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赘婿苏允〕〔逆袭再现〕〔大雄的异界奇妙物〕〔报告总裁爹地,妈〕〔都市绝品玄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末日仙尊〕〔武道天狼〕〔大唐好相公〕〔渣年记事〕〔都市狂兵〕〔勇者大魔王〕〔穿越六十年代农家〕〔萌狐悍妻〕〔卡牌侦探〕〔虐妻上瘾:陆总裁〕〔绝世神王在都市〕〔三生梦千年〕〔卫勤尖兵〕〔缺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祸害 第845章 八打雁
    拉坎杜拉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胡子男,头上缠着一段蓝布,脖子挂着一串黄金饰品,手上佩戴着黄金环,腰间是一把镶着珠宝的短刀,身上彰显着富贵的气息。

    他身穿着一套以朱红色为主调的短袖锦衣,由于短衬没有纽扣,胸前微微袒露,胸前和手肘都有黑色纹身,身体不算魁梧,但很是结实的模样。

    对林晧然这位天朝使臣的到来,显得极为重视和兴奋,那双黝黑的眼睛明显透露着喜悦之情。

    身穿着斗牛服的林晧然显得淡定从容,在听到翻译的话后,这才上前抬手让他起来,并没有小瞧这位首领的意思。

    虽然大明选择认可马尼拉的政权,甚至是默认马尼拉是吕宋岛的最高统治者,但从明朝开国至今,吕宋岛呈现的是南北对立的格局,八打雁政权从来都不容忽视。

    “谢天使!”

    拉坎杜拉从地上站起来,这才认真的打量起这位天朝的使臣。

    当看到林晧然白得跟女人般的肌肤,以及梳理的一丝不苟的装扮,暗感大明果然是人杰地灵的地方,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

    身穿轻甲的段大陆领着几名将领站在林晧然身后,发现拉坎杜拉目光落在林晧然的脸蛋超过两秒,当即怒目瞪起,微微透露着杀机。

    倒是拉坎杜拉的妹夫发现及时,伸手拉了一下拉坎杜拉,拉坎杜拉心里顿时一惊,又是被段大陆等人的威风吓到,忙是微笑着道:“天使,请上轿子,让本首领尽一些地主之谊!”

    “如此甚好!”林晧然微微点头,便是直接上了轿子。

    段大陆并没有上轿,而是领着一支人马老老实实地守护在林晧然两侧,堂堂的卫指挥使心甘情愿地充当着护卫长的角色。

    拉坎杜拉看着这一幕,却是暗暗地咽了咽吐沫,心知这位天使定然不是一般人,恐怕在大明亦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八打雁所拥有的条件亦算是不错,既有着一个天然海湾,又得益于来自塔尔湖河流的灌溉,致使这里形成了一定的农业规模和海上贸易往来。

    在这一片大地中,已经聚集着数万人口。每年春秋之致,这里都会举办盛大的集市,届时各地部落的人都会云集到这里进行商品交换。

    不过,现在明显不是集市时节,这里显得很是萧条的景象。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进这个聚集地,却是处处透露着贫穷和落后的面貌。虽然有一些商贩在地上贩卖货物,但都是一些陶器和渔网之类的东西,像一间像样的商铺都没有。

    拉坎杜拉是南方部落的首领,但其住所却很是一般。虽然房子很大,但却是普通的土木结构的房舍,没有丝毫气派可言。

    “天使,请上座!”

    到了房子简陋的大厅,拉坎杜拉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将林晧然引到了首座前恭敬地道。

    林晧然现在是钦差的身份,对方并不是被大明册封的藩国王,自然是当仁不让地坐在中央位置,脸上始终是保持着威严。

    虽然对八打雁的落后有过猜测,但看着这个地方如此的落后,特别农业设施要比马尼拉差上一大截,心里还是微微感到一阵失望。

    “不知天使果真驾临八打雁,本首领准备很是不足,还请天使莫怪!”拉坎杜拉让人送上果盆,显得很是忐忑地告罪道。

    林晧然从来都不是浮于表象的人,抬起手微微一笑地道:“首领客气了!本钦差此次前来,主要原因自然是想要为圣上寻找龙涎香,但我听说八打雁部落世居于此,且是南方诸部落的首领,可曾有此事?”

    “启禀天使,此事乃千真万确,我们八打雁跟马尼拉的势力相差不多,历来都是南北分治的!”拉坎杜拉的眼睛微亮,显得情真意切地回答道。

    林晧然拿起一个水果,却没有任何的食欲,又是淡淡地道:“如此说来!马尼拉不算是吕宋岛的真正统治者,本钦差理解得不错吧?”

