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球大咖〕〔我真是齐天大圣〕〔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修仙小农民〕〔遥遥之冥〕〔东京警事〕〔香江1972〕〔神背后的妹砸〕〔快穿:拯救反派10〕〔独家宠爱:早安,〕〔重生娇妻太妖娆:〕〔星际极乐园〕〔无敌之大唐〕〔无敌炎黄系统〕〔阴债〕〔三国枭雄吕奉先〕〔修罗天帝诀〕〔落地一把M16〕〔混血八旗〕〔神能大风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8章少帅志在必得
    第38章 少帅志在必得

    司行霈的奥斯丁开得很慢,两旁的梧桐树缓缓后退,行人步履悠闲,黄包车都跑得比他的汽车快。最新最快更新

    他从后视镜里观察顾轻舟。

    顾轻舟低垂了羽睫。

    她的睫毛又浓又长,微微阖下便如两把小羽扇,将她明亮清澈的眸子遮住,情绪深敛其中。

    她嫩白小手交叠在腿上,坐姿优雅,曲线温柔,只是不知她在想什么。

    “轻舟?”良久,司行霈喊了她一声。

    顾轻舟回神。

    “嗯?”她应了声,眸光里一成滢滢,早无情绪。

    司行霈问:“吓到了?”是被司慕的病吓到了吗?

    顾轻舟摇摇头:“没有。”

    司行霈说完她未婚夫的病,她眼前就浮动那个在何氏药铺修桌子的颀长身影。那人眉眼冷峻,气度雍容

    而且,他也是个哑巴!

    顾轻舟唇角微挑,心中已有了主意。在她达到目的之前,她不希望司家任何人发现那个哑巴。

    那是她顾轻舟的筹码。

    “我运气真好。”顾轻舟心中偷笑,感谢上苍,偌大的岳城,让她那么轻易找到了那个人。

    将来和司夫人再次谈判,顾轻舟也有资本。

    她的情绪遮掩好,司行霈端详半晌,仍没发现什么异常。

    这些日子,司行霈早已把顾轻舟和他弟弟司慕定亲之事打听清楚了。

    他的女人,他自然要了如指掌。

    这门婚事,就跟儿戏一样,是十几年前的娃娃亲,他的继母甚是嫌弃,他弟弟还没有见过顾轻舟。

    而顾轻舟,她看上去也不像那么天真单纯、以为司家二少会娶她的无知少女。

    大家都心知肚明。

    司行霈带着一颗狭戏的心,很想知道顾轻舟用了什么法子逼迫他继母承认她的。他饶有兴趣,却不戳穿、不阻止,不再给顾轻舟添堵。

    顾轻舟在图谋,司行霈黄雀在后,用审视自己猎物的目光,打量着那个嫩白小巧的人儿。

    她那两瓣唇,嫩得似桃花瓣,滋味甜美,笑容犹如温暖的春风,拂面温柔多情。

    司行霈喉间发紧。

    不过,他吃食物从来不猴急,他喜欢慢慢品尝,喜欢女人欲迎还拒的娇羞,而不是顾轻舟这样的避之不及。

    顾轻舟的逃避,会让这顿美食失去滋味,就好似一分熟的牛排,而司少帅喜欢五分熟的。

    所以他需要等,等待火候。

    他从来不缺女人,什么滋味的他都尝过,他有耐心等。等口味到了他最喜欢的熟度,他再一寸寸吞噬她。

    他讲究质量,他有他的癖好。

    司行霈骨节分明的手握住方向盘,慢悠悠开车。

    “轻舟,蔡景纾为何会承认你是老二的未婚妻?”司行霈没话找话问。

    他其实并没有兴趣。

    亦或者说,他对顾轻舟有兴趣,仅仅停留在男人对女人的欲念,而不是很想知晓她内在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人是很复杂的,了解越深,越是离不开。

    司大少帅流连花丛,深情不属于他,专一更不属于他。

    他只想了解女人的身体,不想了解女人的内心。

    “蔡景纾?”顾轻舟失笑,“你这样直呼你继母的名讳,不怕司督军打断你的腿?”

