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元卿凌宇文皓〕〔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2012章
    www..,最快更新餮仙传人在都市 !

    任雪话音落下之后,面前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她也保持自己最后的动作,始终低着头一动不动。

    “起来吧。”

    一个略微沧桑的声音响起,任雪这才抬起头朝前看去,

    原本巨大的古树身上,两个巨大的眼睛和嘴巴在树干上生长出来,刚才的话就是从对方口中发出。

    “这一次你出去碰见了什么人?”古树木狼漫不经心地说道。

    “并不是我去见对方,而是我在送给那些村民东西的时候,碰见两个一男一女的外乡人,我已经警告过对方,想必对方很快就会离开。”任雪低眉顺眼地说道。

    “离开?希望对方会这样做,我要发现对方找到这里,还有更大的惩罚降临在你身上。”木狼不屑地说道,同时从身上冒出一根手臂大小的树枝,小心地从任雪身上冲去。

    “哼”

    血花四射之下,在任雪的背胸之处,一个血洞突然炸开,里面隐藏的金光瞬间被毁灭,巨大的痛楚让任雪小心地从哼一声,冷汗淋漓,却死死顶住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呻吟。

    木狼可不会怜香惜玉,直接用最暴力手段把古争埋在其中的印记给消除了。

    “这一次来,是让你准备最后的祭祀,七天之后,就是月缺之时,到那个时候,就是祭祀大典最后的时机,现在你下去和木天一起,一同协助,万万不可出差错,要不然后果自负!”木狼抽回自己的树枝,对着下面安排道。

    “属下必然会妥当安排好一切,请木狼大人放心。”任雪直接领命,随后就转身朝着后面退去,身后的伤口还在不断流着鲜血,染红了她的后背。

    直到离开了这个地方,任雪平静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痛楚,把背后的伤势给简单治疗一下,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七天吗?应该还来得及,不管如何都要尝试一番,我是不会放弃师傅您,还有师祖。”

    在自己豪华房间当中,任雪坐在平常休息的地方,眼睛瞪着手掌,喃喃地说道。

    在她的掌心当中,一股股黑色如同血液在里面缓缓流淌着,随后又隐隐消失不见。

    ......

    “唔”

    在外面寻找着这边的古争,忽然停下了脚步,同时捂住了嘴边,一缕鲜血从缝隙中流了出来。

    “怎么了古争?”梦真在一旁看到,担心地问道。

    “没事,我留在对方的印记被毁掉,只是受了点反噬而已。”古争擦掉嘴边的血迹说道。

    “对方是在这边失踪了吗?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就是这些树木,看起来都有些病恹恹,真是让人不舒服。”看到古争确实没有大碍,梦真有些抱怨地说道。

    “我想我们应该找到对方的地方,跟我来。”古争冲着梦真说道。

    那印记上面有着自己的一缕神识,要不然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反噬,在被对方摧毁的瞬间,自己也得知了对方所在的大概方位,离着他们并不远。

    “确定在这里?”

    梦真随着古争走了有一炷香的时间,然后在一处山峰面前停了下来,看着他在面前不断摸索着,忍不住问道。

    “应该在这座山峰的后面,或许我们应该绕开。”

    古争抬起头,看着这个并不高的山脉,仅仅是横立在这一小片地域,不过他可不敢如此翻过去,他隐约感知到后面就是对方的地盘,如此光明正大的过去,真是不怕对方发觉自己的存在。

    “藏在这里,也不知道对方怎么想,也是太容易被发现吧。”梦真也同样感受里面有一股特殊的气息,可是依然有些惊讶。

    这个地方虽然隐秘,可是真是知道对方在这一片的话,很容易找到这里。

    “我哪里知道,跟着我。”古争朝着左边开始前进,示意后面的梦真跟上来。

    这个山脉外边呈现弧形,朝着他们来时的方向凸起,不过越是前进,在周围已经升起一股淡淡的白雾,并且越来越浓郁,到了后面古争甚至连梦真的脸颊都看不到,这才停下脚步。

    “这是他们的外围阵法?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杀机,但是却有极强的隐秘性,对方身上的印记应该是到这里就没有了。”古争感受着周围,小心地从了。

    “那我们下面怎么做?”

    梦真朝着四周感知出去,除了面前的山脉还在旁边,其他一切都陷入了白雾当中,根本看不穿这里,她知道,如果这么一直依靠山脉在旁边走下去,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因为他们已经在阵法当中,这个山脉是故意留给他们的破绽。

    “布阵的人手法不错,可惜实力有些低。”

    古争的话让梦真点点头,这地方也是巧妙一些,对于大罗以上的人想要通过并不难,她心中都有几套方案可以出去或者进去,关键是用哪种方式才能悄声的潜入进去,实际上还是有些难度。

    “恰好潘璇临走前给我个宝贝,稍微运用一番就足够了,跟紧我。”

