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器收藏家〕〔太虚禁区〕〔诡秘三千藏〕〔恐怖血种〕〔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灵剑尊〕〔都市极品医仙〕〔隐婚挚爱:前夫请〕〔至尊小神农〕〔最强狂兵〕〔都市圣医〕〔山河碎:素手复乾〕〔仙田牧场〕〔横推诸天万界〕〔顾少宠你没商量〕〔谁家府上泛轻舟〕〔侠女来袭:本王妃〕〔神级小村长〕〔鹏妖〕〔萌宠娇妻:厉少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128章我们照个相
    第128章 我们照个相

    顾轻舟想去趟颜家。

    虽然打过了电话,顾轻舟仍是想当面去和颜太太谈谈。

    特别是颜太太的信任,让她心中感激。感激之余,她其实也害怕颜太太和颜新侬的目光。

    司行霈却非要带着她出门。

    “不行,我现在就要去颜家。”顾轻舟道。

    司行霈不放:“听话。你听话,我明天就放你回去,要不然我就把你锁在别馆里,直到你开学。”

    顾轻舟气得发抖,骂他变态,甚至踢他。

    “我不想去!”她哭。

    她不喜出门,尤其是跟司行霈出门。

    顾轻舟往沙发里一靠,心想装死好了,也许真死了更好。

    她不想动,司行霈的手就沿着她平坦的小腹往下,吓得顾轻舟跳起来。

    她无可奈何。

    司行霈从衣柜里给她选衣裳,特意拿了件桃红色绣百蝶穿花的旗袍,色彩繁盛。若是中年女子穿,可能会庸俗,年轻的小姑娘,却是俏丽可爱。

    “穿这件。”司行霈丢在她面前。

    顾轻舟嫌弃:“这衣裳颜色太花俏了,穿上跟新媳妇一样!”

    乡下姑娘家嫁人的时候,才穿这么鲜艳的衣裳。

    司行霈大笑。

    他却没有接这句话。

    他在顾轻舟面前,贫嘴贫舌的,唯独提到了结婚有关的,他立马就沉默。

    顾轻舟心中,沁入几分凉意。

    他绝不会娶她的,这是他一开始就告诉过她的。在这件事上,司行霈从来不骗她。

    她心灰的时候,往往也只是低垂羽睫,情绪收敛,没什么表情。

    拿起司行霈选的旗袍,顾轻舟去洗手间换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穿得艳俗,的确像个老式人家的新娘子。

    可惜,她不会有新郎倌。

    司行霈不会娶她,他只想玩弄她,当宠物一样;而司慕,他和他母亲恨死了顾轻舟,更不会娶她。

    明明有婚约的,顾轻舟的前途却一片渺茫。

    她出来的时候,司行霈怔愣了下。

    顾轻舟满头长且浓郁的黑发,披散在肩头,雪肤剔透,红衣黑发,她的姿容潋滟,像个妖精,轻盈盈站在司行霈面前。

    她真好看!

    他的轻舟,每一样都好看!

    司行霈上前,挑起她纤柔的下巴,吻了吻她的唇:“这么打扮,喜气洋洋的。小姑娘家的,不要总是那么素净。”

    顾轻舟不答,只是问:“咱们去哪儿?”

    司行霈卖关子:“自然有好去处。”

    已经是半下午了,日影西斜,绿荫之间的阳光,似织金点翠,浮华都敛去了,只剩下眼前的静谧。

    司行霈心情极好,搂住顾轻舟的腰下楼。

    副官低声,对司行霈道:“少帅,已经办妥了。”

    司行霈略微颔首。

    他自己开车,没有带副官和司机,却给了顾轻舟一把枪,希望再出意外时,顾轻舟能自顾。

    顾轻舟则蹙眉。

    饶是蹙眉,她仍是将枪关好保险,放在自己的手袋里。

    上了车,徐风暖暖潜入车厢,顾轻舟问司行霈:“你的副官说办好了,是不是昨天那位小姐的死,已经处理妥当?”

    司行霈摇摇头,笑道:“那件事,我已经托付给人去办了,应该要几天才能。他说办妥,是说咱们要去的地方,已经清场了。”

    顾轻舟尴尬。

    她现在跟着司行霈,每到一个地方,都透出浓郁的难堪。

    因为,他们需要清场。

    顾轻舟对偷偷摸摸的出行感到羞耻!

    她不图司行霈的钱,也不图他的势,为何她要冒如此低贱的风险?

    只因司行霈看上了她?

    “你义父说,让我行事小心点,别叫人看见了,传出谣言。”司行霈笑,“所以我很小心。”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会有人知道,到时候我更难堪。”顾轻舟望着后退的街景,冷漠道。

    颜新侬说,这个世上能杀人的,不止是刀枪,还有人言。

    他伸手,握住了顾轻舟的手,道:“我不会让你难堪的!”

    顾轻舟冷冷哼了声,抽回了手。

    司行霈却考虑了很久。

    督军和他自己都知道,司行霈是有本事的,军政府的天下,七成是他司行霈打下来的。

    可外人会不会觉得他和司慕一样,是个靠父亲吃饭的纨绔?

    “你义父说,让我带着你离开华夏,去国外生活,这句话倒也不错。”司行霈道。

    “你不是拒绝了吗?”

