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的修道者〕〔末日游戏之暴力召〕〔最强医圣〕〔异契〕〔中二萌妻:神秘总〕〔未来混乱直播〕〔睦宋〕〔陛下免礼〕〔又想骗我打ADC〕〔魔茔〕〔来吧,试试我做的〕〔狐家上仙请留步〕〔无线混乱〕〔从今天起是地下城〕〔农场黑店〕〔惊惧记〕〔北宋大丈夫〕〔水墨东来〕〔神级孵化〕〔步步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61章医德
    第61章 医德

    颜太太好了,徐一针却懵了。

    他正犯愁时,颜二少来了。

    颜二少一开始就看出徐一针的高傲,很不喜欢他,所以最不相信他的诊断。

    如今,颜太太好了,颜二少心情也大好,想起了徐一针。

    那个徐一针,他的诊断才是南辕北辙,差点害死了颜太太!

    “徐神医,你不是说,要剁手吗?”颜二少带着两个家丁,拿了一把菜刀进来。

    徐一针吓得半死,哆哆嗦嗦道:“你你少犯浑啊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我是政治部孙部长的私人医生”

    “呸,庸医!”颜二少冷哼,“剁你的手,脏我家的地!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去,顺便跟南京的孙部长说说你的丰功伟绩?”

    徐一针吓得屁滚尿流,连忙夹着尾巴逃跑了,十分狼狈。

    “这等庸医,差点就死在他手里!”颜家大少爷也后怕,“姆妈,幸亏您睿智!”

    颜家这边欢天喜地,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几乎人人笑逐颜开。

    司琼枝早起,心情也极好,她想起今天是第四天,该到了颜太太收尸的日子。南京那个神医说,吃了顾轻舟的药,颜太太熬不过三天,肯定不会有假。

    司督军这几天又去驻地忙碌了,司夫人忙着追捧戏子,也没空理会颜家。

    只有司琼枝关注这件事。

    因为,让顾轻舟去看望颜太太,是司琼枝的主意,这件事都是司琼枝筹划的,她在等结果。

    凡事都要善始善终。

    “今天去奔丧,还是要换一件素衣裳。”司琼枝想。

    她换了件月白色素面旗袍,外头披一件银白色英伦大风氅,去了颜家。

    她在门口的时候,遇到了急匆匆要出门的颜五少。

    “阿源哥哥。”司琼枝喊他。

    颜五少脚步一顿,满头虚汗跑到了司琼枝身边,他唇角带着笑。

    每次颜五少看到司琼枝,都是这么一副谄媚的模样,司琼枝没留心,当即很难过:“阿源哥哥,不管婶母怎样,你都要节哀!”

    颜五少一愣。

    他欲解释,却听到司琼枝继续道:“当初顾小姐非要给颜太太开方子,我和我姆妈都是不同意的,如今她果然闯祸了,是我们的错,没有阻拦她!”

    司琼枝极力撺掇顾轻舟开药方,颜家人都知道。

    但是,她不是这样跟司督军说的。

    她诬陷是顾轻舟非要逞能。

    现在颜太太死了,司琼枝立马改变口风,无非是利用颜家人对顾轻舟的愤怒,让他们忘了当时司琼枝的推波助澜,甚是加重顾轻舟的罪过,会帮司琼枝遮掩。

    “阿源哥哥,真是对不起,我应该更努力阻止她的,婶母的事,你要节哀啊!”司琼枝继续道。

    她说罢,明媚的眸子添上了一层雾气萦绕,美丽得几乎妖娆。

    颜五少却一愣。

    这一席话,让颜五少目瞪口呆。

    这位少年吃惊看着司琼枝,好似第一次看清楚她的面目。

    “你为什么?”颜五少难以置信,“你当时不同意?分明是你多次力主,非要顾小姐给我姆妈治病的啊!”

    “阿源哥哥,你是不是太难过,伤心过度了?”司琼枝可怜他,“我没有啊!”

    “你有,分明就是你!”颜五少后退了一步。

    司琼枝当然有。

    颜五少很感激她,所以记得清清楚楚,是司琼枝和司夫人力主的。

    颜五少恍然大悟:“原来你不相信顾小姐,你让顾小姐来给我姆妈治病,是想害死我姆妈!幸好顾小姐医术好,救活了我姆妈”

    “你说什么!”司琼枝嗪泪的美目,倏然睁大,眼底的悲切收尽,变得薄凉而狠戾,“你说什么?”

    颜五少这时候看清楚了她的表情,他顿时全明白了。

    他后退了一步,惊愕看着司琼枝,难以置信。

    胸腔里有一股子冷流,在汩汩的流窜着,颜五少心寒了。

    “我姆妈没死,你看走眼了,司三小姐!顾小姐有本事,她的药救活了我姆妈!”颜五少愤愤道,“司小姐,枉我姆妈那么疼你,你这样对我们?”

    司琼枝整个人愣在那里。

    颜五少又怒又悲,他从小爱慕的少女,竟然会这样对他们家?

    他仓皇后退数步,转身就跑,不想再看到司琼枝的面容,他很受打击。

    司琼枝也彻底惊呆了。

    她一张脸雪白,急匆匆跑到了颜太太的院子,看到颜太太气色还不错,跟着众人有说有笑的,司琼枝的脸,再也难以回转。

    她唇色惨白。

    颜家的人看到了她,客气招呼她:“司小姐,您来了?”

