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的自救攻略〕〔师叔无敌〕〔神脉〕〔十方剑魂〕〔史上最强师叔〕〔都市之九天大帝〕〔糖开夏末〕〔崇门书院〕〔天元破天录〕〔重生之整形师〕〔江湖夜雨一杯酒〕〔魔王勋爵〕〔某时某刻,我们将〕〔证道吧史莱姆〕〔我是奥特曼2〕〔都市最强仙帝〕〔屌丝道士之厄运起〕〔世界旅行器〕〔喰啃的金木研〕〔弦月咖啡馆的日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回七零年代当军嫂 156章韩书记受伤(6更)
    邵明磊归队后第八天,陈秀娟想,大概邵明磊回来之前,她记日子的方式都要换成这样了吧!

    虽然她表面上跟个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该干活就干活,啥也没落下,甚至邵奶奶要又惦记上了伤心难过了,陈秀娟还会负责给老人家宽心,给老人家逗乐。

    只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一个人躺在空旷的床上发呆。

    从前总是嫌弃邵明磊挤死她了,总是咬牙切齿的说等手头松快了一定买张大床回来!一米九五的大高个,就算是体贴的让着她侧着身子睡了,陈秀娟还是觉着挤,人挨着人,都挤在了一起,甚至挤着挤着就挤进了她的身体里……

    可是现在,一米二的铁架子床,再不会摇晃起来发出令人羞臊的“吱吱”声儿,陈秀娟终于可以躺平了睡了,甚至打横了睡都行!她现在才发现,原来这张床这么大的!大的叫她都就觉着心里空落落的了。

    可是不管夜晚她是如何的辗转反侧,她都会强令自己睡觉,因为她不能第二天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一脸憔悴的面对奶奶,叫奶奶担心。

    就这样没着没落的过了八天,陈秀娟真的觉得大概是养殖场的活儿还不够忙吧!要不然她怎么还有工夫瞎想这个瞎想那个呢?

    栅栏里的猪八戒一只只生龙活虎的,都在长膘,老水牛开始产奶了,每天都挤上一斤半的水牛奶送到镇上的供销社去卖,主要是卖给那些奶水不够喂孩子的人家的。

    现在可没有奶粉,麦乳精又不好卖,有的人家奶水不足了,又想要小孩子吃的好一些,不想只用米汤对付着,就会来买水牛奶回去喂孩子。一般都是些单位里的人家才买得起新鲜的水牛奶喂孩子。

    当然,这项额外的收入是落不到陈秀娟兜里的,水牛是公家的,她只是帮着公家喂养挣工分而已。

    那三头小羊羔也都长势很好,其中有两头小母羊陈秀娟打算喂大了给养殖场产小羊羔,公羊可以杀掉,这样一来邵家庄的人到了年底除了猪肉便能每家每户多分到一点点羊肉了。

    多是肯定不多的,但是蚊子腿再细也是肉啊!更何况这还是羊肉呢!

    至于养殖场前院和后院的地,全都被陈秀娟种了番薯,并不是产量高的口感好家家户户都爱种的那种好红薯品种,而是挑了番薯藤最茂盛的一种白薯。

    番薯藤长一茬割一茬,现在先不慌拿来喂牲畜,晒干了屯起来留着,等到了冬天山上打不到什么猪草了再拿出来喂,喂猪可以剁碎了兑水放在大锅里熬煮,喂牛喂羊直接丢进栅栏里就行了!

    陈秀娟把养殖场的工作处理的井井有条,可她却还嫌自己不够忙碌,为了不让自己有闲暇的时间胡思乱想,她又开始炮制一些本草,就利用上山打猪草的机会,在山里头见着能用上的草药全都采摘回来。

    忙忙碌碌的,只做着自己的事儿一点儿也不关心外头的情况。

    “小娟,我和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咋又走神了?”