    “对!我们跟马尼拉是分治的,只是马尼拉得到皇上的册封,而我们八打雁却被排斥在外,本首领及父亲,还有各位祖父都很是不服气!”拉坎杜拉的脸当即浮起愤愤之色,很是老实地表达着不满道。

    却是难怪会如此,他们明明就不归属于马尼拉,却是莫名其妙地被马尼拉“吞并”了。以致很多人都错以为,他们是马尼拉的臣民。

    林晧然的眉头微蹙,脸上浮起阴云道:“且不说,你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你、你的父亲及祖父们,是在质疑我大明成祖不公吗?”

    却话一出,段大陆很配合地望向下面的拉坎杜拉,大有将他剁了的架势。

    “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我只是希望大明皇上亦能封我八打雁一个国君!”拉坎杜拉急忙摇头否认,道出了他内心的渴求。

    此言一出,拉坎杜拉及身后的族亲和干将都显得可怜眼巴巴地抬头望着林晧然,很希望还他们八打雁一个“公道”。

    林晧然要的是他能够主动说出诉求,却是公事公办般道:“你说你们八打雁世居以于,且是南方诸多部落的首领,你可有什么凭证?”

    “我就是凭证!”拉坎杜显得很是豪气,用力拉拍着胸口理所当然地道。

    林晧然将手上的水果放下,却是笑而不语。

    旁边的妹夫又伸手拉了一下他,好意地提醒道:“首领,你这是空口无凭的!”

    拉坎杜拉认真一想,伸手恼怒地拍了一下额头,发现确是这个道理,便是对着素有才智的妹夫询问道:“那该怎么办?”

    “这种事情只有天使才能帮得了我们,咱们还是听听天使怎么说吧?”他的妹夫显得很是清醒,很肯定地提醒道。

    拉坎杜拉抬头望着林晧然,当即单膝跑地地请求道:“天使,若是你能助本首领得偿所愿,本首领定然有厚报!”

    在他的心里面,已然是愿意用任何代价换取这个立国的诏书。

    林晧然自然不会动心,显得平淡地说道:“本钦差秉承的是公平处事,若是你所言不虚,且愿意助本钦差搜罗龙涎香,未尝不能帮你得偿所愿!”

    “谢天使相助,本首领定然全力协助天使采购龙涎香!”拉坎杜拉真挚地表示感谢,并发出请求道:“天使,还请在八打雁小住几日,我现在就召集诸部落前来,以证明本首领所言不虚,可好!”

    “如此便劳了!”

    林晧然出奇的好说话,当即便选择在这里小住几日。

    八打雁虽然很是落后,但这里风景宜人,且那个海湾的水质极漂亮,甚至他还看到海豚的身影,权当是一次东南亚风情旅行。

    拉坎杜拉是一个做事很有决断的人,当即就下传指令,请诸部落首领请来八打雁。当然,他还下达指令,全力寻找龙涎香这一种东西。

    林晧然住进了普通的大房子中,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同时让赵富贵他们在这里建立一个商站点。

    此次下南洋,替皇上采购龙涎香自然是一个幔子,主要目的还是要帮忙推进联合商团进入南洋,在各处设立商站点,争取尽快形成一条牢固的香料贸易线。

    夜幕降临,整个天地归于漆黑中。

    这个偏僻落后的地方更是如此,并没有鸡鸣和狗吠,隐隐听着潮汐的动静,以及从海湾的方向传来几声不知名生物的叫声。

    花映容坐在镜前取下那根珠宝钗子,又用木梳梳理着那乌黑的头发,从镜子望着床上的情郎道:“晧然,你真打算帮拉坎杜拉成为国王吗?”

    林晧然身穿着单薄的睡衣正看着书,显得惫懒地回答道:“起初我是有这一个想法,主要是想让拉坎杜拉牵制一下苏莱曼,但现在得再看看了!”

    花映容放下梳子,回过头充满着疑惑地询问道:“为什么?”

    却不是她不聪明,实则她亦是进行着思索,争取跟着这个男人步调一致。但事情总是如此,这个小男人总有着令人意外的想法。

    林晧然翻了一页书,似乎对身穿着内衣的花映容没有丝毫的,显得平静地回答道:“拉坎杜拉是一个聪明人,而我一向不喜欢跟太聪明的人打交道!”