    古争说着,身体上面冒出一股黯淡的红光,把他和梦真都笼罩起来。

    梦真惊奇地发现,透过那一层朦胧的红光,外围的白雾竟然全部消失了,这才发现,他们走那么长时间,仅仅是才走了上百米。

    “真是好用啊,把自身给完美融入阵法当中,那么谁也别想发现异常。”

    古争感受着旁边的不同,啧啧称赞,这个东西仅仅这一点功效,就可以作为一个难得的宝贝,何况这仅仅是对方一个小小的功能。

    老祖出品,必属精品,古争给它打上了标签。

    他们沿着只是走了半个时辰,就已经来到了山脉的缺口之处,往里面一看,赫然还有一个不小的小型山谷,和外面一模一样,就仿佛是缩小的山脉一般,出口之处有着两个相同的月牙缺口。

    大型山谷里面套着小型山谷,里面绝对是人为建造而成。

    “原来是这样,利用交汇来聚集灵脉吗?怪不得这边灵气显得无比稀少,原来都被强行掠夺在这里。”

    看着里面的地形,古小心地从。

    而且那边也有了答案,那边的灵气减少,自然一切都会慢慢衰退下去,自然周围也会小心地从,而任雪给对方的那些液体,可以从极大减轻对方身体的负担,也难怪那些人精神都那么高兴。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两个人躲在一个巨石后面,这里脱离了白雾范围,不用在依靠那红光,可是在唯一那入口当中,有着几名黑衣守卫正在守着,显然想要在对方眼皮子走进去并不容易。

    古争看着四周,脑中想着一些办法,却被他一一否决,中间有着足够宽敞的距离,而且没有任何遮挡物,而且在对方入口前面,还有这一层极为隐蔽的阵法,对方的修为也是有着金仙巅峰,想要破开阵法不引起对方的注意力,哪怕他们也不行。

    这一次在山谷的周边,已经开启了防御法阵,杜绝了他们想要从其他地方悄悄闯入。

    “有人从外面接近,估计很快就要来到这边。”梦真忽然开口说道。

    “这下就有些不好办了,我们先等等吧,看看能否找到机会进去。”

    古争看着防守严密的山谷,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暂且先退回去想办法,这个入口仅仅不到十丈,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还是没有蹲守在这里。

    两个人退出了入口,随后在旁边不远处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待着,然后打开了留在那里的监视法阵,正好可以看到入口之处。

    很快十几个黑袍人从外面扛着一些木箱子走了进去,没有过多少时间,一些人又出来,在离开这里一定范围之后,冲天而起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连三天,古争他们就看着对方进进出出,似乎在忙碌着什么。

    “我们要想办法进去,对方似乎在做什么事情。”古争不断进出的人,神色严肃地说道。

    联想到之前任雪说得她不会再来,显然有什么事情在里面发生。

    “我觉得我们不如杀进去,反正以你的实力,连温天候都能干掉,再不济也能和大罗巅峰有着一拼,何必怕他们,我敢肯定对方一定没有准圣,或者连大罗巅峰的实力都没有,要不然也不厚藏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梦真在一旁提议说道。

    “你说的是不错,不过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听着梦真的建议,古争有些哭笑不得的解释一下,对方的思维还是习惯了下面的处事,就是那么暴力简单,还真自己有那么强啊,如果那样的话,还至于在这里想办法,直接打上门了。

    “这个很简单,经过我三天的观察,我发现对方的致命弱点。”

    就在这个时候,毛笔在一旁突然跳了出来说道。

    “哦?你说你有什么办法?”梦真转头看着旁边的毛笔,好奇地问道。

    “我们只是要进去,并且不惊动任何人,对吧?”毛笔在天空晃了晃,语气充满了得意,看起来是心有成竹,

    “自然,只要先进去搞清楚情况,如果要是找到任雪更好,只有这样才能针对里面发生的事情做出准备,你不要以为对方会轻易让咱们把对方带走。”古争肯定地说道。

    “这样的话就不太难,我已经带着你们进去。”毛笔胸有成竹地说道。

    “快说在哪里?你晃得我头都晕了。”

    梦真快速轻手抓住毛笔,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这里卖关子,让她很不满。

    “你们等一会跟着我来,简单来解释,我用三天的时候,已经看穿对方外围阵法的破绽,可以争取三息的时间,只要你们带着我越过去就行。”毛笔身子光芒一闪,就从她的手掌滑了出来。

    此时还有几个对方的人正在朝着这边赶来,等到对方走进去之后,他们两个人一个毛笔这才进去,从一旁绕过来到了里面山谷的侧面。

    “你们准备好了吗?只有三息的时间,到时候根据我开出的临时通道,直接进去。”

    估摸着差不多距离的时候,毛笔这才停下来,在空中留下一个石磨般的源泉,提醒对他们待会就从这里进去。

    看到古争他们点头,毛笔的笔尖处,亮起一道微弱的金光,随后朝着面前一点,整个身子之间钻入虚空不见。

    随即下一刻,在他们面前的山脉上,在刚才他画的圆圈内,一个金色光点在中间出现,眨眼之后就扩大成一个金色的通道,和外面小心地从在一起。

    古争和梦真没有犹豫,一个纵身就跳入进去,下一刻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就听见毛笔求饶的声音。

    “侠女饶命!”

