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律师娇妻:腹黑老〕〔超级试验生〕〔爹地有毒:替身娇〕〔无敌修仙奶爸〕〔鬼村扎纸人〕〔灭天归来当奶爸〕〔大神别跑,哥罩你〕〔重生九七当军嫂〕〔美人铺〕〔军事承包商〕〔大晋太宰〕〔皇道剑神〕〔萌妻来袭:高冷大〕〔洪荒之真龙太子〕〔悔过一生〕〔顾先生,蚀骨缠绵〕〔总裁老公,顶级宠〕〔执掌阴曹〕〔农门妇贵:枭雄战〕〔都市之剑帝重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100章一根大黄鱼
    梅英一直想顾轻舟的医术。鈡雯

    她实在太吃惊了。

    一个小女孩子,医术远胜过很多的名医,真叫人惊叹。

    “这世上的能人异士太多了,有时候真叫人大跌眼镜!”梅英轻叹。

    她很担心霍钺看上了顾轻舟,娶顾轻舟做太太,到时候顾轻舟压她一头;同时,她也很不否认顾轻舟的厉害。

    梅英第一次见过这么神的神医!

    “不行,不能叫她迷惑了老爷!”梅英心里乱转。

    她要维护自己在霍公馆唯一女主人的地位,决不能让顾轻舟靠近霍钺。

    惊叹顾轻舟医术厉害的,不止姨太太梅英,还要霍钺的亲信锡九。

    “老爷,顾小姐这医术,简直是惊艳绝伦!您说那些传闻中的远古神医,是否就如顾小姐这般?”锡九道。

    医书上的远古神医,都是医百病、生白骨,起死回生。锡九常觉得夸张,是传闻,直到他看到了顾轻舟的医术!

    锡九是亲眼看着霍钺发病的。

    霍钺犯热症半年来,也是锡九亲眼所见。

    所有的医生都认定是热症,锡九不怀疑,霍钺也不怀疑,但顾轻舟说是寒症时,锡九是吓一跳的。

    顾轻舟的话,太过于惊世骇俗,若不是霍钺心志坚定,对她深信不疑,只怕这会儿霍钺也难得痊愈。

    “她是很厉害。”霍钺提到那个女孩子,心中总闪过几分异样。

    这异样也不是今天才有,而是正月在跑马场那天就落下了。

    那天,她抬眸看着霍钺,眸光安静,眼波澄澈得泛出浅蓝色,似高远无云的碧穹,广袤而纯净。

    霍钺很小的时候,他父亲抽鸦片、烂赌、养姨太太,母亲是个中产家庭的女人,念过几天书,颇为叛逆,就和他父亲离婚了,带着霍钺离开了霍家。

    他们母子很穷,母亲靠卖字养活霍钺,旁人看他都是带着鄙夷或者同情;而后他慢慢发迹,他见识过谄媚、害怕,亦或者愤怒。

    他从未见过像顾轻舟那样的眸子,安静、平等。她看霍钺的时候,仅仅是看到一个和她对等的人。

    她的眼底没有欲念,她不害怕霍钺,也不想从霍钺身上得到什么。

    从此,霍钺就记住了她,甚至到了念念不忘的地步。

    “别说她这么小,就是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子,也没这么好的医术。”锡九再次感叹,“她真是神医!”

    “望而知病,她的确可以算得上神医了。”霍钺道。

    突然之后,霍钺有点荣誉感,好似是他的人如此厉害。

    和顾轻舟相比,之前请的那些医生,自称学了西方科学,就跟废物一样!

    顾轻舟把他们衬托得越发无能。

    “你准备准备,给颜新侬和司行霈送一份谢礼,再给顾小姐送一份诊金。”霍钺道。

    顿了下,霍钺又道,“算了,顾小姐的诊金不用你,你先去吧。”

    锡九道是。

    三天之后,到了顾轻舟的周末。

    顾轻舟吃了早饭之后,换了套月白色中袖斜襟衫,薄薄的绸缎绣了折枝海棠,一朵朵清妩的花,萦绕着她。

    她又穿了条及脚踝的月白色百褶裙。

    雪绸与黑发映衬,衬托出少女出尘的清隽。

    她下楼的时候,走到二楼楼梯口,顾轻舟听到了秦筝筝的哭声:“老爷,您再派人去找找维维吧!”

    “还找她?”顾圭璋生气。

    怀孕的四姨太搀和着,不知说了什么,顾圭璋的怒意下去了些。

    顾轻舟心想:秦筝筝应该下了血本求四姨太。

    秦筝筝那么贪婪的一个人,她现在用这些钱收买四姨太,也预示着四姨太成了她的劲敌,将来非要你死我活。

    顾轻舟悄悄下楼。

    客厅里,二姨太坐着,正在翻阅一张报纸,看看今天上什么戏,有什么电影等。

    “二姨太,我出去一趟,回头父亲问起,您带我答一声。”顾轻舟道。

    二姨太道:“好。”

    而后,她又问顾轻舟,“轻舟小姐是去司家,还是去颜家?老爷问起来,我也要回答。”

    “去颜家。”顾轻舟撒谎。

    她是去霍公馆,给霍钺复诊。

    到了霍公馆时,霍钺差不多已经恢复了健康,他精神抖擞。

    看到顾轻舟的穿着,霍钺眼眸微亮。

    顾轻舟和他一样,喜欢老式的衣衫,莫名其妙有点缘分。

    顾轻舟给他诊脉,结束之后说:“体内的寒邪差不多清泄了,您以后可以不必吃药,毕竟是药三分毒,我给您开个温热滋补的食疗方子,您喜欢就每天吃,不喜欢就可以不吃,随您的喜好。”

