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梦境主宰〕〔茶栈〕〔我的外挂是爸妈[快〕〔快穿之演绎多彩人〕〔DNF之瞎神主宰〕〔重生之极品仙帝〕〔大降头师〕〔左道之士〕〔蛊仙奶爸〕〔穿越六十年代之末〕〔追凶猎人〕〔替嫁悍妃〕〔小农民的逆袭〕〔道医天下〕〔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132章姨太太的阴谋
    说起梅英,霍拢静是一肚子的苦水,都要跟顾轻舟倾诉。

    她可讨厌梅英了!

    霍拢静和梅英并非姑嫂,却也有千古姑嫂难题,两个人很不和睦。

    霍钺自然是偏袒霍拢静,也训斥过梅英。

    不过,他的底线是训斥,从未想过赶走梅英,或者将梅英挪居别处。

    他的理由是:“阿静,咱们家太冷清了,就你和我。多一个人,多些热闹气。梅英不是好人,我也不是”

    你也不是。

    这句话,霍钺没说出,霍拢静却明白。

    孤儿院的生活,让霍拢静擅长做一些不动声色的小把戏。

    这些小把戏,霍钺不介意,他知晓那是霍拢静曾经求生的手段,更是以后防身的本事。

    世道这么乱,青帮更是朝不保夕,谁知道明天他会死在哪里?

    因为霍拢静并非软弱的小丫头,梅英对她从来不敢掉以轻心,同时会怀疑霍拢静千方百计要赶她走。

    霍拢静的确是很想赶走她,甚至尝试过几次。

    结果,都失败了。

    因为霍钺不肯。

    “阿叔死的时候,抓住我的手,让我给梅英一口饭吃。阿静,这是临终托付,没有反悔的余地,因为阿叔已经死了,我没办法去拒绝他。”霍钺说。

    这些,霍拢静没告诉顾轻舟,她不想顾轻舟知道她是个不择手段的人。

    她只是说起去年的一桩事。

    那桩事,曾让霍拢静伤心很久。

    “去年在我家里做工的,有个阿嫂,三十出头吧,倒也不漂亮,不苗条,敦厚结实的一个人,像个母亲似的。

    梅英原本不留心她的。后来,阿嫂见我总是闷闷不乐,就说她家里养了小奶狗,要送我一只。我想这世道人也养不活,还养狗,实在怪费劲,就没说话。

    阿嫂自作主张,抓了一只送给我玩。是一只棕黄色的小狗,眼睛像琉璃一样好看,会摇尾巴,又会舔我的手,我喜欢得不行,对那位阿嫂也很感激。

    阿嫂也是苏北人士,她擅长做些家乡的小吃,又跟我阿哥乡音相似,阿哥让她负责做他的宵夜,甚至打算阿哥最隐秘的书房。

    有次阿哥回来晚了,心情很不错,就跟那位阿嫂聊了几句,说起家乡的一些风俗。说得高兴,阿哥笑声爽朗,正巧被梅英看到了。

    梅英正巧卖乖,给我阿哥煮了燕窝粥,我阿哥最讨厌燕窝了,当时脸色不太好看,只是让她快回去休息。

    她从小就记恨上了那位阿嫂,诸般刁难,还让家里的下人去恐吓阿嫂的丈夫和孩子。

    恐吓的人不懂轻重,将那位阿嫂的丈夫推到街上,差点让车子给撞死了。阿嫂不敢告诉我阿哥,只告诉我,她吓坏了。

    那位阿嫂怕了梅英,主动辞工,两口子带着孩子们回了乡下。阿嫂一走,我身边的佣人不会伺候,我那条狗不吃饭,后来就病死了。

    我知晓是梅英搞鬼的,告诉了阿哥,让阿哥赶她走。阿哥沉默了很久,说以后再说吧,这件事他记住了。从此也没了下文,他可能忘了,只有我一直记得。”

    顾轻舟听到这里,也是颇为瞠目结舌。

    这梅姨太太疑心病未免太重了。

    连一个做工的阿嫂,她都要防备着,怪不得用那种目光看顾轻舟了。

    “她真的很没有安全感。”顾轻舟心想。

    梅英估计一直提心吊胆,她小时候打过霍钺,现在霍钺又不肯进她的房,她没有子嗣,也没恩情,就靠她去世的父亲那几个烧饼,能维持她锦衣玉食的日子多久?

    她没有自信,同时又非常不愿意失去现在的富贵。

    梅英做舞女的时候,看惯了世态炎凉,稍微有权有势的,都能欺负她。

    可现在呢?

