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竞男神是女生:〕〔红楼之武后变黛玉〕〔重生之必然幸福〕〔福贵〕〔异种骑士团〕〔先婚后宠:总裁大〕〔撩你上瘾:国民男〕〔定制婚宠:少帅,〕〔道镇苍穹〕〔三国之王牌大领主〕〔锦衣镇山河〕〔都市狂仙〕〔王的韩娱〕〔道士的无限之旅〕〔女总裁的至尊高手〕〔我在天庭写稿子〕〔妖帝撩人:逆天邪〕〔极品仙尊混都市〕〔疯狗加三〕〔造化之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126章妻子是最危险的位置
    第126章 妻子是最危险的位置

    司行霈挂了电话,就上楼哄顾轻舟睡觉了。

    “我已经告诉了颜惨谋,他知道你在我这里。”司行霈道。

    顾轻舟咬唇不语。

    这必须得说,要不然怎么解释她的失踪?

    顾轻舟可以骗顾圭璋,可以骗秦筝筝和姨太太们,但是她不想骗颜新侬。

    她把颜家当亲人。

    亲人,不应该活在谎言里。

    见顾轻舟不说话,司行霈又问她:“你饿吗?我看你后来没吃多少。”

    在悦达菜社,司行霈打过招呼之后,就一直用余光瞥顾轻舟。

    顾轻舟后来没动筷子,他是知道的。

    司行霈也觉得奇怪,自从遇到了顾轻舟,最近半年来,他约会过两次名媛,都能抱顾轻舟撞上!

    这难道就是命运的预兆,让他必须为顾轻舟守身?

    清心寡欲的生活,司行霈能忍受,毕竟军营也不是常有女人的。

    他只是找不到忍受的理由。

    就好像一个饥饿的人,面前摆满了美食,而且是自动送到他嘴边,他为何不吃?

    现在,他好像找到了不吃的理由:因为他的轻舟会不高兴。

    司行霈问她是否饿了,顾轻舟没有答话。

    她侧躺住。

    司行霈这会儿彻底从嗜血的疯狂中清醒过来,人开始有了理性,会关心顾轻舟。

    他下楼去洗米,将粥炖在煤火上,若是顾轻舟夜里饿了,可以吃些。

    顾轻舟躺在床上,胳膊上疼痛倒没多少,心里的痛却不轻。

    义父已经知道了。

    总归,很多人都会知道。

    顾轻舟的名誉,早已被司行霈撕得粉碎,就像她那件旗袍。

    撕开了,她遮羞的布都被扯开了,她很难过。

    这点难过,很快就被汤五小姐死不瞑目的模样取代。

    人家有什么错?

    司行霈答应跟人家约会,好好的约会变成了对女伴的羞辱,半途跑去找顾轻舟,结果又直接枪杀她。

    顾轻舟知晓,司行霈的副官不会让此事传出去,哪怕真的传了出去,船舶汤家还敢去南京告司行霈不成?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烟消云散。

    汤五小姐的母亲,会不会痛苦的撕心裂肺?

    痛苦加在别人身上时,司行霈从来不考虑。

    顾轻舟对着另一侧躺着,青稠般的墨色长发铺满了半枕,她睡衣的领口很宽,能露出半截后颈,以及雪色肌肤。

    她的肌肤很丰盈,嫩得像白茶花的花瓣,一碰就会红。

    司行霈的手,穿过了顾轻舟的黑发,凉滑馨香。

    他吻了下她的头顶,又吻了下她后背的肌肤,说:“不要担心,我明天会去跟颜新侬谈。”

    “那你怎么跟那位小姐的父亲谈?”顾轻舟声音疏离,好似从远处的山谷传回来的回音,空荡荡的。

    司行霈避开了她那条手上的胳膊,从腋下穿过去,抱紧了她的娇躯。

    “无需谈,是她先动手。”司行霈冷漠道。

    “可是人家死了!”顾轻舟道,“你若是不喜欢她,可以不约她;你既然约了人家出来,出事了就不应该毙了她。”

    司行霈将头放在她的肩窝处,嗅着她浑身的清香,心满意足:“你不必管。”

    “女人很廉价,是不是?”顾轻舟问他,“对你而言,是玩物,是猎物,甚至是牲口,随时可以打杀?”

    司行霈这时候才发现,她真的生气了。

    他坐了起来,试图也把她抱着坐起来的时候,顾轻舟挥手,狠狠掴了他一个耳光。

    她的眼泪流了满脸。

    顾轻舟明明可以有个很温馨的夜晚,她的义父义母很疼她,颜洛水和颜一源把她当亲妹妹。

    她向往家庭,喜欢亲情,那是顾轻舟人生里最缺少的东西。最新最快更新

    可司行霈毁了它。

    颜家以后怎么看顾轻舟?

    颜太太是老式女人,她估计再也无法善待顾轻舟了。

    “轻舟!”司行霈抓住了她的手,见她掌心都打红了,心疼放在唇边吻了吻,“别动手。”

    顾轻舟的手劲挺足,司行霈脸上,也是被她打得火烧火燎的。

    私下里,司行霈在自己的爱宠面前,不需要什么尊严,他也不会觉得被她打有什么丢脸,只感觉她的手都打肿了,可怜兮兮的。

    他将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

    他吻她的眼睛,又帮她擦拭眼泪。

    良久,顾轻舟终于不哭了,眼泪止住时,司行霈道:“轻舟,我十岁的时候就跟着督军上战场,那时候我还没有枪高,自然不能抗枪打仗,只能做些后勤之事。

    打扫战场,是战后必须的。那些被子弹打穿了的尸体,都要搬到一处烧掉。若是他们的军装整齐,还要脱下来再用。”

    顾轻舟睁大了眼睛,愕然看着他。

    十岁吗?

