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叶秋深醉流年〕〔暗战〕〔抗战之最强兵王〕〔男人强大〕〔回到大唐当皇帝〕〔校花之至尊高手〕〔至尊剑皇〕〔拜见校长大人〕〔厉鬼的108种吃法〕〔超级锋暴〕〔重生都市高手〕〔六零俏军媳〕〔成了霸总的心尖宠〕〔巅峰官路〕〔错过世界遇见你〕〔至尊修罗〕〔美女总裁狂保镖〕〔护花强少在都市〕〔总裁的强婚蜜爱〕〔我在红楼修文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甲壳狂潮 260 匪帮在行动(二)
    科技城匪帮压根儿不知道马路对面藏着另一伙同行,他们还以为楼下的大部队是来围剿科技城,因而才在狙击组进入科技城后先下手为强。

    匪帮本以为己方的准备充分,人员充足,收拾几个当兵的根本不算个事,哪成想弄巧成拙,居然把好好的科技城给点着了,逼得自家人无路可逃,死伤惨重。

    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可是叶涵今天的遭遇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有时候,猪一样的对手同样坑死人不偿命。

    而且叶涵对付匪帮不仅仅是出于愤恨,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三个无处可去!

    楼下的街道上拳蚁纵横,现在下楼完全就是找死,留在天台上,比回到地面更加安全。

    叶涵需要天台这个安全之地暂时栖身,一旦匪帮越过两栋楼间的空隙抵达天台,双方的矛盾冲突必将再次暴发,界时敌众我寡,只凭叶涵和肖源,根本不可能战胜人多势众的匪帮。

    到那时,三人仅有的出路就是离开天台。

    为今之计,只有把匪帮挡在商场天上,阻止他们飞越天台,才能有效保证三个人的安全。

    道理根本不用叶涵解释,肖源立刻投了主动反击的赞成票,鉴于胡斌不良于行,几个人简单商量几句,征得胡斌的同意后,把他藏在空调主机和顶层楼梯间之间的空隙里。

    虽然胡斌的胳膊动一下都疼得厉害,可行动不便的胡斌更不愿意成为匪帮的靶子,在他的坚持下,叶涵把上膛的手枪塞在他的手里,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但愿你用不着它。”

    “我也希望用不上。”胡斌说,“但是没有他,我就连最后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了。”

    叶涵想拍拍胡斌的肩膀,可是伸出去的手最终还是收了回来,没别的,怕胡斌疼。

    叶涵掏出胡斌的弹匣,自己留下一个,又递给肖源一个:“弹匣我们拿走了,反正你也用不上。”

    “拿去吧,我留一个够用了,要是你们俩死我前边,我肯定给自个儿留一发子弹。”

    叶涵扯扯嘴角:“我尽量帮你把子弹省下来。”

    “谢了!”胡斌的手勉强动了动。

    “要跳了!”肖源提醒道。

    叶涵腾地站了起来,向商场的方向看了看:“还是你左我右,咱们俩绕过去,数着点子弹。”

    “明白!”肖源点头,矮身蹿了出去。

    叶涵速度也不慢,接茬用管道掩护自己,弓身冲向天台南侧。

    商场天台居高临下,两个人的行动根本瞒不住匪帮,匪帮发现两人的行动,除了催促帮众马上跳过去之外,立刻着手安排人手阻截,十几个枪手一齐站到女墙后面开枪。

    叶涵所在的天台,比商场天台宽那么一点,匪帮枪手就算站在商场天台最边缘,也超不过管道的位置。

    管道和支撑的矮墙之间虽然有一些空隙,不过一来匪帮的位置太高,根本没有射击空隙的角度;二来匪帮的枪手也没有那么好的枪法,因此叶涵可以放心大胆地一路飞疾,径直跑到管道的尽头。

    管道尽处距离女墙还有两米多的距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伤,叶涵停在管道尽头处等待机会。

    肖源那边没有管道,但他发现女墙外有大约半米宽的外延,他干脆直接跳过女墙,躲在女墙后面小步前进,普通人看一眼都会晕上半天的高度,在他眼里就像不存在一般,只比叶涵晚了那么几秒钟。

    商场天台上,一个匪帮头目挥动着手枪,厉声怒喝:“你跳是不跳,不跳老子送你姥姥家!”

    站在起跑线上的短发匪徒瑟缩不已,可脚底下就是不动地方。

    头目大怒,照着短发匪徒的脚下就是两枪,短发匪徒连连跳脚,还是不动地方。

    头目干脆一枪崩了始终不合作的短发匪徒,半个头盖骨飞出去好几米远,红的白的溅了旁人一身。

    头目枪口一摆,指向一旁的彩发匪徒:“你,跳不跳!”

    彩发匪徒一脸的爹死娘嫁人,喉咙里恶狠狠地蹿出两个字:“我跳!”

    “好!”头目面无表情地喝彩,“咱丑话说在前头,你小子要是敢玩虚的,老子的子弹可不长眼睛!”

    彩发匪徒咽了一口唾沫,目光犹犹豫豫,四下里乱扫。

    头目眼中厉光一闪,砰砰就是两枪。

    彩发匪徒好像受惊的兔子,噌地蹿了出去。

    开弓没有回头箭,彩发匪徒一股光棍劲涌上心头,把心一横,抬脚踏住女墙,用尽全身的力气跃出天台。

    叶涵突然听到一声带着极度惊恐的、发自内心的呐喊,扭头一看,一个手舞足蹈的身影蓦然跳出商场天台,好像一只大号乌龟般从天而降,那副惊恐万状的模样就像被谁一脚踹出天台似的。

    彩发匪徒根本不懂什么跑酷跳伞,自然也不知道落地需要合适的姿势,居然是悲催的单腿落地,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彩发匪徒的膝关节,以一个绝不正常的角度当场折断。

    惊恐的呐喊登时变做痛苦的呐喊。

    这家伙,也太悲催了吧?

    叶涵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商场天台上一声拉长的大吼,又有一个匪徒跳出天台。

    这家伙身高体壮,成功落到彩发匪徒身边,落地的一瞬间,好似整个天台都跟着晃了晃。

    叶涵不敢怠慢,起手连开两枪,成功击中高壮匪徒的左胸,高壮匪徒一声惨号摔倒在地。

    本以为连续两个匪徒的失败,能让匪帮犹豫片刻,哪成想商场天台上忽然来了个呐喊n重唱,十几个人下饺子一般接二连三地跳出来。

    七八个人成功落地,有的当场摔个狗啃泥,也有的侧身扑倒,还有个运气好的一脚跺在彩发匪徒身上,不知道踩断了几根肋骨,总之出气多入气少,眼看着就要玩完。

    还有三个运气太差,没能越过天台间的空隙,撞在女墙上变做自由落体。

    最惨的一个家伙是个胖子,连女墙都没碰上,干脆直接拉着长音坠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顾轻舟司行霈〕〔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