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乡〕〔我的姐姐是六道仙〕〔血里鸢〕〔华娱特效大亨〕〔替嫁小妻有点甜〕〔欢喜记事〕〔最速救护车司机传〕〔婚途有坑:爹地,〕〔符瑶天下〕〔霸宠娇妻〕〔三个人的末世〕〔天才得分手〕〔时间色〕〔宠物天王〕〔都市之万界至尊〕〔法武封圣〕〔暖婚似火:顾少,〕〔造化之王〕〔暴虎〕〔我家学生能改变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顾轻舟司行霈 第5章敲诈成
    第5章 敲诈成

    顾轻舟说,她不同意退亲,让和颜悦色的督军夫人一瞬间变了脸。

    督军夫人觉得可笑,一个乡下小丫头,以为她自己是谁?

    督军夫人现在过问她,无非是督军那边需要一个合理的交代,难不成这小丫头真以为督军夫人是敬重她?

    可笑!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督军夫人绝艳的面容瞬间冷若冰霜,眼眸似利刃投射在顾轻舟身上。

    退亲不退亲,轮得到她顾轻舟说话吗?

    整个岳城,甚至整个长江以南,谁不是挣破了脑袋要跟司家结亲?

    当年司督军还只是警备厅一个小督察,是顾轻舟的外祖父孙老先生帮衬了他,孙家对司家有点恩情。

    而且,督军夫人能给司督军做继室,也是顾轻舟的外祖父保媒的。

    那时候大家身份地位相当,督军夫人又跟顾轻舟的生母是闺蜜,就结下娃娃亲。

    哪里知道,十几年过去了,局势早已大改,督军以一个小警员的身份从军,做到了一方权贵,手握兵权。

    司家权势滔天,顾家无法望其项背,早已不是门当户对了。

    督军夫人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这门亲事。

    顾轻舟配不上,太委屈少帅了!

    督军夫人想不认账的,可司督军认死理、重义气,非要她履行旧诺。

    督军夫人无法,只得给顾家使计,让秦筝筝带着长女顾缃来督军府做客,然后使劲夸顾缃,给秦筝筝母女盼头,让他们误会督军夫人是喜欢顾缃,想让顾缃做少帅夫人的。

    这样,顾家会想方设法逼迫顾轻舟退亲,无需督军夫人亲自出手。

    顾轻舟一个无依无靠的乡下丫头,还不是任由继母摆布?

    督军夫人维持了她的雍容大度,在督军面前也有话搪塞,同时顺利解决了自己的肉中刺,一箭几雕,正得意着。

    一切都照督军夫人筹划的进行,除了顾轻舟!

    顾轻舟居然说不同意!

    她凭什么不同意?

    她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一个次长的女儿,还敢妄想督军府这样的豪门?

    真是太不要脸了。

    督军夫人冷笑,笑得不可思议:好单纯可笑的孩子啊!

    “我当然知晓我跟谁说话。”顾轻舟面对突然变脸的督军夫人,神色依旧平和贞静,好似没有看到她的变化。

    顾轻舟说:“抚养我的乳娘李妈身体不好,我打算过些日子把她接到城里,享享清福,乡下实在太苦。所以,我不回乡下了。

    我们家什么光景,夫人肯定知晓,若是没了督军府未来少夫人的名头,他们会吃了我不吐骨头,我可活不下去。最新最快更新您和少帅是我唯一的靠山啊!”

    “哈?”督军夫人无语到了极致,也愤怒到了极致,怒极反笑,“这么直言不讳想要攀高枝,你还真的一点脸皮也不要的!”

    “过奖啦。”顾轻舟淡笑,笑容纯净如出绽的荷,清纯甜美。

    督军夫人恨不能撕烂她的脸。

    自己一辈子跟狡猾的狐狸斗智斗勇,今天怎么好似输给了一只小白兔?