    司行霈微微笑了下,在她唇上轻啄:“轻舟,我从未把人当玩物,我只是从来没觉得人命珍贵而已。在我的生活里,命随时都会丢,是最廉价的东西,一支枪比一条值钱多了。我有时候会想,你还有一年多才满十八,我有没有命等到你成年的那天。”

    顾轻舟复又低垂了眼帘。

    她就知道,这种人不值得为他动容,他的嘴里吐不出象牙。

    “对不起轻舟,我今天不该杀那个女人。只是,她划伤了你,我不能那么便宜她。”司行霈道。

    顾轻舟冷笑:“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是对不起她的家人。”

    “她的家人?”司行霈略有感叹,“是她的父亲将她送给了我。岳城的人都知道,我玩女人是很凶的,在我床上,有时候半死不活。可她家里为了码头,将她给我了。轻舟,她的家人也不在乎她的命,只有你为她惋惜而已。”

    顾轻舟又睁大了眼睛。

    一股子绝望,毫无预兆涌上了心头。

    女人的地位,低到了如此地步!

    不止是那个死去的女孩,就是顾轻舟自己,她相信顾圭璋也会随时卖掉她的贞操,甚至她的生命。

    司行霈看到了她澄澈眼底的绝望和惊恐,将她轻轻抱在怀里:“轻舟,我怜惜你的命。只要我活着,你的命就不会丢,知道吗?”

    顾轻舟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般,她依靠着他,一滴滚热的泪滑落,滴在他的胸口。

    司行霈吻她,然后抱着她睡着了。

    第二天,他将顾轻舟留在别馆,不许她回顾公馆,自己开车去了趟颜家。

    颜新侬一夜未睡。

    看到司行霈时,颜新侬的眼底淤积很深,眸子阴郁,有浓浓的愤怒。

    司行霈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点燃了雪茄。

    一时间,颜新侬反而不知该怎么开口。

    司行霈就先说了:“去年腊月我被李文柱暗算,随行二十名副官全部牺牲,此事你还记得吗?”

    颜新侬点点头。

    司行霈跑到李督军的地盘,勾搭李文柱最心爱的姨太太,把人家睡了之后,从姨太太手里拿到了李文柱军火库的地图和营卫,兵不血刃抢了人家的军火库。

    李文柱大怒,毙了姨太太,闹到了南京。

    各地军阀占山为王,南京政府的管束力不大,三言两语就把李文柱打发了。

    李文柱气急,筹划了大半年收拾司行霈,差点得手。

    “那天我跳上一列火车,出了李文柱的地盘,是轻舟当时替我掩护。”司行霈道,“从那时候起,我就想要她。”

    “可她是司慕的未婚妻,你这样会气死督军的!”颜新侬道。

    司行霈慢慢吐烟雾:“我不是为了报复司慕,也不是为了气督军,才要轻舟的。”

    颜新侬无语。他狠狠吸了口气烟,呛得肺里生疼。

    良久之后,颜新侬问司行霈:“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偷鸡摸狗,玩累了把轻舟丢了?”

    “我不会丢轻舟。”司行霈道。

    颜新侬按灭了烟。

    “阿霈,你第一次开枪,是我教你的,这些年我也是把你当儿子一样!你这件事办的,实在太过分了。你知道是什么后果?”颜新侬沉痛道。

    哪怕闹开了,司慕退亲,司督军也绝不会接受司行霈和顾轻舟定亲。

    这太丢人现眼了!

    一家子兄弟俩,闹出这等丑闻,司督军接受不了。

    司督军是个很老派的人。

    “督军为了颜面,可能会秘密处死轻舟,你懂吗?”颜新侬道。

    “我当然懂。”司行霈淡淡道,“他不会有机会下手的。”

    他会保护顾轻舟。

    在司行霈的地盘,顾轻舟是至宝,没人能伤害她,包括司督军。

    “那你是打算娶她?”颜新侬试探着问。

    司行霈摇摇头。

    他没有这样的打算。

    “我不会娶她。”司行霈道。

    颜新侬气得猛然站起来,怒指司行霈:“那你何苦毁了她!”

    “我没有毁她,我很疼她!”司行霈收起了漫不经心,肃然道,“轻舟是我的宝贝,我把她放在心坎上疼,我从来毁过她!”

    “可这个社会上的流言蜚语,会吞没她。”颜新侬道,“少帅,杀人不一定要用枪!”

    “可是我娶了她,她就会成为我的短板。想要毁一个人,就先找最薄弱的地方下手。我的妻子就是我最薄弱的地方,他们会千方百计弄死她。”司行霈道,“娶了她,才是真正毁了她!”

    颜新侬知晓司行霈惹了多少麻烦。

    这些年,这位少帅嗜血般的吞并地盘,抢夺军火,他结仇无数。

    所有人都会盯着他,他的妻子,的确是最危险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