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医特工:邪君狂〕〔异界大魔导〕〔我的妹妹叫露娜〕〔重生最强女帝〕〔三国之大汉崛起〕〔强吻99次:老公,〕〔系统之乡土懒人〕〔茅山遗孤〕〔禁区之唯一传说〕〔逆境修行〕〔亿万总裁你轻点〕〔甜心18岁:总裁大〕〔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武战苍穹〕〔天神学院〕〔傲天圣帝〕〔来自地狱的男人〕〔盖世武神〕〔万界佳缘系统〕〔绝地求生之电竞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28章少帅的女人
    第28章 少帅的女人

    顾轻舟留在司公馆用午膳。

    司公馆的花园洋房,住了司督军的两位弟弟,以及他们的家人,儿孙满堂。

    老太太留顾轻舟用膳,怕顾轻舟拘谨,没叫其他人作陪,只有老太太自己。

    后来司行霈来了,老太太临时叫女佣添了副碗筷给司行霈。

    阳光璀璨,碎金光芒透过远处的槐树虬枝,在地上落下斑驳疏影。

    顾轻舟却感受不到骄阳的温暖,她慢慢扒拉饭,每一粒都如鲠在喉。

    老太太病愈之后,心情向来很好,见到了最疼爱的孙儿,心情更佳,也没细看顾轻舟的神态,只当是司行霈在场,让少女抹不开颜面。

    老太太吃饭的时候也和司行霈有说有笑,完全不顾“寝不言食不语”的古训。

    司行霈陪着老太太,余光却不时瞥向对坐的顾轻舟,意味深长。

    他修长结实的腿,在桌子底下碰顾轻舟的脚。

    顾轻舟吓一跳,猛然站起来,一碗汤泼了满手都是。

    “怎么了?”老太太也被她吓了一跳。

    顾轻舟唇色微白,眼神飘忽道:“这汤好烫”

    她手里还捧着碗,尴尬放下,有点狼狈。

    “是有点烫,小心些。”老太太笑,“没烫着吧?”

    “没有。”顾轻舟摇摇头。

    她一手的汤汁,油污滑腻,就跟着女佣下去洗手。

    顾轻舟接过女佣递过来的香胰子,慢腾腾搓手挨时辰,考虑怎么偷溜,就是不想出去。

    司行霈居然在桌子底下用脚勾她,真是太肆无忌惮!

    顾轻舟欲哭无泪。

    回到饭厅时,司行霈看着她,眼角有狡狯的光流转,像只玩弄自己猎物的饿狼。

    顾轻舟的心全提起来了。

    她只有十六岁。

    十六岁的少女,哪怕再伪装镇定,在真正血淋淋的酷刑面前,也会难以遏制内心的恐惧。这种恐惧,不是饿一顿、打一顿、骂一顿能带来的,那是灵魂的震荡。

    顾轻舟第一次知晓害怕,她实在害怕此人。

    司行霈生得俊朗不凡,一身脏乱也不遮掩其华采,气度咄咄。

    可他在顾轻舟心里,是个魔鬼。他将一个人活剥了皮,那人还在抽搐挣扎时,他亲手将血人定在木桩上。

    顾轻舟不能想,那些画面,稍微回想都是一场噩梦。

    每个人都有自己恐惧的东西,顾轻舟原本就害怕血,司行霈给她的阴影,足够让她浑身颤栗。

    “轻舟是个好孩子,慕儿的婚事就算定下了,等他后年回国就完婚。”饭后,老太太和司行霈拉家常,“你到底何时娶妻,给我添个大胖曾孙?”

    老太太又说:“这次若不是轻舟,你祖母只怕命也没了。我是过一日算一日,半截身子埋在土里的人了,就盼着你成家。”

    司行霈只是笑。

    老太太话题起来了,也是真担心司行霈,又问道:“你没有一个中意的?”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要娶一个真正的世家名媛,总统的女儿最好不过了。”司行霈笑道,“其他人,谁配得上我?”

    好大的口气。

    顾轻舟把头埋得更低。

    “可总统没女儿啊!”老太太蹙眉,轻轻打他的手,“你太胡闹。”

    “那就副总统的女儿吧。”司行霈轻笑,“一定要是出身高贵的,容貌倾城的!”

    老太太被他逗笑。

    “你啊,心太野了,就是不想成家而已,祖母也管不了你。”老太太笑呵呵的。

    快到下午四点,顾轻舟如坐针毡,终于可以起身告辞了。

    “老太太,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您。”顾轻舟道。

    老太太也没留她,喊了女佣去备车,送顾轻舟回去。

    “祖母,我送送顾小姐吧。”司行霈站起来,“祖母的病情我还不知道,正好路上问问,以后有什么忌口的。”

    老太太没有多想,道:“也好,你送送轻舟,以后是一家人了。”

    出了老太太的屋子,顾轻舟几乎是一路小跑,想要赶紧摆脱此人,去司公馆的门口叫黄包车回去。

    司行霈双腿修长,步履随意,也能跟得上顾轻舟的小跑。

    他不说话,薄唇微微抿着,眼角有淡淡笑意。

    到了大门口,顾轻舟张望,发现没有黄包车,心下一急时,司行霈已经拽住了她的胳膊。

    “你做什么!”顾轻舟挣扎,“松开我!”

    她力气不及司行霈,已经被他推上了他的奥斯丁汽车的副驾驶座位。

    司行霈自己开车,一路上沉默不语,开出了司公馆约莫十分钟,在一处僻静的马车边上,他停了车。

    这条路上种满了法国梧桐树,延绵不绝,腊月的树梢没有叶子的点缀,孤零零的沐浴阳光。

    顾轻舟后背绷得紧紧的,双手攥紧。

    司行霈却一把将她抱过来,让她坐到了自己腿上。

    他呼吸清冽,凑在她的脸侧问:“我的小贼,几天不见你就成了我弟弟的未婚妻?之前不是还说,要做我的伎女么?”

    顾轻舟往后躲,不小心压到了方向盘的喇叭,汽车刺耳的嘶鸣了起来。

    零星的行人纷纷侧目,往车上看,顾轻舟一瞬间脸色惨白。

    这要是被人看到

    顾轻舟收敛心神,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我从小就是你弟弟的未婚妻,你若还有人伦,就松开我!”

    司行霈凑在她的颈项,轻轻嗅了下,笑道:“我吻过你,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不答应,我的女人不会嫁给任何人,也不会是任何人的未婚妻!”

    顾轻舟倒吸一口凉气。

    他是亲吻过她的,不仅吻过,还摸遍了她的全身。

    可那时候顾轻舟吓得魂不附体,亲吻是什么滋味,她事后一点想不起来,只记得那张没有皮的血脸。

    他摸过她,则不止一次。在火车上,他扒光了她的上衣,让她和他肌肤紧贴,她至今都记得他身上的湿濡,以及他肌肤的滚热。

    顾轻舟沉下心,声音冷锐:“你不是要娶个身份尊贵、容貌倾城的女人吗?我可不尊贵,也不倾城。”

    司行霈哈哈大笑。

    他的唇,几乎要贴在她唇上,轻轻掠过:“我说的那是正妻。怎么,你想做我的正妻?”

    顾轻舟大窘,尴尬且难堪,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太抬举自己了,司少帅说他的女人,而不是他的妻子。

    他的女人何其多!

    “正妻有什么好的,那只是摆设!没听说过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么?”司行霈低笑,“你要是真嫁给我弟弟,我照样偷你!”

    他说罢,一双手捧住了她的脑袋,深深吻住了她的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