    “是、是啊。”司琼枝说话也不利索了。

    坐在回去的汽车上,司琼枝还是惊魂不定,她恨得把手里的皮手袋几乎捏破了。

    果然,她真的给顾轻舟做了嫁衣!

    “顾轻舟,你这么邪门?”司琼枝恨得眼泪几乎落下来,颇为失态。

    太邪门了,这个顾轻舟,她居然会医术!

    而且,南京来的神医,居然不如顾轻舟!

    顾轻舟不过十几岁,却把经验丰富的神医打败了,这叫司琼枝如何能相信?

    司琼枝银牙碎咬:她长这么大,一直尊贵优雅,不管对谁出手,都是大获全胜。她第一次失败,居然是败给了顾轻舟。

    “我跟阿爸说的那些话”司琼枝攥紧了手指,心中担忧,该如何搪塞她父亲。

    她父亲很精明,不容易糊弄!

    司琼枝这次的诬陷,太轻率了。

    颜太太不再吐血,胃也不疼之后,再请顾轻舟复诊。

    顾轻舟去了,说:“这药再吃两个月,以后这吐血症和胃病就可以断根了。您身体虚弱,胃气不升,多喝些没油腻的蔬菜汤,以及米粥,等过了半个月,才能正常吃饭。”

    颜太太一一记下顾轻舟的医嘱。

    “顾小姐,你救了我一命。”颜太太热泪盈眶,握住了顾轻舟的手,“我以为我的命到头了,结果这般幸运,让您来了!”

    “我是个中医,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顾轻舟笑道,“您太客气了。”

    颜太太笑起来。

    春阳娇媚,碧穹高远无云,澄澈得几乎透明。颜府的玻璃窗擦得干净,被阳光照耀,就如晶莹的玛瑙。

    庭院一株桃树,虬枝斜倚,已经发出嫩红色的花苞。

    岳城的春来得特别早。

    屋檐下养着一只雀儿,颜太太生病期间,它从来不鸣叫,如今竟然破天荒的,发出清锐的叫声。

    颜家上下都洋溢着喜悦。

    顾轻舟陪坐着喝茶,跟颜太太说些养生的话题,颜家的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四小姐和五少爷作陪。

    “胃溃疡是应该动刀的。但是手术之后,西医没有照顾好您,导致复发。并不是西医不行,只是这次的医生不好。”顾轻舟道。

    颜太太吃惊看着顾轻舟。

    西医每次都会把中医狠狠贬低,而中医们,几乎都会用一种很宽容的口吻,客观评价西医。

    西医排斥中医,中医却能容纳所有。

    这就是底蕴!这就是千年前的涵养,培养出来的医德。

    “顾小姐,我之前挺怀疑你的医术,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果然人不可貌相!”四小姐颜洛水道。

    “是啊是啊!”大少奶奶也感叹,“司夫人极力夸您,她果然有眼光。”

    颜五少却突然不说话了。

    司琼枝和司夫人夸顾轻舟,显然是不怀好意。她们和颜家四小姐一样,并不相信顾轻舟,却让顾轻舟来给颜太太治病。

    她们想让顾轻舟治死颜太太,这样就可以处罚顾轻舟。

    颜五少静静打量顾轻舟。

    顾轻舟远不及司琼枝美丽。她一张小巧的脸,双眸明眸璀璨,眼睫毛修长浓密,像两把小扇子,鼻尖微翘,精致可爱,竟是十分的耐看。

    司琼枝为何要害她,颜五少隐约明白了些:司家不喜欢这个未来的儿媳妇,至少司夫人和司琼枝不喜欢。

    众人夸了顾轻舟一通。

    督军府的总参谋颜新侬进来的时候,听到屋子里笑语嫣然,这是颜家好几年不曾一见的,他也默默翘起了唇角。

    “你姆妈还要休息,你们都去忙吧,别总在这里打扰。”颜新侬道。

    孩子们道是。

    颜新侬又对顾轻舟道:“顾小姐,能否借一步说话?”

    顾轻舟颔首:“好啊。”

    她跟着颜新侬,到了隔壁偏厅。

    颜新侬先夸了顾轻舟的医术,再三说感谢她救活颜太太,然后他拿出一个小首饰盒子,递给顾轻舟:“这是一点谢礼!”

    “总参谋长,我不能要。”顾轻舟道,“我从小跟着师父学医,《大医精诚》是入门必背的,上书‘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我既然没有坐诊,就不会要您的酬谢。若是我师父知晓,他会骂我欺师灭祖,要打断我的腿!”

    颜新侬静静看着她。

    顾轻舟眼眸澄澈,莹然眼波里,能倒映出人影。

    颜新侬很感动:“世道大变,皇帝没了,儒家的道德也摧枯拉朽,顾小姐还记得祖训,记得《大医精诚》,知晓医者的仁义,真叫颜某刮目相看!”

    “您过誉了,我只是个乡下人,不懂时髦,土里土气的话您不嫌弃,我应该感谢您。”顾轻舟微笑。

    她这一番话,彻底笼络了颜新侬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