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妖孽小村医〕〔萌宝甜妻送上门:〕〔倾世执念换你等我〕〔邪王在上:废柴大〕〔快穿之反派师父来〕〔霸气少爷不好惹〕〔逆天魔神:拐个帝〕〔悍妻嫁到:我家丞〕〔暴宠小妻:君少请〕〔大唐守护神〕〔诡回魂〕〔重生家中宝〕〔燃钢之魂〕〔空间之田园悍妃.〕〔游戏世界里的愿望〕〔仙女修真日常手记〕〔最强医道人生〕〔重生之异界红警〕〔剑主八荒〕〔灵气逼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傲世苍神 第五百三十七章:活活撞死?
    感应到龙星麟正因为愤怒而颤抖时,劫伸手按住龙星麟的肩膀,示意让龙星麟先等等,虽然劫这样,但是,劫也知道,这个希望好像并不大。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龙一怒起来,不管是谁都不可能让其停下,虽然龙星麟不是龙,是个人,但要想让其停下来,劫也知道是很难的,龙星麟正在面临他从未遇到的考验,劫能做的,也只有这样。

    “先等等,别冲动。”劫劝阻道。

    虽然听到劫这么说,但龙星麟并没有将目光转向劫,而是死死盯着,经过一番的挣扎与犹豫,最后,龙星麟如同放弃什么一般,然后用力一拳打在树上。

    因为只是用自身的力气,所以,一拳下去,疼痛感袭来,从拳头漫延而开,这倒是让龙星麟稍稍的将注意力转移一下。

    与龙星麟不同,劫倒是冷静,或许,苏媚和白幽怎么样怎么样与他无关吧。

    现在,龙星麟体内的气息、神物都在调动着,也因为劫用自己的气息包裹住龙星麟的缘故,因此,龙星麟并没有暴露自己的位置。

    “旨特,你好这口?”当看到苏媚和白幽被带出来时,那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有些惊讶的道。他可看不出,这旨绝宗宗主,旨主喜欢这个。

    “她们俩是碧天宗的大弟子,没有想到,你仇百年竟然弄了回来。”

    另一个中年人打量着虚弱无力的苏媚、白幽。

    “旨特,按年龄来,你都已经可以当她们的叔叔了。”那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带着一丝的讽刺的意思道。

    “乌天断,那又怎样,碧天宗的这两个的姿色,放在我们这些宗门里,可是没有一个比得上,这等姿色可是百年不遇,如今遇到了,就要好好珍惜,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旨特倒是不在意这些,对于他只要是美人就行,其他的,他不管,有得玩的就行,这样的姿色可不能白白的浪费了。

    “旨特,你就不担心,仇百年先把这两个美人给上了,或者,他儿子仇以愁,那你……,别忘了,他儿子可是盯着她们俩很久了。”

    乌天断在说时,双眼瞟了一旁的仇百年一眼,其他人知道不知道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的是,仇百年的儿子仇以愁一直盯苏媚、白幽很久了,说不定,苏媚、白幽早就被仇百年让自己的儿子仇以愁先上了也说不定。

    “什么?”

    闻言,旨特也将目光轩向仇百年,如果乌天断所言极是,那他旨特岂不是得的是二手,他要的可是一手,二手可不是他想要的。

    “旨宗主,这个你尽管放心,这两人是旨宗主早早就预订好的,犬子怎敢染指。”

    对于乌天断的话,仇百年不紧不慢的回答,旋即道:“乌宗主,这挑拨离间之间,好像不过关。”

    仇百年双眼微眯着,若不是实力相当,他早就动手了,当然,也因为实力相当,仇百年才没有动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不知是什么人,突然来这么一句。

    “通金宗主,此话何意?”

    闻言,仇百年眉头一皱,头微微一偏,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刺耳!

