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湖人总冠军〕〔工业造大明〕〔鹿生〕〔大棋圣〕〔春野小农民〕〔闪婚枭宠:忠犬总〕〔九霄武帝〕〔极品贴身家丁〕〔腹黑总裁坏坏爱〕〔绝色冥妻〕〔异世溺宠:神君快〕〔砂隐之最强技师〕〔我被僵尸咬了一口〕〔一拳净化师〕〔三国之帝国文明〕〔唐思雨苏希〕〔变形金刚之火种重〕〔魔夜大帝〕〔裴太太,你已婚!〕〔重回八零当学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172章简单粗暴
    督军府的小花厅里坐满了宾客,有盛装的名媛贵妇,也有俊英的风流公子,颇为热闹。

    “这要是在前朝,谁家小妾能这么大的排场?”顾缃悄悄跟顾缨嘀咕,“世道变了!”

    顾缨点点头。

    顾缃说得老气横秋,无非是嫉妒,人家督军府一个小妾的气势,都比她们强。

    将来她们做了太太,也未必有这等气派!

    姊妹俩坐着,目光四下里搜寻猎物,发现几个英俊的公子,也在看她们。

    特别是看顾缃。

    顾缃脸微微发红,同时暗中留心。

    然后,顾缃就看到顾轻舟和五姨太一起进来了。

    五姨太不是顶漂亮的女人,胜在温润如玉,娴雅安静。

    和五姨太一比,顾轻舟就稍有有点姿色,水晶灯绚丽的光芒落在她眼底,她璀璨的眸子映着灯火,自有光华流转,分外莹然。

    如此一看,顾轻舟算是个娇丽的美人儿了。

    不知是光的缘故,还是她长大了的缘故。

    “那是谁啊?”有人悄声问,对顾轻舟的气度颇有点向往。

    在场的宾客,都没有参加过上次督军府替顾轻舟接风洗尘的舞会,所以她们不认识,只说:“是五姨太的亲戚吧?”

    “五姨太的亲戚,也许是个穷苦人家的小姐?”有个暴发户的男人心里盘算着。

    大家都知道五姨太娘家穷。

    既然是个穷人家的小姐,就可以追求来做姨太太,不枉是一段风流佳话。

    有人心里起了涟漪。

    五姨太进来,宴席就正式开始了。

    今晚的宴席,算是老式的,以吃喝为主,台上有唱评弹的伎人,吱吱呀呀的。

    菜色丰富,众人仍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怎么也要让他们跳舞喝酒,交流感情啊,要不然不是白来了吗?

    宴席之后,果然如愿将桌子撤下去,只在花厅的四周摆卖长条桌子,摆放着酒水和点心。

    评弹的伎人也下去了,来上一支白俄人的乐队。

    舞会就算开始了。

    顾轻舟站在西南角靠窗的地方,默默端着酒盏出神。

    她刻意留心外头的动静。

    有人请她跳舞,她也拒绝了。

    “小姐,跳支舞吧。”有个中年男人,被拒绝了仍是不死心,舔着脸道。

    顾轻舟眼眸微沉,低声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眼眸阴沉的模样,很像司行霈,这是她跟司行霈学的。

    “滚开,否则叫人毙了你。”顾轻舟冷漠道。

    这男人有点被她吓住,有色心没色胆的滚开了。

    五姨太早已被自己亲戚包围,嘘寒问暖,没空陪伴顾轻舟。

    “顾姐姐,你怎么不跳舞啊?”司琼枝挽着一位男伴的胳膊,朝顾轻舟走了过来。

    她介绍这位男伴,“这是曲三少。”

    然后她对曲公子道,“三少,请顾姐姐跳个舞吧。”

    “不啦。”顾轻舟眼眸安静,却有几缕寒芒乍现,落在曲三少身上。

    曲公子很识时务,知晓顾轻舟不喜欢他,笑笑就走开了。

    司琼枝也要走时,顾轻舟拉住了她的手:“琼枝,咱们说会儿话吧。”

    她拉着司琼枝,站在花厅的窗台底下,两个人说话。

    司琼枝一头雾水,可能是考虑到回头就要收拾掉她,司琼枝心情不错,对顾轻舟也格外有耐心。

    特别是顾轻舟手上那只手表,是黄金的表带,镶嵌着整排的小钻石,极其奢华昂贵,灼目耀眼。

    司琼枝的心情更加好了。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顾轻舟和司琼枝寒暄,“没想到下这么大的雨,冷得刺骨。”

    司琼枝没觉得冷,她附和着顾轻舟的话。

    顾轻舟则全是这些废话,一会儿说雨很冷,一会儿又说今天的鱼汤太过于浓稠,不太好喝等。

    司琼枝想走时,顾轻舟就挽住她的胳膊:“琼枝,你知道哪家的裁缝铺子旗袍做得好看吗?”

    司琼枝不想让她看出端倪,也就忍耐着,一一跟她寒暄。

    “我只知道有家铺子,旗袍做得很不错。”司琼枝道。

    顾轻舟一边听司琼枝说话,一边暗暗留心外面的动静。

    她先听到了脚步声,很远,但是很急促。

    顾轻舟将手放在背后,轻轻摘开了表链子,取下来放在手里。

    司琼枝还在回答顾轻舟方才的问题:“料子一定要脆,所以绣活最考验师父的本事了”

    她说着,顾轻舟猛然拉住了她的手。

    司琼枝微讶,同时她也听到了脚步声,她心中大喜:“阿爸来了!”