    “他老了,已经打不动了。”司行霈语气暗携了几分阴鸷,一闪而过,口吻平淡叙述。

    顾轻舟装作不知道,轻跌眼帘,不语。

    “为何?”司行霈追问。

    司行霈最了解她的继母,她势力贪婪,逢高踩低,顾轻舟这等身份地位,入不了蔡景纾的法眼。

    顾轻舟不可能告诉别人的。

    她威胁司夫人的信,她也不可能拿出来,说破了就是逼迫司夫人狗急跳墙,顾轻舟鸡飞蛋打,她同样损失惨重。

    “许是我很可爱吧。”顾轻舟眯起眼睛,眼底浮动几分狡狯的涟漪,说道。

    司行霈朗声大笑。

    到了顾公馆,司行霈殷勤给顾轻舟开了车门。

    “我送你进去?”他暧昧在顾轻舟耳边低喃,“你昨夜未归,你家里人会不会以为你跟我睡了?”

    顾轻舟身子微僵,往旁边挪。

    司行霈失笑:“躲什么,我迟早要睡你的。”

    顾轻舟攥紧了拳头。

    司行霈复又微笑,看着她全身紧绷的样子,像只炸毛的猫儿,那柔软的戒备,毫无杀伤人,却让司行霈感觉带劲!

    “你想得美!”顾轻舟咬牙,“你不变态的时候,才像个人!”

    司行霈哈哈笑,不以为意道:“轻舟,我摸过你,吻过你,你就是我的,我睡你是迟早的事,你最好心里弄清楚,别幻想你可以跟别人。”

    说罢,他阔步上了汽车,风氅衣袂飘扬,高大洒逸。

    早春暖阳照在身上,顾轻舟全身都冷,她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紧紧咬住了唇。

    变态!

    这一路下来,她居然差点忘了,司行霈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只是,这变态有副好皮囊,姿态雍容倜傥,常会让人忽略他的无耻和凶残。

    他绝对是一匹不择手段的狼!

    顾轻舟要是被他睡了,最好的下场无非是做他的姨太太,正妻想都不要想。

    他说司夫人瞧不起顾轻舟,他又瞧得起么?

    他大概从未用平等的眼光看过顾轻舟。在他眼里,顾轻舟是享受用的女人,是玩物。

    他唯一可取的,是从不用花言巧语哄骗顾轻舟,不会给她无谓的承诺。他早已言明过,他要娶个娘家势力雄厚的女人,顾轻舟没资格。

    这点看来,他恶毒却不虚伪。

    顾轻舟眼眸阴冷:他敢动她,她就会杀了他!

    转身敲门,顾轻舟进了顾公馆。

    家里气氛紧张,佣人陈嫂小心翼翼提醒顾轻舟:“老爷生气呢。”

    昨晚的怒气,还没有消。

    顾轻舟漫步上楼,在二楼的楼梯处,她听到了顾圭璋的咆哮声。

    果然怒气未消。

    “六芒星呢?那也是轻舟去打的吗,她知道什么是六芒星吗?”顾圭璋厉喝。

    秦筝筝哭泣,声音嘶哑道:“老爷,我只是”

    她不知道该怎么狡辩。

    因为实在没借口了。

    顾轻舟是懂的,但是秦筝筝之前以为她不懂,现在的顾圭璋更以为她不懂了。

    “你说啊,你这个贱妇!”顾圭璋更怒,“还有密斯朱的圣母像胸针,为何你在老三的大衣口袋里?轻舟从没有见过密斯朱,她知道密斯朱喜爱的胸针?

    退一万步说她知晓,她人生地不熟,又没钱,怎么偷得到手?还说不是你搞鬼的?

    另外,学校攻讦密斯朱的流言蜚语,轻舟没去过学校,她怎么会知道?我看你才是主谋,那三个小贱人都是你的同党!”

    顾轻舟听到这里,微微颔首。

    阿爸,你脑子也有清醒的时候啊。

    秦筝筝这身脏水,无论如何也洗不干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见鬼〕〔军妻鲜嫩:权少宠〕〔王爷,王妃她恃宠〕〔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网恋么,我98K消音〕〔训妻有方,大叔别〕〔你之蜜糖,我之砒〕〔人生若能两相忘〕〔小祸害[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迫嫁豪门,大叔难〕〔英雌〕〔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