    郝彩霞拿胳膊戳了陈秀娟好几下她才回过来神,却还是一脸的迷茫,分明就是没听见郝彩霞刚刚说了什么!郝彩霞给她气了个绝倒!

    真是神了!她那么大的嗓门人就站在她跟前说话,咋就能愣是一个字没听进去呢?估摸着是又担心邵明磊了吧!郝彩霞这么一想,就更加想分散陈秀娟的注意力了。

    她摆好架势,绘声绘色的说道:“我刚刚是和你在说张春燕跟李香秀的处理结果啊!怎么,你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好奇林场长最终是怎么处置她们的吗?尤其是李香秀,当初要不是你聪明可就被她扣了个大大的屎盆子在头上了!”

    提起这个,郝彩霞一脸的心有余悸,圆润的大脸盘子上一双狭长的小眼睛使劲的瞪的大大的,却还是看不出来眼睛有多大,只有一条小小的眼缝。

    郝彩霞不是爱传八卦的长舌妇,见她说的那么起劲,陈秀娟知道那是害怕她没事胡思乱想,尽管她心里并不好奇那俩人最后的下场,可还是十分配合地问道:“怎么处理的?你说说!”

    “先说李香秀那个贼吧!我觉着林场长肯定是拿了李香秀的好处了!要不然怎么能处罚的那么轻呢!偷东西啊!偷其他女知青的东西,偷公家的财产,这么大的罪过最后就调了李香秀去石家庄生产队插队而已!”

    “罚的也太轻了吧!跟小学生挨手板子一样,怎么能处罚的这么轻呢?听说连记过都没记过,李香秀回公社场收拾了东西,拿了批条就走了,直接去了石家庄。”

    郝彩霞说的一脸的不忿,陈秀娟听到连记过都没记过也是愣了一下,但她还是笑着安抚郝彩霞:“可以了,那你还想怎么处罚啊?难不成偷了食堂半袋白面要林场长拉李香秀出去打靶啊!”

    “噗嗤……打靶?那倒不用那么严重,我只是觉得林场长处理的有些偏心了,你想想看你当初才多大的点事儿,还是助人为乐见义勇为就被罚来当猪倌了,这怎么到了李香秀这里就雷声大雨点小了呢?”

    “虽说是李香秀自己自愿请调到石家庄去支援农村生产建设的,有觉悟值得表扬,可也不能就这么完全抵消掉她翻下的错误啊!”

    林场长处事不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陈秀娟并不介意,她听出来个蹊跷的地方,陈秀娟问郝彩霞:“你是说去石家庄插队是李香秀自己申请的?”

    回想起当初来下乡的时候,到石家庄插队可是被所有的知青看成灭顶之灾的可怕之事,李香秀居然能自己申请调到石家庄去?陈秀娟觉得不可思议。

    郝彩霞说:“是啊!说起来这个我也觉得奇怪呢!谁知道李香秀怎么忽然觉悟就这么高了!居然自愿申请调到谁都不想去的石家庄去了!”

    “嗯。”陈秀娟点点头,她在想李香秀如果不是忽然提高觉悟了或者变聪明了,那就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说完了李香秀,郝彩霞就开始说张春燕。

    “小娟,你可不知道啊,那个张春燕自己给林场长写了检讨书,承认了她和邵明辉搞破鞋是她不对,但是里面还写了她和邵明辉因为是自由恋爱,感情深厚情不自禁才会这样。”

    “还说邵明辉现在受了伤,她担心的快不能活了,跟林场长求情,想去医院照顾邵明辉呢!然后公社场几个干部开会一讨论,居然同意了!就这么把张春燕给放了,不过听说邵明辉已经出院了,张春燕现在是在邵家照顾他呢!”

    “好像说张春燕已经准备跟那个邵明辉去扯证了,说是等邵明辉身体好点能走动了就去民政局扯证的。你那个婆婆好像不喜欢张春燕,我听庄子里的老乡说,张春燕去照顾邵明辉这几天,已经跟你婆婆干过几次架了!”

