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妖孽战都市〕〔玄鬼〕〔婚不过时:总裁夫〕〔太古龙帝诀〕〔萌妻乖乖:总裁老〕〔氪命玩家〕〔隐婚专宠:帝少,〕〔武侠网游的旅途〕〔北境领〕〔终极美女保镖〕〔地狱轮回站〕〔灵气侠客〕〔吾名千煦〕〔密斯特传奇〕〔我的无限怪兽分身〕〔末世之银河护卫队〕〔捡只猛鬼当老婆〕〔崛起在冥府〕〔丑女要翻身:大神〕〔伐世录之无字天书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甲壳狂潮 286 泼妇
    日上中天,阜云遥遥在望。最新最快更新

    屈指计算,叶涵离开阜云并没有多少时日,可是回想这段时间的遭遇,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沧桑感,好像上一次到阜云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一般。

    车队抵达阜云郊外,阜云方面早已收到车队的消息,在郊外一处空地上搭起了“接待处”几十辆车停下之后,立刻有阜云方面的工作人员迎上来,指引车队到指定地点泊车就餐,补充给养。

    车队离开临义的时候太过匆忙,而且军方的给养也不是很充足,因此只为撤离的民众提供了一顿方便食品充当早餐,经过一个上午的时间,逃亡的民众此时已是饥肠辘辘。

    阜云将为车队提供午餐和油料,用来支持车队继续南下,午餐后还会为车队提供一批食物,大概够吃个两三天,等这些食物吃完,车队应该已经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下车之后,叶涵并没急着跑去吃东西,而是叫住了一位经过附近的工作人员:“兄弟,有阜云营的消息吗?”

    “阜云营啊,知道,昨天刚离开。”

    “去哪儿了?”叶涵失望地问。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虽然在阜云营呆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大家一起经历的战斗却不少,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他还真挺想那些战友的。

    “不知道。”

    “噢,谢谢。”叶涵放过工作人员,开始琢磨到哪儿才能问到阜云营的情况。

    阜云市联合指挥部应该知道,但是他在这边没关系,根本找不到人打听情况,而且阜云营很可能是接到了新的任务,任务内容和方向肯定是军事机密,在这个时候托关系打听作战部队敏感信息,要不要这么作死?

    暂时先把心事放在一边,叶涵招呼车上的战士们下车,按工作人员的指引,找到分发食物的小货车,每人领到一份保存在不锈钢保温桶里的午餐。

    午餐很简单,每人一瓶矿泉水,按食量大小领取一到三个馒头,每人一小袋咸菜外加根火腿肠,或者三个人合伙领一听午餐肉。

    食物很简单,换作以往,这些都是大多数人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的食物,可是如今实施限量供给,能吃到火腿肠和午餐肉已经非常难得了。

    接待处没有桌椅板凳,领到了食物的人只能自己找到方吃。

    深秋的阜云,哪怕是阳光明媚的正午,也只能感觉到不多的几分热量,大家只能回到各自的车里吃上一口,叶涵和战士们也不例外。

    当兵的吃东西都比较快,叶涵掰开一个馒头,把半截火腿肠夹在馒头里,张大嘴巴三口就把夹心大馒头啃了个干净,灌了一个微凉的矿泉水,把积压在食道里的食物冲进胃里,又照方抓药吃掉了另一个馒头。

    拍拍肚皮打了个饱嗝,用时还不到两分钟。

    阜云提供的大馒头用料十足,吃得叶涵有些撑,他跟战士们打声招呼,一个人下车走几步溜溜食。

    脚步落地的时候,公路上一溜大小车辆恰好驶入营地,叶涵目光一扫,便看清了七八个车牌,发现车上挂的都是临义牌照,立即意识到,这也是撤离临义的车队。

    叶涵护送的确实是撤离临义的最后一支车队,但这里指的是狭义的临义市区,广义的临义,还包括周边几个归临义管辖的区县,这些地方大概还要一到两天才能撤出来,这个临时营地,肯定还要继续用一段时间。

    他不禁有些担心,阜云也是虫灾的重灾区之一,接应这么多撤离的车队,也不知道储备的物资够是不够。

    可他马上就失笑地摇摇头,政府方面肯定有专业人员完成这些工作,他这个门外汉非要操心这个,简直就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呃,似乎用这个词形容自己很是不妥,丫环的命非要操小姐的心?这个好像也不大合适啊!

    正天马行空地胡乱琢磨,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依稀听到一个女人嚷嚷着猪食,狗都不吃之类的字眼,叶涵眉头登时一皱,眼底蹿出几分戾气。

    如今早不是几个月前的歌舞升平,而是虫灾肆虐,说遍地哀鸿半点都不过分,这个时候能有一口吃的就要谢天谢地了,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大放厥词?

    叶涵火往上撞,大步走向分发食物的货车。

    他从不打女人,但他不介意出手修理不知好歹的人渣。

    事发地点已经围了不少人,许多人手上还拿着刚领到的食物,叶涵仗着一身军装,毫不客气地推开挡路的围观者。

    他已经看到了闹事的人,那是个一大概三十多岁,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皮草的女人,尽管正在逃难,她那张颇有几分风韵的脸上依然浓妆艳抹,然而满脸的嫌弃和狠戾却把仅有的几分美感破坏得一干二净。

    叶涵看过去的时候,那个女人正指手画脚地叫唤个没完,负责分发食物的工作人员是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他几次想要张嘴说话,却都被那个皮草女抢白,气得他满脸通红。

    年轻人的脚下,还有两个扔在地上,沾满了泥土的馒头。

    叶涵心头的怒火陡然升腾,如燎原的烈火,似爆发的火山。

    他是个长在和平年代的人,从小没吃过什么苦,但是参军入伍之后经受了最严格的训练,每一次野外生存,都要瘦上好几斤,若是遇到作战任务,更是必须多带武器弹药,给养之类的东西能不带就不带,许多时候,一块压缩饼干都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珍贵,对食物的珍惜早已印在了他的骨子里。

    换作以往,叶涵就算看不惯,也只能憋在心里,但是今天,他不必有任何顾忌!

    眼看再有几步就能挤到皮草女面前,一个女警突然从货车后冲了出来,一把扯住皮草女的衣领,抡开胳膊一个大嘴巴扇在皮草女脸上,接着又是一记正踹蹬在皮草女肚子上,把皮草女踹得跌坐在地。

    叶涵一看不由地又惊又喜,熟人啊!

    这个女警就是和他一起坐火车撤出镜江的短发女警,叫做齐姝彤的那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品娇宠,丞相大〕〔权路迷局〕〔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原来爱情回来过〕〔重生渔家有财女〕〔娇软美人[重生]〕〔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药神毒妃,邪王乖〕〔偷香(杨羽)〕〔情嫂 (梁甜芬王飞〕〔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