    她是霍钺的姨太太,不管她走到哪里,岳城上下表面上都要露出几分恭敬。

    霍拢静无心功课,就跟顾轻舟抱怨梅英姨太太。

    两个人的感情,好像更深了点。

    快到五点的时候,她们俩其他的书都没有翻,只是坐着说话。

    顾轻舟回到家,连夜拿出手工课上的针线和布料、丝絮。

    缝缝补补的,一直忙到了凌晨两点,顾轻舟才完全了一件手工品。

    第二天上午,她去给霍拢静补课时,将东西带给了她。

    是一只栩栩如生的棕黄色小奶狗。

    “你看,这种小奶狗,永远都不会生病。”顾轻舟道。

    顾轻舟的手工课做的很好,甚至用了两粒墨色宝石点缀小奶狗的眼睛。

    霍拢静又高兴又感激,同时还有点小伤感。

    她紧紧抱住小布偶狗,对顾轻舟道:“轻舟,我非常喜欢,是我近来收到最好的礼物。”

    顾轻舟就笑了笑。

    差不多到了时间,顾轻舟就说该温习功课了,今天是英文和算数,既是霍拢静的薄弱,也是顾轻舟的。

    正预感很吃力的时候,姨太太梅英却来了。

    姨太太端了煮好的红茶,做好的奶酪蛋糕,笑容恬柔明媚:“怕你们念书吃力,给你们做了些糕点。”

    霍拢静毫不客气,说:“姨太太,请你不要打扰,我们要开始学习了。”

    “我不打扰啊,你们快学你们的。”姨太太笑道,“记得吃点东西啊。”

    顾轻舟微笑,说了句:“多谢姨太太。”

    梅英放下了东西,转身就走了出去。

    可一上午,她进进出出的,一会儿送点吃的,一会儿送盆花卉,一会儿又送些清凉解暑的药物,忙碌过不停。

    霍拢静是气死了,道:“这个人太烦了,不许她再来!”

    下次梅英再来时,霍拢静就让女佣将她拒之门外。

    晚夕,顾轻舟回家了,梅英就跟霍钺告状,说:“大小姐都不许我去她的院子,我也是担心她呀。”

    霍钺情绪深敛,倒了一杯水,不疾不徐喝着,说:“她们念书,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知道,我就是不太信任顾小姐。”姨太太委屈道,“我上次听到她说,邀请阿静去她家玩。”

    霍钺表情不变,道:“阿静出去交际,不是好事么?”

    “我也不太懂。”梅英笑了笑,“老爷,您知晓我素来仔细的,也是白担心阿静。”

    霍钺挥挥手,道:“出去吧!”

    梅英道是,这次很听话的转身出去了。

    从霍钺的房间出来,梅英唇角有个淡淡的微笑。

    第三天,顾轻舟再次来给霍拢静补课,快要到吃午饭的时候,女佣进来对顾轻舟道:“顾小姐,你哥哥来了,说接你回家。”

    “我哥哥?”顾轻舟反问。

    霍拢静微微蹙眉,她不太喜欢异性。上次颜洛水的弟弟很热情,弄得霍拢静至今都不开心。

    怎么轻舟的哥哥也来了?

    “阿静,我出去看看。”顾轻舟道。

    霍拢静颔首。

    外头的烈日明晃晃的,刺得眼睛微疼,霍拢静的女佣拿了把纸伞给顾轻舟遮阳。

    到了门口,看到顾绍满头是汗,穿着一件家常的背带裤,衬衫的后背汗透了。

    “阿哥,你怎么来了?”顾轻舟很意外。

    顾绍看到顾轻舟时,大大松了口气:“方才有人打电话到家里,说你不太舒服,让我来接你回家。你现在感觉如何?”

    顾轻舟蹙眉:“我没有不舒服啊。”

    顾绍疑惑。

    正在这时,一辆汽车停在霍公馆门口。

    一只纤瘦修长的小腿,从车子里伸出来,梅英姨太太娉婷下了汽车,软绸旗袍在她周身荡漾着。

    跟车的佣人替她撑伞,她看到了顾轻舟和顾绍,很是吃惊道:“顾小姐,这位是谁啊?”

    “是我哥哥。”顾轻舟说。

    梅英笑了起来,笑容格外的真诚:“这么大热天,都快到饭点了,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

    “不了,我阿哥马上要回去了。”顾轻舟笑道。

    “顾小姐,您这不是叫人难做吗?若是老爷问起来,说您哥哥到了霍公馆门口,叫我赶走了,岂不是全是我的错?”梅英道。

    佣人也说:“顾小姐,快进去吧,这大日头底下的,您晒得难受,姨太太也难受。”

    梅英对佣人道:“快快,你也拉了顾少爷,怎么也要吃了午饭再走。”

    顾绍感觉很奇怪,心中有点芥蒂,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顾轻舟却给他使了个眼色,说:“阿哥,既然主人家如此好客,你就吃了午饭再走吧。”

    天气很热,顾绍是打黄包车来的,此前又没了车,他想走也走不开。

    梅英姨太太又再三挽留。

    于是,顾绍只记得跟着顾轻舟,进了霍公馆。

    顾绍先到饭厅等着。

    顾轻舟去了霍拢静的院子,把此事告诉了霍拢静。

    “你哥哥?”霍拢静疑惑,“你真的有哥哥吗?”

    顾轻舟很少提自家的事。

    “是同父异母的哥哥。”顾轻舟道,“他是我继母的儿子?”

    “继母的儿子,不应该是弟弟吗?”霍拢静不太懂,“继母的儿子,怎么同父的?”

    顾轻舟失笑。

    她简单跟霍拢静解释了下自家的糟心事。

    然后,顾轻舟俯身,在霍拢静耳边说了几句话。

    霍拢静微讶:“为何要这样?”

    “你能做到吗?”顾轻舟问。

    “当然可以啊。”霍拢静道,“轻舟,你确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