    霍钺颔首。

    “您府上煮饭的时候,在饭里放上五钱龙眼肉,一钱西洋参,一起蒸煮了吃。这个方子叫玉灵膏,龙眼肉是发热,稍微用寒凉的西洋参搀和,补气补血,养心补肾。”顾轻舟道。

    这个食疗的方子很简单,霍钺就记下了。

    看完病,见霍钺已经好了八成,顾轻舟准备起身告辞。

    “轻舟,你请坐,我还有句话说。”霍钺道。

    ——*——*——

    霍钺喜欢海棠。

    他的院子,是从老式的雕花窗棂,镶嵌了新式的玻璃。

    窗牖半开,珠帘微垂,就可以瞧见庭院那株西府海棠,姿态笔直,翠叶锦簇。

    已经过了花期,满地落英,像铺了层锦缎。

    他的坐向背光,顾轻舟有些看不清他的面容。

    “轻舟,你治好了我的病,以后就是青帮的恩人了,这笔诊金给你!”霍钺道。

    他拿出一个小匣子,递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接过来,是一只黄杨木描了红漆海棠花的小匣子,四角包了黄铜,缀了一把精致的小锁。

    小锁是旧式的平雕花期锁,用黄铜打造,沉甸甸的。

    “这匣子真精致。”顾轻舟赞许。

    霍钺唇角微动,就知道她会喜欢这样的小匣子。

    打开匣子,立马是一根大黄鱼。

    大黄鱼金条,是十两一根的,价值是小黄鱼的十倍。

    顾轻舟已经存下了三根小黄鱼,足够她和李妈七八年衣食无忧的。

    而这根大黄鱼,就足够顾轻舟和李妈二十多年的生活费。

    对于顾轻舟,这是一笔巨款。

    她尴尬站了起来,道:“霍爷,我是医者。我师父常说,医者要无欲无求,若是他知晓我索取重金,会将我赶出师门,我不能要!”

    她颇受震撼。

    这哪里是给诊金啊,这分明是想买下医院吧?

    霍爷微笑,示意她坐下。

    “不索取重金,这是你的医德。可这钱不是你索取,而是我主动感谢的。”霍钺眸光幽静,“轻舟,你这是救了我的命,我不喜欠人情。”

    顾轻舟看着他。

    四目相对,霍钺很坚持,顾轻舟就想了下。

    她的社会经验不是很足,心想:“对于霍爷这样的人物,人情应该是比金钱更昂贵的,他怕我以后求他办更重要的事。况且对于霍爷,这一根大黄鱼,大概我的一块钱差不多。”

    如此思量,不收反而叫霍钺难做,而且很矫情。

    顾轻舟就收下了:“霍爷太慷慨了,祝霍爷身体健康。”

    霍钺的笑容,反而收敛了几分。

    顾轻舟不解。

    “不必叫霍爷,把我都叫老了。”霍钺似开玩笑,神态却格外认真,“你和我妹妹是同学,就叫哥哥吧。”

    顾轻舟吃惊看着他。

    他们正说着话,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进了屋子。

    是霍拢静。

    霍拢静性格孤僻,和颜洛水的疏淡不同,霍拢静待人接物很冷漠,似拒人千里之外。

    颜洛水帮过她,顾轻舟又是颜洛水的义妹,霍拢静就觉得顾轻舟还不错。

    顾轻舟又治好了她哥哥。

    “我今天才知道,他们说的神医是你。”霍拢静表情虽然冷酷,言语却难得一见的轻缓,“你很厉害。”

    “谢谢,也没有很厉害,不过是跟霍爷有缘。”顾轻舟谦虚。

    她说的有缘,是指医缘。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霍钺眼底的深芒却微动了下。

    他情绪很快敛去,那点涟漪快得他自己也不曾察觉。

    “洛水的伤口好了吗?”霍拢静又问。

    她虽然拒绝上学,却一直很关心颜洛水。可让她亲自去登门拜访,她又觉得无趣,甚至会考虑人家是否愿意。

    颜洛水是军政府高官的女儿,她只是青帮龙头的妹妹,天壤之别。

    “你一直担心她,不如明天跟着轻舟,去拜访颜小姐,如何?”霍钺插嘴。

    霍拢静略带犹豫。

    顾轻舟笑道:“我明天是要去看望洛水,一起去好吗?”

    霍拢静挺想去的。

    霍家的人,不管是冷漠还是儒雅,都重情义。

    颜洛水为霍拢静挡了一刀,这人情没还掉,霍拢静铭记于心。

    “好。”霍拢静答应了。

    “我明天早上十点,我来找你。”顾轻舟笑道。

    霍拢静点点头。

    顾轻舟出去的时候,霍钺送她。

    六月的暖阳从细碎树叶的缝隙照进来,光圈将他们的影子拉得斜长。

    “我三年前才把拢静从孤儿院接出来,她对我很陌生,甚至不信任我。你也看得出来,她性格自闭孤僻,我很担心她。”霍钺 道。

    不待顾轻舟说什么,霍钺又道,“难得有朋友为她两肋插刀,她信任你和颜小姐。”

    顾轻舟点点头。

    “轻舟,我有个不情之请。”霍钺道。

    “您说。”

    “我希望你能常来看望她,带着她出去逛逛,接触些社会。”霍钺道。

    “好。”顾轻舟道。

    霍钺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医世神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