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宠妻:废材嫡〕〔逆天强少〕〔宇宙霸业〕〔九尾狐妃千千岁〕〔挽宋从靖康开始〕〔恶魔总裁:狂追小〕〔冷情帝少,轻轻亲〕〔恶魔总裁囚爱成瘾〕〔智慧追寻者〕〔我家农场有条龙〕〔农女有毒:种种田〕〔万界道尊〕〔腹黑总裁深深情〕〔女总裁的极品仙医〕〔阴阳师Ⅱ借命〕〔九六十二法〕〔羿破苍穹〕〔仙在大明〕〔乾龙战天〕〔星云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34章背水一战
    第34章 背水一战

    眼前所见,难以置信!

    顾缃手指顾轻舟,嘴唇哆嗦,众目睽睽之下毫无仪态,似粗鲁泼妇。

    “你怎么会有十字架?”顾缃太震惊了,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后面的话脱口而出。

    明明她们合谋给顾轻舟的,是犹太教的圣物六芒星,怎么变成了基督教的十字架?

    顾缃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东西还能变吗?

    难道顾轻舟是孙猴子?

    顾缃要抓狂了,她几乎失态。

    “阿姐,是三妹妹送给我的。”顾轻舟微笑,笑容似一树盛绽的桃蕊,娇艳绚丽,映衬得她幽蓝色的眼波格外澄澈干净。

    顾轻舟年纪小。

    年纪小的好处太多了,随便一个神态,单纯无辜就流转倾泻,没有半分心机之感,外人总是很容易被蒙蔽。

    和顾轻舟的神态相比,顾缃的指责匪夷所思,而且不怀好意。

    密斯朱和李小姐都奇怪看着顾缃。

    顾缃内心惊涛骇浪,脸色煞白,转头去看她母亲。

    秦筝筝的震惊已经遮掩好了,轻轻咳了咳:“缃缃,这是维维送给轻舟的十字架,不是你的那只。”

    她将顾缃的震惊,解释为顾缃误以为顾轻舟偷了她的十字架。

    秦筝筝复又对密斯朱笑道:“缃缃虽然毕业了,还是每天都要祈祷,她的东西别人碰不得的。”

    密斯朱和李小姐将信将疑。

    不管真假,顾缃这么一嚷,失了淑女的温柔,让密斯朱不喜,对顾家女眷没了耐性,预备要离开的。

    秦筝筝微急:光让密斯朱对顾轻舟没好感是不行的啊。

    况且,计划失败了,密斯朱对顾轻舟没什么恶感,反而更讨厌顾缃。

    目的没有达到,秦筝筝岂能让密斯朱走了?

    秦筝筝给顾轻舟设下的,可是连环局,要不然她们母女何必送顾轻舟那么多东西呢?

    她以为,一个六芒星的金项链,就足以打开局面。没想到,顾轻舟居然四两拨千斤的换了坠子。

    秦筝筝也想不通,顾轻舟是如何把链子调包的,而且,她怎么会明白六芒星和十字架的寓意?

    顾轻舟不是在乡下长大的吗?乡下的孩子,应该毫无见识的!

    不管怎么说,第一计是失败了,秦筝筝只得再用第二陷阱了。

    秦筝筝笑容恬柔,几乎要伸手去拦住欲抽身离开的密斯朱:“密斯朱,轻舟入学的事,就拜托你多照顾。初十我们家开宴请,希望密斯朱赏脸。”

    密斯朱和李小姐匪夷所思看着秦筝筝。

    这么光明正大走后门,是决不允许的,难道这位顾太太不想女儿入学吗?

    而且,这位顾太太是多大的脸,可以邀请密斯朱,她以为她是谁啊?

