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渣的梦幻青春〕〔甜妻辣爱〕〔都市阴阳师〕〔穿越之回到书中当〕〔异界召唤之神豪无〕〔萌狐悍妻〕〔种田刷钱〕〔蜜蜜宠婚,总裁老〕〔都市之大圣重生〕〔疏桐抓鬼记〕〔八零重生小幸福〕〔宠妻99式:老公,〕〔神话烘炉〕〔修真天王〕〔众神降临〕〔太古帝尊〕〔万火神皇〕〔傲天神祖〕〔天穹之下〕〔打造火影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甲壳狂潮 233杂碎
    十四楼的走廊安安静静,平静得好像是另一个世界,越是如此叶涵越不敢大意,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推开了楼梯间的大门。

    进入走廊,叶涵的目光在走廊两侧紧闭的房门上一一扫过,本打算敲敲门,能骗开哪一间就征用哪一间当据点。

    可外面这么乱,屋里就算有人,恐怕也不敢开门,再因为敲门打草惊蛇挨黑枪就不好了。

    嗯……酒店好像都有客房服务,除了一楼大厅负责登记的妹子手里有房卡之外,负责管理客房的服务员手里,应该有另一张备用的房卡,或者说,能打开所有房间的通用房卡。

    叶涵不确定星级宾馆是不是有这种安排,但普通宾馆似乎是这样,既然如此,那就先找服务员的休息室好了,说不定可以找到房卡!

    就算找不到房卡,

    休息室也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

    叶涵的视线立即转向走廊北侧――南边的房间采光好,通常都是客房,北侧的房间相对而言潮湿阴冷,仓库和工作人员的休息间一般安排在这个方向。

    这间酒店的规模不小,单单一层楼的走廊,就有近百米长,刚刚在十六楼的时候,是他运气好,一出楼梯就遇上了灰西装,不然光是把所有的房间找上一遍,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现在想起来,徐志把房间选在靠近楼梯和电梯的地方,恐怕也是居安思危,打着一旦出事可以尽快离开的念头。

    走出楼梯间不远就是电梯,叶涵特意看了一眼电梯上方,红色的数字4,即不上升也不下降,没有威胁。

    继续往前走,叶涵忽然看到二十多米外的地上扔着撕破的浅蓝色女式外套,似乎是制服套装的上衣。

    外套上的扣子崩掉了好几颗,散落在光亮的地面上异常显眼,不远处还有一只形单影只的高跟鞋倒在地上。

    叶涵马上拔出手枪紧走几步,还没走到那件外套近前,耳中忽然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哭泣,哭声中还不时夹带几声哀婉的痛叫和乞求。

    仔细再听,好像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都知道这样的混响代表着什么。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不住下半身那玩意?

    叶涵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正好看到一扇差半指没能关紧的房门,声音就是透过那一点点缝隙传入走廊。

    真的不是想节外生枝,可偏偏事情找上了门,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猛地抬脚踹开房门。

    喘息声和哭泣声一齐停止,房间里传来怒火中烧的质问:“谁!”无论什么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被打扰,情绪都不可能好得了。

    叶涵几步走进房间,双人床上一对肉虫进入他的眼帘,出了这么大的变故,那个男人居然还依依不舍地趴在女人身上,两条胳膊撑在床上,扭头看着房门方向。

    看到叶涵的装扮,男人如梦初醒,

    立即从女人身上爬起来,扑向床下那一堆衣裤。

    早已哭肿了眼睛的女人没有半点遮掩的意思,闭紧了眼睛哭得更凶了。

    叶涵自认是个正人君子,但是床上那个女人还是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相貌只能算中等偏上,但是身材非常不错,皮肤也白得出奇,加上那股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确实很有吸引人犯罪的资本。

    怪不得那个男人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管不住裤裆。

    男人已经扑到了自己的衣服上,但并没急着穿衣服,而是抖开衣服迅速翻找。

    能上到十四楼的,即使不是枫露帮的高层,也是枫露帮的打手,不用问,翻衣服肯定是为了找枪。

    叶涵怎么会给他翻盘的机会?一个箭步蹿过去,就手掀起掉落床下的薄被,抖手甩在女人身上,随即抬腿一记正踹蹬在男人的左肩膀上。

    刚找到枪的男人还没来得起举枪,就被叶涵一脚踹倒在地,左肩膀一阵火辣辣的剧痛,疼得他嘴唇都青了,小弟弟更是瞬间萎靡。

    可他右手却紧紧地抓着手枪,倒地之后顺势躺倒,右手一摆,枪口指住叶涵:“别动,你.他.妈哪儿来的!”

    床上的女人被这个变故惊呆了,瞪大眼睛瞅着绝地翻盘的男人,眼底掠过一丝绝望。

    叶涵嘴角一翘,突然笑了起来:“你没开保险!”

    “什么?”男人一愣,本能地看向手枪的保险。

    枪口一动,叶涵立即闪电般出脚,作战靴坚硬的鞋头正中男人的手腕,咔吧一声轻响,男人的手腕当场脱臼,一声惨叫抱着手腕摔倒在地。

    叶涵踢开落地的手枪,后退几步,确保两个人都在自己的视线之内,扭头看了女人一眼问:“想报仇吗?”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长着一双勾人至极的媚眼,这对眼睛为她那原本只能算中等偏上的姿色加了不少分。

    女人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死死地咬住嘴唇,听到叶涵的话,脸上最后一丝血色瞬间消退,惊恐地连连摇头。

    叶涵惆怅地叹了一口气,掏出手枪指住男人,枪口冲房门一摆:“走!”

    男人突然一翻身,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哥,大哥你饶了我吧,她归你了,归你了!”

    女人脸色再变,眼底浮现一抹惶急。

    “走!”叶涵声色俱厉,下意识地看了女人一眼。

    他的心里很是无语,这都什么事啊,这当口他明明应该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怎么偏偏遇上这档子烂事?

    他确实可以不管,可是对一个心中还有良知的人带说,那样做一定会被自己的良心折磨一辈子。

    男人以为叶涵看女人那一眼是想成其好事,让自己走是想支开自己,赶紧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抱在怀里,好一阵点头哈腰:“这就走,这就走!”

    叶涵的枪口一直对着男人,等男人走向房门,才不远不近地跟在男从身后,头也不回地抛下一句话:“抓紧时间把衣服穿上。”

    女人一愣,她已经做好了再次受辱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叶涵说了这样一句话,刚刚止住的泪水又一次涌出眼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人间极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医世神凰〕〔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