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悍民〕〔我家系统能改运〕〔超级鳄龟分身〕〔凌天至尊〕〔透视医神〕〔霸道大叔宠甜妻〕〔农门茶香,拐个权〕〔重生学霸:校草,〕〔女总裁的透视兵王〕〔大学生诡探〕〔珍重待春风〕〔阴缘难续:鬼君,〕〔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九尾狐妃千千岁〕〔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上威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甲壳狂潮 51 全城戒备
    临近市区,看到市郊林立的楼宇,车上众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叶涵眼尖,一眼看到前面与平时有些不一样,四台高大的水泥搅拌车排队停在路边,两台挖掘机占据路正中轰然作响,几十个忙忙碌碌的建筑工人分布四周挥汗如雨,竟然直接在道路正中央开起了工。

    “他们这是干什么?”叶涵好奇地问道。

    这条路离高速公路不远,他早上坐客车离开的时候,这边还没什么动静,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就变成工地了?

    “还能干什么,修碉堡呗!”周云苦笑着回答。

    “碉堡?”这两个字在叶涵脑子里转了转,“防巨虫的?”

    周云点点头,叶涵想了想,忽然掀开顶盖钻了出去,运足目力环顾四周。

    不远处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此时已然人满为患,收费站外停着十几台工程机械,显然也是修碉堡用的。

    收费站内,数百辆大大小小的车辆塞满公路,几百人挤在收费站前,喧闹的抗议声隔一百多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暗骂一声不知死活,叶涵的目光转开,落到附近几栋建筑上。

    高速公路和三级公路之间有两栋楼,一栋看上去好像是什么工厂的厂房仓库,另一栋漆着熟悉的深绿色楼房则是邮局的物流中心。

    楼宇之间的空隙、楼与路之间的空隙也有工程人员紧张地工作,抬头往上看,楼上的窗子都拆掉了,建筑工人正在窗框上垒砖,几个垒好的窗子只剩下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窟窿。

    楼顶人头攒动,各个背枪挂剑全副武装,一架直升机在轰鸣的噪音中飞至物流中心上空并缓缓降落,机身下用钢索吊住的双联装高射机枪轻轻放下。

    同一型号的高射机枪还有七八挺。

    叶涵吃惊不小,这是要把好好的楼改成要塞啊!

    如今的建筑业功利浮躁,刚盖起来的楼,搞不好都会莫名其妙的塌掉,就算改成要塞,只要挨上两枚大口径炮弹,估计找不到几栋不塌的。

    不过那是人类之间的战争,这种diy版要塞对付巨虫足够了,就算巨虫学会自爆也没什么鸟用。

    扬眉远眺,更远些的楼房街角,同样能看到忙碌的身影。

    叶涵缩回车中:“老周,这是要盖城墙怎么的,把镜江圈起来吗?”

    “我也不清楚,我们出来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周云也好奇地探头探脑。

    “政府还真值得下血本啊!”叶涵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

    镜江市说大不大,说小也真不说,将整个镜江包围起来的城墙不是那么好建的。

    现代建筑的高度都低不到哪儿去,政府的打算,应该是将市郊的楼宇用墙连接起来,再在通往市外的路口设置足够的碉堡,如此一来,只要放弃部分位于市郊的低矮建筑,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构筑起一道严密的防线。

    可昆虫都是会飞的,这道城墙防得住走兽却未必防得住巨虫,防御效果很难讲,但有一面墙挡在外面,应该能给普通民众带来一些心理安慰,但也只是心理安慰而已。

    装甲车接近工地,一个建筑工人示意装甲车离开从侧面绕行,经过工地的时候,叶涵发现公路边已经挖出了两人多深、宽两米有余的地沟,而且挖掘机仍在工作,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越过工地后不久,叶涵又看到了一溜军绿色的平头卡车,每一辆车上都坐着几个荷枪警惕十足,荷枪实弹的战士。

    物流中心的院子里正在卸车,看着装,即有现役军军人,也有武警官兵,更不缺民兵预备役。

    院中央堆着一人多高的弹药箱,少说有十几吨。

    装甲车开进市区,将忙碌的工地远远甩在后面,叶涵却忍不住一再回头。

    “看什么呢?”周云奇怪地问。

    叶涵轻声道:“老周,你说巨螳螂多长时间能跑到市区?”

    周云也压低了声音:“快点跑,不比这台车慢。”

    “那墙来得及吗?”叶涵幽幽地说。

    “来不及就不盖了?”周云反问。

    这时装甲车开到了进入市区的第一个路口,眼尖的叶涵愕然看到,这个不起眼的十字路口边上,居然停着两辆装甲车和两辆坦克,附近徘徊的步兵至少有一个排。

    他忍不住望了望两侧的高楼,不知道楼顶是不是也布置了足够的兵力。

    接下来的几个路口,同样部署了坦克装甲车,一副严防死守的模样。

    街垒、楼垒、坦克、装甲车……

    军队、武警、民兵、预备役……

    到处都是严密戒备的模样,与之相对的,是街上行人稀少步履匆匆,街边的店铺卷帘门紧闭,开门营业的寥寥无几,一副萧条衰败的凄凉模样。

    叶涵突然想起一句话:最好的战争,也不如最糟糕的和平。

    他并不赞成这句话,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不能不能承认,战争对国家和社会的伤害有多么的严重,或许只有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才懂得和平是多么的可贵。

    即便镜江市即将面对的,并非一场人与人的战争。

    怀着忧郁的心情,装甲车驶入镜江市军医院,早有准备的医生护士一拥而上,将车上的飞行员小心地抬上担架,护士熟练地剪开飞行服,各种各样的仪器立即安到飞行员身上。

    一个年轻的护士尖叫:“血压86/55!”

    “快送急救室……”

    一群人轰轰烈烈地冲进大门,一位中年医生急匆匆地问道:“有没有人知道他伤在哪里?谁知道他伤在哪里?”

    叶涵赶紧回答:“他说腰以下失去知觉,再没说别的。”

    “腰?”中年医生脸色大变,抬腿便往楼里跑。

    “哎哎——”周云本想把那两支属于飞行员的枪还回去,想问问陆航的人来没来医院,结果压根儿没人理他。。

    身为体制内的一员,周云非常了解组织对枪的管控是多么严格,子弹可以打光,但枪绝对不能丢。

    无奈之下,他只能放弃这个念头,准备把枪带回局里,让上面去和军方交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萌妻甜甜圈:亿万〕〔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