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走进修仙〕〔仙药供应商〕〔魔门老祖会穿越〕〔龙武帝尊〕〔龙刺兵王〕〔完美执教〕〔重生麻辣小军嫂〕〔俗世地仙〕〔李肃〕〔重生时尚界女王〕〔极品逍遥乡村〕〔超级电子工业帝国〕〔毒妃新宠:邪性王〕〔汉天子〕〔X神探〕〔重生警花军嫂〕〔兽医白无常〕〔韩娱之kpopstar〕〔漫威世界混日子〕〔无相进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164章我下面给你吃
    十月初二,是司行霈的生日。

    每年他生日,老太太叫他回去吃饭,他都会拒绝,甚至心情会很糟糕。

    “这天我母亲受苦生下我”他总是这样说。

    他不能回想。

    与他母亲有关的点滴,他半分也无法接受。

    世人不知他母亲的去世真相,司行霈也不屑于倾诉苦水,所有人的事他都自己扛着。

    朱嫂要跟顾轻舟说的,就是这件事。

    过生日嘛,要吃长寿面的,这是朱嫂的信仰。

    朱嫂想麻烦顾轻舟给司行霈煮面。

    “少帅总在外头厮杀,身上不沾点福气怎么行呢?长寿面积福的,我煮了他又不肯吃。他最听小姐您的话,您给他煮碗长寿面吧。”朱嫂求顾轻舟道。

    顾轻舟尴尬:“可是,我不会啊。”

    她也没想到今天是司行霈生日。

    “不妨事,我来教您。”朱嫂道。

    朱嫂将面和好,然后告诉顾轻舟如何揉面。

    顾轻舟伤势已经痊愈,但是力气不够,朱嫂自己揉得劲道了,再让顾轻舟象征性的揉几下。

    醒面的时候,朱嫂和顾轻舟闲聊,说起了司行霈的母亲。

    “太太是上吊死的,不是病死的,这件事外人不知道,少帅也不许我乱说,我只告诉了您。”朱嫂低声,把秘密告诉了顾轻舟。

    她大概觉得顾轻舟是不会离开司行霈的,是自己人。

    朱嫂顿了下,继续说,“太太走的时候,少帅才三岁。刚过一年,督军又娶了新太太。”

    顾轻舟沉默。

    说到这个,顾轻舟多少有点内疚。有件事她知道,但是她暂时不能说。

    “太太投缳,屋子里没有人,只有少帅在家,他抱着太太的腿,哭了大半天。”朱嫂道。

    一股寒意,从顾轻舟的后背延伸荡开。

    她轻轻咬了咬唇。

    “真可怜!”朱嫂开始抹眼泪。有些事,不管过去多久,提起来仍是伤心欲绝。

    然后朱嫂又说:“我八岁就在太太娘家做工,跟着太太一起长大的。后来太太出嫁,将我带到了司家。太太寻死那天,特意把我支开。

    我回到司家的时候,太太被人放在木板上,不知为何七窍开始流血,只怕是舍不得少帅。我们说太太走了,少帅说没有,‘姆妈还在流血,死人不流血’,少帅那时候三岁啊!”

    顾轻舟听了,仍是沉默,心中却酸楚难当。

    司行霈是不是从那天开始,就觉得流血才是生命的征兆?

    他嗜血疯狂的病症,是从那个时候落下的吗?

    也许那时候只是个开端,让他明白:流血就是好的,流血意味着他没有失去母亲。

    “唉,可怜。”朱嫂深深叹气,眼泪禁不住。

    她不想今天哭哭啼啼的,就努力忍住了,打岔去教顾轻舟揉面。

    顾轻舟也略带感触,说:“我我自己来!”

    她将一团面揉到劲道,稍微用力,导致额头布满了细汗。

    司行霈难得下午早点回来,他没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只是天气转凉了,他给顾轻舟买了条披肩。

    这是一条纯白色的雪绸披肩,缀了很长的白色浓流苏,穿在她身上,宛如盛绽的白玫瑰,层层叠叠的荡开。

    他觉得很好看,正好军务处理完毕,就提早回来。

    一进门,就看到在厨房忙碌的顾轻舟。

    顾轻舟穿着一件家常的藕荷色斜襟上衣,袖子半卷着,青稠长发挽成低髻,粉颈低垂,竟有做太太的模样。

    司行霈心中微动。

    放下礼物,他走到厨房,看到顾轻舟正在揉面,司行霈蹙眉:“你伤还没有好,用这么大劲做什么?”

    顾轻舟抬颐微笑,露出一口细糯洁白的小牙齿。

    朱嫂在旁边解释:“今天是少帅的生日啊,顾小姐想给少帅做顿长寿面。”

    司行霈一愣。

    他想发火,脸色微沉了下去,同时又看到顾轻舟吃力揉面的样子,心中再一软,火就下去了。

    “我不过生日。”司行霈道,然后上前拉顾轻舟的手,“洗洗手,咱们出去吃饭!”

    朱嫂立在旁边,不太敢深劝。

    因为朱嫂从小在司行霈母亲身边长大,所以她像是司行霈的姨母,更像是长辈,司行霈很敬重她,不拿她当佣人。

    凡事朱嫂说话,司行霈都会听的,独独生日触犯他的忌讳。

    提到生日,就会想起他母亲

    他不能想!

