,顾轻舟不怕任何人,更何况手下败将司琼枝?

    “你”司夫人咬牙切齿。

    顾轻舟眸光柔软,落在她脸上,就这么静静看着她。

    司夫人气得半死,拂袖而去。

    二十根大黄鱼实在太多了,普通人一生都赚不了这么多钱。

    司家虽然有钱,司夫人也肉疼。

    “算了,顾轻舟去求情,也未必就管用。”司夫人想,“督军不一定会卖面子给她,这次琼枝犯的是大错。”

    之前来找顾轻舟,只是觉得试试看,不管能不能成功,多个人去求,多分机会。

    只是机会而已,不是必胜。

    谁知道顾轻舟这么不要脸!

    司夫人弄湿了一身,狼狈回到家里,司琼枝仍在等她。

    司琼枝抱住司夫人大哭:“姆妈,不要让我走,我不想离开您。那么远,阿爸还派人没收我的护照,我以后都回不来。我去的时间长了,阿爸都忘记我了。”

    司夫人心中酸楚难当。

    她甚至让司行霈去求情。

    司行霈直接说:“关我屁事,要不是我什么人!”

    他粗俗恶劣,甚至不把琼枝当妹妹,司夫人去求他,白讨了个没趣。

    司琼枝哭了很久。

    司夫人再次去见司督军,却被副官拦住了。

    副官说:“夫人,督军还在开会,参谋都在,任何人不许打扰。”

    司夫人都见不到他的面。

    所有能求的,司夫人都求了,毫无办法。

    唯一没试过的,就是顾轻舟了。

    司夫人忍耐着,过了一天之后,再次去顾轻舟的学校门口,等着顾轻舟放学。

    “我给你四根大黄鱼,你办妥此事。”司夫人和顾轻舟讨价还价。

    “十八根。”顾轻舟道。

    你来我往,最后司夫人答应,给顾轻舟八根大黄鱼。

    顾轻舟一算,八根大黄鱼也很多了,比她全部的家当都要多,为何不答应呢?

    “您先给钱。”顾轻舟说。

    司夫人又气了个倒仰:“万一你没办成,那我岂不是白给了?”

    “您想要回钱还不容易吗?”顾轻舟道,“但是我去讨钱就难了,我不太相信您,您还是先给。”

    第二天一大清早,顾轻舟上学时,在校门口又遇到了司夫人。

    司夫人果然拿了八根大黄鱼给顾轻舟。

    顾轻舟收下了,就道:“您放心,我放学之后就去找督军。”

    “你要怎么跟督军说?”司夫人问,“你有几成把握能成功?”

    “九成。”顾轻舟道,“至于我怎么说,您别过问了,反正我能说动督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重生渔家有财女〕〔萌宝当道:妈咪要〕〔骗婚总裁:独宠小〕〔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因为爱你而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