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赘婿苏允〕〔逆袭再现〕〔大雄的异界奇妙物〕〔报告总裁爹地,妈〕〔都市绝品玄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末日仙尊〕〔武道天狼〕〔大唐好相公〕〔渣年记事〕〔都市狂兵〕〔勇者大魔王〕〔穿越六十年代农家〕〔萌狐悍妻〕〔卡牌侦探〕〔虐妻上瘾:陆总裁〕〔绝世神王在都市〕〔三生梦千年〕〔卫勤尖兵〕〔缺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祸害 第6章 富贵险中求
    最快更新寒门祸害最新章节!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

    时间已经悄然来到了二月,这片山林以松林为主,山窝间刚好突兀地生长着一棵叶子火红的枫树,确有万绿从中一点红之意。

    林晧然看着时近正午,便停下了砍柴的工作,向着高处走去。

    这片松林很开阔,视野也很好,有着泾渭分明的小路延伸到山头。这路上被水冲积出白色的细沙,踩上去很是舒服。

    一只躲在路边草丛中的锦鸡突然从身旁惊起,那彩色斑斓的身影朴棱棱地向山窝飞去,正好落在那棵枫树上面。在快到小山头的时候,他还看到一只毛皮红如火的小狐狸在树上啃吃着松果,那双乌黑的眼睛晶莹如宝石,这里似乎是小动物的乐园。

    没多会,他终于来到了一个光秃秃的小山头,这里的视野开阔,四周都是茫茫的树木和田野,仿佛是置身于绿色的海洋里。

    这山头其实算是一个分界点,因为再往前便是经常有虎狼出没的狮子岭的区域,哪怕是经验老道的猎人都不愿涉足。

    林晧然自然不会冒这种风险,他只是在这山头的空地设下一个捕鸟陷阱,但他却是失望了,因为这个捕鸟陷阱完好无损。

    滋滋……

    突然,一阵刺耳的叫声从下面传来,引起了他的注意。当他走下小陡坡时,便看清树林里面的状况,三个穿着兽衣的男人猎杀了一头大野猪。

    山民?

    林晧然打量他们的衣着,当即就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所谓山民,其实就是黑户人口,有些是作奸犯科的,而有些则是不堪税赋的。自古都有“苛政猛于虎”之说,明朝也不例外,被税赋逼得家破人亡的并不在少数。

    三人以那个健壮的青年大汉为首,警惕地望了林晧然一眼,大概是看着他细胳膊嫩肉没什么威胁,便不再理会,扭头吩咐那二个年轻人制作扛猎物的架子。

    林晧然上前,看着地上这头毛发旺盛的庞然大物,这头野猪少说也有四百斤,心里不由得佩服起他们来。若是自己有这等身手,恐怕就不需要担心吃喝了。

    “你走开!”为首的大汉看着林浩然伸手摇着野猪的大獠牙,当即沉着脸说道。

    林晧然看着对方的眼睛带着敌意,又手持着猎刀,当即就收起了好奇心,朝他露出善意的微笑,然后迈步准备离开,突然间又是止住了,迎着对方不满的目光,指着野猪问道:“我回去取钱,能卖点肥肉给我吗?”

    “我要那些铜臭有何用?你走吧!”大汉冷笑一声,然后又大力地朝他挥手,如同驱赶苍蝇一般。

    林晧然的脚像生了根,一本正经地望着他问道:“那你们要什么?”做过推销的他却是明白,每个人都有需求,哪怕是一个亿万富翁。

    “盐!”大汉看着他问得认真,犹豫片刻便给了一个斩钉截铁的答案,又指着地上的野猪说道:“给我一斤盐,这头野猪我可以给你!”

    他们虽然可以猎杀到足够的猎物填饱肚子,但却缺乏基本的生活物资。特别是食盐,最近他们便有人由于长期缺盐而丧命。

    这食盐不仅能解决生理需求,而且可以用于处理伤口避免感染,对他们这些猎人无疑是圣药,能够降低他们的死亡率。

    二个年轻人已经用藤蔓绑好野猪的四肢,只要用一根粗木穿过便可以抬走野猪,但这时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忍不住望向了林晧然。

    “我可以换给你!不过我得先将野猪带走!”林晧然望着他,然后提出了条件。

    如今他身上就十几文钱,而一斤盐足足要一两银子,这是他所不能满足的。哪怕他有足够的钱,这到镇上将盐买回,恐怕太阳都快下山了,这野猪很难处理掉。

    哼!