    “任雪,住手!”

    古争看到任雪抓住在半空的毛笔,立马低声说道。

    “怎么是你们?站在那里别动。”任雪眼瞳一缩,瞬间把毛笔给插入自己的头发当中,随后往前一扔,一道绿芒就盖住古争和梦真的身体。

    随后任雪就在古争面前蹲了下来,手中一歪,一粒种子就没入脚下的泥土当中,几颗翠绿的枝叶几乎眨眼般就地下破土而出,舒展着自己的身躯,在空中微微晃动着。

    就在这个时候,附近传来十几个密集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朝着这边合围而来,手中还有一根半黄不绿的树枝,朝着这边集中着。

    “任雪大人,是你在这里啊。”

    他们十几个人来到这边之后,没有在上前,只是驻足在原地,同时观察着自己手中的树枝,其中一个上前客气说道。

    “真是抱歉啊,一不小心又惊动了各位,木狼大人教给我的法术还是没有彻底掌握好。”任雪站起来,轻抚自己的发梢,面露不好意思的面容,对着他们道歉说道。

    “是我们莽撞了,只是这段时间木天大人嘱咐我们,不要掉以轻心,警戒很严格。”

    “我知道,我只是心有所感,这几天会注意,真是给各位添麻烦了。”任雪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轻视,客气地说道,同时让出了身形,让对方可以更加容易感知身后的情况。

    “我们还要回去继续警戒,任雪大人告辞。”

    那个人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枝条,又扫视一眼其他手中的情况,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后,立马带着其他人离开这里。

    对于站在那里不动的古争两个人,仿佛是没有看见一样,就这样退了出去。

    而任雪等到他们走后,继续侍弄自己的颗小树苗,只是可惜半天的时间过后,那个成长为小树枝就这么毫无小心地从下去。

    “哎,真是可惜,这一次又失败了。”

    任雪摇了摇头,随后叹息离开了这里,仿佛忘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古争他们,没有给他们任何提示,直接离开了这里。

    不过古争和梦真倒是明白对方最后摇头的意思,看似是在惋惜自己的法术,实际上是在告诉他们不要乱动。

    就这样,古争和梦真站在这里足足站了两天的时间,在此期间,他们看着一些人忙碌来回走动着,空中的紧张气氛连他们都能感受,似乎很快就有什么事情就要来临,他们口中的圣归让古争不得其解,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

    等到在一个突然清静的时候,任雪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左右下意识看一眼之后,对着古争他们说道。

    “跟我来,别出声。”

    很快任雪带着他们回到她所居住的地方,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房间,除了最基本的东西之外,任何多余的东西都没有,而这样的房间在旁边还有两排。

    “嘎吱”

    任雪把门关上之后,又重新布上一层简单的隔音结界,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也知道我师祖他们有危险?”

    她觉得离乐和古争在一起,两者或许有着不可说的关系,或许在感知到对方的危险,才来到这里,要不然世界那么大,怎么偏偏会路过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还进入那个城镇当中,显然是找不到对方的具体位置。

    “具体怎么回事,你能先告诉我一下吗?离乐现在怎么样了。”古争没有戳破,只是把心中的问题问出来。

    “上一次离开之后,我带着师祖赶回来,她当做俘虏被同样关押在后院,在想办法营救我师父的时候,还是失败了,同样被抓起来,在过两天就是彻底将他们吞噬的时候,那个时候木狼他就会利用其中的力量,完美恢复得自己实力,脱离的古树的束缚。”

    “而我的情况你也知道,在路上和师祖讨论之后,终于知晓对方的身份,于是亲自把师祖给抓回来,不过对方为了防备我,在我体内留下了禁制,控制我的生死,不得不为他们效命,当然我只是委曲求全,想要找到办法救出我们师傅她们。”

    “结果这一次是赔了夫又折兵,非但没有把师父给营救出来,反而把师祖给陷入进去。”

    任雪快速对着古争说道,让对方了解自己目前的处境。

    虽然任雪说得有些片段,但是古争大概还是了解发生了什么,第一时间就询问最为关键的问题。

    “对方实力如何?还有那些属下,怎么感觉有些奇怪。”

    “那些本来只是普通人,后来受到了蛊惑,在寄生在身上,修为一切都是寄生体带来,而他从身心都已经完全属于对方,不过从表面看来,对方自己以为是受到了眷顾,对于他是无比忠诚,看起来和常人无异。”

    说到这里任雪沉吟一下,继续说道。

    “至于对方,自称木狼大人,实力有大罗中期。”

    “不会吧,大罗中期,看起来还没有你强。”梦真有些夸张地说道。

    本来她还以为,对方最不济是大罗后期,干脆是大罗巅峰,可是修为却和古争差不多,岂不是说对方必死无疑。

    以古争自己承认的战斗力,全力爆发连大罗巅峰都不惧怕,何况一个大罗中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我真不是盖世高人〕〔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