    花映容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理由,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还是掩着嘴轻笑道:“你难得也会有如此不自信的时候!”

    “不,这不是我不自信!而是这种人容易进行驾驭,但却不能够深信,所以不能一昧地给好处!”林晧然的目光仍然留在书上,显得很是深沉地说道。

    花映容走了过去,显得略有所思地说道:“你是觉得他的立场不坚定?”

    “不错!这其实不算是毛病,因为聪明的人立场向来都不坚定!”林晧然轻轻地将她拉到床上,嘴里继续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道:“只要他能够听话,拿出足够的诚意,我帮他谋取一份国王的诏书,让他享受一下朝贡的好处,其实亦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别闹!”花映容正是听得入迷,结果胸前的衣服不翼而飞,露出她最骄傲的位置,让到脸蛋当即涌起一抹红霞。

    林晧然看着这个性情高傲的女人,且总是一副害羞的模样,却是开启着他的征服大业。他不仅要征服这个女人的心,还要征服这个女人的身体,让她再也离不开自己。

    这一夜,南洋的天空很是漆黑,但潮水似乎是起起伏伏了一整晚。

    十月底,天气渐渐转凉,但多数都是一些好天气。

    一般破破烂烂的海船停在海面上,十余个土著正卖力地拉着渔网,收获着一条条肥美的海鱼,还意外地捕捉到了两只大龙虾。

    一个年轻的土著很是高兴,正得意地捧起一条蓝色鱼朝着他们的酋长进行炫耀,话里说着几句让人听不懂的话。

    砰!砰!

    却是在这时,远方传来了几个响声。

    马科斯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米沙鄢人,那张脸满是沧桑之感,此时扶着腰间的短刀,警惕地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脸上浮现凝重之色。

    “爷爷,刚刚是什么声音?”那个捧着蓝色鱼的年轻土著询问道。

    马科斯的目光仍然紧盯着西北方,很是肯定地回答道:“炮声!”

    众土著听到这个答案,脸上当即流露出惊恐之色,已经没有了收获的喜悦,而是纷纷望向他们的酋长兼船长马科斯。

    马科斯略作沉思,当即挥手命令道:“咱们继续北上!我们得赶到八打雁湾,哪怕是那些西洋人,亦不能对他们怎么样!”

    马科斯是吕宋岛南边的一个部落酋长,归属于八打雁统领,两天前却突然接到首领的命令,让他即刻前往八打雁恭迎大明天使。

    船只北上,却见西北方面出现了一艘福船,而后面是两艘庞大的西洋船,西洋帆船正在炮轰着那般福船,炮声更清晰地从传了过来。

    “快!我们快到八打雁!”

    马科斯看着这一幕,当即进行了催促。

    这艘渔船虽然没有攻击力,且不能乘载过多的货物,但贵在这艘的速度快。由于顺风的关系,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八打雁海湾。

    不过让他很惊讶的是,这海湾口到处都是一艘艘战船,甚至还是西洋船的踪迹。

    好在,对方很快亮明了身份。原来真是天朝的使臣前来八打雁了,这支庞大无比的舰队,竟然真的就是天使的舰队。

    马科斯的心里很是激动,当即将先前所看到的情况进行了汇报,那个船长很是慎重的样子,又领着他到一艘三桅大帆船旁。

    “发生什么事了?”

    乔一峰负责着海防,更是林晧然的后援力量,所以并没有跟随前往八打雁,而是留在这里坐镇,且还是处在最外围这里。

    马科斯又是进行比划,显得紧张地说出了实情道:“船,两艘西洋船,比你们这艘船还要大,正在攻击一艘大明的福船!”

    作为一个热血军人,无时无刻是想着建功立业,想着痛快淋漓的战斗。自从在林晧然的嘴里得知,西班牙舰队是当今天下最厉害的舰队之后,乔一峰心里就憋着一口气,却是想要跟西班牙舰队掰掰手腕。

    只是他们舰队到了南洋都好些天了,别说找一支西班牙舰队拿来祭旗,结果连一艘西班牙的船只都没看到,让他这几个月的训练似乎是没有用武之地。

    乔一峰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眼睛当即闪过一抹杀机,重重地捶在护杆上,并大声地说道:“来得好!我要会会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雷电秩序掌控者〕〔未两清〕〔万鬼吞噬系统〕〔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我成了失控者〕〔紫苏求仙记〕〔会穿越的流浪星球〕〔虚空极变〕〔我居然成了反派〕〔都市第一战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