    “我是拒绝了,可这思路挺好。”司行霈略有所思,“也许,我该考虑考虑,自立门户!”

    司行霈没有离开岳城,因为岳城的军政府,是他们父子俩打下来的。

    督军的那一半,是司行霈的。军政府的七成势力,都应该给司行霈。

    司行霈从未将司慕放在眼里。

    这是个强权的世道,没有兵,没有军火,没有人心,司慕再擅长耍把戏也一事无成。

    可督军还没有死,现在分家不太妥当。

    不过,他倒也可以为了轻舟,放弃那三成,只带走属于他的,和顾轻舟换个地方去生活。

    他把她藏在紧紧的,他的敌人不知道他,世人也不敢嘲讽她。

    “轻舟,你愿意跟着走吗?”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道:“不愿意!”

    “调皮。”司行霈笑,抽空捏了下她的脸。

    她的肌肤很滑溜,像上等的绸缎,指间会留下一段柔腻的触感。

    顾轻舟将头偏向另一侧,不看他。

    汽车开了片刻,终于到了地方。

    司行霈带着顾轻舟来的,是一家照相馆。

    照相馆挂了歇业的牌子,大门紧闭着。

    瞧见司行霈的车,有个穿着黑色便服的副官,打开了照相馆的门。

    馆内的伙计和师傅都被请走了,司行霈自己的亲信负责照相。

    司行霈解释道:“照相馆的背景是现成的,更加庄重些,我需要一些正式的照片。我的副官都会用相机,只是临时借借照相馆的场地。”

    他想和顾轻舟照几张相。

    有这个念头,是因为司行霈在颜新侬的书房时,发现颜新侬的书房里摆放了几个相框,其中就有他和他太太十五岁相遇时照的、二十岁结婚时照的。

    一开始是两个人,后来慢慢添了孩子;孩子们大了,又添了孙子。

    颜新侬和颜太太始终肩并肩坐着,笑得一脸喜气。

    司行霈就很羡慕,他也想要这样的照片。

    以后,每隔五年和轻舟照一次,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坐好了。”司行霈先把顾轻舟按在椅子上。

    顾轻舟就坐得端正,一动不动,眉眼收敛着。

    司行霈先钻到了相机里,去看了看,深感太严肃了,颜太太年轻的时候比现在早了快四十年,那时候她都不拘谨,顾轻舟在拘谨什么?

    “笑一点。”司行霈指挥顾轻舟。

    顾轻舟道:“我笑不出来!”

    司行霈看了眼旁边的副官。

    副官说:“照相就是要严肃的,少帅。”

    司行霈眼风带过,眉梢挑锐,副官不敢再说话了。

    “轻舟,你笑出来,否则你知道我怎么对付你。”司行霈威胁道。

    这一威胁果然有用,顾轻舟就开始笑了,虽然笑得很惨,有点诡异般的惨笑。

    饶是这般惨,司行霈也觉得不错。

    他指挥好了,又给顾轻舟的牵了牵衣裳,这才坐到了顾轻舟身边。

    她穿着旗袍,他穿着德式的军装,一柔一刚,镶嵌得很完美。

    顾轻舟仍在惨笑着,司行霈则板着脸,男人应该严肃。

    副官按了快门,镁光灯噗嗤一闪,差点闪瞎了眼镜。

    两人并肩坐着的合影照完,司行霈让顾轻舟坐在椅子上,他站在她的身后:“我的轻舟像个公主。”

    他是侍卫。

    觉得有趣,司行霈又反复让顾轻舟摆了几个姿势。

    最后,他单独给顾轻舟照了两张。

    照片照好了,司行霈让副官留下来:“赶紧洗好给我。”

    副官道是,立马就去准备。

    临走时,司行霈把照相馆的相机带走了,让副官重新去买一部还给老板。

    离开照相馆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落入的余晖似火,晚霞旖旎,给顾轻舟脸上渡上了层稀薄的光,让她的皎皎眉目更加柔嫩美艳。

    司行霈越看,越觉得他的轻舟好看。

    “去吃饭,好吗?”司行霈站在她身边,搂住她的腰问。

    她胳膊上的伤痕已经结痂,看上去没什么严重的,故而她围上了一条轻薄的长流苏披肩。

    “随你。”顾轻舟道。

    “想去哪里吃?”司行霈又问。

    顾轻舟看着迷茫的前路,似乎每条路都很宽敞畅通,可是她该哪里走,她不知道了。

    “随你吧。”她百无聊赖道。

    这次,他们去吃了西餐。

    雅间里很安静,司行霈不时给顾轻舟切肉,喂金丝雀一样小心翼翼喂她,好像颇有乐趣。

    外间有白俄人的钢琴师弹琴,琴声飘渺。

    “是《梦幻曲》,我们也学过。”顾轻舟低声道。

    司行霈就说:“你时常要练琴吗?”

    “练得少,家里的钢琴是大姐的,不好总用。”顾轻舟道。

    司行霈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饭后,他就带着顾轻舟出城。

    四周一开始还有路灯,而后慢慢变得漆黑,只有车子的远光灯,照出一束束刺目的光,将道旁的柳树照得像鬼魅。

    顾轻舟问:“这么晚了,咱们去哪里?”

    司行霈照例卖关子,先不说,要给顾轻舟惊喜。

    顾轻舟就没有再问了。

    她阖眼打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