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火影之最强剑侠〕〔强势扑倒:国民男〕〔神座崛起〕〔活在电脑里〕〔萌妻夜敲门:黎爷〕〔拯救貂蝉计划〕〔看书能变强的世界〕〔时间偷走的夏天〕〔荒村旅店〕〔大明好国舅〕〔职场风云路〕〔篮坛超级巨星〕〔伪装单身狗系统〕〔甜宠:男神太腹黑〕〔洪荒之混沌征战〕〔武帝弑天〕〔辰痕荒古〕〔永恒尽末〕〔我能看见战斗力〕〔斗转江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甲壳狂潮 25 辩白
    叶涵一把撕开张扬的t恤衫,惊骇地看到张扬半边身子就像注水一般又肿又胀,皮肤表面泛着不自然的亮光。

    肿胀最严重的位置,赫然是张扬的后背!

    叶涵迅速将张扬扶起,愕然发现张扬右肩上插着一根拇指粗细的管状物,那东西中央有个吸管粗细的小洞,直到此时此刻,鲜血仍然在汩汩流出。

    叶涵不敢随便乱动,下意识地看了周云一眼:“你的手也是巨蚊叮的?”

    周云咬着牙勉强说道:“我痒得快要疯了。”

    被蚊子叮过的人都知道,那个隆起的小包越挠越痒,不闻不问反而会好些,叶涵很难想象被巨蚊叮一口是什么感觉。

    一位军人迅速冲过来,大声喊来卫生员,卫生员试图为张扬止血,却同样不敢乱动那个管状的东西。另一位卫生员赶到周云身边,想帮周云包扎受伤的手掌,可是看了一眼之后,立即说道:“我处理不了,必须送军医那儿去!”

    中尉看了看窗外肆虐黑影,露出为难之色。

    周云咬牙切齿:“我还能坚持!”

    卫生员扶住张扬:“他坚持不了多久。”

    张扬的脸已经肿的变了形,很显然,巨蚊不仅仅是蚊子的巨型版,注入人体的抗凝血剂同样拥有了远超以往的毒性。

    中尉毅然道:“我马上联系军医。”说完疾步跑进旅馆。

    叶涵敏锐地发现张扬的脸肿得不正常,似乎连鼻孔都被肿胀的皮肉堵塞,他探指在张扬鼻下试了试,没有呼吸,赶紧又在他粗了几圈的脖子上摸了摸,没有脉搏。

    “他不能呼吸了!”叶涵急声道。

    卫生员马上准备人工呼吸,可是撬开张扬的嘴,才发现他的舌头已经肿得胀满口腔。

    卫生员愣了愣,目光转到张扬肿胀的脖子上,最终颓然叹了口气:“他不行了,我没办法。”紧急情况下口鼻堵塞,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切开喉头部位的气管,插管帮助呼吸,可张扬的脖子肿得太厉害了,卫生员根本找不到下刀的位置。

    他只是卫生员,不是外科医生,只懂紧急处置,不懂解剖知识。

    叶涵一把抄起张扬依旧正常的左胳膊,指头搭在腕脉之上,接连试探了几次都没感觉到任何跳动。

    他冲止血的军人摆摆手,将张扬的遗体小心地放在地上:“不用了,

    白晓婷木然伫立,呆呆地看着张扬那张扭曲的脸。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秦教授失落地坐倒,不过短短一个下午,却像突然间苍老十岁。

    他带来的六个学生五死一伤,只剩他自己和白晓婷侥幸生还。

    叶涵起身沉声道:“他是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

    功过是非盖棺定论,张扬和白晓婷之间到底有什么纠结叶涵不清楚,他只知道在危机来临的危急关头,是张扬推开了白晓婷,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巨蚊。

    或许事发突然,张扬并没有想太多,但他推开白晓婷之后有足够的时间考虑自己的安危,然而他始终不曾放弃保护白晓婷的信念,一直牢牢地挡住白晓婷,直到叶涵砸落巨蚊也不曾倒下。

    白晓婷默默低头,心中涌起满满的伤感和无奈。

    “晓婷!”秦教授心痛地呼唤。

    白晓婷声音沙哑:“外公,我没事。”

    “晓婷,你要是想哭,就哭个痛快吧……”秦教授心疼地安慰。

    “我真的没事。”白晓婷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外公,您觉得,我应该像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一样哭个没完吗?”

    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愕然,枪炮声和射击时的闪光照在白晓婷的脸上,映得她的脸闪烁不定。

    “你怎么能这样?”叶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救了你的命,他用自己的命换了你的命!”

    “我知道。”白晓婷说,“我很感激他为我做的一切,非常的感激,可是我才认识他两天,除了知道个名字,认识一张脸之外,我和他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叶涵惊诧得不得了,他虽然发现白晓婷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有点微妙,却不知道他们俩认识的时间这样短。

    白晓婷继续说道:“他肯豁出命来救我,我确实很感动,我也知道一个女人一辈子,能遇上个这样的男人很难,可我还是要说,感激感动都不是感觉,他的死我很抱歉,很内疚,很难过,但是真的没有更多了,我真的哭不出来,哪怕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

    她极力为自己辩解,可是语言在此时此刻如此苍白无力,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说明自己的想法。

    叶涵幽幽一叹:“不用说了,我理解你,但是身为一个男人,我为张扬的牺牲而不值。”

    他确实能理解白晓婷,毕竟再合拍的两个人,也不可能在短短四十八小时之内陷入你死我殉的热恋,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换做他是白晓婷,肯定也哭不出一滴眼泪,除非是虚伪的泪水。

    理想是理想,现实归现实,电影电视里的煽情画面,大多只存在于电影电视里。

    不过叶涵隐隐觉得,张扬认识白晓婷的时间绝对不止两天,否则不可能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地为保护白晓婷牺牲自己。

    秦教授满心愧疚:“晓婷,你怎么能这样?”

    “外公,我还能怎么样呢?”白晓婷反问,“我尊重他敬重他,但是不爱他,难道我装出一副哭天抢地的模样,他就能活过来?我知道你们觉得我无情,觉得我冷血,但我是我自己,不是他的什么人,请不要把你们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

    秦教授登时语塞,明知白晓婷这样说不对,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其他人也陷入沉默,甚至不敢与白晓婷晶亮的目光对视。

    白晓婷说的有些过了,可这句话切中了所有人的要害,在这个追求独立自主的年代,就算父母的意志,都未必能左右孩子的想法,何况他们只是一群陌生人?

    说得难听一点,张扬和白晓婷之间的事与众人完全无关,闹到这一步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咸吃萝卜淡操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山村透视兵王〕〔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重生渔家有财女〕〔永夜君王〕〔因为爱你而疼〕〔首席爹地饶了我
  sitemap