    脚步声多而繁杂,朝花厅走过来。

    司琼枝分神的刹那,顾轻舟将那只手表,戴在司琼枝的手腕上,扣紧了表链! 免费阅读小说,(可关注微%信公众号:我的书城)

    “你干什么!”司琼枝大惊。

    她怎么也没想到,顾轻舟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将手表戴在她手上。

    这只手表不能戴的啊!

    司琼枝气得半死,她提防着顾轻舟耍阴谋,却没想到顾轻舟直接来阳谋,大摇大摆的害司琼枝。

    司琼枝心里又惊又乱,偏偏她的手腕比顾轻舟的手腕丰腴几分,这表带就卡住了,她解了半晌,表扣也没有解开。

    “这贱人,她怎么能这样,她为什么不耍阴谋诡计!”司琼枝快要哭了。

    她千算万算,甚至算到顾轻舟会怀疑这表有问题,然后算到顾轻舟怎么处理手表。

    司琼枝有了全部的应对方法,她一定会让顾轻舟解释不清。

    但是,她唯一没有算到的是,顾轻舟这么明目张胆,直截了当戴在司琼枝手腕上!

    这么简单粗暴,把司琼枝的计划都打乱了,司琼枝彻底慌了。

    而司督军,已经踏入了花厅。

    花厅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吃惊看着司督军。

    司琼枝低头使劲解表带的样子,格外醒目,落入了司督军眼里。

    司督军看到了那只手表,心中的急切和焦虑就散去了,一颗心落地,他给副官使了个眼色。

    副官走向司琼枝的同时,司督军朗声笑道:“挺热闹的,大家来给五姨太庆生,挺好挺好。”

    他的笑声,让屋子里压抑的气氛,顿时就缓解了。

    同时,两名副官已经将司琼枝从偏门带走。

    五姨太疑惑,想看看怎么回事,又怕引起宾客的怀疑,心里怔怔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五姨太满头雾水。

    司督军走到姨太太跟前,副官拿出一个锦盒,他递给了姨太太:“生日快乐。”

    于是,宾客们就以为,司督军急匆匆的来,是为了给姨太太庆生。

    五姨太接过锦盒,笑容璀璨道:“督军有心了。”

    说了几句话,五姨太就对众宾客道:“大家跳舞啊,都别愣着。”

    等气氛起来,五姨太就陪同司督军,从花厅的偏门离开,她的女佣秀秀,以及顾轻舟,也跟着离开了。

    直到散场,五姨太也没有再回来。

    宾客们揣着满肚子的疑惑,离开了督军府。

    顾缃姊妹俩,也和两个公子谈笑风生,对方甚至提出送她们回去,顾缃没答应。

    “姐,怎么不答应呢?”顾缨不太明白,她觉得顾缃在错失良机。

    顾缃则戳了下她的额头:“你傻呀,名媛都要矜持!你太随便了,别人不会把你当回事的!”

    顾缨似懂非懂。

    然后,顾缨又问,“阿姐,顾轻舟呢?她好像跟五姨太一起走了,咱们不等她回家吗?”

    “等她干嘛?”顾缃恼怒,“她以后是司家的人,哪里还记得咱们?”

    她们姊妹离开,宾客们也纷纷离席,没人想到,在不远处的外书房,正发生着大事情。

    十几名亲侍严密把守,司督军独坐书房的偏厅,司琼枝和顾轻舟等人,都站在他对面。

    司督军面容安静,眼神似深潭无波,书房的灯给他的脸渡上一层稀薄的光,让他的安静显得肃然而威仪。

    他默默打量着一只手表。

    这只手表,是司督军亲眼看到从司琼枝手腕上摘下来的。

    “阿爸,是真的,是顾姐姐突然戴在我手上的,这不是我的!”司琼枝解释,神态很焦虑。

    司督军不说话。

    五姨太这会儿也看出了问题。

    这只手表不同寻常。

    这是她的女佣秀秀帮她买的,说是给顾轻舟的答谢。送东西答谢顾轻舟,亦是秀秀的主意。

    五姨太沉默,眸光在司琼枝和司督军脸上来回打转。

    “轻舟,这只手表,你是哪里来的?”半晌,司督军终于抬眸,眼底映照了灯光,眸光柔和。

    “不是我的,是三小姐的。”顾轻舟道,“我买不起这样的手表。”

    五姨太心中急转。

    她虽然不懂顾轻舟为何这么说,但是顾轻舟不肯承认,说明这手表真的有问题。

    五姨太想到,手表是秀秀去买的,又是秀秀特意把她和顾轻舟领到外书房,更是秀秀崴脚惊呼,故意惊动副官,让副官看到她们路过。

    一切都说明,有个阴谋!

    虽然五姨太不知道秀秀为何会牵扯,她更加不敢相信,秀秀会背叛她,但是这个瞬间,五姨太果断有了主意。

    “阿爸,这不是我的!”司琼枝的急促已经收敛,带着几分无奈,“真的是顾姐姐,她戴在我手上的,我现在还糊涂着呢。”

    这时候,五姨太的女佣秀秀开口道:“督军,这是顾小姐的,是五姨太亲自送给顾小姐,当时我在场,亲眼所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见鬼〕〔头号新宠:禁欲总〕〔爱情说它忘记了〕〔重生渔家有财女〕〔网恋么,我98K消音〕〔引凤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你之蜜糖,我之砒〕〔全能奶爸[快穿]〕〔独宠萌妃:腹黑世〕〔重生盛宠:总裁的〕〔军妻鲜嫩:权少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