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影教师〕〔神界红包群〕〔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绝世废柴狂妃〕〔细胞修神〕〔绝世盛宠:废材三〕〔豪门天价前妻〕〔大明闲人〕〔武极狂神〕〔超级神仙抽奖系统〕〔女神的贴身医王〕〔九零女神算〕〔甜妻如焰:总裁,〕〔招牌英雄〕〔学霸也开挂〕〔英雄联盟:冠军之〕〔萌神信徒〕〔回到三国的特种狙〕〔西荒记〕〔打造异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甲壳狂潮 717 虚惊一场
    717 虚惊一场

    运输机起飞的时候,叶涵下意识地偏头向外看。

    此时已是夜幕初,舷窗外漆黑一片,不见半点光明,只有天穹点点繁星闪烁,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个人。

    西伯利亚的行动远未结束,但叶涵和其他伤员必须乘机回国,接下来的行动已经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回过头来,诡异的感觉消失,肖源一动不动地躺在叶涵身边。

    可能是一路的颠簸加重了了伤势,肖源的情况在返回机场的途突然恶化,随行的军医不得不为他注射冬眠素。

    除肖源之外,其他几个重伤员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考虑到飞机仅仅飞回国内要一个小时,军医只能为所有重伤员注射冬眠素,而且只为重伤员注射。

    任何人从冬眠状态复苏时都要经历虚弱期,这是冬眠素最明显的副作用,对健康的人而言,或许只需要一点时间恢复,但是对身体原本很虚弱的重伤员来说是加倍虚弱,甚至有可能因为冬眠素的副作用一命呜呼。

    因此军方并不提倡使用冬眠素,凡是可以正常急救的伤员,一律不得注射冬眠素,但是战场的重伤员往往情况危急,根本来不及后送甚至无法挪动,在这种情况下,冬眠素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哪怕副作用再大,也强过眼睁睁看着伤员丢掉性命。

    冬眠素是把双刃剑,是好是坏全看如何使用。

    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次,叶涵衷心希望肖源挺过这一关。

    两小时后,飞机在北都郊外降落,早等在机场的救护车辆立刻将伤员送往医院。

    叶涵等人入院后,立刻进行了一系列详细的身体检查,没多一会儿,叶涵被护士推进手术室。

    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走马灯一样忙碌,所有人都罩在手术服下,只露出一双双各有特色的眼睛,通过他们的眼睛,叶涵才能大致判断众人的年龄和性别。

    叶涵一把抓住年纪最大的医生:“我的腿怎么样了?”

    医生被叶涵问愣了:“什么怎么样?你的腿没事,清疮再缝合一下可以休息了。”

    “没事?”叶涵惊诧不已,“这么简单?”

    “能有多难?”医生很是惊诧。

    “我的腿受伤之后一直不听使唤……”

    “噢,没事儿,这是止疼药的副作用。”医生理解地说。

    从战场下来的伤员,胡乱猜测伤情是常有的事,许多人都疑神疑鬼地把轻伤想象成重伤,或者把临时的功能障碍想象成残疾什么的。

    叶涵长出一口气:“没事儿好……我多长时间能出院?”

    “看愈合情况,快的两周,慢的四到六周。”医生一边说一边检查叶涵腿的伤口,发现伤处贯穿大腿,正面切口五公分,背面切口七公分,看位置没伤到骨头和血管。

    这种情况不算重伤,但是恢复起来也没那么快。

    “运气不错。”医生在叶涵的伤口附近打了一针麻药,仔细清理伤口并包扎缝合,没多一会儿叫来护士把叶涵送进病房。

    叶涵唯一的感觉是逃过一劫,从小到大没进过手术室,被护士推进去的时候他还以为肯定得挨几十刀,没想到这么简单完事了。

    像他这种伤口很大但只是轻伤堪称幸运,有个战士胳膊挨了一下,看起来不过是个筷子粗细的小孔,里面已经打穿了骨头,必须手术修补。

    疲惫的叶涵沉沉睡去,醒来时已是日三竿。

    按下床头的电铃,没多一会儿,一个年轻的护士走进病房:“首长,您有什么事?”

    身为陆战队的大校参谋长,叶涵住的是独立单间,虽然不是传说的高干病房,但也有二十四小时在岗的专职护士照看。

    叶涵有点不好意思:“喔,我没事,是想问问其他人怎么样了。”

    “都处置好了,剩一个人还在手术室里。”

    “是谁?”叶涵诧异地问。

    他这一觉怎么也睡了六七个小时,这么长时间还没做完手术?

    “好像姓肖……”

    “谁?”叶涵腾地坐了起来。

    护士吓了一跳,赶紧压住叶涵的肩膀:“您别激动!”

    “我不激动,你跟我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大清楚,知道一直在手术室里。”

    叶涵皱紧眉头:“护士,麻烦你帮我打听打听,手术室里那个是不是叫肖源,谢谢。”

    “不用谢,应该的。”

    护士离开病房,叶涵的心情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焦急地等待护士的消息。

    十几分钟后,护士返回病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叶涵一看什么都明白了:“是肖源?”

    护士点头:“我问过了,听说是伤了内脏还打了冬眠素……”

    “有危险吗?”

    “是手术有危险。”护士说。

    叶涵沉默片刻:“麻烦你个事,有什么消息跟我说一声。”

    “好。”护士干脆地答应下来。

    午时分,肖源终于离开手术室,不过马进了重症监护室,而且护士一直说肖源还没过危险期,能不能挺过来谁都不敢保证。

    听到这个消息,叶涵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每天拄着拐杖往重症监护室跑,但也能隔着玻璃板看肖源一眼。

    不止是肖源,其他人的情况叶涵也都问过,进重症监护室的一共四个人,但是其他人都没肖源这么严重。

    直到入院第四天,一直昏迷的肖源才醒过来,主治医生说苏醒代表肖源挺过了死亡线,情况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因为肖源的身体仍然虚弱,又等了两天医生才允许叶涵与肖源通话,直到半个月之后,肖源才转入普通病房。

    在叶涵的坚持下,医院将肖源安置到叶涵的病房,两个人每天嘻嘻哈哈谈天说地,日子倒也过得轻松愉快。

    但是叶涵和肖源都清楚,这样的日子不多了。

    叶涵只是虚惊一场,但肖源却没这么幸运。

    他的伤势虽然好转,但是医生交待说肖源今后不能过度劳累,运动的强度也不能太大,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训练紧、强度大的作战部队。

    算不离开军队,也只能坐办公室,干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aa27052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全能奶爸[快穿]〕〔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