    “没有什么,只是随便说说。”

    通金摇摇头,示意没有什么,原本他来是因为神器与神脉一事,只是现在来看,这似乎是不可能了,碧天宗就是因为同时有神器与神脉再加上美人,才落得如此下场的,但是,现在碧天宗的东西已经是澜禹宗的了,但澜禹宗有这些东西,注定也会像碧天宗一样,因为碧天宗就是个例子。

    虽然通金是摇摇头,但是,仇百年可不这么的认为,刚刚通金的话中带刺,这个不管是谁都听得清,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

    “仇宗主,若是没有什么事,我风都拍卖会就先行告辞了。”

    在后方的其他人看这个阵势也是眉头一皱,这到底是叫他们来干什么?叫他们来,却在这里废话。

    “风都……拍卖会……”

    因为敏锐听觉的缘故,躲在树上的龙星麟听到了这五个字,“风都拍卖会”这五个字,这个地方可以说让他铭记于心。

    “你知道?”

    闻言,劫一怔,龙星麟竟然知道这个风都拍卖会,这个风都拍卖会他也没有听说过,似想到了什么,旋即道:“是在我沉睡之后。”

    “……啊,这个风都拍卖会,我有跟你说过,就在我被碧天宗逼迫再被司凌衍救之后,你苏醒之后,风都拍卖会也是大千神图所得之地,更是让我铭记于心之地。”

    龙星麟点点头,如果没有苏媚、白幽,估计就栽了,那个呤风恋听起来是很好听,但是,在好听的里面,却是那么危险的,在别人不注意时,也已经中招了,这个对于中过招的他而言,是最熟悉不过了。

    “拍卖会,这个澜禹宗竟然能够将拍卖会给请来,看来,这个澜禹宗是有相当的实力了。”劫绕着兴趣道。

    在九重神界中,实力就是一切,一切都是以实力来说话,而拍卖会同样也有不小的实力,但是,这个澜禹宗竟然能够将拍卖会请来,这就说明澜禹宗的实力也是相当的强的,不然,拍卖会又怎么给面子。

    “如果没有实力,澜禹宗也不会集结这么多的势力家族的头目一聚。”龙星麟语气阴沉的道。拳头再一次的打在树上。

    …………

    “联盟,什么意思?”一位白发的老者听得仇百年的话,有些不解道:“仇宗主此话……”

    “其实,这次仇某请诸位来,就是联盟。”

    仇百年淡笑道:“但是,这前提是必须要芹老的风都拍卖会支持,风都拍卖会不光是在澜禹宗很有名,在附近的其他的大陆也是有着极高的名声的。”

    “这个……”

    那老者也是犹豫一下,在所有人的目光转来时,那老者摇摇头:“仇宗主,联盟一事,芹某无法做主,风都拍卖会除了芹者之外,还有人在,所以,对于仇宗主所说的,芹某实在是无能为力。”

    闻言,仇百年眉头一皱,他没有想到芹流海会是这样的表态,如果风都拍卖会同意的话,这倒是没有什么,但是风都拍卖会不同意其他的势力与家族也不敢轻易的,毕竟,这个地方,财力与物力最多的无疑是风都拍卖会,人脉也是极广的。

    “芹老,是风都拍卖会权力最大的,如果芹老同意的话,对你我双方都有好处,当然,这个对于联盟的势力都是有着好处的。”

    仇百年笑道:“芹老是深谋远虑之人,又是见多识广之人,这点……估计比在场的诸位还要明白。”

    闻言,芹流海也是陷入了沉默,他清楚,联盟的话,得到的好处自然是不少,但是,一旦联盟,那么一切都得为联盟着想,一切以联盟为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联盟,到底是谁为主?

    “好,但是,芹某必须要回去与拍卖会的其他人商量。”

    最后,芹流海点点头。

    “既然风都拍卖会已经决定了,那么,我幸家也与风都拍卖会一起。”

    这时,有人同意了,有人当出头鸟了,那么就跟了吧。

    “我莒家也与风都拍卖会一起。”

    “我午家同上……”

    “我宿家也同上……”

    “……”

    “……”

    一下子,十几人中已经有差不多一半同意,其中也有一半有犹豫。

    “那联盟,到底是谁为主?”突然,芹流海询问道。

    “自然是仇百年宗主掌管最为合适。”芹流海的话刚刚落下时,便响起一阵的拍马屁的声音。

    “呵呵,承蒙诸位厚爱,那仇某也却之不恭,这联盟,到时候,便先由我来代管吧。”

    也不理会别人是否有着反对意见,仇百年手掌一挥,便是这般的决定下来。

    望着那几乎是在自编自导自演的仇百年,不少人实在是有些无语,这混蛋脸皮也太厚了吧!

