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零开始的末世生〕〔浮生运途〕〔旅人书〕〔第二世球王〕〔时轮,命轮〕〔龙血剑神〕〔剑徒之路〕〔无敌狙击兵王〕〔神医弃女:盛宠九〕〔天赋轮盘〕〔重生军嫂是女王〕〔枭宠狂后〕〔超脱天道〕〔大荒录〕〔地球阵线〕〔修仙界盗墓贼〕〔八零军嫂有点苏〕〔夜半惊婚:鬼帝大〕〔穿越之宛启天下〕〔七杀之无影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回七零年代当军嫂 003初次逆袭
    这个年代比较保守,男女之间多是全名后面加“同志”两个字称呼着,赵凯阳之前也没管她叫过“小娟”,这一次估计是被她的伤吓到了,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说成那样,赵凯阳涨红了一张脸想辩解,可对上了对方挑衅似的眼睛,立马吓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整个公社场里就属她张春燕那张嘴最厉害,谁也不敢招惹她。

    这要是换了上辈子的性格,陈秀娟就忍了。

    那时候她只一心一意的想回城,压根不想惹任何麻烦,生怕被记了过,有回城名额的时候落不到自己头上,是以总是格外的忍气吞声任人拿捏。

    重生一世,这副十七岁的身体可是装着阅尽沧桑的老芯片呢!还能怕了她个泼妇不成?

    陈秀娟朝邵明磊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他立刻会意,却没有一开始就直接拿开手,而是慢慢的松开了一点点,看看还有没有血流出来,见血已经止住了,这才松开了手任由陈秀娟自己捂住了伤口。

    退到一边,默不作声,朝陈秀娟点了点头表达了自己无声的支援。

    这个男人其实很细心的呢!

    陈秀娟心中一暖,她也不让身边的男同志扶,自己个喘了口气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张春燕破口大骂:

    “张春燕,你好歹也是老高中生,读过书上过学的,人家你读的是尿布吧?咋张嘴闭嘴的满口喷粪呢?谁钻草丛搞破鞋了?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

    “我啥也没干,不过是从悬崖上掉了下来摔破了头,这位同志好心救了我,正给我止血治伤呢,你个腌臜的还要不要脸啦?满脑子不知道想的啥,张嘴就冤枉好人,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我就上书记那告你去,告你污蔑我破坏我的名声!”

    这年头,哪个知青不怕被记过影响了回城的大事?真要闹到书记那儿去,可对谁都没好处。

    张春燕眼珠子瞪的圆圆的,完全不敢相信那个一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陈秀娟忽然间变得这么厉害,难不成她是摔脑袋给摔聪明了?一向只听说有人摔傻的还没听说过有人摔厉害的!

    她还就偏不信这个邪了,指着旁边的草丛说:“奸夫就在这儿呢!大白天你俩勾肩搭背的死不要脸,看看这草都倒成啥样了,说你俩没在这里面干过点啥,谁信?”

    旁边的草丛确实是倒的不成样子,那情形是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她从悬崖上摔下来的时候,邵明磊跳上矮坡伸出胳膊接住了她,要不她直接从悬崖上摔到底,不死也得残废!

    因着那下坠的势头,他俩人便顺着山崖下的矮坡一路滚了下来,将这下面的草全都压倒了,幸好有邵明磊将自己当成肉盾护着她,不然她可就不只是摔破头那么简单了。

    可偏偏上辈子她不识好人心,醒过来之后吓坏了就开始尖叫发疯,引来了护林员又生怕被人误会,坏了自己的名声,干脆直接将黑锅栽给了邵明磊,说他对自己耍流氓,害得他被生产队扣了工分,回家挨了邵母一顿毒打。

    生产队的大队长是邵母的姐夫,因邵母不喜欢邵明磊,大队长也就跟着对邵明磊有意见,所以他又写信将事情告到了部队里,这个时候军人的作风问题卡的可紧了,邵明磊归队之后还挨了处分,关禁闭降职,履历上也有了抹不去的污点。

    陈秀娟的心突突突的跳,这一世她说什么也不能再害明磊了,老天爷肯定是听到了她那十年间的苦苦哀求,才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她一定不能再犯错,一定要好好报答邵明磊!

    “哦,草倒了就是人在里头干了啥了?张春燕,你咋知道那么多呢?难不成你有经验?那你来给大伙分析分析,这人在里头都干了啥草才会倒成这样啊?”

    邵明磊本来还打算出面将事情解释一下的,毕竟对方还是个小姑娘,站在那儿虽说是一脸的镇定,可仔细一瞧,那双腿可直打颤儿呢!

    偏偏听她那么一说,差点没绷住直接笑出来!忽然又觉着这姑娘用不着自己帮忙了,干脆抱定了心思看看她到底会怎么处理。

    陈秀娟的话让张春燕神色大变,她可不就是有经验么!为着能回城,或者平日里能少干点重活,上到林场长下到山脚下村子里的男社员,跟着她钻草丛的还少么?

    这点事儿她以为自己瞒的很好呢,可惜人过有痕雁过留声,大伙都是心照不宣的,因为她上面有人不是么,平时谁也不敢拿这个说事,怕招惹她那张嘴。

    “噗嗤……”

    被陈秀娟带着揶揄的笑那么一说,后头几个心知肚明的知青没绷住当场就笑了出来。

    张春燕气的满脸通红:“陈秀娟,你个贱蹄子,说啥呢?谁有经验了!你再胡说八道,我也上书记那儿告你去,就告你损坏我的名声!”

    倒真是会活学活用,就拿陈秀娟刚才的话来堵她,陈秀娟也不急,只说:

    “你要没经验就不要指着这草丛乱说,这是我刚刚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时候压的,你非要说这是我跟人搞破鞋弄的那也行,你就给大伙做个试验看看在草丛里咋搞破鞋能压这么大一片草!”

    “你,你,你不要脸!”张春燕在钻草丛这事儿上可是最见不得人的。

    这年头作风还没有那么开放,陈秀娟的话几乎是又放肆又大胆的,饶是张春燕这样平时张牙舞爪的人也扛不住了,当场气的一跺脚就跑了,也顾不上往陈秀娟身上泼脏水了,因为她自己就不干净。

    跟前的那几个知青都不是陈秀娟那一组的,瞧模样都是今天晌午吃撑了美其名曰,出来找找挂旗收工了还没回去吃饭的陈秀娟同志,其实就是想到林子里来偷吃点杨梅消消食儿的。

    最嚣张的张春燕走了自然就没有好戏看了,天儿这么热,还不都散了呀,谁也没问过陈秀娟的伤势一句。

    &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