    密斯朱涵养很好,遇到了拦路狗,而且不知所谓,她不会伸出利齿也去反咬,只是冷冷笑着,笑得高高在上。

    同时,密斯朱看顾轻舟,也戴上了几分憎恶。

    站在顾轻舟身后的顾老三顾维,已经从震惊里回神,快速理了一遍思路之后,顾维上前几步,吃惊看着密斯朱胸前的胸针:“密斯朱,您这胸针真好看,我阿姐也有一个相似的,是白玉圣母像的,跟您之前那个很像,她前几天从旧货市场淘来的。”

    “什么?”密斯朱心下一震,手就放在了自己的胸针上,微微颤抖。

    密斯朱也怀疑,家里的下人偷了她的胸针,拿到黑市上去卖。

    到底谁买了,密斯朱恨的牙痒痒!

    “是真的啦。”顾维连忙点头,“不信,我去找给您瞧,我阿姐今天还戴了来。”

    说罢,顾维就要走。

    密斯朱立马道:“在哪里,我跟你一块儿去看!”

    她生怕再与她的胸针失之交臂。

    那块白玉圣母像的胸针,是密斯朱的至宝,她这几天为了找那个胸针,精神恍惚的。

    明知只是半缕希望,她也要跟着去看。

    “你哪个姐姐买的?”密斯朱还追问。

    “轻舟姐姐,就是她啊。”顾维指了指顾轻舟,一副单纯可爱的模样。

    密斯朱看顾轻舟的目光,就带上了几分审视,甚至有恼怒的火焰。

    事情不简单!

    一个想要走后门入学的女孩子,恰好有了和密斯朱丢失的胸针一样的东西,说明了什么?

    说明顾轻舟买通了密斯朱的下人,让下人把胸针偷给她,她再拿到密斯朱跟前,假装是她从黑市买来的,讨好密斯朱。

    密斯朱不能深想,一深想就恨不能踩死顾轻舟!

    太可恨了!

    想要走后门、走捷径没什么,但是偷密斯朱的胸针,再装作捡到了送给密斯朱做人情,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害得密斯朱这几天茶饭不思,简直是罪大恶极!

    这样的女孩子,将来定是个祸水,还读什么书啊!

    顾轻舟迎上密斯朱的眼神,静静微笑,似一朵出绽的荷,亭亭玉立,优雅安静,没有半分疑惑,更无惊惶害怕。

    密斯朱眼底的恨意更浓郁,顾缃、秦筝筝和顾维姊妹俩都瞧见了。

    她们因十字架而慌乱的心,彻底定了下来,跟着密斯朱去找胸针。

    顾维把密斯朱带到了李家的衣帽间。

    李小姐、秦筝筝、顾缃、顾缨全跟着,过来看好戏;此事关乎顾轻舟,所以顾轻舟也跟了过来。

    “这别在我阿姐的坎肩上。”顾维道,说罢,她就拿起了那条顾缨送给顾轻舟的坎肩。

    她当着众人的面,去翻坎肩里侧藏着的胸针。

    是她和顾缨一起藏的,她知道在哪里。

    可是,白狐坎肩拿在手里,顾维摸了半晌,也没有摸到胸针,她心下一惊,沉沉往下掉。

    看着顾维变了脸,密斯朱狐疑追问:“胸针呢?”

    顾维哑口,她的从容不迫变成了急促,反复再一点点捏坎肩。

    胸针不大不小,而且有针脚别住,不可能在路上丢了的。

    “胸针呢,你们搞什么鬼?”密斯朱这时候察觉不对劲了。

    秦筝筝也急了,一把夺过那坎肩,她要亲自找。

    结果,捏了半天,坎肩里空无一物,胸针不见了。

    秦筝筝心中警铃大作:胸针呢?

    “胸针呢?”秦筝筝唇色也微白。一步失策,第二步再失策,今天怎么如此不顺利?

    “肯定被轻舟藏在手袋里了,搜她的手袋!”顾缃在后面提醒。

    顾轻舟的手袋,是顾缃送的。

    手袋里还有第三个陷阱,顾缃在里头放了让顾轻舟万劫不复的东西。

    既然两个陷阱不成,那就用第三个吧,只能最后背水一战了。若是有幸胸针真在手袋了,顾轻舟就死的更难看了。

    “对对,肯定是她藏在手袋里了。”顾维立马拿起了顾轻舟的手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重生渔家有财女〕〔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小村韵事〕〔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