    真是阴沟里翻船。

    “你有什么资格阻止退亲?”督军夫人面容抽搐,所有的雍容一败涂地,“我们凭什么做你的靠山?你知道碾死蚂蚁有多容易吗?”

    顾轻舟在督军夫人眼里,还不如蚂蚁!

    “碾死蚂蚁是容易,但是消灭证据可就不容易了。”顾轻舟笑道。

    她起身,从自己的手袋里,掏出一个香囊。

    香囊是墨绿色杭稠,上面绣了很精致的折枝海棠,花瓣配色用心,层层叠叠次第盛绽,华美艳丽。

    打开香囊之后,顾轻舟取出一张泛黄的纸,递给了督军夫人。

    “您瞧瞧。”顾轻舟笑道。

    督军夫人不解,蹙眉不耐烦接过去。

    打开之后,督军夫人差点双腿发软,她震惊看着顾轻舟:“你你”

    她双唇哆嗦,说不出一句话。

    “这些信我全部保留了,都是当年我母亲留给我的,说将来好给婆婆做见面礼。”顾轻舟道。

    督军夫人脸色惨白。

    这些信

    这些信太可怕了!

    绝不能让督军知道,更不能让世人知晓!

    督军夫人以为这些信早已毁灭了,不成想居然在顾轻舟手里。

    “不怕我杀你灭口?”督军夫人从牙缝里挤字,狠戾盯着顾轻舟。

    这么小的年纪,就如此会装,而且狠毒,将来绝对是个狠角色,应该杀了她,永绝后患。

    “我们在乡下,也认识了一些人。”顾轻舟笑道,“您可以杀我,杀了之后那些信也许送交给报纸,也许传入茶馆书局,那到时候全岳城都会知晓信的内容,您觉得划算吗?”

    督军夫人哆嗦着,她终于明白:自己被敲诈了。

    顾轻舟明白一个道理:玉不敢跟瓦碰,玉怕碰碎,低贱的瓦则无所顾虑。

    督军夫人是玉,顾轻舟是瓦。

    光脚不怕穿鞋的,顾轻舟现在就是光脚,她无所顾忌,督军夫人却不能行差踏错!

    督军夫人堂堂一方权贵政要的夫人,被一个乡下十六岁的丫头敲诈,简直是丢脸无能!

    她恨得面色铁青。

    “夫人,我顾轻舟不是不知深浅的人,我今天拿出这些信,就知道您永远不可能容得下我,那么我再嫁入督军府,岂不是羊入虎口?”顾轻舟道。

    督军夫人微微松了几分神色,错愕看着顾轻舟。

    “所以您要相信我,这绝不是什么缓兵之计,我没打算嫁入督军府!我要的,是少帅未婚妻的身份,让我一个乡下人能在薄情寡恩的父亲家中立足。”顾轻舟继续笑道,“只要两年的时间,我保证,两年之后的今天,我一定会来退亲!”

    督军夫人心思千回百转。

    她实在拿顾轻舟没法子了。

    顾轻舟手里拿住了督军夫人的把柄,想要杀了她,也要等她把那些把柄都拿出来!

    “可以,不过信你要全部给我!”督军夫人道,“否则我凭什么相信你?”

    “给了您之后,我还有什么资格?”顾轻舟笑道,“夫人,您一直处于高位,我才是处于劣势,战战兢兢谋生。

    除非您把我惹急了,否则拿出那些信,就是和您同归于尽。我还不想死,您大可放心,那是我的防身之物,我轻易更不敢泄露。”

    督军夫人再次沉默。

    不得不说,顾轻舟是个擅长攻心计的女子,她的话,句句点在督军夫人的顾虑上。

    “我跟您保证,这两年不会给少帅抹黑。”顾轻舟道,“规规矩矩做人做事!”

    “我怎么相信你?”督军夫人冷冷道。

    “除了相信我,您还有别的法子吗?”

    督军夫人梗住。

    顾轻舟的敲诈,成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