    大汉冷哼一声,挥手让二个年轻人将猎物带走:“你们这些汉人的伎俩,我早就领教了!”倒不是他不相信林晧然,而是吃过了同样的亏。

    林晧然看得出,这大汉并不是在欲擒故纵,来到这世界将近小半月,早领教这时代人的直爽,做事都喜欢说一不二,远没那么多的弯弯肠子。

    但对方的条件却无论如何都满足不了,他家现在都断盐几日了,哪能给他们弄来一斤盐。不过他又意识到这是一个发财的路子,或许能满足他给虎妞买鞋子的心愿。

    眼看着这买卖就告吹!

    林晧然咬了咬牙,冲着他开口说道:“两斤!你只要先将这头野猪交给我,我明天就给你两斤盐,我以人格担保!”

    大汉停下脚步,脸上有些阴晴不定,然后怀疑地望着他道:“你可知道,你现在就算将这头猪运送到镇上,估计还得给人宰一刀,恐怕卖不到二两!”

    很显然,这个大汉对行情还是很了解。

    林晧然迎着他的目光,脸上露出自傲的笑容道:“山人自有妙计!我既然敢出这个价,自然就有我的谋算,倒是你,有没有魄力在我身上赌一把,冒这一个险!”

    利诱,这是生意手段的一种!

    为什么很多老板能卷着上亿的资金跑路,正是因为很多人贪图高利息,都愿意冒险将钱借出去,如今林晧然直接提高了整整一倍。

    不得不说,这个招式让大汉有些招架不住了。

    一斤盐,他能义无反顾地扛走,但那可是二斤盐啊!一想着二斤盐的份量,他的腿有些迈不开,开始认真地权衡得与失。

    林晧然脸上虽然平静,但心里却紧张到了极点,毕竟这是一茬极重要的买卖。

    “你是不是长林村的人?”大汉踌躇片刻,终于眯起眼睛问道。

    “正是,村西头林晧然!”林晧然拱手,悬着的心微微放下了少许。

    “你若敢讹我,它就是你的下场!”大汉顺势一挥,一棵小树戛然而倒。

    林晧然心里却没有狂喜,而是心疼起那棵无辜的小树。

    这警告就警告,为何要破坏树木,你在一个砍柴的人面对砍树,能有什么效果?这要砍就砍手嘛,这样才会血腥而富有威慑力,我没准还给你鼓掌呢!

    “你猎了一头野猪?”

    阿牛听到林晧然是要他帮忙搬野猪时,感到意外与不信。

    当林晧然领着他们到小树林时,看着地上的大家伙都暗自吃惊,但看着野猪的伤口,眼睛的怀疑更浓。只是在林晧然的催促下,阿牛带着二个同伴帮着将野猪扛了起来。

    江府,门前张灯结彩。

    赵管家迎接着一波波的来客,脸上的笑容都快要僵住了。只是正要返回府内,结果看到左边有人来,眼睛当即雪亮。

    来人不是绫罗绸缎,而是土布破衫,但他的笑容是打心底涌现的,眼光落在那头大野猪身上,这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只是,他很快就不那么开心了,双方在价格上产生了巨大分歧!

    “顶多给你二两!”

    “二两还不够我叔的汤药费,必须六两!”

    “就二两,爱卖不卖!”

    “阿牛,我们到村口卖去!”

    “呵!那你看看谁家有能耐买下你一头整猪,拆着又能卖掉多少!”

    ……

    大野猪被运走,但就是眨眼的功夫,赵管家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低头哈腰地将林晧然给请进了江府厨房,还急忙招呼厨子赶紧杀猪。

    “四两有得你赚了,我这猪能拆三百多斤肉,到镇上至少得六两!”林晧然睁眼说瞎话的本领一绝,接着银两的时候露着一副你赚到了的模样。

    赵管家不由得又多看了他一眼,发现这小伙子占了便宜还能给他台阶下,确实是一个人精,态度变得和蔼地说道:“你以后有什么野味尽管送来江府,江府不会在价格上亏待你!”

    “好说!”林晧然抛了抛银两,听着银两碰撞的声音,感觉分外的悦耳。

    若不是处于江老太太过寿的节骨眼上,不是他看准那些宾客是大野猪的潜在客户,这野猪没准就真的贱卖给江府了。

    村里的人都说这赵管家最黑心,看来确实一点都不冤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雷电秩序掌控者〕〔未两清〕〔万鬼吞噬系统〕〔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我成了失控者〕〔紫苏求仙记〕〔会穿越的流浪星球〕〔虚空极变〕〔我居然成了反派〕〔都市第一战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