    “我都揉了半天。”顾轻舟迟疑,“我和朱嫂准备了一早上,快要好了。长寿面是积福的,你一年到头常有事,运气用光了怎么办?”

    她略带担心的眸光,软软落在司行霈脸上。

    司行霈有点动摇。

    顾轻舟就趁热打铁:“我第一次做饭”

    这句话,终于打动了司行霈。

    “好,尝尝你的手艺。”他道。

    顾轻舟的面揉得差不多了,朱嫂再帮着揉了几下,就彻底揉好了。

    将面擀薄,然后切细条,顾轻舟不紧不慢的,做工粗糙但是态度认真,半缕青丝低垂,莹白胜玉的面容泛出几分红潮,格外娇艳。

    她这样真好看,像司行霈的妻子!

    司行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手拿着电文,一点拿着雪茄,目光不时追逐厨房那道倩影,心中有暖流徜徉。

    顾轻舟做好了面,朱嫂也将水烧开了。

    面条下锅,顾轻舟开始做盖头。

    鸡蛋炒好备用,顾轻舟切好萝卜、豆角、木耳、酱干,肉丁,一切照朱嫂吩咐的,将各种配料准备齐全,热油下锅,再放入甜面酱。

    面煮好,淋上半碗鸡汤,浇上盖头,顾轻舟小心翼翼端给司行霈。

    “有点烫,可能味道不如朱嫂做的。”顾轻舟道,“你尝一口,就当吃过了。”

    她将筷子递到他手里,说,“祝少帅长命百岁。”

    司行霈笑。

    接过筷子,他尝了一口。

    味道是很鲜美的,不咸不淡,鸡汤浓郁,盖头甜咸适宜,面条有点粗,好歹煮熟了,而且很有劲道,可见顾轻舟揉面的时候是下了功夫的。

    他没有说话,埋头一股脑儿将一整碗长寿面都吃完了。

    放下筷子,他意犹未尽将碗递给顾轻舟:“再来一碗。”

    然后看着朱嫂喜极而泣站在旁边,道,“你们也吃啊,都沾沾福气。”

    “嗳!”朱嫂欢喜道。

    朱嫂比司行霈会夸人,一边吃一边夸顾轻舟的面做得好。

    顾轻舟有点难为情,她也埋头吃了半碗。

    司行霈吃了三碗,终于填饱了胃口。

    饭后,他们俩在庭院散步,而后在凉亭小坐的时候,司行霈将顾轻舟抱到腿上。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天天煮饭给我吃。”司行霈轻轻抚摸她的面颊,心中平静又温暖。

    这是他二十多年来,最好的一次生日。

    “我不要,做饭好繁琐!”顾轻舟道,“况且,我做的并不如朱嫂,我不想抢了朱嫂的活儿。”

    司行霈抬起她的脸亲吻她。

    “就做给我吃,我喜欢吃轻舟做的饭。”他道。

    顾轻舟垂眸,浓浓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出情绪。

    他抱紧了她,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却不再勉强她一定要答应什么。

    这个生日,已经是最好的了。

    他将自己带回来的披肩送给顾轻舟,亲自为她披上。

    夜风旖旎,两个人踽踽而行,竟有种相依到老的错觉。

    “我已经好得差不多,该上学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舍不得她去学校。

    她离开之后,想要再见她,就得去她家里捞。

    上次差点被她继母抓住,她当时吓得半死,司行霈也心疼。

    司行霈从未想过跟她偷偷摸摸的,只是她不愿意破釜沉舟。

    “再过几天。”司行霈道。

    “再过几天的话,学校都要放年假了。”顾轻舟说,“我明年要毕业,功课不能太差。”

    顾轻舟很上进,司行霈略感欣慰。

    “也对,那初五再去,明天和后天是周末,你再陪我两天。”司行霈道。

    他空闲的日子少,所谓陪伴,无非是他夜里回来,能有个人抱着睡觉,就养只猫似的。

    顾轻舟没有反驳他,很温顺的答应了。

    晚上睡觉时,他俯在顾轻舟身上亲吻她,后来就控制不住了。

    等完事的时候,顾轻舟的手都肿了,他轻轻帮她揉按。

    顾轻舟不理他。

    不管过了多久,她仍觉得他要求她做这种事很恶心。

    顾轻舟迷迷糊糊睡着了。

    早晨四点半,顾轻舟就醒了,天色迷蒙,司行霈正在更衣。

    他整整齐齐穿好了军装。

    “我有点渴了。”顾轻舟道,她穿着拖鞋睡意,下楼去喝水。

    等司行霈下楼的时候,副官进门而入:“少帅,早上有一锅汤放在门口,说是给少帅的生辰礼。”

    副官带进来时,这锅汤已经再三检查了,没有炸弹,也没有暗器。

    “汤?”司行霈蹙眉。

    顾轻舟也有点疑惑。

    副官道是。

    打开了锅,顾轻舟闻到了浓郁的肉香,闻上去味道还不错。

    她伸头看了一眼,汤是乳白色的,颇为鲜美,还丝丝冒着热气。

    外头送过来的,傻子才会喝,顾轻舟看着,准备等会儿扔掉时,司行霈去厨房拿了一个大捞勺。

    他把汤里的骨头捞了出来。

    “啊!”顾轻舟看了一眼,忍不住错愕惊呼,胃里不由自主的翻滚,哇的吐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