    “啧啧,真是什么马配什么鞍,男流氓娶了女流氓啊!”郝彩霞说的一脸鄙夷,不过也不能怨她一脸的嫌弃样,张春燕干的事儿确实丢了黄坡公社场女知青的脸。

    现在大家说起来都是说黄坡公社场的女知青跟山下男社员搞破鞋被抓了什么的,连累了所有女知青的名声都不好,出去都不敢说自己是黄坡公社场的了!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为此,张春燕在黄坡公社场已经没朋友了,谁也不敢和她沾,生怕再坏了自己的名声。

    得知张春燕和李香秀的下场之后,陈秀娟有些诧异,她怎么觉得这个两个人好像变聪明了呢?在她的预想里,李香秀应该会为了能继续留在黄坡公社场而好好的垂死挣扎一番,自己个在作死一顿的啊!但是她没有!

    还有张春燕,张春燕居然这么顺摊的认命了决定嫁给邵明辉?不可能吧!张春燕可是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看的比天还大的人!除非她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非嫁不可。

    想到这里,陈秀娟灵机一动便想到了那张写着李香秀名字的医疗单,那上面要求患者去做尿检,那天她撞到的那个神神秘秘的女人。

    是了!张春燕怀孕了!肯定是这样的没错!虽说不是十拿九稳的,那也是八九不离十了!陈秀娟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邵明辉要给人当便宜爹了!不过也有可能就是邵明辉的种呢?那也说不定!可是邵明辉失去了那方便的能力,等张春燕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还是大把给他戴绿帽的机会的!

    陈秀娟忽然心情大好,原来看着别人倒霉心里是说不出的畅快的呀!她坏坏的想着,嘴角全是笑。

    “陈秀娟同志,陈秀娟同志!陈秀娟同志,你在哪儿啊!”

    嘴角的笑还没收完呢,陈秀娟便听见有人慌里慌张的喊着她的名字,她赶紧的跑出去一看,居然是经常跟在韩石韩书记身边的一个年轻的干部,从上山那条路一路狂奔过来的,看样子是急坏了,跑出了一身的汗。

    “萧同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

    “韩书记,韩书记巡视果岭的时候爬上一株生了虫害的老橄榄树检查虫害情况,踩着一根空心枝干摔下来了!当场就晕了过去了!现在被人抬到公社场了,你快去看看,快去看看,我去卫生所找医生!你快去看看!”

    陈秀娟听完把腿就往回跑,进屋翻翻找找尽可能的将自己能想到摔伤昏迷的病人能用到的东西都带上了。

    又一把拉过郝彩霞,对她说:“彩霞彩霞,你上我家去,上我那屋,床底下,床底下有一个糊了深坑泥的小坛子,你去拿,拿了就上公社场来,千万别耽搁,知道吗?”

    “哎,哎,哎,我晓得,你快起,快去!”

    郝彩霞已经吓白了脸,马尾镇的政委书记啊!这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可真是要了命了!

    更何况郝彩霞已经知道韩书记是陈秀娟干妈对象的事儿了,虽然陈秀娟不乐意承认这个干爹,总说那是她干妈的爱人而已,和她没什么关系。

    可郝彩霞心里清楚,小娟其实是很在意这个干爹的,要不然她也不能那么拼命的想干出一番成绩来叫韩书记好好看看!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郝彩霞关了养殖场的大门把腿就往邵奶奶家跑。

    而那个姓萧的干部虽然十分不理解,韩书记为什么昏迷前还要抓着他的手吩咐他去叫陈秀娟来,可他还是依足领导的吩咐照做了。

    当然他个人并不认为陈秀娟去了能干什么,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片子,替公社场养着几头牲畜而已,顶多会点兽医,救命治病怎么可能会?

    救命还是得靠正儿八经的医生,但愿今天覃老在邵家庄的卫生院出诊!要不然这韩书记可怎么办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她娇软可口[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靳少强宠小逃妻〕〔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