    “哼!联盟?我会让你如意?”

    听到这些话,龙星麟脸色泛起冷意,手掌一握!一把长剑出现在手中,对着一丢,长剑便如同一支刚刚离弩的箭一般,暴射而去!

    “喂!小子!”

    见状,劫声音压得极低,但是已经晚了,剑已经出去了,之后,劫也无奈的摇摇头。

    “咻!”

    一声破风声响起,一把长剑便暴露在空气中,锁定好目标一般,冲着仇百年而来。

    “嗯?什么人?”

    见状,仇百年屈指一弹,将来势汹汹的长剑弹飞!

    见到插入地面的长剑,所有人也是一脸的疑惑,到底是什么人?敢在这时出来,找死吗?

    “什么人?出来!!”

    仇百年泛着冷意的声音响彻周围。

    就在仇百年话音刚落,一道略微消瘦的身影从树中慢步而出。

    “他是?”

    见到龙星麟并感觉到龙星麟身上散发出的杀意时,所有人也是万分疑惑,他们并没有见过龙星麟,也不知道仇百年与龙星麟之间到底是有着什么过节?

    “是你?!”

    见到龙星麟时,仇百年先是一怔,很快,一个画面闪过,画面中,一个少年被一个势力逼迫也很淡定的少年,现在,从他的记忆深处被翻出。

    “仇宗主你认识他。”

    仇百年的回应倒是让所有人一怔,仇百年认得这个少年?

    “嗯,他就是被碧天宗逼迫的小子,跟丧家之犬一样的毛头小子。”仇百年点点头,不屑一顾的道。

    “是啊,教出一个卑鄙无耻的儿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龙星麟冷笑一声,俗话说得好,有其父必有其子,儿子都那样了,当爹的能好到哪去?丧家之犬又如何,那种事已经过去了,过去式的,谁会在乎,或许别人会,但他……不会!

    被龙星麟这样说,仇百年也是阴沉着脸,但是,这里有那么多人在,作为长辈的他,也不好对一个晚辈出手,如果没有人在倒还好,但是现在这里有不少人在,根本就不好动手。

    “呵呵,那一切都是误会。”

    闻言,仇百年冷笑着。

    “我不会跟你废话的,把人交出来!!”

    龙星麟早就不想废话什么话,直接进入正题,目光锁定了现在已经昏迷不醒的苏媚的白幽。

    “人,不好意思!这可不是仇某说的算,这个你得问别人。”

    仇百年淡笑一声,人的话……虽然人就在面前,但是,已经被人预订了,想要人,那么跟别人说去。

    “神脉也交出来!”

    龙星麟的一句话,直接让仇百年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神脉……”

    有不少人喃喃自语,同时也将目光转向仇百年。

    “两个人,四条神脉,应该已经在你体内了吧。”

    龙星麟冷笑一声,正好有那么多人在,他倒是要看看仇百年到底怎么办。

    “我不知道小友在说什么?”

    仇百年眉头一皱,好像并不知道龙星麟到底在说什么?

    “宗主,这小子妖言惑众,待弟子去擒住他!”一个男弟子对着仇百年抱拳道。

    闻言,仇百年点点头,有人出手,这样的话,在场的人也说不得什么。

    见到仇百年同意,那男弟子二话不说,脸上出现了残忍的笑容,一跃而起,一拳对着龙星麟砸去。

    见状,龙星麟带着怒意,冲下去,也不挥动拳头,直接用身体撞过去。

    “砰!”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过,那男弟子从半空中掉下,重重的摔倒在地,瞬间,不知生死。

    “嘶!”

    见状,所有人都被彻彻底底的震撼住了,竟然不动手,就直接用身体一撞,竟然将一个人活活的撞死了?就算不死估计也是半死,不可能健全。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